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八章郎心似铁
    第五十八章郎心似铁

    一个人的性格可能是天生的,可是一个人从事的职业后天绝对能培育出来的。

    憨憨的如同一只胖龙猫一样的苏轼安静的待在角落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先生把他卖给了魔鬼。

    苏轼悲愤的知道,自己根本就无力抵抗铁心源赋予自己的那些野蛮的将来。

    诗歌和远方从来都是诗人美梦。

    在诗人的幻境里,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主宰,是禹禹独行在汨罗江畔的智者,是掌握了雷霆和闪电的神祗,更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快活的远行者。

    诗人的梦境里没有多少多少对错,更多的是心灵放飞之后看到的美景。

    啊!我是如此的自由

    战火和血涂满了天空,就像燃烧的晚霞,他比晚霞还要美,生命消逝的时候,连天空都在落泪

    我是就是屠杀者。

    刀锋下,血飞溅,生命流逝,如同流星一般灿烂而美好

    一刀,一颗流星落下。

    一刀,一朵鲜花枯萎。

    一刀,

    “你在傻笑什么?”

    铁心源把脸凑到苏轼的脸跟前,他觉得这时候的苏轼极为诡异,脸上的表情一会儿圣洁如天使,一会儿又狰狞如魔鬼,更多的时候却是一种喝了蘑菇汤之后的痴呆。

    “我想吃一整只肥鸡!”

    苏轼不假思索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诗人的跳跃性思维让人很难理解。

    铁心源挠着下巴道:“你知道的,粮食不够吃,现在不能这样奢侈。”

    苏轼倔强的道:“我不管,我就要吃一整只肥鸡!”

    铁心源回头看看欧阳修的官邸,小声道:“别着急,好歹等我们出了清香城再说啊,别人现在都啃干饼,我们吃肥鸡传出去不太好。”

    “我不管,我现在就想吃肥鸡,而且是我一个人吃,你在边上看着,你是大王,不能以身试法。”

    “我们可以去山里打猎,弄一只松鸡回来不难。”铁心源对苏轼从来都是非常有耐性的。

    “我不吃野鸡,野鸡肉干巴巴的没肉,我要吃养的肥肥的母鸡,一口下去满口油。”

    “那就等着,张嬷嬷养了十几只鸡,我去帮你讨要一只过来。”

    “你最好去偷,这个时候你去要鸡,会毁了你的名声,而且,偷来的鸡好吃!”

    偷鸡这种事情铁心源自然不会亲自去干,尉迟文干这种事情非常的有经验,不一会胳膊底下就夹着两只老母鸡来到了松林处。

    不是张嬷嬷养的白羽鸡,是两只花不溜秋的老母鸡,也不知道是谁家的。

    铁心源当然不会理睬这些,随手扭断了鸡脖子,就给鸡开膛破肚,然后撒上盐巴,找来一块油纸包起来,外面再糊上泥巴,在地上挖了一个野灶,就把糊满泥巴的鸡丢进去,上下都点上火,洗干净了手,等待一会吃鸡。

    这一切都做完之后,铁心源才看着苏轼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这样失魂落魄?”

    “我可能要成一个马贼了。”苏轼的眼睛盯着橘红色的火焰呆呆的道。

    铁心源愣了一下道:“成为马贼和吃肥鸡有什么关联吗?”

    苏轼抽抽鼻子道:“身家清白,志向高远,品质高洁的苏轼就要死了,我打算请他吃顿好的。”

    “确实该吃顿好的,等一会就好,你一个人一只,我和尉迟文一只。”铁心源拍拍苏轼的肩膀,他觉得苏轼这种告别以往的方式不错。

    “应该是我们三个吃一只!”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男人吃鸡,女人掺乎进来干什么?”铁心源头都不会的道。

    他不用回头就知道过来的女人是尉迟灼灼。

    “因为你们吃的鸡是我的。”

    尉迟灼灼从后面走到火堆边上抱着膝盖蹲下来。

    “你们好好的吃,我就不吃了。”

    尉迟文朝铁心源招招手,然后就当机立断的离开了,他觉得自己要是不离开,等一会战火一定会蔓延到他的身上。

    苏轼吃鸡的渴望很深,不断地用棍子扒拉着火堆,希望火着的旺一些,好快点把鸡烤熟。

    尉迟灼灼见铁心源不说了,就叹息一声道:“你马上就要成亲了?”

    铁心源嗯了一声道:“其实我已经算是成亲了。”

    “嗯,我知道,赵婉很漂亮。”尉迟灼灼依旧低着头好像很伤感的样子。

    苏轼抬头看了铁心源一眼,虽然这两人的话很暧昧,他还是决定不离开。

    “我昨天去了大雷音寺,撒迦活佛说,我很有慧根。”

    铁心源扒拉着火堆道:“撒迦什么时候成活佛了?谁给他灌顶的?”

