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五章山守水挡
    第四十五章山守水挡

    水儿叽叽咕咕乱七八糟的汇报了哈密现在遇到的困境,总之一句话,哈密如今堪称内忧外患,处处冒烟,非常的麻烦,也非常的危险。

    回鹘人初来哈密,胆战心惊的如同一只只兔子,想要他们安心干活,这需要一段时间。

    清香谷里的宋人却在李巧极为自私的管理下,过着世外桃源一样的安逸生活,只要不踏出清香城高大险峻的城池,他们就一定是安全的。

    所以,他们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在清香城和来自外面的商队做生意,发自己该发的财。

    大雪山城也是如此,那里是哈密的农业重镇,自从契丹的汉人到来之后,他们见到了这片肥沃的土地就疯了,驾着马拉耕锄,在短短的三月时间,巴里坤湖周围已经被开垦出来上百万亩的农田,那里的青稞已经有半尺高了,绿油油的一眼望不到边,阡陌交通纵横,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而哈密城就成了藏污纳垢之所,五十万没有生产资料,没有多少食物,没有住房的回鹘人拥挤在那里,张着嘴等待哈密官府的救济。

    阿大在哈密城周围屯住了八千清香谷武士,牢牢地看守着这些流民,生怕他们闹出什么事情来。

    直≯长≯风≯文≯学,ww≧w.c※fwx.♀t到辛巴的事故出现之后,勉强维持的和平才被突然打破了。

    也不知道是谁将辛巴的故事告诉了哈密城里的人,这让那些胆战心惊的回鹘人立刻就生出兔死狐悲之心来。

    于是,他们聚集在一起派出使者去找阿大,希望阿大能给他们一个好的安排,至少应该安排他们背上坎土曼去巴里坤湖周边去耕种。

    阿大的回答非常的干脆,在大王没有回来之前,没有人有权力将哈密的土地分配出去一寸。

    想要土地,就必须等待大王归来。

    而巴里坤湖周围的汉人百姓刚刚有了自己的田地,哪里会允许这些肮脏的回鹘人来插一脚,即便是那些没有被开垦的土地,在他们的眼中,那也是属于汉人的,他们只允许宋人,以及清香谷的原住民,大雪山城的原住民在那里开垦土地,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休想侵占他们一寸的土地。

    铁心源摇摇头看着水儿道:“这就是说他娘的种族等级已经在我哈密被划分出来了?”

    水儿连连点头道:“没错,已经被划分出来了,咱们宋人和最早投靠我们的西域野人是第一等的人,大雪山城的吐蕃人是第二等人,汉人奴隶们是第三等人,至于回鹘人,我觉得那些家伙就没打算把他们当人……

    还有啊,现在全雪山城的人都希望您赶紧睡了泽玛,这样一来,大雪山城的吐蕃人也就成一等人了。

    您不知道,现在清香城里的胡人都穿着宋人的衣衫,哪怕嘴里在胡说八道,他们也说自己说的就是纯粹的宋话,虽然这些宋话连我都听不懂……“

    铁心源看着越来越近的天山不由得笑道:“有诉求是好事啊,我就怕他们没有诉求,这个世上没有诉求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

    “怎么办啊?哈密城已经拥挤的快要爆炸了,诺大的一座城池,里面到处都住满了人。

    天气越来越热了,而城池里面的饮水,食物,住所,没一处是干净的,整座城池臭烘烘的就像一个大茅坑,我很害怕万一出现了瘟疫,会死一城人的。”

    铁心源无所谓的道:“这事解决起来不难,阿大是担心私自分配土地会招来我的不满。

    现在我回来了,哈密城里的回鹘人就能向胡杨海一带迁徙,可惜了啊,那里本来是我为宋人准备的好地方,可惜宋人来的太少,便宜这群回鹘人了。”

    水儿摇头道:“胡杨海一带也安置不下一百五十万回鹘人,除非一直延伸到菖蒲海,而菖蒲海那里的没有水……”

    铁心源笑着拍拍水儿的肩膀道:“以前菖蒲海可是有水的,为什么会没了水?”

