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六章铁家面馆
    第四十六章铁家面馆

    雄伟的清香城出现在赵婉面前的时候,她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这才稳稳地落地了。√

    从东京出的时候,父皇曾经抚摸着她的头顶告诉过她,如果哈密的形势确实糟糕到了极点,就让她回去,莫要留在一片毫无希望的土地上苦熬。

    赵宋皇家还不需要用自己的掌上明珠来搏一场希望渺茫的皇后之尊。

    赵婉还不确定自己到底爱铁心源有多深,到底能不能在最极端的环境下依旧对他至死不渝,因此,她不愿意在路上就把自己轻易地交给铁心源。

    她只有在评估过自己最极限的忍耐力之后,才会心甘情愿的和铁心源化作一体。

    这一路上她重新认识了一个杀伐果断的铁心源,这个铁心源不是那个温柔地陪着她坐在汴河边上给她唱《蝴蝶飞》的铁心源。

    而是一位崭露峥嵘的王。

    这种双面性让她欢喜,也让她焦躁。

    赵婉不允许自己对铁心源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只要有一丝犹豫,那么,自己就是在亵渎这份感情。

    铁心源付出了多少赵婉知道的清清楚楚,如果只把一副驱壳交给铁心源,那才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铁心源对卫生条件有洁癖,赵婉却在感情认知上有洁癖,如果心中有不满,她宁愿痛苦一生,后悔一生也不容自己轻易地将就。

    清香谷淡淡的香气笼罩在赵婉的身边,这让她全身都感到舒适。

    有这样的感觉就对了,这里已经是自己的家,如果不温馨才是见了鬼。

    “公主啊,外面居然有捏面人的……”

    ”公主啊,那个大雁纸鸢好漂亮哦……“

    “公主,快看,快看,那里有人在耍猴……”

    “天啊,藕香居,这里竟然有藕香居,他家的水晶糕能和东京的藕香居味道一样吗?”

    马车外面就是繁华的闹市,自从走进了闹市,水珠儿的小嘴巴就没有停过。

    当一个巨大的烤骆驼架子被两个彪形大汉用力的翻转的时候,她实在是忍不住自己想去看看的冲动,烤骆驼的肉香几乎笼罩了整片街市。

    赵婉宠溺的拍拍水珠儿的小脸道:“那就去买一些回来,记得用红铜钱,或者银币付账,我听说成色不好的杂色铜钱在这里不太好用。”

    水珠儿拍拍自己腰间鼓鼓囊囊的钱袋大笑道:“这里面全是银币,老夫人在城外赏赐的。”

    “让尉迟文陪着你,不要跑远了。”

    “知道了,才不要那个贼嘻嘻的小子陪同呢。”

    同样坐在车里的张嬷嬷笑道:“让她去,铁一把这座城治理的很稳妥,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赵婉轻笑一声,就靠在厚厚的软软的羊毛枕头上喜滋滋的看着车窗外面的热闹景象。

    有一道城墙为自己提供保护这就足够了,至于城池里面的繁华世界,对赵婉来说都是赚到的。

    有情饮水饱,这是小女孩心中才会有的梦想,对赵婉来说并不合适。

    在皇宫中生活了十七年,享尽了人间富贵,这具身体已经变得娇贵无比,如果要她像那些胡人女子一样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她相信自己活不过三十岁。

    那样才辜负了上苍赐予自己最美好的人生。

    自己已经拥有一个美好的父亲,一个完美的夫君,如果将来再有一个完美的儿子,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马车穿过热闹的集市,最后停在一个宽阔的广场前面。

    一个美到极点的胡人女子笑吟吟的掀开了车帘,弯腰恭请赵婉下车,声音甜美的如同百灵鸟一般。

    看着少女牛奶一般白皙的脖颈赵婉有一点失神,疑惑的看向张嬷嬷。

    张嬷嬷笑着探出手,在胡人少女的脸蛋上捏了一把道:“哈密的山水还真是养人,把你这样的小蹄子也能养成绝色的佳人,面皮白成这样,就该做成菜吃下肚子去!”

    少女不再欢笑,而是非常认真的道:“奴婢如今是铁族人,不是菜人,更不是伊赛特人,奴婢姓铁,叫铁锤,铁族人。

    和铁棒一样都是族长大人迎宾馆里的女官!“

    张嬷嬷自然不会在意这个叫做铁锤的伊赛特女人说些什么,直接对赵婉道:“公主有所不知,这个女子,出身伊赛特族,这个种族的优势就是男的长的俊美,女子长的绝美。据传说他们种族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是肉质鲜美无比……”

    不等张嬷嬷说完,赵婉的眼睛就睁的如同牛眼睛一般大,几乎是咆哮道:“吃人?”

