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四章以仁慈之名
    第三十四章以仁慈之名

    来到兰州,铁心源有些魂断神伤。

    很久以前,他就出生在这片土地上,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是极为熟悉的。

    眼前的大河模样依旧,浑浊的河水激起一人高的浪涛,如同千军万马咆哮着下泄。

    这才是黄河最壮观的模样,自从进入大宋的时代,气候变得诡异无常,原本风调雨顺的陇中变得干旱少雨。

    大片大片的森林干枯,无数条小何干涸,原本葱茏的绿洲地,在短短的百十年光景,就变成了枯黄一片。

    一条哺育了中华民族几万年的河流,终于变成了一条害河,年年泛滥,年年成灾,它如同一个乖戾的母亲,在养育了自己的孩子几万年之后,开始变得歇斯底里……

    铁阿七,这个镌刻在母亲心田上的那个人,也是被这条河给吞噬掉了,以至于让母亲对这条河没有任何的好感。

    如果能化作精卫,她一定会想办法把这条河用石头给填埋掉。

    再重要的河流,也没有母亲心中的那个人重要。

    眼前的古渡口上人头涌涌,一条用羊皮筏子铺就的浮桥如同一张大弓浮在水面上,上百名纤夫,船工紧紧的拖拽着浮桥,免得这条好不容易铺设的浮桥被巨浪打翻。

    肌肤黝黑的船工喊着号子将巨大的石锚丢进浑浊的河水里,不一刻,链接石锚的铁链子就绷的紧紧的,而且还在缓缓地向下移动。

    直到石锚被河底的巨石卡住之后,那条起伏不定的浮桥才渐渐地变平稳。

    张通带着先锋军先牵着战马踏上了浮桥,单人成列缓缓地向对岸移动。

    岸边的军卒已经将大车上面的物资全部卸了下来,连大车都拆卸成可以抬过河的小件,等待去了对岸之后再重新安装好。

    六千多人的队伍,和大量的物资,想要从这样小的一条浮桥上过河,至少需要三天时间。

    欧阳修看着正在努力帮助船夫和纤夫稳住浮桥的青塘兰州守将,轻声对铁心源道:“青塘休矣!”

    铁心源摇头道:“别小看青塘人,他们的战力天下无双,我们之所以能用很小的代价进入青塘,一方面固然有兰州守将的贪婪之心在作怪。

    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这点人马进入青塘腹地,人家还不在乎。”

    “这就是大意,不论部族,国家如何的强盛,也没有任由六千四百人的武装队伍进入自家国境的道理。

    这一次我们只是路过,下一次,我们如果要征伐他们,难道说他们也允许我们的大军进入吗?”

    欧阳修看着缓缓过河的军卒一脸的神往。

    铁心源笑道:“大宋想要征服青塘,只有依仗雄厚的兵力平推过来。

    如果生了不该生的心思,比如从兰州派遣少量的军队动突袭,只是去送死而已。

    兰州之地原本就不是青塘的边关重镇,只是一道门户而已,这道门户还只是一道栅栏门户,它防君子不防小人,您认为的险要地势,其实对青塘并没有多么的重要。

    四百年前,唐朝文成公主远嫁西藏。唐太宗派江夏王李道宗,从长安西行,经天水、兰州、入青塘乐都、青唐城,又过湟中镇海堡,湟源日月山,经过倒淌河最后把文成公主送入了吐蕃。

    这条路上多的是险要的关隘,多的是飞鸟难度的要塞。和那些地方比起来,黄河天险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当初唐皇李世民何等的英雄,也未曾拔除吐蕃这根肉中刺,最大的原因就是吐蕃地界的地势,过于险要。

    我们出关中进入河湟,一路上都在上行,自古以来从低处向高处进攻被称之为仰攻,一道两道天堑还有可能平定,八座,十座,几十座天堑关隘,就不是人力能够胜任的。”

    欧阳修看了铁心源良久之后才道:“我们要走的道路与文成公主进吐蕃大同小异,只不过我们进入吐蕃最深处时倒淌河而非逻些。

    老夫会将一路上的所见所闻汇总成文,递送回大宋的,何去何从,自由陛下论断。”

    铁心源点头道:“此言大善,只是先生需要修改一下自己的文风。”

    对自身非常有自信的欧阳修回头看一眼铁心源笑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先,不知大王有何教诲之处,尽管明言。”

    铁心源对老夫子这种微微带着点嘲讽的语气根本就不在乎,张嘴就到:“少一些修饰,少一些夸张,一座城里的人口有两万,就说两万,有两百就说两百,就不要用捉肩接踵或者寥寥几人这种话,城池高有两丈三,就不要用高耸入云之类的话,只有一丈高就不要用抬脚可过这样的语句。

