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七章送羊入虎口
    第五十七章送羊入虎口

    孟元直带回来了两百四十车粮食,还有一些羊,巧哥带回来一千三百多头牛和骆驼。

    这和他们去的方向有关,孟元直去了南边,巧哥去了西边。

    这两种东西的来路其实都不是很明朗。

    铁心源没有问,他们也没有说,似乎也不愿意提及。

    这背后一定有一些他们不愿意触及的东西。

    为了弄粮食,清香国内的悍将们四处出击,这应该是他们能从附近找到的所有食物了。

    欧阳修对于清香国将领们筹集粮食的能力还是持赞许态度的。

    不但一笔笔的将这些物资收进账册,还特意给孟元直和李巧一人送去了一只羊,作为犒赏。

    他原以为这两个桀骜不驯的将领会认为这是对他们的羞辱,谁料想,两人非常愉快的接受了欧阳修奖励给他们的羊,欢欢喜喜的回家了。

    他根本就没有弄明白,对于这两个人来说,清香国就是他们的家,不管干了多么大的事情,都是应该的,在这个所有人都削减粮食的时候,能有一只羊当奖励,足够了。

    如果是铁心源接收物资,就不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欧阳修很不±长±风±文±学,ww@w.cfw∷x.n≌et习惯排着队去取自己的饭食,因此,每次都是嘎嘎或者尉迟文,又或者是苏轼给他取回来。

    今天给她取饭的是苏轼,饭菜很简单,只有一碗黄米饭,一碗羊肉汤,一碟子青菜。

    苏轼已经吃过了,就跪坐在饭桌旁伺候先生吃饭,见旁边的锦榻上放着一本新账册。

    拿起来看了一眼就叹息道:“又有一百四十斤黄金入账,老师您却吃着这样的膳食。”

    欧阳修笑道:“黄粱饭,羊肉汤,新鲜菜蔬,何来简陋可言?”

    “哈密国的厨子手艺高超,尤其是用铁锅炒制的菜蔬更是美味至极,先生……”

    欧阳修笑道:“待流民安置完毕,先生带你去太后那里讨一顿美食吃。”

    “一百多万人啊……”

    欧阳修笑道:“子瞻啊,你现在看到的才是一个国家正常的状态,清香谷的繁华,只是一场梦而已,他建立在坚冰之上,一旦冰雪消融,就会原形毕露。

    治理一县之地,和治理一州之地,乃至治理一国,这中间有很大的差别。

    很明显,铁心源具有治理一州之地的高才,这才是伊州兴盛的原因所在。

    如今,他要接受的是管理一国之地的挑战,一旦他能安置好这百万流民,那么,为师回到大宋之后,就会一力促成大宋和哈密清香国的联盟。

    因为,到了那个时候,清香国就真正成了一个国家,而不是一片马贼统御的地方。

    这两者万万不可混为一谈。”

    苏轼叹口气道:“不知为何,弟子总觉得铁青蛙能度过这个难关。”

    “为何?说说看。”

    苏轼挠挠脑袋道:“我看到哈密国太后都在吃大锅饭,而且,公主也在吃,铁青蛙也在吃,他家的宝贝妹子也在吃,那只有大宋官职的狐狸如今也只能啃骨头。

    即便这样也就罢了,清香城里的食肆说关就关,学生看见那些店老板把店铺里的食物全部上缴了,而且还是弟子亲自带人收缴的,他们没有怨言。

    最让弟子难以明白的是那些武士,明明他们有资格获得更多的食物,却规规矩矩的领取了自己的那份粮食,连自己狩猎所得,也一起送去了大食堂,只拿走了皮子,肉食全部留下来了。

    因此,弟子以为,众志成城之下,铁青蛙很可能会度过难关。”

    欧阳修笑道:“子瞻,清香国的太后不会只吃很少的一点大锅饭,她自然有别的食物可吃,这是一定的。

    第二,老百姓是在真正的吃大食堂,这也是一定的,至于那些开食肆的商贾,他们获得了铁心源的承诺,将来必定会有补偿,因此,他们才会缴纳粮食,这会让哈密清香国获得一部分粮食,也会少支出一些粮食。

    第三,那些武士都是追随铁心源打天下的心腹,他们志向高远,不会在意眼前能否多吃一两口粮食。

    第四,铁心源已经厉兵秣马,将士们已经在枕戈待旦,他们就要重拾往日的马贼生涯。

    第五,大批的回鹘人将会去回鹘国就食,同时也会大量的丧命,这一进一出,节省下来的粮食将会更多。

    所以啊,你说铁心源能支撑过这个难关,先生也是这样认为的。

    从现在看,哈密清香国必将崛起,我们要做的就是努力的维系这个国家,并且帮他缔造好一个稳定的文官组织。

    一个由我宋人建立起来的文官组织,就会不可避免的倾向于我大宋。

    这对我大宋来说非常的重要,一旦清香国与我大宋结盟,我大宋边关,边城,的压力就会减轻一半还多,朝中相公们正好有机会来革新我大宋痹症。

    所以啊,老师吃这黄粱饭,喝这羊肉汤,嚼着青菜,心中却无比的舒坦,哪怕是豁出老命去,你家先生我也会帮助哈密清香国成为西域的霸主!

