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二章最好的款待
    第五十二章最好的款待

    当彭礼和黄元寿正在讨论手里的毛笔是小狼毫还是大狼毫的时候,苏轼正在隔壁的汤饼店里大快朵颐。

    “彭兄,笔有丰狐、蟓蛉、龙筋、虎仆及猩猩毛、狼豪,何来大狼毫小狼毫之分?”

    彭礼轻轻地用笔尖点着自己的指甲笑道:“黄兄此言差矣,狼毫其力介乎羊毫、紫毫之间。质较脆,不耐摩擦。

    南方通体狼毫,佳者用狼尾,用水发开全毫,用之最宜;北笔内用狼毫,中实以鬃,外覆兔毛,发透全笔,实用稍差。

    不过,此狼毫笔被人谓之小狼毫,盖因此狼毫乃是取自黄鼠狼之尾。

    如今我手中的这支笔,用的却是天山灰狼的尾毛,自然被人称之为大狼毫。

    这支笔笔锋很硬,不耐墨汁,写出来的字瘦骨嶙峋,刚劲至极,不可多得。”

    黄元寿拱手道:“彭兄博闻强记,愚兄佩服,只是你我如今身陷囹圄,本该栖栖遑遑,为何却有心思在这里讨论这些雅事?”

    彭礼呵呵一笑,用银币付过笔钱,提着笔盒走出四宝店指指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道:“去岁月圆之时,老夫也曾与友人在闹市闲游,今日之境与去岁何异?

    此去西关一万里,烟波浩海无人愁!”

    黄元寿笑道:“愚兄也有此感,临来哈密之前,老夫曾与老妻言,此去万里之遥,恐将埋骨荒蛮,已经让她给我准备了衣冠冢,并且留下一缕头发,老妻闻言嚎啕不绝,今日思之,真是滑稽。”

    彭礼哈哈大笑道:“一样,一样,都是一样的,如今我等心思大定,既然无颠沛之忧,不如就把这里当做宦游之所,三年之后再回大宋,上下无忧,岂不快哉!”

    黄元寿跟着哈哈大笑,牵着彭礼的手笑道:“速走,速走,太后与长公主已经在云堂备下晚宴,我等不可失礼,免得被西域之民笑话。”

    彭礼哈哈笑道:“什么西域之民,黄兄睁大眼睛仔细看看,不论是刚才那处缝衣之所,还是方才路过的制靴之地,店家都操着一口伶俐的宋话,就连那个西域皮匠的宋话,老夫也能听得明白。

    这样的地方,与我大宋城关何异?

    你看那处名叫杏花楼的地方,定是一处风流所在,待我等休沐之日,定与黄兄探查一番,与西域豪客争一下缠头,看看这里的姐儿到底是喜武,还是爱文!”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既然彭兄发了少年豪气,愚兄怎能不紧紧追随!”

    两人唤过吃饱喝足的苏轼,一起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大街向城里走去。

    全身沐浴在店铺人家叫卖的嘈杂中,三人竟然觉得全身舒坦无比,这一条街,他们竟然整整走了一柱香的功夫。

    街道渐渐地变得安静了下来,人流却并未削减多少,只是道路两边的清香木忽然多了起来,远远地就能听见瀑布的轰鸣之声。

    走过一人高的清香木矮墙,一道白亮亮的瀑布就挂在前面的小山崖上,水流砸落在一汪深潭里,泛起滚滚的白浪。

    水雾袭来,燥热顿时消散。

    领路的仆役躬身道:“此处即为城主府广场,乃是夏日里最好的消暑之地,您看,即便是到了晚间,这里的人流依旧不绝,是我清香城一等一的好去处。

    等天色完全黯淡下来之后,广场上的气死风灯就会点燃,几位相公要是不耐暑热,晚间来这里观书,听听西域俚曲也是好的。

    尤其是从龟兹来的舞女,月上半空的时候总会出来跳舞,只是相公们一定要备好红铜钱当赏赐才好。”

    吃饱喝足正在四处巡梭异族美人苏轼,精神一振,连忙追问道:“龟兹歌舞甲天下,这里也有?”

    领路的仆役骄傲的道:“在西域,论到繁华,那里可比我清香城?

    那些龟兹来的舞女,如何会不来我清香城?哼哼,他们即便是想要进来,也必须在城外的沐浴更衣,确保身上没有虱子,身体没有病患才能进来!”

    黄元寿对面前这个谈吐文雅的仆役非常的感兴趣,连忙问道:“这位小哥谈吐不俗,可是读过书?”

    仆役笑道:“我尉迟一族从未有不读书者!”

    彭礼大惊道:“哎呀呀,眼前竟然是一位皇族,失敬,失敬!”

    仆役还礼道:“我尉迟一族蒙大王千里救援才能苟活下来,上下一体都念大王活命之恩,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一个王族。

    王族之说休要提起,如今,只想在大王的羽翼之下快活的活着,期待族群繁衍壮大之后再为大王效力!”

