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六章放权安心
    第二十六章放权安心

    管理是官员的最大本事。

    这种本事已经融入了他们自己的骨血里面。

    如果有人接受自己的管理,那么,他们就管理接受自己管理的人。

    如果没有人接受自己的管理,自己就要努力想办法让不接受自己管理的人接受自己的管理。

    如果实在没人可以指挥管理的话,官员们就会自发的管理自己。

    尤其是即将要去一个陌生环境的时候,他们会把这种官员的特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不仅仅如此,他们甚至还充满了牺牲精神!

    一部分官员会自动接受另一部分官员的指挥和管理,绝对的服从性看的铁心源都动容。

    欧阳修自然是轻易地拿到了指挥这群官员的最高权力,仅仅一两天的时间,欧阳修就已经成了铁心源麾下文官的代言人。

    即便是刚刚从军营回来的孟元直都清楚地看到,铁心源麾下的文官集团已经成立了。

    接受物资的工作被欧阳修带领着这群文官,进行的滴水不漏,富弼几次想要发怒,面对欧阳修的时候,他却没有过多的办法。

    已经跳出大宋文官体系的欧阳修,如同包拯一般铁面无私,↑长↑风↑文↑学,ww︾w.cfw≠x.≮t为了哈密清香国的利益,和富弼进行了坚持不懈的斗争。

    在这一点上,欧阳修非常富有契约精神。

    西京府库的官员们想要在这些老练的大宋文官面前耍花样,出了碰壁之外,没有第二个结果。

    他们很快就发现,这群犯了错的官吏,要比他们更加清楚物资交接中可能出现的任何猫腻。

    优雅的大宋文官,配上凶悍的清香谷武士,他们竟然能够展现出最强大的攻击力。

    尤其是那些文官,在抛弃了昔日的陋习之后,一个个精明的可怕。

    欧阳修非常享受的端起赵婉烹煮的茶水,喝了一口之后才对面前的铁心源道:“物资的接收事宜已经经手了大半,从今天起,就只剩下一些小宗的物资,为了修补一下前两天我们和西京府库官员糟糕的关系,老夫预备放弃一些可以到手的物资,大王以为如何?”

    铁心源笑道:“先生做的已经出乎我预料的好,剩下的事宜,自然是先生做主,铁心源不是敲骨吸髓之人,总要给部下留出一些可以活动的余地。

    一味地刚硬,不是走远路的方法。”

    欧阳修点头道:“既然大王已经应允,老夫预备放弃对骡马,和车辆的要求。

    一来,我们自己手中的战马数量不少,来大宋的武士,每人几乎都有三匹战马。

    只要降低一半的战马储备,我们就能拥有可以使用的战马数量为四百匹。

    以一匹战马换取西京三匹骡马的条件,我们就有足够多的挽马来拖拉车辆。

    二来,京兆府的车辆车轮大多为木质车轮,这样的车轮走在官道上应该没有问题,如果要万里迢迢的走到哈密,恐怕路没走一半,这些车辆就会全部损坏。

    取之如鸡肋,不若舍弃。

    老夫见大王属下的马车大多为钢制车轮,而且多为四轮马车,不但载负大,而且更加的结实。

    不若我们就地取材,在京兆府大量打制新式马车,即便暂时的支出费用大了一些,这些马车日后在哈密也会有很大的用处。”

    铁心源笑呵呵的朝尉迟雷道:“从今日起,尉迟先生就将手头所有的钱币转交欧阳先生。

    一千贯以下的支出,欧阳先生尽可一言而决。”

    尉迟雷和欧阳修在东京的时候就相互倾慕,听铁心源这样说心中并无不满之意。

    笑呵呵的道:“先生到了哈密就会得知,在哈密,最无用的恰恰是钱财!

    老夫到了东京,才深恨带来的财货太少,以至于到了现在,手头仅剩下三万一千贯可以动用的金银。”

    赵婉在一边轻笑道:“如果先生手头的财物不敷使用,本宫这里还有一些。”

    “呵呵呵,我清香国果然是财雄气大至极,如果三司使相王圭老儿知晓老夫有如此大的权力,一定会眼红的。

    既然蒙大王和王后信赖,欧阳修必当竭力让这些财物都有最大的用处。”

    眼看着欧阳修和尉迟雷二人出去交接财物,赵婉叹息一声道:“这老儿不是说自己只管民风教化吗?怎么突然对钱财感兴趣了?”