    你们都应该努力才是,如果达到这个目标,即便是留在哈密清香国累世为官,也定然会在我大宋的史册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这是千秋工业,眼前得失轻如鸿毛!”

    苏轼皱眉道:“他们没了粮食就会去抢劫!”

    欧阳修叹息一声道:“西边,北边的国度哪一个不是这样做的?

    契丹人一旦遇到雪灾,旱灾就会南下,西夏人一旦遇到度不过去的灾难,就会来大宋就食。

    这是他们转嫁灾难的一种方式,因此,西边,北边的国度就比我大宋更加的具有侵略性。

    也就是说,西北边陲的国度,只要遇到灾难,真正受灾的却会是我大宋。

    唉!自从周王室建立起来就是如此,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多少改观。

    或许哈密清香国的建立会是一个转机!”

    苏轼点点头,见先生已经吃完饭了,就奉上茶水,取过身边的包裹递给欧阳修道:“您吩咐弟子记录下西行的见闻,弟子昨晚已经整理完毕,请先生斧正。”

    欧阳修取过包裹,打开最上面的一本札子,翻开看了几眼之后对苏轼道:“重点是青唐见闻,和哈密之地的描述,就像铁心源曾经说过的,一定要用最平实的文字,须臾,大概,可能,也许,数千里,数百里,这样的词语一定要少用,或者不用!

    这份札子不是你卖弄文采的好时候,哪怕是记成流水账,也比一片恣意汪洋的文章好得多。

    拿回去重新修改,弄不明白确实的数字,就去问人,哪怕是去问铁心源也成,他会帮你的。

    老师以后的职责就是治理哈密之地,你的职责却是记录下所有的西行见闻。

    以后,铁心源去哪里,你就去那里。”

    “他要去回鹘国抢劫!”苏轼不由得惊叫起来,他非常担心自己以后也成为一个人人不齿的马贼。

    “子瞻!”欧阳修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眼中的失望,沉声道:“国家大义之下,个人损贬何足道哉!”

    苏轼咬着牙道:“弟子其实不是担心身名受损,而是担心自己真的有可能成为一个马贼……

    先生您不知道,铁心源他们在河曲之地绞杀草头鞑靼的时候,弟子嘴上说这样不好,其实内心里也很想参与这场屠杀,看到鲜血高高的飚起,弟子就莫名的兴奋……

    弟子实在是担心跟着铁青蛙的时间久了,弟子也会提着刀子去砍人……”

    欧阳修皱眉道:“这也是一个大麻烦,铁心源此人极具煽动力和欺骗性,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久了,确实难免受她影响。

    他干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人性中恶的极致,抛弃了所有礼法之后,如同野兽一般在世上横行,这样的生活,少年人很难不受其害。

    不过啊,子瞻,这正是你修行的好地方,能否秉持本心,就看你这些年的书有没有白念!”

    “啊?我真的要去啊?”苏轼大吃一惊。

    “一定要去!”欧阳修一锤定音!

    “我会变成一个无恶不作的马贼的……”

    “子瞻,你天性善良,即便是成了一个马贼,也是一个马贼中的好马贼!”

    苏轼经不起欧阳修一再要求,喟叹一声,还是答应了先生的要求。

    大宋对西域之地非常的陌生,朝中兖兖诸公都在等着他们师徒带回一份最可靠翔实的西域记录,他们师徒没有任何办法推脱。

    铁心源推门进来,将手里的文书放在欧阳修的桌案上道:“哈密流民的状况不好,为预防万一,我准备半月之后启程,还要劳烦先生为我预备好路上需要的物资和粮食。”

    欧阳修指指苏轼道:“子瞻会充当大王的随军书记,为大王备好路上所需的一切。”

    铁心源呲着大白牙笑道:“子瞻大才,我们在路上一定会好好地亲近一下,哈哈,他会成为一个合格的随军书记。”

    听铁心源这么说,苏轼身上的肥肉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