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运二章 雇佣军的命运
    第三十二章雇佣军的命运

    “做的很好!”

    赵婉轻柔的声音从帷幕里传出来,不过显得含含糊糊的,似乎有点不是很高兴。

    铁心源丢下手里的文书,掀开帘子走了进去,才发现赵婉躺在一张躺椅上,张嬷嬷嘴里叼着一个绳头,手上也扯着一根绳子,绳子正在赵婉光洁的脸蛋上来回滑动。

    赵婉的样子看起来很痛苦。

    见铁心源进来了,张嬷嬷吐掉绳头道:“女人家在开脸,你一个大男人进来做什么?”

    赵婉侧着脑袋对水珠儿道:“你看,这就心虚了吧?”

    水珠儿点头道:“男人就不能做错事!”

    张嬷嬷还想评判两句的时候,才发现铁心源已经不见了。

    欧阳修的工作是非常富有成效的,在他的带领下,三百多名文官们爆发出来了,极大的工作热清。

    远行的准备工作被他们进行的如火如荼。

    马夫和铁匠们在修订马掌,木匠们正在将巨大的马车车厢往刚刚制成的钢铁车轴上面装,堆放物资的帐篷四周被掀起来通风。

    伙夫们忙着制作路上需要的干粮,白花花的馕饼从脚下一直扑到营地外面,只看馕饼的颜色就知道欧阳修这一次算是下定了决心不用杂粮来凑合了。

    糜子其实也有,只是被炒熟了,用油布袋子装起来,是用来救急的粮食。

    去长安城采购的车队络绎不绝的进出营地,很多铁心源从未想到的东西也被运进了营地。

    上万人要走远路,这对欧阳修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因此,他不容任何地方出差错。

    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欧阳修是不如老娘厉害的,她老人家带着一支更加庞大的队伍离开了大宋,最终平安的抵达哈密。

    其中,在物资的准备上,以及人员的构成上,都比这一次艰难的太多了。

    “再有三天,我们就能出发了,明日清晨,泽玛将会带着一百二十辆四轮马车离开,过陈仓经岷州,直奔洮州。

    洮州乃是角厮罗的腹地,她将会在洮州与瞎毡见面,并且在那里和瞎毡直接交易,老夫以为,索要马匹牛羊为最佳,青塘甲次之,肉干,毛皮,药材再次之。

    土人也会有少量的金沙,老夫以为散金也可接纳。”

    铁心源摇头道:“马匹第一,药材第二,毛毡第三,余者不要!

    说到铠甲,我哈密并不缺少这东西,我来之前,哈密已经开始使用水力锻锤,造甲的速度很快,质地并不比青塘甲差。

    牛羊所属,我们不缺,一旦过了青塘地界,我准备在草头鞑靼的地面上征集牛羊。

    哈密最缺少的不是牛羊,而是药材!青塘马上就要开战了,我哈密也要开战了,那个时候,药材就成了金贵的东西,谁都不能缺少。

    其实啊,论起物产丰富,青塘比不过哈密,如果不是为了借道,我们甚至没有必要和青塘人做买卖。”

    “你说在草头鞑靼的地界里征集牛羊?怎么征集?向谁征集?”欧阳修没听说过草头鞑靼也是哈密的属民的消息。

    铁心源看着这个心地慈善的老头,微微笑了一下,握着老家伙的手道:“这是军队该干的事情,您只需要管理好车队莫要让它出问题就是了。”

    欧阳修愣了一下,然后自嘲的笑道:“老夫忘记了自己如今是在哈密任职,而非在东京任职。

    哈密的军队偶尔也会恢复马贼本性的。“

    铁心源笑道:“不是偶尔,而是经常,这是西域另一种征伐方式,当那些草头鞑靼受不了马贼骚扰的时候,他们就会主动地归附哈密,开始学会缴纳各种税务。

    这在西域乃是寻常事,我们不去抢劫,青塘人,回鹘人也会去抢劫的,这些草头鞑靼其实也在观望,他们准备通过被抢劫来寻找一个最强大的主人投靠,先生不必有过多的罪恶感。”

    欧阳修点点头道:“如此说来,西域的军队不但是开疆拓土,保家卫国的干城,同时,也是一个国家用来敛财的工具,老夫说的对吗?”

    铁心源哑然失笑道:“先生说的透彻,军队的投入那么大,总要有产出的。

    大宋的军队是要国家来养的,而哈密的军队是用来养活国家的,如此说,先生可明白?”

