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六章铁心源的学费
    第五十四章铁心源的学费

    铁心源和所有男人一样,对婚礼最憧憬的时刻是入洞房的时候。

    只有女人才会在乎婚礼是否豪华,来的宾客是不是足够高贵,她身上的嫁衣能否让来宾们惊艳,场面是不是宏大。

    因此,铁心源觉得新婚的两人啃一顿肉骨头然后省略掉前面所有繁琐的程序直接步入洞房花烛最好。

    赵婉很明显不愿意这样做。

    于是,她沐浴香汤,保养皮肤,梳妆打扮就用了整整六天。

    铁心源正好用这段时间来处理一下自己桌案上堆积如山的文书。

    孟元直和李巧回来了,一个身上的血腥味浓郁的让人窒息,另一个身上浓重的腥膻味道直接让铁心源呕吐了。

    “我们已经洗过澡了!”

    孟元直和李巧对铁心源有这么大的反应非常的不满。

    铁心源努力的从痰盂处抬起头,将自己放在窗口的上风位置上道:“离我远点,我马上就要入洞房了,要是婉婉觉得我身上有味道不许我上床,那就太惨了。”

    孟元直一听这话,立刻笑呵呵的坐在门槛上道:“这是大事,这是大事,早点生一个孩子出来,我也好通知在东京的单远行和胡鲁努尔,早点帮你儿子铺垫一下,万一大宋官家给你生出一个小舅子,他们也好帮你清理。”

    李巧也笑的很开心,拍着手道:“是啊,是啊,我家的孩子将来只当哈密的王有些亏了,他就该当这个世界的王。

    谁不同意,我们就干死他!”

    在这件事情上,这两人的意见出奇的一致,也是,曾经用过同一个女人的两个家伙,有点一致性也是能理解的。

    铁心源笑道:“这是以后的事情,我们现在要竭尽全力将这一百多万的回鹘人彻底的消化掉才是头等大事。

    如果我们的实力不够强大,将来只能依靠阴谋诡计让我儿子登上皇位,这位置不会稳当的。

    只有我们自己实力足够强大了,大宋朝廷里的那些老顽固们才会捏着鼻子把我儿子扶上皇位,这样从法理,人情,血裔上别人就挑不出毛病。”

    孟元直淫笑道:“老子现在就担心你生不出儿子,这么些年你就没碰过女人,你知不知道怎么才能生出儿子来?要不要老夫教你两招散手?”

    铁心源笑道:“这种事情还是亲力亲为,亲自摸索比较好,就不劳您大驾了。”

    李巧大笑道:“要是跟老孟拉不下脸皮请教,问我也是一样的,老子可是刚刚生过一对孪生的。”

    铁心源正要反唇相讥,却现尉迟文正趴在旁边的桌案上忽闪着大眼睛似乎对这三个男人的谈话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孟元直也现了,一把提起尉迟文的脖领子就从窗户里给丢了出去。

    “大人说话,一个小孩子乱听什么!”

    尉迟文的小脑袋又出现在窗户上恨恨的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再过两年,我就搬去杏花楼睡!”

    李巧挑起大拇指夸赞了一下尉迟文的雄心壮志,然后问铁心源:“粮食状况不妙?”

    孟元直叹口气道:“一百五十万人,一百五十万张嘴,快赶上东京的人口了,不论有多少食物,也不够这么多张嘴祸祸的。”

    李巧敲敲脑袋道:“当时没想那么多,以为我们的粮食多的吃不完,就想多弄点人进来,没想到会进来这么多。”

    铁心源摇头道:“从天山路进来的人也就七八十万,主要是从大患鬼魅碛进来的人很麻烦。

    从天山路进来的人多少都有一些积存,短时间之内还饿不死他们,从大患鬼魅碛挤进来的人就很麻烦了,他们来到哈密的时候大部分都已经快要饿死了。

    因此,也就是这些人纷纷把自己给卖掉当奴隶了。

    虽然这样的做法能暂时让我们节省一些粮食,可是,庞大的奴隶群同样是哈密清香国的大麻烦。

    如果一个国家三成以上的人口是奴隶,这个国家就被人称之为奴隶国家,为了长久计,奴隶还是需要清理的。”

    孟元直道:“现在你怎么喂养这么多的人?”

    铁心源用力的揉搓一下脸,愁的道:“欧阳修他们计算过,就算我们清香哈密国从现在开始吃大食堂,那些回鹘人自己在巴里坤湖周边找吃的。

    也最多能够容纳一百万的样子,而且,这是极限,剩下的人就要我们想办法了。

    在不动用国内粮食储存的基础上养活五十万人。“

    李巧喟叹道:“就食于敌,和抢劫,就这两个法子了,有什么好考虑的。

    问题是我们的将领人数不够,没法子统御五十万人出去抢劫,而且,这些回鹘人和军队是两回事,这一出去,绝对会死伤惨重的。

    对了,目标有了没有?”

