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五章胃酸的新用途
    第五十五章胃酸的新用途

    欧阳修现在对铁心源非常的满意,他说要把民政权力全部交出来,就真的全部交出来了。★

    连狼巢这种最隐秘的地方也没有瞒他。

    至于山谷深处的几座作坊,铁心源明说那是军队的武器作坊,不能交给民政管理。

    欧阳修也能理解,因此他也不问作坊里到底生产的是什么武器。

    作坊这种地方是离不开民政支持的,因此,他认为自己迟早都会知道,现在没必要给两人融洽的合作添堵。

    铁心源之所以会带着欧阳修去看关起来的一片云,也是出于这样考虑的。

    大半年没见一片云了,还以为他会疯,没想到见了面之后才现这个老贼竟然变得更加强壮了。

    手脚上都戴着镣铐,却在牢房里猴子一样的翻腾,在他的隔壁关着一片云的那只山魈,一片云翻一个筋斗,那只山魈也跟着翻一个筋斗。

    这或许是一片云排解寂寞的法子,没想到这个法子竟然让他的身体变得强壮起来了。

    一片云见到铁心源过来了,猛地冲过来,抓着铁栏杆冲着铁心源咆哮道:“你为什么还没有死?”

    铁心源离他远远地,这家伙口沫横飞的令人生厌。

    “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儿子还活着,娶了一个宋人女子,夫唱妇随,过的很不错。

    你儿子很孝顺,希望我杀了你,莫要让你再遭受羞辱!”

    一片云扶着栏杆喘着粗气道:“我不信!”

    铁心源笑道:“你爱信不信,看你变得越来越结实了,看样子我哈密的饭食不错,从明日起减半!”

    一片云变得哀伤起来,背靠在铁栏杆上道:“是英雄好汉的现在就杀了我,总是折磨我算什么?”

    铁心源疑惑的摇摇头,这个老家伙会这样轻易的哀伤?这非常的不符合常理。

    说着话,铁心源瞅瞅铁栏杆,摇晃了两下,栏杆很结实,他忽然看到有一根栏杆的根部糊着一块湿泥巴,狼巢里很干燥不该有这东西,在一片云绝望的眼神中轻轻踢了一脚,然后就现那个地方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锈蚀,再过一阵子很可能就会断掉。

    弄不明白这个老贼是怎么做到的,儿臂粗的铁栏杆竟然也能被他腐蚀成这个样子。

    铁心源朝苏轼招招手道:“苏轼,过来看看,这就是西域的马贼王一片云。

    你帮我想想看,这家伙是怎么把这根铁棒弄成这个样子的。”

    欧阳修在旁边已经看了这个须皆白的老马贼好一阵子,亲眼见他从嚣张变的萎靡,再到绝望,他对这一老一小两个巨寇之间的斗法很感兴趣。

    苏轼好不容易把目光从旁边蓝脸的山魈身上收回,看着那个大字型躺在地上一言不的老头道:“这就是巨寇一片云?”

    一片云躺在地上没好气的道:“你身边的这个人才是巨寇,小心他连皮带骨的把你们吞下去。”

    苏轼听不懂突厥话,经过欧阳修翻译之后才听明白,不由得担心的瞅瞅铁心源,他觉得这个老马贼王说的没错。

    铁心源上下打量了一下一片云,莞尔一笑,然后问站在身边的狱卒道:“这家会最近经常呕吐吗?”

    狱卒道:“是啊,他说我们给的食物是坏的,所以把他的肠胃给吃坏了。

    族长,我们给的可都是干净的饭菜,没有给他馊饭,给的水也是干净水。”

    铁心源拍拍狱卒笑道:“我知道,老家伙是故意呕吐的,他就是想要呕吐出胃酸,来腐蚀铁棒,啧啧,这种法子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

    明天起给他换一间铁棒更粗的牢房给他,让他慢慢的腐蚀。”

    在一片云的咆哮声中,铁心源和欧阳修苏轼一起离去。

    “为什么不杀了他?”

    铁心源笑道:“他有一个非常狡猾,非常能忍耐的儿子,很不错,马上就要成东京城的扛把子了,我以后还有借助人家的地方,要是把他父亲一刀给砍了,大家见面之后就不好说话了。”

    “胡人?东京?”

    铁心源嘿嘿笑道:“包拯有对手了!”

    苏轼不屑的道:“胡人在东京能干什么?只要稍微不规矩,开封府不用请旨就能砍他们的脑袋!”

