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一章用钱武装起来的思想
    第三十一章用钱武装起来的思想

    冷平,王胄,贺元伍,裴平齐齐起身拱手道:“末将万万不敢!”

    铁心源点点头道:“整军训练吧,去掉骄狂习气,从头再来,在我哈密当军人未必就没有出头之日。

    至于你们要的军饷,呵呵,没有问题,可以先领取他们的一半,当我们确定,这支军队已经完全彻底的属于我哈密清香国,本王会在第一时间将扣的军饷还给你们。

    哈哈,估计到了那时候,你们可能就已经不在乎这点钱财了。

    至于你们自己和底下遴选出来的军头,和其余的军卒是有区别的,你们拿的是俸禄,没有军饷,这一点早就定下来了,等行军长史忙碌完毕了,你们去他那里要账簿看,如果俸禄不足以安家,还能再提前申领三个月的俸禄。”

    铁心源说完之后,就挥手让他们四人离开。

    这一样是一个态度问题,只有这四人真的做出成绩来了,才有可能真正受到铁心源一视同仁的对待。

    他们四人心中有数。

    放军饷的事情,自然有管事来做,尉迟文按照铁心源的吩咐制定好数目之后,就撒手不管了。

    一个人抱着一个小小的茶壶,晃荡着腿躺在躺椅上看傍晚的火烧云。

    远远地见冷平四人过来了,就笑嘻嘻的邀请他们四人去自己的帐篷。

    打开一本账簿指着第一栏要冷平签字画押,按手印,冷平看不懂账簿上那些奇怪的符号,想问一下,到底还是闭上了嘴巴,直到尉迟文从木头箱子里取出两枚五两的银判放在他手里,这才惊讶的道:“某家一月的俸禄银子有五两之多?”

    尉迟文笑道:“这仅仅是指挥使的月银,俸禄可不止这点,在哈密您还有一百亩的官田,五十亩的丁田,两百亩草场,一所官邸。

    如果您没有功夫去料理那些产业,自然会有当地官府去帮您经营,您只需坐收六分收益就好。”

    冷平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些都是下官所得吗?”

    尉迟文笑道:“这是自然,您四位是同样的官职,俸禄,月银也自然是一样的。

    人人都以为我哈密只是一片不毛之地,却不知那里也有千里平原,有大河,有大湖,有雪山,有森林,更有数不尽的商道。

    说句实在话,我在大宋还真没见到那座城池有我清香城住着安逸自在。

    论到干净,真是一个都没有啊。”

    裴平惊叹道:“指挥使只是八品下的职位……”

    贺元伍嘿嘿笑道:“老子现在才算是真正有了官身的感觉。

    天南血战一场,如果有这样的赏赐老子死都甘心,哪怕是远在哈密,老子也愿意。”

    尉迟文嘿嘿笑道:“等诸位将军到了哈密之后,再说这些话不迟。”

    四人捧着自己两个月的月银乐呵呵的回到了自己的营地,愉快的神情怎么也遮掩不住。

    还以为去哈密是要吃平生从未吃过的大苦,没想到那里竟然也是一个和大宋一般无二的国家,除了地域偏远一点之外,实在是找不出什么不妥的地方来。

    如果尉迟文的都是真的,长远的留在哈密清香国也算不得什么事情。

    冷平回到自己的帐篷,瞅着帐篷里极度渴望的五双眼睛笑呵呵的将两枚银判丢在床铺上道:“这是老子两个月的月银。”

    刚刚能从床上爬起来的裘锭银判,第一时间就塞进嘴里咬……

    “真的?”

    他怔怔的将银判从嘴里取出来看着上面一排清晰的牙印有些傻。

    冷平看看其余四人同样直的眼睛笑道:“这仅仅是月银而已,老子如今在哈密还有两百亩官田,五十亩丁田,两百亩草场,一所官邸。

    嗯嗯,等到了哈密,你们几个可以和我一起去住官邸,听说清香城不错,干净,繁华,不下长安城!”

    裘八有些担心的问道:“军头,我们的是不是也有俸禄?是不是也能领了?”

    冷平点点头道:“老子属下总共八个军头,你们五个都是,我听长史说,你们应该也有俸禄,总之,和下面的军卒是不同的,至于是怎么个章程,还要你们自己去问长史,他那里有账簿。”

    听指挥使这样说,原本步履蹒跚的裘八顿时就窜了出去,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直奔行军长史帐幕。

    “奶奶的,那天就看出来了,这家伙是在假装受伤,嘴里的那口血恐怕是咬破了舌头吐出来骗人的吧?”