    孟元直对赵婉这种清香国主人翁精神大为赞叹,跟着道:“全部托付给欧阳修,老夫以为不妥,与其让他来掌管,不若交给王后为好。”

    铁心源看了一眼孟元直,心中不断地叹息,这家伙的性格缺点这时候就暴露无遗。

    给皇家当奴才当的时间长了,这种拍马屁的话很可能都没有经过他的大脑,完全是身体的自然反应。

    赵婉咯咯笑道:“这是国事,我这个后宫妇人,还是莫要插足的好。”

    铁心源笑道:“就怕这老家伙不揽权,就怕这老家伙不做事,如今他想要权利,那就表示他想做事。

    哈哈,没想到这个油盐不进的老家伙,竟然会被那群官员们给绑架了。

    老孟,这是好事啊,给喜欢做事情的人足够的权力,这本身就是一个王应该做的。

    至于权力反噬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哈密,你我都清楚,在西域之地,唯有兵权才是掌控一切的源泉。

    其余的权力都是构筑在兵权之上的东西,包括财权,不足为虑。

    因此,和欧阳修手里的财权比起来,我更加在意你能否控制那些骄兵悍将?”

    孟元直嘿嘿笑道:“军中最重英豪,老夫手里的一杆铁枪饮人血无数,由不得他们不臣服!

    就是这群兵痞似乎对我们哈密清香国并无多少认同,宁愿称呼我为大哥,也不肯称呼我为将军。”

    “打几仗就好了,军中的信任离不开流血,回到哈密之后,这群人必须尽快的走上战场,免得过长时间的平安,让他们忘记了自己该如何打仗。”

    孟元直跳起来朝铁心源和赵婉拱拱手道:“从今日起,我还是住在军营里比较好。”

    说完话就匆匆的离去了。

    赵婉见铁心源忙着看文书,叹息了一声道:“妾身去看了生病的尉迟灼灼,结果没见着。”

    铁心源头都不抬的道:“我要是尉迟灼灼也不愿意见你这个过来炫耀的家伙。”

    “她说怕给我过了病气,还真是在为我考虑。”

    铁心源合上文书抬头看着赵婉道:“昨日看见你和泽玛两人在马车里偷偷地喝酒?

    你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了?”

    赵婉噗嗤一声笑道:“您忙着逼迫那些官员绑架欧阳修,妾身这里也有一群人需要降服啊。

    就眼前看起来,您这里进行的比较顺利,妾身在尉迟灼灼这里碰了壁。”

    铁心源摇摇头重新打开文书看了起来,赵婉是一个很有分寸的女人,只要不打起来,自己就没必要插手。

    帐幕外面传来那些文官和胥吏们的喝彩声。

    铁心源笑着摇摇头,继续看文书,赵婉倒是忍不住从帐幕里探出头瞅瞅外面对铁心源道:“那些文官们围着欧阳先生大声喝彩呢,非常的高兴。”

    铁心源头都不抬的道:“财权是他们拿到的第一道权利,如何能不高兴。

    这些人很聪明,从拿到财权就能看出来,我们对他们这些文官非常的重视。

    这道财权是为了给他们一些安全感,其实他们没必要这么高兴,等到了哈密之后,他们就会发现他们在哈密将拥有比在大宋更大的权力。

    哈密从来就没有过官府,只有最粗暴的军队统治,只要这些人不要做的太过分,那些哈密人会服从他们管辖的。

    毕竟,那里的人会第一次发现官府不仅仅有收税的权力,还有帮助他们生产,生活的权力。”

    “啧啧,那里的百姓真是可怜,一群在大宋要被斩首的官员就让他们这么高兴,如果来的都是好官员,他们岂不是会把那些官员当做祖宗来对待?”

    铁心源笑道:“这些罪官来的恰到好处,如果官府对那些回鹘人,西域人太好了,这会引起他们极度的不安,有来有往的才是哈密人眼中的官员。”

    铁心源终于看完了文书,缓缓合上之后对赵婉道:“这些人前期的事情做的确实不错,等一会,你烤好几只羊,带上些酒,去犒劳他们一下,我去了只会引起他们的惊慌。”

    大宋公主亲自送来了羔羊美酒,而且态度亲和,丝毫没有看不起罪官的样子。

    还主动举杯邀饮。

    欧阳修倒是没有什么荣宠之类的感觉,和赵婉喝了两杯酒就请赵婉离去,他清楚地知道赵婉和铁心源并未真正的成婚,此时还不宜和外臣见面。

    那些罪官们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相互交换了一个兴奋的眼神,他们发现,自己有了一个比欧阳修更好,更稳固的后台可以依靠。

    这其中就包括刚刚被封为医官的张风骨。

    他惴惴不安的来到京兆府之后,才发现这里竟然还有大量的大宋官员等着和自己一起去那遥远的西域。

    这个发现让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亲眼见到欧阳修之后,他的心就已经非常的安定了,今日再次亲眼目睹了赵婉,尤其是发现那个总用蒙汗药把自己麻翻的小宫女竟然是公主的贴身宫女的时候,心跳的快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

    “难道说是公主看中了自己的医术,才强行把自己从洛阳给掳到了京兆府?”(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