    “那是因为塔里木河改道了,一部分流去了尉犁,一部分流到了若羌。菖蒲海没有水流进来,自然就会干涸……不是吧,你要我带人去挖开塔里木河水道,让塔里木河重新流进菖蒲海?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没力量,也没本事重新修整从尉犁到菖蒲海的九百里水道,这至少需要几十年上百年才能做到。

    再说了,几十年上百年下来,哈密城里的回鹘人早就死光了”

    铁心源看着天山悠悠的道:“天下河流都是自己寻找水道的,如果所有的河流都是运河,人类早就差不多灭绝了。

    我只需要你带着火药炸开塔里木河的大堤,让它自由的向东流动就好了。

    塔里木河和黄河很像,他们都富含泥沙,每隔几十年上百年就会自由的改道一次。

    不论是若羌,还是尉犁,被塔里木河的泥沙淤积了几百年,地势一定很高了,你这时候破开塔里木河自然形成的大堤,河水就一定会顺着已经干涸的孔雀河河道流到地势最低的菖蒲海。“

    水儿的面孔抽搐两下道:“如今正是夏日,也是塔里木河水势最大的时候,这时候如果破开河堤,从尉犁以东直到菖蒲海,会变成千里泽国……

    大宋黄河泛滥……”

    铁心源皱眉在水儿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道:“你傻啊,我老爹就是被黄河泛滥给冲走的,我比你更清楚河水泛滥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模样。

    你以为西域荒无人烟的戈壁沙漠能跟人烟稠密的大宋开封比较吗?

    河水泛滥就泛滥,它淹掉的也只是大片的无人区,那一片地方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即便被淹掉有什么关系吗?

    另外,我们哈密如今和于阗国接壤,你就不担心喀喇汗忽然从于阗向我们发起进攻吗?

    你掘开塔里木河,制造出大片的泥泞地段,这会断绝我们和于阗之间联系,好让我们可以安心在天山路上和喀喇汗作战。”

    “没人能从苴末度过瀚海从若羌方向来进攻我们的。当年孟元直去接于阗一族的时候也没有从那里走啊。”

    铁心源吧嗒一下嘴巴道:“如果力主进攻回鹘国的人是喀喇汗的话,我确实没必要担心,可如今,发动这场宗教战争的人是穆辛,我们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水儿点头道:“好吧,你说的总是对的,我什么时候出发?总要等你成亲之后吧?”

    铁心源看看旁边的正在行进中的马车摇头道:“事情太急,你三天后就出发吧,菖蒲海已经变成一座死海了,再没有水源补充进来,菖蒲海里剩下的那点海鱼,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至于我的婚事,可能要往后拖一拖了,我娘不会允许我们在这个时候成亲的。”

    就在铁心源给水儿安排军务的时候,王柔花正笑眯眯的看着赵婉,这一次,她是真的满意了。

    很多年前,她就想过把赵婉娶过来给自己当儿媳妇,来到西域之后她曾经非常怀疑自己的这个愿望能否实现。

    毕竟,西域和中原相距太远。

    再相思的两个人儿,也慢慢地会被距离和时间把情分消磨殆尽。

    如今心想事成了,她反倒觉得眼前的这一切似乎不太真实,不由自主的探出手抚摸着赵婉光洁的脸蛋笑道:“小妮子长得真美!”

    赵婉羞涩的低下了头,张嬷嬷在一边笑道:“见了家母有什么好害羞的,老身早就说过,你们迟早是一家人。”

    王柔花笑道:“你这个老婆子,现在倒是说起轻巧话来了,当初是谁担心这两个孩子好事不谐的?

    看在这一来回两万里路没有走死你这个老婆子的份上,准你经后在清香城横着走!”

    张嬷嬷哈哈大笑道:“老婆子活了诺大的年纪,没想到了快死的年纪,却生生的混了一个螃蟹的威风,这一生就不算白活了。

    好叫主母得知,这两个孩子这一路上知情守礼,未曾逾越半分,如今,就等您这主母发号施令,老奴们也好给这两个好孩子操办婚礼,这一定要操办的热闹才好。”

    王柔花叹口气道:“如果一路上他们已经圆房,婚事操办一下也就是了,如今,哈密正是内忧外患的时候,此事筹办婚礼,不是最好的时候。”

    赵婉从王柔花的怀里仰起脸道:“媳妇如今已经是哈密国的女主人了,有没有婚礼媳妇并不是很在意。”

    王柔花笑道:“尽说傻话,你出身皇家,乃是皇宋的长公主,更是皇宋官家的掌上明珠,如何能不给你一场与你身份相匹配的婚礼?

    为娘以为,现在哈密的气氛一点都不热闹,人人都担心哈密城里的上百万的回鹘人作乱,弄得清香城里也一点都不喜庆。

    大先生甚至已经收缴了回鹘人吃肉的刀子,可是,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没饭吃的人,用牙齿咬也能生生的咬死人,动乱迟早会到来。

    现在就看源哥儿有没有本事守住他自己经营的这片家业,如果能守住,我儿想要什么样的婚礼都会有!(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