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五章大河之畔说鬼话
    第三十五章大河之畔说鬼话

    赵婉在和河边捡了很多的石头,其中一颗上面自然形成的图案非常的美丽。

    是一幅红日江山图!

    她觉得这是老天在眷顾她,给了她最好的礼物,也证明将来的哈密国会如同红日一般照耀九州。

    照耀九州这话没错,只是这句话对她的父亲很不礼貌。

    国无二君,天无二日是一个帝王孜孜以求的目标。

    现在如果天上再多出一颗太阳,可能会有后羿这种多事的人拿弓箭射下来一两个。

    “天上有九个太阳的说法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一颗太阳已经快要把陇中烤焦了,如果有九个,我们居住的这片大地就成了一个不错的烤肉盘。

    我比较倾向于另外一种说法,帝俊与羲和生了十个孩子,他们各自占据了一块地方分裂成了十个国家,这十个国家相互之间征战不断,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大权臣后羿突出奇兵弄死了其余九个国王,弄了一个最弱小没用的当国王,然后,后羿大权独揽,让大地重现和平,大家过的其乐融融。

    这个说法很好啊,我觉得要比什么射掉九个太阳要有道理的多。”

    赵婉抱着自己捡回来的大石头睁着一双大眼睛愣愣的看着铁心源,吞了一下口水道:“多美的传说啊,你干嘛要弄得这么恶心?”

    铁心源拥着赵婉笑道:“事情本来就很恶心,不仅仅是这件事,还有嫦娥的事情,也很恶心。”

    赵婉抬头看看天上的那轮明月,捂着耳朵道:“我不听,我不听,嫦娥留在月宫之中抱着兔子多美啊,你千万不要再把嫦娥给糟蹋了,这让我以后怎么过中秋,一抬眼就看见一个贱人住在月亮上?”

    “那好,不说这些了,不如我给你唱歌吧?兰州附近的民谣,非常的美。”

    “你会唱这地方的民谣?”

    “当然会,用这里的方言唱都没有问题。”

    “那就唱!”

    “一只山羊吗吃草着嚟,一个姑娘子吗洗澡着嚟,我披着羊皮吗……”

    “下流!”

    “每天看着你活蹦乱跳的样子,脑子里总想着你没穿衣服的样子,你说我还能高尚的起来吗?”

    赵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把身子依偎进铁心源的怀里道:“我从皇宫里出来之后,这天是我的,这地也是我的,这条大河也是我的,这片山峦也是我的,包括你也是我的……

    既然这个世界都是我的,那么,我就一定要好好地品尝我的世界,一棵草,一朵花,一片落叶都不放过。

    只有细细的品味之后,这个世界才真正的属于我。

    你也这样想就对了,这个世界都是我们的,我也是你的,我们没道理不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到最好,不让自己的生命留下半点的遗憾。

    回到哈密我们就请阿娘帮我们操办婚事。

    到时候,宾客盈门,你在前厅与友人推杯换盏,红烛高照,我在龙凤烛下等你,月上半空,酒席散了,你喝微醺,步履有些不稳,只是眼睛亮的吓人……

    现在有没有变得舒坦一些?“

    “滚蛋,我变得更难受了。”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

    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

    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

    这铁心源教她唱的童谣,被赵婉唱了很多遍,直到经受不住睡意,缩在铁心源的怀里睡着了。

    这歌最是美丽,最能安抚人的心田,赵婉唱的尤其的好,倔强,甜美,渴望表露的淋漓尽致。

    铁心源好久都没有说话,只是宠溺的看着怀里沉睡的赵婉。

    她的脸上的笑容一直未曾褪去,即便是睡着了,那一汪浅浅的酒窝依旧清晰可辨。

    铁心源确定她已经睡着了,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即便是在睡梦中,赵婉的手臂也很自然的揽住他的脖子。

    张嬷嬷守在马车边上,帮着铁心源安置好赵婉,就钻了进去,放下帘子,隔绝了铁心源的目光。

    毫无睡意的铁心源重新来到大河边上,心情却从平静随着咆哮的大河一起变得澎湃起来。

    婉儿说的半点没错,这个世界如今就赤条条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为何就不能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享受一次?