    铁心源抬手就在苏轼的脖颈子上拍了一巴掌道:“下次你要是再对本王这样说话,我一定会先砍了你的脑袋。

    我说很厉害人,那就一定很厉害,你这样的家伙百十个上去都是被人家砍成肉酱喂狗的命。”

    铁心源和苏轼斗嘴欧阳修是从来不管的,他看的出来铁心源其实很喜欢自己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嘴上说的凶狠,其实从未真正伤害过他。

    狼巢里的物资堆积如山,想要清点清楚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在苏轼近乎绝望的目光中,欧阳修准备穿过狼巢去后山的草原看看,听说那里已经是尉迟一族的封地,他想和尉迟雷好好地谈谈。

    另外,后山草原上的雷音寺他也要见识一下,见见传说中的那两位上师,顺便动两位上师给哈密弄一些粮食回来,他非常的清楚,这些宗教人士的力量其实非常的大。

    赵婉端着一个大碗站在王柔花的身后,和一群女子说说笑笑的等候做饭的厨子往自己的碗里放食物。

    今天吃面条,赵婉的饭碗里特意放了几棵青菜,只要用热汤面烫一下就能吃,这是赵婉唯一能接受的优待。

    “太后,咱们这样的苦日子还要过多久啊?”

    孟元直的老婆侯氏瞅瞅身后长长的队伍小声的问王柔花。

    王柔花熟练地从大锅里捞出一份面,递给了身后的赵婉道:“粮食足够所有人吃的时候!”

    侯氏点头道:“当年河间府大旱的时候,家里也断了一阵子粮食,都是靠我爹去山里狩猎才度过了难关,太后,咱们是不是也可以进天山狩猎。

    我听说以前清香谷缺粮,大王就会派武士进山。“

    王柔花笑道:“你是一个练武的,食肠宽大,这点粮食自然不够你吃的,没事的时候,你就去山里狩猎,你这样的女将军要是吃不饱哪来的力气拿刀子。”

    侯氏听了大喜,连忙道:“吃完饭就去,太后等着,晚饭我们吃烤石羊!”

    王柔花摇头道:“你是武人,自然可以吃,我们不行,大王有令,不能违背。”

    侯氏跺脚道:“这是哪门子的规矩,您堂堂太后,婉婉堂堂王后都要饿肚子,这算什么事啊。”

    王柔花知道侯氏是个破落户性子,也不理睬她,和赵婉一起端着碗进了草棚子,开始安静的吃面。

    铁心源也弄了一大碗面条笑嘻嘻的坐在母亲身边,朝赵婉挤挤眼睛。

    王柔花没好气的看了儿子一眼,再低头看看正在桌子底下嚼骨头的狐狸,见铁妞妞碗里的面条吃完了,就把自己的面条给她挑了一筷子。

    铁心源知道母亲这是在埋怨自己,觉得亏待了铁狐狸和铁妞妞。

    一天两顿饭,大人或许能受得住,正在长身体的铁妞妞和喜欢胡吃海塞的铁狐狸如何能扛得住?

    铁心源尴尬的笑道:“别人当皇帝家人享尽荣华,孩儿当大王,却让母亲挨饿,是孩儿无能。”

    王柔花把面汤喝干净放下饭碗道:“这不是你无能,是你的心太大,太急,走的快了总要摔跤的。

    这几天就不要出去了,马上和婉婉成婚!“

    铁心源楞了一下,连忙笑道:“母亲说的是,孩儿这几天哪里都不去。”

    王柔花知道儿子和儿媳妇有话说,催促铁妞妞快点吃完饭,就带着极不情愿离开的铁妞妞和铁狐狸离开了草棚子。

    铁心源三两口吃完面条,就坐在长条凳子上等赵婉慢慢的按照皇家度吃完饭,把碗丢给很想说话的水珠儿,然后就领着赵婉去了云堂。

    云堂里有很好的茶叶,赵婉看着铁心源烹茶就笑道:“喝茶还是免了吧,好不容易吃饱肚子,别一碗茶下去又饿了。”

    铁心源笑道:“这碗茶可不一般。喝了就知道。”

    茶壶里倒出来的不是茶水,而是洁白的牛乳,赵婉撇撇嘴道:“你不是说所有的食物都要再分配吗?”

    铁心源从一个食盒里取出一摞子薄薄的蛋饼递给赵婉道:“假公济私一下!”

    赵婉一巴掌拍在铁心源的手上道:“作死啊,阿娘都没吃饱呢。”

    铁心源嘿嘿笑道:“我娘?你太小看她老人家了,她怎么可能饿着自己和妞妞,以及铁狐狸?

    这些蛋饼就是她老人家给我们两个留的。

    快吃!”

    赵婉吃了一大口蛋饼笑道:“虚伪!”

    铁心源大口咬着蛋饼笑道:“这才是真实!”

    赵婉一口气吃了三个蛋饼满意的拍拍肚子道:“看在这三张蛋饼一碗牛乳的份上,本公主就委屈一点下嫁了。”

    铁心源扯开自己的衣领露出胳膊上那朵清香族人的标记道:“娘用烙铁给你弄烙印的时候可不许骂我。”

    赵婉抓起铁心源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后露出自己洁白的胳膊道:“来的第二天就被阿娘给烙上了,我总觉得像是给牲口留标记呢!”(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