    尤其是飞流直下三千尺之类的话一定要慎用,如果李太白给我呈递上来的文书上是这样形容地势险要的话,我一定会将他以危言耸听的罪名打入大牢。”

    欧阳修呵呵笑道:“老夫受教了,这是真正的受教了,诗词可以夸张描画,文书就必须详实,一个需要大美,一个需要大实,功用不同,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先锋营已经渡过了黄河,已经开始在对岸警戒,欧阳修身为第二拨过河的人,在两位船工以及嘎嘎的护卫下施施然的上了浮桥。

    尽管这座桥晃荡的厉害,老夫子步履有些蹒跚,脸上却没有什么惊惧的表情,走到最险要的地方,还扶着绳索观赏了好一阵子波涛汹涌的奇景,然后才恋恋不舍的走向对岸。

    老先生泰山现于前而不色变的心神确实值得钦佩,嘎嘎历来是什么都不怕的,扶着老先生站在桥上笑的没心没肺。

    至于苏轼就非常的丢人了,叫唤的如同杀猪一般双手紧紧地抓着绳索,眼睛却瞪得老大,一边叫唤一边缓缓向前。

    其余的文官们就很丢人了,尿裤子的都有七八个,倒是那些胥吏们可能经常行走在乡下,城郊,表现的要比文官们好很多,至少没有一个人被吓出尿来。

    从天南来的丘八们就很得意了,一些胆大的夯货竟然一边唱着下流不堪的曲子背着物资踏上浮桥,几个不要命的竟然还故意把浮桥摇的乱晃当。

    被孟元直丢出的飞石砸吧了两下,这才乖乖的奔跑着过河。

    尉迟文的做法极为聪明,知道自己没胆子在桥上做戏,就干脆坐在一个空空的车厢里面,被四个军卒抬着过了浮桥,在这中间,他的眼睛是紧紧闭着的。

    六千四百人只过了一小半,天色就暗了下来,自古黄河不夜渡,铁心源严格的遵循了这一规矩,和孟元直赵婉留在了黄河的另一边。

    晚间吃饭的时候孟元直走了进来道:“兰州守军没有异动,扎西将军对我们奉上的五百匹绸缎非常满意。”

    铁心源抬起头看看孟元直道:“青塘如今真的是快要分崩离析了,朝中那些老贼们的眼光真的很毒辣,选在这个时候经略河湟,他们至少有七成成功的把握。”

    孟元直笑道:“你今天早晨的时候还在劝说欧阳修莫要急躁,现在怎么换了一种口吻?”

    铁心源端起饭碗将里面最后一口饭吞下去,丢下饭碗笑道:“他们要是进军的太快了,我们能获得的利益就少了。

    回到哈密之后,我们先面临的问题就是回鹘人的大量涌入。

    如今,天山的北面已经是千里无鸡鸣的状态了,巧哥儿派人送来的文书说,涌进来的流民已经快要达到哈密能接受的上限了。

    如果再不关闭天山路,流民就会成灾。

    如果青塘再生战事,青塘的流民也会涌向哈密,这样一来,我们的准备不足,会出大问题的。“

    孟元直笑道:“我们以前总是为人口太少担心,如今,人口多了,也会成大麻烦。”

    铁心源轻轻地拍着桌子道:“对于一个统治者来说,能够统御的子民越多,他的实力也就越大。

    即便是这两个地方的人都进了哈密,我们的人口依旧严重不足,只是他们进来的太快,太多,出我们一时的接纳能力而已。

    这些人都是财富啊,既然来了,我们就要收纳,我已经给阿大去了急信,告诉他,哪怕府库空了,也要收纳这些流民,困难是一时的,而百姓却是永恒的。”

    孟元直盘腿坐下想了一下道:“人群还是太杂乱了,有些进入哈密的部族,他们天生就是敌人,即便是来到哈密,他们也会相互仇视,如果我们处理不好,会酿出大乱子来的。”

    “穆辛别的没有教会我,他说的一句话却给了我极大的启,那就是——以仁慈之名!

    这句话实在是太有用,太精辟了。

    我们可以以仁慈之名进行统治,也能以仁慈之名进行扩张,更能以仁慈之名处理掉我们国内所有的不安定因素。

    穆辛他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就因为这一句话,他们的仁慈之名远播瀚海,无数的人争相投入到他们的旗下,期望获得更好的生活。

    他们做的很成功,好的东西就要拿来用,不能有任何的偏见,我们只需要萧规曹随就好。”(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