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八章血腥的原始积累
    第三十八章血腥的原始积累

    草头鞑靼!

    所谓的鞑靼,最早的时候指的就是那些血脉混杂的人,也是其它种族对那些混血人的一种蔑称。

    只是到了后来,才变成中国对异族人的一种统称。

    这也变相的说明,玉门关外的民族本性混淆的是如何厉害了。

    中华的王朝们在很多时候都是关闭了玉门关之后,就不再理会关外生的事情。

    就像一个猎人在关闭了自家大门之后就不在意门外的的野兽们如何厮杀一样,抱着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

    就是这种心态,导致中国对外面的事情不知道,不了解,乃至于不理解。

    闭关锁国不仅仅是寸板不得下海这样的禁令,同时也表现在边关紧锁,断绝交通这样的事情上。

    大宋商人都以为西夏才是断绝丝绸之路的最大罪魁祸,却不知大宋本身也在对外奉行高关壁垒的政策,海上的敌人比较遥远,大宋因此大开海禁,6上的敌人不但近,而且凶悍,所以,能壮大,富裕敌人的商道,大宋官府自然不会积极去开拓的。

    铁心源其实也不愿意开拓这条商路,如果有选择的话,铁心源也不愿意将西域这片地方的商业完全展起来。

    这是一片纷乱的土地,更是一片蛮荒之地,蛮荒唯一能催生的果实就是野蛮和血性。

    没有几代人的努力和归化,富裕之后的西域,他的第一选择就是战争,毕竟,战争是他们想要了解这个世界而做出的第一反应。

    孟元直对草头鞑靼非常的熟悉,他已经劫掠过一次草头鞑靼了,如今,为了让大宋这些悍卒们第一时间熟悉西域人的做派,想做墙头草的草头鞑靼自然是最好的一个练兵对象。

    五千人组成的大军蝗虫一般的从草原上掠过,所到之处虽然没有寸草不生,却也相差无几,孟元直放过了那些零散的牧民,却对他们的牛羊非常的感兴趣。

    按照清香谷的规矩,取走人家牛羊的一半,就当是收税了。

    草原上到处都是为了保护部族而战死的草头鞑靼勇士的尸体,雪山兀鹫就在头顶高高的盘旋却不敢落下来。

    妇孺们神色坚定地掩埋尸体,脸上却看不到多少悲伤地颜色,即便是那些宋军悍卒在拖拉他们的牛羊的时候,她们表现的依旧麻木,当他们现那些披着战甲的军卒并没有将所有的牛羊拖走,甚至还有些窃喜。

    对于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来说,生死确实算不得大事。

    游骑领洪老七嘴里嚼着肉干,已经看那些妇孺们看了很长时间。

    刘满挟着横刀走过来的时候,他依旧看的出神。

    刘满顺着他的目光瞅了一眼道:“有什么好看的,埋死人没见过吗?“

    洪老七头都没抬,幽幽的道:“在天南,死的人多了,被野狗,野兽咬的乱七八糟的腐尸也见得多了,没什么稀奇,我只是在看那些妇人和孩子,你看看埋人的法子。”

    刘满皱皱眉头,重新打量一下那些妇孺,多看了一会才惊讶的道:“他们在剥死人的衣服?”

    洪老七慢悠悠的道:“你没看错,她们把死人的衣衫剥的干干净净,然后把尸体赤条条的丢进大坑,最后用土埋上,跟他娘的种庄稼一个模样,看的老子心头寒。”

    刘满不在意的摇摇头道:“她们想干什么,能干什么?老洪,你也是老军伍了,怎么在意起这些事情来了?”

    洪老七翻着白眼瞅着刘满道:“老子是斥候,不是你们跳荡兵杀才,但有蛛丝马迹就不能放过。”

    刘满笑道:“要不老子现在就过去把那些婆娘娃娃全部干掉?”

    洪老七叹息一声道:“斩草除根这样最好了,不过,大将军有军令,只杀敢于反抗的男丁,不杀妇孺,你要是这么干会掉脑袋的。”

    刘满笑道:“也是啊,管球那么多呢,那些婆娘娃娃们只要不犯老子的忌讳,随他们干什么。

    老洪,你说我们当初跟大王要的价码是不是太低了,不说别的,就这一场买卖,就弄到了五千多头牛,羊更是多的没个数……“

    洪老七苦笑道:“大王,大将军他们赚多少和我们无关,老子只希望大王能够把答应我们的赏赐平安的分下来,只要按照约定,给了我们银钱,老子就没话说。”

    刘满嘿嘿笑道:“这话不错,只有大王和大将军他们有钱了,才不会克扣我们那点可怜的工钱……”