    以前的那个人既是自己导师,也是自己的守护神,如今,却变成了自己的牵累。

    佛家要抛弃臭皮囊,道家要斩三尸,这些东西听起来实在是过于缥缈,不论是抛弃,还是斩尸,都是在虚空中斩却一刀罢了。

    只有自己才需要真正的挥出一刀,斩掉过往。

    人的记忆是有限的,不能总被那些早就不存在的东西占据,既然活在这个现实的大宋世界里,就该活的像一个人,而不应该是一缕幽魂。

    “从今天起,我姓铁名心源!再见了,老云,你已经死掉了,已经被宝爷弄死在戈壁滩上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一定会为你复仇,可是啊,宝爷那个家伙直到现在连胚胎都不是。

    我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帮你报仇的法子。

    所以啊,就算了吧。

    你其实死的不冤枉,如果按照刑律来衡量的话,你早就该被枪毙八十回的。

    你不是早就做好突然死掉的准备了吗?得偿所愿没什么好遗憾的。

    我现在过的不错,你梦想的东西如今都在慢慢的实现,甚至……比你梦想的要好一千倍,要辉煌一万倍。

    小的时候你差点被黄河淹死,现在我就把你埋在黄河边上,算是对得起你了。”

    黄河上的月亮变得越明亮了,只是浑浊的河水倒映不出月光,浑浊的浪涛只能迸射出暗金色的光芒。

    铁心源又坐了一会,然后就找来一柄铁锹,在河岸边上找了一块向阳坡地,开始费力的挖掘。

    黄河边上的土地松软,大部分都是河沙,只是中间夹杂着无数的鹅卵石。

    铁锹碰在鹅卵石上,不时地闪现出火花,叮叮当当的声音动听至极。

    坑挖好了,铁心源才现自己不知道该往里面埋些什么,身上的外袍是赵婉做的,内衣是母亲亲手缝制的,鞋子也是赵婉亲自做的,从里到外好像没有一件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坑挖好了,铁心源却没了兴致。

    没法子,只好痛快的往大坑里尿了一泡尿,然后再用铁锹将大坑埋上。

    孟元直就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黑咕隆咚的看不清楚,铁心源和赵婉你侬我侬的时候,他自然不适合留在附近,当他现铁心源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还在对着面前的大河嘀嘀咕咕,他就有些不安。

    见铁心源好像在挖坟坑,挖好之后却什么都没有埋,只是撒了一泡尿,这让他觉得铁心源的行为更加的不正常了。

    坟坑埋好了,铁心源又开始东张西望,这应该是在寻找墓碑一类的东西。

    孟元直脚下稍微一用力,一块车厢上的堵板就无声无息的飞到铁心源的旁边。

    铁心源终于看到了木板,大喜过望,抱着木板就栽在那个坟墓跟前。

    还从怀里掏出刀子,用力的在木板上刻好字之后,又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大堆的话,才转身离去。

    可能是心情的缘故,孟元直竟然觉得铁心源离去的时候多了几分洒脱,少了几分牵绊。

    眼看着铁心源钻进了马车,孟元直这才从阴影里走出来,来到那个不大的坟堆跟前。

    “云墓?”

    “云墓是谁?还是说这是一个姓云的人的坟墓?”

    孟元直嘀咕了一句转身就走了,他知道这座坟墓里面除了一泡尿之外,什么都没有。

    天亮的时候,铁心源从睡梦中醒来,天色才微微的亮,钻出马车就看见已经开始忙碌的孟元直。

    “老孟,加把劲,我们争取今日全部渡过黄河北上。”铁心源远远地朝孟元直打了一个招呼。

    孟元直笑道:“累赘昨日里都去了河对岸,今天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来渡河,应该可以渡完。”

    说这话他手里的鞭子就抽在一个打着哈欠的纤夫背上,纤夫痛的嚎叫一声,赶紧拖着长长的纤绳向自己的位置跑。

    “鞭打他做什么,给他们一块干粮要比鞭打的效果好的太多。”

    铁心源吐掉嘴里的漱口水,黄河水的泥腥味很重,害得他干呕了一声。

    “早饭早就吃过了,老子还特意给他们加了肉干,工钱也不少他们的,如果再偷懒,那就是成心和老子过不去,不抽他做什么?”

    铁心源笑道:“你是行军大总管,自然是你说了算,我去看看婉婉她们起来了没有,乘着早晨这些纤夫和船夫们的力气足,能把浮桥拉的稳当一些,让她们早点过河。”

    孟元直一直在等待铁心源把目光落在那座坟墓上,却一直没有等到,铁心源好像已经忘记了他昨夜干的事情。

    急匆匆的去找赵婉她们。

    孟元直疑惑的摇摇头,他总是想不明白铁心源昨晚到底埋葬了些什么东西。

    不过,有一点他非常的肯定,那座坟墓里应该不仅仅是一泡尿!(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