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一章欧阳修进城
    第五十一章欧阳修进城

    胆子很大却心思缜密是一个成功者必不可少的素质。

    铁心源的胆量一向都不够大,这一点他非常的清楚,因此,在很久以前他就开始磨练自己的胆量了,不论是在婴儿时期给别人下毒,还是在少年时期就弄死西夏悍将,亦或是明知道包拯对自己虎视眈眈,却一次又一次的去挑战那个家伙的智慧和忍耐极限。

    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胆量还是不够大,至少,在铁二蛊惑他做这件破釜沉舟的事情之前,他是反对这样做的。

    死掉多少回鹘人其实对哈密的影响不是很大,只要维持好清香谷族人,宋人,以及汉人的生活,等这件事情过去了,哈密一样可以慢慢的发展。

    只是,真正拥有了这些回鹘人的效忠和没有拥有这些回鹘人的效忠对哈密清香国来说是两种结果。

    西域从来都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地方,想要聚集一两百万人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多少大族经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发展都没有这样多的人口。

    铁心源却能在一年中拥有这些,简直就是一个神迹。

    一个国家的强弱和他拥有的百姓人口数量是分不开的,人数越多,潜力↙长↙风↙文↙学,ww◆w.c←fwx.n♀et也就越大,能经受得起的失败次数也就越多。

    项羽百胜风光无限,失败一次就只能在乌江边自刎成为鬼雄。

    刘邦百败狼狈不堪,成功一次就建立了煌煌大汉!

    就是因为有人口这个巨大的红利,才诱使铁心源抛弃了稳健的发展路线,改走破釜沉舟的冒险之路。

    然而,流民的人数还是太多了……而且还在继续增加中……

    欧阳修带着大宋来的官吏们来到清香城的时候,看到高大巍峨的城墙,惊讶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铁心源会在西域之地拥有这样雄伟的一座城池。

    和赵婉一样,当他看到这座地势险峻,而且高大巍峨的城池,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自从踏上西域土地的那一刻起,欧阳修没有一天不在问自己,能在西域严酷的环境下坚持多久。

    眼前的这一切让他终于对铁心源曾经说的话有了那么一些信心。

    前来迎接欧阳修进城的人是王柔花和赵婉。

    当王柔花躬身感谢欧阳修不远万里前来清香城帮助自己的儿子的时候。

    不论是城头那些威武的武士,还是随同王柔花一起出来迎接欧阳修的大小官员,全部都躬身施礼,没有一人例外。

    欧阳修匆忙还礼,心中却惊骇万分,连王柔花都在清香城拥有如此的威信,她施礼,别的西域人也跟着对自己这个宋人施礼,那么,身为当家人的铁心源身名岂不是更加的如日中天?

    宋人很难在西域收获尊敬,不止一次出使过契丹的欧阳修很清楚。

    王柔花一介妇人能在西域人中有这样的威信,这让欧阳修极难相信。

    苏轼抬头看着眼前高大的城墙,对身边同样吃惊的原度支判官彭礼道:“逾制了!”

    彭礼回过神来笑道:“逾什么制?这里是西域,铁心源就是这里的皇帝,别说这座城墙只有十几丈高,就算是有一百丈高,大宋律法也用不到他头上。

    另外,你不觉得这里的城墙越高,我们就越是安全吗?哈哈,还以为这里比岭南糟糕,现在看起来比岭南要好,如果城里有槽子糕卖的话,老子就心满意足了。”

    “我听铁心源吹牛说,凡是东京城里能见到的吃食,这里差不多全有……”

    原惠州通判黄廷寿急急地道:“连日里顿顿面食,老夫已经受不了了,既然铁心源夸下海口,全东京的吃食都有可能是大话,想必精米白面是一定有的,老夫恨不得现在就进去大快朵颐。”

    不光这些人着急,其余从大宋来的官员胥吏们一样的着急,一个个就像上了赌桌的赌徒,就等着这一下子掀开骰盅。

    如果不是面前还有大队的铁甲武士雁翎状排开,他们真的想无视王柔花先睹为快。

    “劳顿夫人前来,欧阳修愧不敢当!”欧阳修再次拱手,他对面前这个能把儿子教导成妖孽的妇人也很好奇,礼数上丝毫不敢怠慢。

    王柔花笑道:“先生远道而来,是为我哈密清香国谋福利来的,老妇人焉敢怠慢!

    老妇人已经命人打扫好了官邸,就等先生入住!“

    “有劳了,夫人请!”