    其余四人嘴里嘟囔着,大声的呼唤着其余三位军头,一起脚下生风的走向尉迟文那里。

    不大功夫,已经拔得头筹的裘八回来了,笑嘻嘻的将两枚二两银饼子抛来抛去的,得意非凡。

    冷平站在帐幕边上笑道:“怎么,月银二两?”

    裘八嘿嘿笑道:“还有十亩官田,五十亩丁田,五十亩草场,没宅子!”

    冷平笑骂道:“一个军头想要什么宅子?军伍中能有一个暖和的睡觉位置就不错了。

    明日起,你跟着全程操演,他娘的,装病装到老子头上来了。“

    裘八笑嘻嘻的答应,进军营的那一天被人家当成人样子收拾的坏情绪在银子的冲击下,早就烟消云散了。

    “指挥使,长史说明日还要下军卒一半的军饷,该是一个什么章程,还需要您来定,按照六成您看如何?”

    冷平看看躺在床铺上的两枚银判,叹口气摇头道:“我们拿到了足额的俸禄,就没道理再喝兵血。

    此去万里之遥,哈密又是百战之地,人家给了这么多的银子,就是要我们过去起大用的,兄弟们只有抱成团才能在异国他乡活着回来。

    全额放吧,这一次,老子不喝兵血!”

    事实证明,对这些伤心失意的大宋悍卒来说,只有金钱才是最好的疗伤圣物。

    军饷落袋,军心大定,士气自然跟着大振,军营操演时的吼声都大了好多。

    欧阳修亲自来军营看过一遍,而且是带着很多文官来的,在铁心源给军卒们军饷之前,文官们已经制定了一个详细的军饷配置。

    铁心源正是看过他们制定的文书,才决定自己来给这些军卒们钱。

    无他,一旦将欧阳修他们制定的东西交给军卒,铁心源非常害怕引起兵变。

    文官们的俸禄放自然也有一个标准,这个标准是严格按照大宋官僚体系来进行的。

    孟元直在看到文官俸禄和武将军饷的分配方案之后,差点冲出去找欧阳修的麻烦。

    他这位左司马大将军一月的月银,竟然只有区区的十贯钱,和他作对比等同的是文官知县。

    那些文官们将万里做官只为财这句俗语表现的淋漓尽致。

    知道这份文书的只有军营里的六位指挥使,欧阳修来的时候,这些胸中充满怒火的军官们,将自己的满腔怒火都化作怒吼,那些刚刚收获了军饷的军卒们,自然紧随自己的长官,一时间,军营里杀声震天!

    铁心源不希望这群文官们插手军队中的任何事情,因此,毫无心理阻碍的将欧阳修和文官们卖了一个干净。

    从此之后,不论是武将还是军卒恐怕对这些文官们一个个都恨之入骨。

    这样做自然是对的,如果这些大宋来的文官,和武将们亲密的如同一家人,才会让铁心源感到彻骨的疼痛。

    “欧阳修担任右相,一年一千五百贯的俸禄算不得离谱,至少比韩琦现在的俸禄要低很多。

    再加上官田一千亩,丁田五十亩,草场一千亩,以及一座三进的官邸,也最多和他昔日的俸禄持平,老头子对金钱看得确实很淡。

    如果不是因为被那群文官们给绑架了,他可能都懒得谈钱。

    其余的官员索要的俸禄也大致和大宋同级官员持平,考虑到他们要去万里之外做官,这样的要求基本上还是合理的,我同意了。”

    铁心源在文官俸禄分配文书上签字之后,就递给了尉迟灼灼。

    尉迟灼灼小心的接过文书,就要出去,就听铁心源又道:“把身体好好地将养一下,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这种东西不一定就是一个人一生的必需品。

    你只是被眼前的云雾给遮住了眼睛,看不到云雾外面的世界世界。

    如今我哈密国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刻,各路英雄豪杰不出两年就会蜂拥而至。

    到时候满世界的少年俊彦,还不是任你挑选?

    你这时候应该想着我们如何收复于阗故地,而不是把所有的心情放在其它的事情上。”

    尉迟灼灼冷着脸道:“我的身体被你看了一个精光,还背你抱着睡了一夜。

    你让我如何去找我的少年俊彦?”

    说完话,就跺着脚离开了铁心源的帐幕。

    铁心源吧嗒一下嘴巴对帷幕后面道:“先解释一下,在一个大冷天,一个有着带鱼身材的小姑娘,脱光了衣服跑进我的房间。

    没地方安置她,就用棉被包着她在我的床榻上睡了一夜,中间什么事情都没有生!”(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