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三章非常有挑战性的城池
    第四十三章非常有挑战性的城池

    赵婉很聪明,只可惜她的阅历是一个大缺陷,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该去干涉铁心源的事情。

    却在欧阳修以关心铁心源的借口下,选择了干涉,她干涉的方式很聪明。

    不论是他们赵家那个经不起考究的拙劣故事,还是面前这座破破烂烂的土地神庙,都说明她已经很用心了。

    看得出来她在努力的避免伤害铁心源的自尊心。

    这种小心翼翼的做事方式,就如同一只小白兔努力的要去安慰一只大灰狼一样,反而让铁心源的心中充满了怜惜。

    欧阳修这个老家伙很不地道啊。

    这个老家伙很可能已经把自己的节操留在大宋了,来到哈密的是这家伙内心中阴暗的一面。

    斩杀草头鞑靼人,收编草头鞑靼人,抹灭草头鞑靼人的民族性,这都和需要有关,与种族没有半点的关系。

    聪明如欧阳修者,他不可能看不出这里面的道理,却一定要用屠杀来做借口质疑铁心源的人格完整性。

    这说明这个老家伙犯了只要是大宋文官都会犯的一个错误,那就是想要皇帝交出一些权力,最后达到和士大夫共天下的目的。

    铁心源总觉得大宋的文官们有强迫症,他们见不得和自己不一致的政权存在,只要看到了,到了手能够到的地步,就想截长补短,最后把所有的国家弄成和大宋如同一个模子里出来的糕饼。

    革命输出,这个词语非常的恐怖,在铁心源的印象中,就是这个词导致后世的世界整整在毁灭的边缘徘徊了五十年,现在,大宋人也想这样干。

    或许这样做的初衷是好的,毕竟欧阳修的品行上除了风流之外毫无瑕疵可言。

    可是这种行为中隐含的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心态,让铁心源觉得他们都是病人。

    铁心源带领着车队行走到砂岩山的时候特意停留了一下,并且决定今晚就在这里扎营,不用日夜赶路了。

    和赵婉建立的那个简陋的小庙相比,两位吐蕃上师修造的枯骨王座已经变成了一座有三间高大房屋的庙宇,庙宇中住着三个年老的上师。

    铁心源到这里的时候,正好看到三位上师肩膀上扛着水瓶从二十里地以外取水回来。

    他们的目光是呆滞的,见到大队的人马,脸上没有欢喜的表情,也没有恐惧的神色。

    当尉迟文将一堆丰厚的礼物送给他们的时候,年纪最长的那个上师,用自己枯瘦的手把水瓶递了过来。

    这或许就是他们能给客人最好的招待。

    当初撒迦和仁宝两位大师亲手塑造的那座巨大的枯骨王座变得更加恢弘了。

    在王座前面的地上,有百十条枯骨手臂从地里冒出来,全部都张开了手掌,似乎要去攀登那座高大的王座。

    枯骨黑黝黝的,散发着极为难闻的气味,仔细闻过之后,铁心源才弄明白有人给这些枯骨上均匀的涂抹上了沥青,反射着黑色光芒的沥青,让着这些枯骨带来的恐怖意味变得更加浓烈。

    铁心源很早以前就问过撒迦和仁宝两外上师,在红砂岩附近修建这座枯骨王座的意义所在。

    那两个秃驴却卖起了关子,一个用手指指着自己的脑袋微笑不语,另一个却痛苦的捶打着自己的心脏嚎啕大哭。

    佛家的机锋铁心源不擅长,更没有心思去仔细研究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只知道一件事,自己如果真的用心去研究这两个秃驴的行为艺术,自己才是真正的输了。

    好奇心是人类的原罪,当年亚当和夏娃就是吃了好奇心的大亏,才被上帝从乐园中撵出来的。

    铁心源自己好好的住在自己的乐园里,如果动心思去想枯骨王座,以及撒迦和仁宝两人的哑剧,说不定他没心没肺的乐园里,就会长出一棵苹果树,最后导致他走夏娃和亚当的老路。

    因此,人,没事干就不要去想那些和自己无关,和自己生活无关的事情,想多了,也就入魔了。

    总体上来说,自从当上哈密的王之后,铁心源就非常讨厌那些聪明人,讨厌那些出格的人。讨厌所有能够独立思考并且能够做出自主行为的人。

    阶级不同,立场自然不同,社会能不能继续发展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只希望自己的百姓们永远都受管教,哪怕社会倒退到茹毛饮血的时代也没有关系。