    铁锤娇笑着道:“伊赛特人会被吃,铁族人不能吃,铁锤更不能吃!”

    张嬷嬷没好气的道:“好不容易学会说人话了,就整天说个没完没无了,快成多嘴鸟了。

    公主,这丫头别的不会,最会伺候人,尤其是一手拿捏骨头的手艺,老身就没见过比她还要强的。

    您走了上万里的路,瞧瞧,面皮都有些干了,好好地泡泡温泉水,再让这丫头给你好好地松松骨,吃一顿好的,睡上一觉,保证您醒来之后容光焕。”

    对于吃人这事,赵婉还是有些耿耿于怀,她觉得像铁锤这样美丽的女子,哪里会有人舍得杀死吃掉。

    因为赵婉的到来,王柔花特意在温泉上修建了一座美丽的馆驿,还把两个伊赛特美人儿弄来充当这里的女官。

    巨大的松木桶里蒸汽缭绕,赵婉在铁锤的服侍下走进了木桶。

    当她将脑袋靠在木枕头上,感受着滑腻的温泉水将自己全身包裹的舒适感,长长的叹了口气对对面澡桶里的张嬷嬷道:“这里比东京好多了……包括侍女!”

    张嬷嬷呵呵笑道:“别傻了,我的公主心肝啊,吃醋也别吃到铁锤和铁棒她们的身上。

    她们当人才当了几天,天底下最可怜的人说的就是她们,老天爷把什么好处都给了她们,唯独没有给她们的身体里装一副胆子。

    她们从来都不知道反抗是什么滋味,您就当她们是一对养在迎宾馆里的兔子,还算不得人。”

    赵婉懒懒的翻了一个身道:“没吃醋,源哥儿不会看上她们的,即便是看上了也不行,他是我的。”

    铁锤的捏骨头的手艺确实不错,至少赵婉从迎宾馆里出来的时候,已经精神焕的厉害。

    王柔花远远地看到赵婉从迎宾馆里出来,就笑着朝她招招手。

    小鹿一样的跑过来,王柔花就从一个漂亮的小铜锅里捞出一碗面递给了赵婉,笑道:“迎宾一定要用面,等你嫁过来之后,这锅迎宾面就要你来煮了。”

    赵婉如同在东京时候一样,从王柔花手里接过面条笑道:“阿娘煮的面永远都是最好吃的。”

    王柔花笑道:“就你这张嘴甜,怎么样?清香城比你预想的要好很多吧?”

    赵婉吃着面连连点头,将面条吞下去之后道:“我还以为会吃很多苦呢,特意在东京就学会了骑马,学会了说突厥话,大食话,我本来还想跟人学如何制作马奶酒,却被我父皇给阻止了。

    来的路上我很担心自己能否真正的在哈密过完我的下辈子,不知道我在严酷的环境下能活几年……如果只能陪伴源哥儿几年,我不甘心,宁愿不来哈密,也不想在死前还有深深地遗憾。”

    王柔花笑道:“贪心的小丫头,不过,有这样的贪心也是好的,诗文里说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说的很美,如果这样的美好只有一瞬间,确实是人间憾事。

    一刻美好,一世痛苦,和我们漫长的生命比起来,确实很亏啊。”

    王柔花说着话,不由自主的有些失神,直到赵婉再一次端着空空的饭碗胡乱晃当的时候,才从回忆中走出来,笑骂道:“就你贪吃,迎宾面只能有一碗,再想吃,自己去煮面,等到欧阳先生他们抵达清香城之后,就该你下面了。

    几百人的面食,有你忙碌的时候!”

    “啊?他们都要吃面啊,这规矩是谁订的啊?”

    王柔花呵呵笑道:“是你阿娘我!那些人不论贵贱,跟着你跑了一万多里路,来到哈密,不管初衷如何,路已经走完了,我们身为主人,给他们一碗面,没什么不合适的。

    更何况这些人日后都有大用处,不可怠慢,以前你阿娘还是农妇的时候,每逢农忙时节,大牲口都要多给一碗精饲料呢,更何况人!”

    赵婉笑着朝王柔花挑挑大拇指道:“大牲口,这个比喻实在是太好了。”

    话刚刚说完,又头痛的道:“这样一来孩儿我岂不是成了铁家面馆的掌柜?”

    王柔花认真的点点头道:“这话没错啊?你阿娘就是一个面馆的掌柜,你丈夫就是面馆掌柜的儿子,你身为面馆掌柜家的儿媳妇,不是面馆掌柜是什么?”

    赵婉胡乱的往锅里下面条连连点头道:“您说的在理,从今天起,我们一家三口无论如何也要把铁家的面馆开的红红火火,让全天下人都尝到我铁家烹制的美味佳肴!”(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