    孟元直苦笑道:“五十万人,还要什么目标啊,选一个粮食多的地方推过去就是了。

    我觉得河西之地不错,早就看不惯西夏人了。”

    铁心源笑道:“老孟选的地方不错,西夏人的主力在银夏二州,河西之地地域广阔,物阜民丰,屯驻的兵马却很少,沙洲,瓜州,肃州,以及宣化府这片广阔的地域里,只有西夏的西平军司,和甘肃军司总计四万多人。

    这是西夏国的三流军团,只要我们不把黑水镇燕军司给招惹过来,抢劫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李巧笑道:“其实我们最应该抢劫的是青唐!

    你们两个别不好意思说,不要以为我老婆是青唐的公主就对青唐网开一面。

    角厮罗死了。卓玛和青唐已经没关系了,如果需要抢劫青唐你们不用给我留面子。

    这个时候,喂饱回鹘人,壮大我们清香国才是我第一考虑的事情,而不是什么青唐。”

    孟元直摇摇头道:“不是顾忌你的面子,而是因为青唐本身就是穷鬼,除了牲畜之外,只有很少的一点粮食,即便是全部抢过来也达不到救援回鹘人的目的。

    所以啊,西夏才是我们需要优先考虑的抢劫地。”

    铁心源道:“大宋已经在准备经略青唐了,如果我们这时候进军西夏,可以有力的帮助宋国减少一些后顾之忧,这样一来,我们就有借口问大宋要物资支援了。

    其实我很想问大宋要粮食的,可惜路途太远,要的粮食还不够路上消耗的。”

    李巧揉揉太阳穴有些为难的道:“我明白你们两人的意思,进军军力强悍的西夏,一方面能抢到东西,另一方面可以消耗掉一些回鹘人。

    计划不错,终归有些不合适,这些回鹘人将来都会是我们的子民,故意派他们去送死,多少有些让人下不去手。”

    铁心源笑道:“这是你和老孟需要考虑的问题,去西夏抢粮食的执行人是你们两个,我要去的是回鹘,趁着喀喇汗的军队还在交河州一带修整,弄死回鹘王,搬空北庭才是我要做的事情。”

    孟元直皱眉道:“这么说你那里才是哈密真正需要出击的地方?你看中回鹘王这些年来的积存了?”

    铁心源点头道:“属于人民的,终究要归还人民,这是他欠回鹘百姓的。”

    李巧苦笑道:“我总以为你会向喀喇汗开战,没想到你先把兵锋指向了回鹘王这条老狗!”

    孟元直哈哈大笑道:“这就对了,我们如今是一个国家,是国家了,就要优先考虑国家的前途,而不是个人的好恶,回鹘王的存在对我们的威胁要比喀喇汗大得多,毕竟我们国内大多数的百姓是回鹘人。

    万一回鹘人忘记了这条老狗的不是,继而追随他,我们现在这样辛苦一点意义都没有。

    不杀掉他,我们恐怕会寝食难安!不如我也去回鹘北庭(别失他们的战力稍微差了一点。“

    铁心源摇头道:“不行,只有你去西夏,我才会放心,巧哥儿虽然善于作战,却没有勇冠三军的本事。

    这一次去回鹘,我会留下,铁一,铁二,铁三,只带走铁四,铁五,铁六,铁三百和拉赫曼也要跟我走,火儿,玲儿,福儿他们培育的火器兵我带走两成,其余八成留给你们,火儿,玲儿也跟你们走,我带走福儿就成了。

    至于大先生,必须留在国内稳定局面。”

    孟元直摇头道:“火器兵你必须带走四成,这是我们最大的依仗,你虽然聪明,却没有作战经验,虽然有铁四他们帮你也是不妥当的,你应该知道,他们更多的时候只是被当做骑兵来用的。”

    铁心源长吸一口气道:“我们都没有大兵团作战的经验,这是我们的弱点。

    从现在起,兄弟们,我们只能在战火中成长自己了,好在如今有大批廉价的生命可以供我们交学费,日后,回鹘人真正的成了我们的子民之后,他们的生命我们就浪费不起了。”

    李巧见铁心源已经下定了主意,就叹口气道:“大兵团作战并不难,只要你的部下没有一战击溃,后面的战事不难打。

    记住了,千万不要让回鹘人充当你的前军,一旦溃败,就会一而不可收拾。“(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