    王柔花也不客气,当先迈步前行,赵婉跟在婆婆身边,给欧阳修微微蹲礼,就随婆婆进城。

    众人骑乘的战马,早就被仆役们接过去,方便他们轻身游览清香城。

    踏进城门之后,欧阳修的眼界顿时就宽阔起来,眼前有一大片空旷的广场,广场上肃然站立着上千名铁甲武士作为迎宾使,无一不是熊罴之士。

    放眼望去,一条笔直宽阔的大路一直延伸到山谷的深处,道路两边的房屋满满当当,无数的清香谷居民站立在大道的两边好奇的看着从城门外涌进来的这些宋人。

    城池左右并不算宽阔,只有三里地左右,全部被高大的悬崖包围在里面,这座城池竟然是修建在一条极为险峻的峡谷里面。

    再联想到来时经过的那段狭窄而高深的山谷,欧阳修感叹一声对王柔花道:“好一座雄城!”

    王柔花笑道:“这里是犬子特意打造的安身立命之所,非高山深谷不能负其命。

    整座城池最宽处只有五里,最深处却有二十里之遥,因地形独特,这座城池只有两座城门。

    如今城内人烟稀少,因此还有还有大片的农田和果园,农田已经种满了粮食,果园里的葡萄却还需要些时间才能挂果,先生居于此地,定不会感到厌烦。”

    欧阳修赞叹道:“因地制宜修建了这座雄城,大王眼光独特,令人佩服,却不知如今城里有多少居民,有多少商铺,有多少军卒?

    老夫的官衙又在何处?”

    王柔花笑道:“城中如今有在册居民六万八千七百四十五人,不在册的商贾一万三千七百二十七人,工匠营的工匠三千六百五十五人,剩下的就是各色仆役,奴隶共计一万九千四百余人。

    这都是今早的时候老妇人从官册中看到的,至于军卒有多少,此乃军机大事,老妇人不好探问,先生官邸中自然有账册可以查看。

    至于官衙,山谷中还没有,以前都是在城主府中将就,先生既然来了,就要劳顿先生亲自修建官衙,此事只需告知工匠营,他们自然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办妥。

    如今只能委屈先生在官邸中办公。”

    欧阳修饶有兴趣的瞅着街道两边绵延不绝的店铺,忽然朝王柔花拱手示歉,快步走进一个店铺。

    赵婉轻笑着对婆婆道:“阿娘,欧阳先生也不相信我们清香城里有书店。

    要是等一会他看到了专卖笔墨纸砚的店铺岂不是会惊讶的眼珠子掉出来?”

    王柔花笑道:“书店和四宝店的出现,为娘都感到惊讶,欧阳先生乃是读书人,焉能不见猎心喜?”

    看到书店,不仅仅是欧阳修吃惊,苏轼和其余宋人官吏更是吃惊的无以复加。

    在这个蛮荒之地能看到书本,这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之外。

    欧阳修进了书店,闻到了熟悉的墨香,见一个老汉正在摆放书籍,拱手问道:“敢问老丈,这书店中可有四书与五经?”

    老汉放下手里书本连忙还礼道:“官人放心,但凡是官人能在大宋看到的官用书籍,这里也能找到,而且是英华殿版本,更是早年官家赏赐于阗王的珍本刊印,不是说老汉说大话,这里的书籍,甚至比东京的还要好些,主要是历代英华殿版本主人的注释和解读,给这些官本书籍添色不少。”

    老汉解说的很内行,这完全把爱书成痴的欧阳修的兴趣给激发了起来,取过一本英华殿版本的《诗经》竟然看的津津有味,很快就忘记了还在店门外等候他的王柔花和赵婉。

    赵婉等了一会,不见欧阳修出来,有些恼怒的道:“太失礼了。”

    王柔花笑着摇摇头,见其余的宋人也有跃跃欲试之态,就对那些宋人官吏道:“看来诸位先生也对清香城街市非常好奇,不如老妇人就将欢迎诸位的宴会放在晚间如何?

    此时,请诸位先生先在清香城尽情的游览一番。”

    欧阳修不在,队伍中前官职最大的东京度支判官彭礼连忙施礼道:“正如我等所愿!”

    王柔花笑道:“既然如此,小妇人留下一些仆役来引导诸位先生游玩,老妇人先告退了。”

    众人目送王柔花和赵婉离开,立刻就散进周边的店铺之中,他们不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店铺,而是非常的想从这些店铺中观察一下哈密清香国到底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许久,当书店主人给欧阳修掌灯的时候,欧阳修才猛地醒悟过来,尴尬的朝店门外望去,却没有看到王柔花等人,只看到天色正渐渐地变暗,街道上也满是来来往往的行人。

    一个仆役装束的清香谷人正在和自家的老仆谈笑言欢,见欧阳修从痴迷中醒过来了,连忙过来见礼。

    清香谷仆役道:“好叫先生得知,我家老奶奶已经在云堂备好了晚宴,请先生赴宴。”

    欧阳修恋恋不舍的放下手里的书本,尉迟氏一族确实是文华大族有些见地非常的新颖。(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