    欧阳修慨然道:“怪不得你敢给军队开那么高的军饷,因为你无论给军卒们多少军饷,他们都最终会给你更高的回报。”

    铁心源招手要来茶水,给欧阳修倒了一杯水之后道:“您必须承认,只有这样的军队才能一直保持高强度的战斗而不松懈,也不会产生畏难的情绪。

    他们手里的刀剑,和农夫手里的锄头,工匠手中的斧凿一般都是一种谋生工具而已。”

    “那么说,西域的百姓就是禾苗,就是金石木料?怪不得西域的国度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铁心源嘿嘿笑道:“都说胡人无百年之国运,可惜我不是胡人。”

    欧阳修笑道:“着我中华衣冠,执我中华礼仪,就是我中华人。

    相对的,你事事效法胡人,恐怕也难成我中华人。”

    铁心源将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道:“不,不,不胡人的错失在于劫掠无度,而我会在达到目的之后戛然而止,既能达到强军的目的,也能达到开疆拓土的目的。”

    欧阳修嗤的笑了一声道:“食髓知味,岂是你能控制得了的。

    小子,猛虎在尝到人血的味道之后,就不会再停止。”

    铁心源翘起尾指指指外面的那些军卒问欧阳修:“您觉得这些人对本王有忠谨之心吗?”

    欧阳修笑道:“他们原本是我大宋军卒,大宋即使一时间有些对他们不住,时间长了,等他们有钱了,就会忘记大宋曾经对他们的不好,转而会被思乡之情左右,迟早会回家的,最后埋入祖坟,这是宋人本性,你无法控制。”

    铁心源笑道:“没打算控制,我的军队其实分两种,一种是我从哈密百姓中招募的子弟兵,我身边的这些清香谷武士都是子弟兵。

    另一种就是和外面这群人一般无二的雇佣军,这中间有青塘人,有契丹人,有回鹘人,甚至还有西夏人我是无所谓的

    现在啊,我的子弟兵还很虚弱,打不了大仗,见不得血腥,他们需要时间来成长。

    而我周围的环境不是很好,手头需要一支能征惯战的军队,好在我很有钱,用钱就能组织起来一支雇佣军,他们可以帮我支撑过这段最难熬的时间,等我的子弟兵们可以托付重任的时候,他们也就没有存在价值了。

    该遣散的遣散,该回家的回家,只留下军官帮我带子弟兵,想必那些军卒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毕竟他们已经赚到了很多钱,命变得金贵起来了,再作战可能就不像最初穷困的时候那样努力,这样的法子您看如何?”

    欧阳修苦笑一声,指指自己道:“老夫恐怕也是弄来的雇佣官吧?只要你本土的官员可以担当大任的时候,老夫也就到了滚蛋的时候了吧?”

    铁心源大笑道:“您要是愿意,可以一直留在哈密,本王求之不得。”

    欧阳修拍拍大腿端起茶杯敬一下铁心源笑道:“真正的好算计,既然你如此的有把握,老夫就拭目以待,看看你的哈密清香国最终会成为一个怎样的国度!”

    和聪明人谈话要省力气的多,孟元直就没有欧阳修这么高强的领悟力,只为自己将要统领一支由悍卒组成的军队而单纯的高兴。

    泽玛带着尉迟灼灼和尉迟雷要走了。

    铁心源清晨去送她的时候心情不是很好,只有弱小者才会用这样声东击西的法子,他非常希望这样屈辱的阴谋是自己最后一次使用。

    队伍比铁心源想象的要庞大,连带护卫军卒下来,这支队伍拖得好长,前后足足有五里长。

    铁心源相信,即便是瞎毡看到了这支巨型商队也会满意的无以复加。

    商队越大,瞎毡就越是不会去用什么武力来抢夺,经济这种东西不仅仅是物资的积累。

    不劳而获才是对脆弱的牧人经济最大的摧残,有进有出才是正常的,一旦劫掠的名声出去了,就不会再有什么商队进入青塘,经后,除非他能像铁心源一样在短时间里完全依靠劫掠来养活他三千里江山的所有人,否则这个头就不能开。

    商队在青塘要经商,自然是要给他缴纳赋税的,按照青塘的惯例,这笔费用是总货值的三成,有这些钱和物资,他应该感到满意了。

    “别把自己陷在青塘,我总觉得瞎毡这个太监好像对你不怀好意。”

    泽玛轻笑一声道:“你都说他是一个太监了,还担心什么?我泽玛什么男人没见过?只要是男人,应该还没有我对付不了的。”

    铁心源摇头道:“变态不能以常人来衡量!”

    “如果你真的担心我,就告诉瞎毡我是你的妃子,这样他就不敢造次了。”

    铁心源苦笑道:“实在没办法了,这个法子可以用,不过啊,回来的时候记得跟正牌的王妃解释一下,要不然我的日子会很难过。”^

    ...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