    眼前的场面虽然压抑,他们两人的话题很快就转到和自己息息相关的军饷上来了,在天南见识过什么才是真正的杀戮,目前造下的这点孽债,还不足以放在他们的心上。

    刘满和洪老七不在意,冷平,王胄,贺元伍,裴平这些将军们更加不会在意。

    至于孟元直和尉迟文,他们的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寻找草头鞑靼人的工组中去了。

    诺大的倒淌河流域水草丰美,如今正是给牛羊追膘的好时候。,饥饿了一个冬春的牛羊这个时候也是最需要好好吃一阵子的时候,对草原上的牧人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牛羊追膘更大的事情。

    一旦到了草木枯黄的时候,而牛羊还没有长得膘肥体壮,大雪一旦封盖了草原,会有大批的牛羊死在严酷的寒冬里。

    寻找这些牧人的踪迹,宋军中的斥候派不上用场,他们或许能提前现敌踪,却对牧人的生活习性知之甚少。

    想要找到那些牧人,以及他们的聚居地,只有让那些熟悉牧人生活习惯的清香谷武士出马。

    不过,武士们传来的消息并不乐观,他们沿着倒淌河一路西去,搜索了足足有五十里,也没有找到牧人。

    很多牧场上牛羊遗留下来的粪便都是新鲜的,而牧人和牛羊却不见踪影。

    清香谷的武士们在追出五十里之后,也就不敢继续深入了,脱离大部队太远的话,就轮到那些草头鞑靼们追杀他们了。

    孟元直烦躁的在地图上用指头点点河湾部分道:“他们一定就隐藏在这里。

    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沼泽,只有他们才知道那些道路能走,那些道路不能走。

    在没有获得真实的消息之前,我们还不能去河湾。”

    尉迟文连忙道:“大将军,草头鞑靼的河湾避难所,是我们以后一定要遇到的问题,属下以为,晚动手不如早动手,趁着现在我们的大军已经开过来了,就一次平定,免得将来还要二次派兵。

    我们出一次兵并非没有代价,尤其是这一次,大王为了安抚这些军卒,已经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如果不能迅的收回所有的投入,这些人来到哈密之后,就会给大先生和铁一他们带来很大的麻烦。“

    孟元直皱眉道:“你的意思是不计代价?”

    尉迟文笑道:“雇佣兵而已,只是工具,不是子弟兵,牺牲一下难道不对吗?”

    孟元直看着尉迟文摇头叹息道:“小子,你不能总是学大王冷酷的一面,他良善的一面也要学学。

    要不然你以后啊,将不会有什么快乐可言。”

    尉迟文瞪大了眼睛道:“我很善良啊,每个月的俸禄都给了族中缺衣少食的老弱,能帮别人一把,我就绝对不袖手旁观,只是善良和雇佣兵有什么关系?

    我们给他们丰厚的军饷,他们负责出战卖命,你情我愿的事情和良善扯不到一起吧?

    我们不需要收买这些人的人心,我们只要他们的服从,如果需要牺牲。就让他们去,如果现在对他们善良,以后就是对我们子弟兵的残酷。”

    孟元直现自己很难和这个清楚一件事,他的认知观已经形成,而且坚不可摧。

    不像嘎嘎这个家伙还傻乎乎的跟在欧阳修后面才开始塑造自己的认知观。

    想到这里,孟元直心里忽然打了一个突。

    他猛的醒悟过来了,这是铁心源刻意造成了目前的局面,并非尉迟文和嘎嘎他们的问题。

    不用多想就会明白,不论是尉迟文,还是嘎嘎,将来一定会在清香国担当大任的。

    尉迟文将来很可能会统御清香国的文官,而嘎嘎则会自然地成为武将的领。

    一个阴险毒辣的文官领,和一个憨厚无畏的武将领,如果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那么,清香国的大王只需要控制好他们其中的一个,那么,也就等于控制了整个朝堂。

    孟元直不知道什么是帝王之术,不过他见过无数帝王之术在实际应用方面的例子。

    赵祯就完整的接受过帝王之术的熏陶,所以,孟元直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如何会不明白铁心源这样刻意安排的用心所在。

    既然是大王安排的,孟元直立刻就结束了这场毫无意义的教育重新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手下的军队上。

    大帐外面人欢马叫的非常热闹,那些负责接收战利品的文官们不时地出一阵欢呼。

    眼前无边无际的牛羊,战马,骆驼,让他们那颗惶恐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即便哈密没有铁心源说的那样好,有了这么多的牛羊牲畜,也足够这支队伍消耗一年的。(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