    尉迟灼灼蹲在地上前后微微摇晃着道:“撒迦上师接纳了他师父的甘露水、咒幔、本尊法相、铃杵。

    用这些法器,配合修持仪轨,在仁宝上师的帮助下,驱散了他的所知障及烦恼障。

    清净了身口意之罪业,仁宝上师还牺牲自己给撒迦上师注入智能之力。

    如今,撒迦上师已经觉悟了自己心性本质的诀窍,达到内在身口意、气脉明点当下净化,成为佛的身语意三门金刚。自然可以成就世间活佛大业。”

    铁心源皱眉道:“这样的大事,撒迦活佛为何不通知我?”

    尉迟灼灼摇头道:“你会笑话他们的”

    铁心源怒道:“我去看猴戏难道不可以吗?”

    尉迟灼灼瞪大了眼睛道:“仪轨庄严,白僧吟唱,虽没有天降莲花,可是殿中佛光大盛,你怎么能这样说。”

    铁心源怒道:“以后不许再去大雷音寺,好好地一个女子被那些该死的家伙们给骗成什么样子了。”

    尉迟灼灼委屈的道:“你不娶我,还不许我信佛?”

    苏轼一屁股坐在地上,吃惊的看着尉迟灼灼,见她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就把鄙视的目光投射在铁心源的身上。

    铁心源觉得自己的脑袋疼了起来,揉着太阳穴道:“嫁给我有什么好,我娘有多厉害你不是不知道,婉婉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你要是进了我家的门,能活两年算你厉害!

    后宅的事情我又不能一直帮你,万一我回来的时候她们告诉我你掉

    井里了,我能怎么办?”

    “试试啊!不行我就跑!”

    “算了吧,与其那样,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的,你要是出事了,尉迟雷能找我拼命。”

    尉迟灼灼叹口气站起身道:“我就知道你不想娶我,太后没你说的那么恶毒,赵婉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小气,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么可能让你难堪?

    算了,总归是我命苦!”

    尉迟灼灼说着话,慢慢的起身,沿着小路下山了。

    “现在,我们可以一人一只鸡了。”苏轼呲着白牙笑的非常。

    叫花鸡熟了,香味依旧,砸开泥壳,鸡毛全部粘在泥土上,一股浓香就窜了出来,苏轼顾不上许多,探手抓过一只比较大的鸡,就嘻嘻哈哈的忍着烫开吃了。

    铁心源也开始吃鸡,只是今天胃口不好,撕扯了半只就不想再动,见苏轼渴望的瞅着自己手里的鸡,就把剩下的半只鸡递了过去。

    苏轼用油纸包好那半只鸡,对铁心源道:“给我先生留半只。”

    铁心源笑道:“君子状的苏轼死掉了没有?”

    苏轼拍拍胸口道:“已经被鸡肉给埋掉了,你放心,我现在就能跟着你去干那些丧良心的事情了。

    不过,你刚才对待那个女子的事情我还干不出来,我想要变成你这种狼心狗肺的样子,估计还需要跟着你学几年。”

    回到城主府,铁心源就把自己埋进公文堆里,如今批阅公文变得简单多了。

    欧阳修果然大才,经他之手处理过的文书上经常有他的一些批阅,铁心源只要看看欧阳修的做法合不合心意,如果合心意,就批阅一个准字,如果不同意,就要写上自己的期望和准备达到的目的,打回去让欧阳修重新安排。

    批阅准字的时候多,打回去的机会很少,至少,在处理日常的公务上,欧阳修远比铁心源做得好的。

    批阅完公文之后,铁心源就发现自己的心情好多了,看样子苏轼说的没错,自己肚子里果然是一副狼心狗肺。

    尉迟灼灼回到房间之后,脸上却没有多少悲伤之意,摘掉头上的头饰,就靠在软榻上继续看书。

    尉迟文的脑袋从窗户外面探进来道:“有收获吗?”

    尉迟灼灼随意的嗯了一声。

    尉迟文继续问道:“嗯是一个什么意思?”

    “他不许我亲近大雷音寺!”

    尉迟文想了一下道:“你这样拖着很没意思,我做这样的事情更丢人。

    九爷没必要非要把你绑在大王的身上,尉迟一族想要在哈密国站稳脚跟,有我就足够了。”

    尉迟灼灼白了尉迟文一眼道:“他不会过河拆桥的,这一点我敢肯定,他如今把我尉迟一族当亲人看,我们就不能让他失望。

    你喜欢干事情,就去干你的,我想嫁给他是我的事情,和尉迟一族无关,哪怕和他耗上一辈子我也心甘情愿,关你什么事情?”

    尉迟文嘿嘿笑道:“你这辈子完蛋了,被大王吃的死死的,既然你喜欢,我当然不会多事,你高兴就好。”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