    黄元寿根本就不能理解这个尉迟皇族的子弟,从昔日高高在上的皇族,变成如今卑贱的仆役,她们竟然没有丝毫的不甘,这太难以理解了。

    能参与服侍王柔花这个太后,看样子铁心源对他们极为信任,这也是黄元寿所不能理解的。

    一时想不出原因,就闷头跟在仆役后面向前走。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一个扛着一杆细木杆的老汉从黑暗中走来,他手里的细木杆很奇怪,一头竟然正在燃烧,杆子顶部还有一个铁钩子,也不知是干什么用的。

    彭礼停下了脚步,只见这个老汉,将杆子探往道路两边的高高挂起的牛皮灯笼,钩子稍微向前推一下,那个牛皮灯笼的盖子就被掀开了,老汉稍微转一下杆子,灯笼就立刻变得明亮起来。

    老汉收回钩子,牛皮灯笼的盖子就自动合上,然后,老汉就向下一个牛皮灯笼走去。

    彭礼眼见整条街道上的牛皮灯笼一一的被点燃了,昏暗的道路立刻变得亮堂堂的,直到此刻,他才晓得这个老汉是专门管理路边灯笼的,这样的人应该不少,前面的灯笼也已经依次亮了起来。

    仆役并没有给这三个人解释,在他看来这事完全没有解释的必要,这些老头都是城里以前吃不上饭的老弱,专门负责管理这条长街,不但要每日洒扫,自然也要管理路边灯笼的明灭。

    “这些灯笼每日要耗用多少灯油啊!”

    黄元寿不由得暗暗咂舌。

    苏轼却陶醉在灯光下的瀑布那美轮美奂的景致当中去了,两串灯笼就挂在瀑布边上,灯光照射之下,那些飞溅的水珠如玉,如琉璃,如明珠落玉盘。

    “我要赋诗一首……”

    “快走,再不去云堂,就真的很失礼了。”彭礼二话不说就拖着极不情愿离开的苏轼大步向前。

    总体来说,这条山谷是在逐渐增高的,云堂就在山谷的高处,天山的云雾有时候会落下来,笼罩在这处山坡上,王柔花喜欢这块地方,就让水儿,火儿,他们带人在这里修建了一座厅堂,虽然不至于奢华,金丝草遮顶,松木为柱,再加上琉璃门窗,显得极为素雅。

    苏轼看了一眼就嚷嚷着又要作诗,彭礼眼见别的大宋官吏已经坐在厅堂里面了,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拖着他进了云堂。

    王柔花坐在主位上,欧阳修已经换过衣衫,带着方帽坐在主宾的位置上,眼见彭礼三人来的迟,不由得微微皱眉。

    王柔花延请三人坐下,对欧阳修道:“蛮荒边陲,无物以待嘉宾,谨以薄酒一杯谢先生不辞劳苦万里来助我哈密清香国,饮甚!”

    欧阳修捋着胡须笑道:“原以为哈密清香国初创,我等必有一番苦难要受,想不到清香城繁盛不下西京,我等到来,反倒是一桩美差,老夫谢过太后赐酒!诸位,饮甚!”

    众人轰然应诺,一起举杯谢过太后之后,就一饮而尽。

    赵婉眼见满堂宾客,不由得心潮澎湃,这些天她已经随着王柔花非常深入的了解过清香谷的实力,对清香谷武士,以及那群雇佣军的印象很深,如今又见到这满堂的文官,忍不住端起酒杯道:“诸位都是我大宋的高才之士,虽有瑕疵终不掩瑜,本宫恭祝诸位先生,能在哈密清香国一展宏图之志,饮甚!”

    长公主敬酒自然从这如雷,三杯酒下肚,一道道极为丰盛的佳肴就被娇美的西域女娘端了上来,同一时间,两个天仙般的黑发美人,已经在云堂中间翩翩起舞。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美人自然是绝美的,即便是那些在云堂下奏乐的西域乐师,也是顶尖的。

    欧阳修的心里却没有多少享受之意,他忽然觉得,这酒,这菜肴,这美人,这歌舞,恐怕需要自己付出无数的辛劳才能还回去。

    无他,仅仅是王柔花看他如看见货物一般的商人眼神,就足以让他心头惴惴。

    清香谷仅有十余万人,那么,哈密清香国得其余百万人难道也过这样快活吗?

    欧阳修觉得这不可能,他的屁股已经坐不住身下的锦榻了,只想快些回到自己在城主府里的官邸,去看看清香谷胥吏送来文书。

    款待的越是盛情,后面一旦使用自己这些人来,恐怕会连大牲口都不如。

    欧阳修看看自己带来的那些人正在迷醉的享受这一刻,强行让自己安定下来,抬手在大呼小叫的苏轼脑门上重重的抽了一记!(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