    赵婉一点都不喜欢撒迦仁宝两位上师留下来的另类血腥艺术。

    她认为人死了就该好好地埋掉,逢年过节有人在坟头哭上两嗓子,而不是被人家从地里把骨头挖出来做艺术品。

    三个白痴一样的高人,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过人之处,即便是为了酬谢铁心源给寺庙里捐送食物和布帛自发了跳了一段大神,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除了那些傩舞的面具很值得称赞之外,牛骨头铃铛和僵尸一般的舞姿没有多少可以称赞之处。

    不过,赵婉还是从头到尾的看完了傩舞,在阴森,野蛮,凌乱的鼓乐中一直表现的很有皇家风范。

    至少,最后那句“赏”,声音拖得不长不短,恰到好处,成功的让三位高人僵尸般的面孔上,多了一点点人的气息。

    夜晚的戈壁明月高悬,赵婉已经睡得很香甜了,铁心源却没有睡觉,巡查完营地之后,就跟着一个上师走进了红砂岩。

    或许是那年死在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他们的腐肉给红砂岩补充了很多的肥力,以至于红砂岩的罅隙里,长出来很多的冰草。

    这种草枝条细长,叶脉两侧有粗糙的锯齿状的结构,一不小心就会划伤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

    尉迟文跟在后面像只猴子,论起对这个地方的熟悉程度,他比铁心源更甚。

    能把松散的砂岩制作成大门,这需要很高明的手艺,尉迟文只是拉动了一根绳子,一块巨大的砂岩就自动滑向一边,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老年上师点燃了手里的火把在前面带路,铁心源就跟在他的后面拾阶而下。

    越往里面走,洞窟就越是宽敞,人工的痕迹也就越少,前行了两百步之后,一座灯火辉煌的巨大洞窟就出现在铁心源的面前。

    一百多个忙碌的僧侣对铁心源的到来充耳不闻,依旧用手里的斧凿,对付眼前的红砂岩。

    “还有多长时间才能打通水脉?”

    铁心源探手抚摸一下潮湿的砂岩墙壁问尉迟文。

    “供人畜饮用的水已经通过水洞打通了,水量充沛,撒迦大师的猜测没有错,这里有一条地下河,如果能挖通砂岩山,我们就能以这里为源头修建一座坎儿井。将这一带土地完全利用起来。

    从而达到将我哈密东西连成一片的目的。”

    铁心源拍着砂岩叹息一声道:“八百里瀚海,飞鸟难度,商队携带的食物和水,就要占骆驼负重的一半还要多,如果砂岩山一带能够建立一座城池,商队需要背负的食物和水就能减少一半,也就是说他们能够携带更多的货物。

    同时,有了这座城,对我们沟通西夏和青唐非常的有好处。

    只可惜有好处就有坏处,这片瀚海同时也是我们的天然屏障,可以帮助我们抵御凶恶的西夏人。

    这座城池一旦出现,西夏的骑兵也就多了一个补给地,三四百里的路途,对西夏的骑兵算不得什么,一旦他们起了贪婪之心,骑兵就能长驱直入我哈密了。

    因此啊,在这里建城好处和坏处一样的明显。

    我当初决定在这里修建坎儿井的决策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尉迟文坚决的道:“我们不能因为害怕强敌就不发展,如果那样的话,我们不如缩在龟壳里更稳当。

    哈密清香国也永远都不可能兴旺发达起来。”

    铁心源点点头道:“是啊,是这个道理啊,总体上来说,发展才是硬道理。

    故步自封才是一个国家的取死之道!”

    铁心源和尉迟文的谈话没有避开那个老僧,老僧似乎也并不在意,随手将手里的火把插在砂岩的孔洞里。

    从工具篮子里取过锤子和凿子,开始一下又一下的开凿身边的砂岩。

    每一锤子下去都有大片的砂岩落下来,在砂岩上开凿洞窟不是很难,只是需要留下很多的支撑柱子。

    “撒迦上师说他已经把这一带的土地探查了两遍,其中最可疑的就是米家河的消失,它消失的非常诡异,那么大的一条河流没道理在两里地,就迅速的从波涛汹涌的大河变成潺潺的溪流。

    唯一能解释的通的,就是米家河出了哈密不久,就流入了地下。

    撒迦大师还特意还顺着这片戈壁上胡杨长势最好的地方出发,最后果然走到了米家河消失的地方,证明他的猜测是有道理的。

    如果米家河的水没有受到多少损失的话,我们就能沿着米家河的地下通道,不断地在沿途开凿坎儿井,这么大的一片地方,不出几年,一定会成为鱼米之地。”

    铁心源哈哈一笑,摸摸尉迟文的脑袋道:“用不着你拿利益来打动我,我的初衷不会改变,你不用担心我会变成宋国那些软弱的皇帝。(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