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五章令人讨厌却又诡诈的读书人
    第二十五章讨厌而诡诈的读书人

    欧阳修这人讨厌就讨厌在学识太高。★

    古往今来的事情他不知道的恐怕很少,这样的人你可以利用他的品格来欺负他,却没有办法来骗他。

    在某种程度上,学问越多越反动这句话是对的。

    学王莽?学曹操?还是学大耳贼?或者别出心裁的用后世的法子?

    铁心源拟定了好几种见那些倒霉官员的方式,最后还是被他一一的否定了。

    在馆驿见到欧阳修的时候,老家伙端坐的稳稳地,淡然道:“我去哈密,只遵从本心,异端邪说不得入我学堂,魑魅魍魉不得近我官邸。

    奸佞淫邪不得入我双眼,阴谋诡计不得用于我身。

    若你能够答应老夫这四样,教化百姓,移风易俗之事尽管托付与我。

    若是不能答应,老夫即便是路死途中也要一步步的走回大宋!”

    本来还想给这群人一个下马威的铁心源莫名其妙的就被欧阳修先给了一个下马威。

    他不怀疑老家伙的决心,他说自己会一步步从哈密走回大宋,这事他干的出来。

    铁心源笑道:“教化万民,其心在诚,自然不会有阴谋诡计之事加身。

    移风易俗,意在持久,持之以恒都未必能够奏效,如何还能让魑魅魍魉靠近?

    先生啊,异端邪说一词却非铁心源所能保证的,您认为的异端邪说已经深深地根植在胡人的心中,它将是先生在哈密的主要敌人。

    至于奸佞淫邪在我哈密之地还见不到。”

    欧阳修戟指孟元直还未说话,就被铁心源给拦住了,轻声道:“官家已经原谅了孟元直,此乃官家亲口所言。”

    欧阳修神色不定认真的问道:“此言当真?”

    铁心源苦笑道:“龙山祭天夜,先生定然被契丹人惊扰了吧?”

    欧阳修的眼睛一亮低声道:“和此人有关?”

    铁心源低声道:“二十六颗人头……”

    欧阳修恍然大悟,连连点头,看孟元直的眼神终于轻柔了一些,却依旧不和他说话。

    安抚过以欧阳修为的士子之后,铁心源就来到胥吏队伍面前。

    从左看到右,有从右看到左。等这些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自己身上,才笑道:“本王知道你们去西域的目的,我也会满足你们的心愿。

    只是你们将要管辖的百姓比较特殊。”

    一个年长的胥吏很有礼貌的上前一步拱手道:“敢问大王,特殊在何处?”

    铁心源叹口气道:“好管的人都住在城里,基本上不用你们管,不好管的在城外,基本上从来没有被人管辖过。”

    年长的胥吏倒吸了一口凉气道:“野人?”

    铁心源笑着点头道:“国朝初创,没有那么多的良善百姓让你们管辖,因此,你们去哈密,小心了。”

    年长的胥吏似乎是这群人的领,接着拱手道:“大王有所不知,我等虽然是胥吏,却是自愿去的哈密,和那边的罪囚不同。

    还请大王看在我等戮力为大王效力的份上,照看一二。”

    铁心源笑道:“你以为在哈密那个地方,有很多宋人吗?把诸位请来,本王已经是用尽了血本,诸位都是高才,损伤一个都是我哈密清香国最大的损失,如何能将你们放在险地。

    如果诸位能够用心在哈密经营三年,本王保证你们会不愿意离开哈密。

    那里虽然是荒蛮之地,然而,荒蛮的只是人,而非土地,哈密自古以来就是西域的米粮之地,交通咽喉,商队来往不绝,这样的地方之所以没有富庶起来,就是因为战乱不绝,盗匪丛生。

    而今,西域的战火已经燃烧不到我哈密之地,盗匪更是已经绝迹……”

    “哼,你就是西域最大的马贼,如今你沐猴而冠成了王侯,哈密之地自然就没有了盗匪!”

    铁心源很想一刀砍死乱插话的富弼!

    “上次就该斩下你的头颅啊!”铁心源叹了一口气对富弼道。

    富弼大笑道:“本府也为上次没能将你正法在横山口而深感遗憾!”

    众人见富弼已经和铁心源吵起来了,就在欧阳修的统领下转身离去,这样的场合不适合他们。

    眼见人群都散去走远了,铁心源才坐下来看着背着手看天非常牛气的富弼道:“这一次又怎么招惹你了。”

    富弼瞟了铁心源一眼道:“你骗得了陛下,如何能够骗得了我这个常年驻守西疆的大吏!

    我且来问你,你哈密之地真的已经有了百万之众?“

    铁心源点点头道:“应该只多不少。”

    “呸!哈密之地两年前刚刚遭受了黑风暴的袭击,如今应该是一片不毛之地,何来一百万之众供你驱驰?”

    “呸!鼠目寸光之辈,如果有胆子就随本王走一遭哈密,到时候本王让全国子民,排成队从你面前走过一遍,让你好好的数数。”

    “呸!呸!西域之地历来是地广人稀,三五万人的城池已经堪称大城,三五万人的部族,已经可以控地千里,你若有百万之众……”

    “等等!”

    铁心源忽然不和富弼吵架了,他忽然现,这个家伙似乎在探哈密国的底子。

    说起来是吵架,铁心源觉得自己气定神闲,一点都不生气,富弼这家伙的眼底也是清明一片,似乎也没有动气,只是语言上的交锋很是激烈。

    富弼见激怒铁心源不成,也自然不会再强装下去,找了一个干净的凳子坐下来沉声道:“哈密果有三万披甲人?”

    铁心源摇头道:“没有,即便是有,也不会帮你前后夹击青塘,这对我哈密半点好处都没有。”

    富弼并不生气,而是叹息了一声道:“老夫驻守京兆府不觉间已然八年了,这八年以来,老夫时时刻刻都在谋算河湟之地。

    你送野马的时间如果提前三年,老夫一定会待你如同上宾,只可惜,你送马的时间不对,如今,我大宋已经磨刀霍霍准备经略青塘了,老夫没有时间,财力来供养一个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有产出的马场!

    只要大宋打下青塘,收复河湟,我们自然就会有最好的马场,最好的草原。

    铁心源,收复河湟乃是大宋的头等大事,你怎可置身事外?”

    铁心源取出自己的征西大将军印朝富弼晃晃道:“你面前坐着的不是大宋人,而是汉征西大将军!”

    富弼皱眉道:“一旦收复河湟,你哈密国就能和大宋连成一片。”

    铁心源大笑道:“拉倒吧,一旦让你灭了青塘,我这里还用你攻打吗?只要官家一道旨意下来,哈密国里的宋人百姓自然会纷纷竟从,我到时候如何自处?”

    “大宋藩王难道还不能满足你吗?”富弼的眼睛睁得很大,把话说到这时候,他才现自己对铁心源的了解少的可怜。

    这样的谈话终究不可能得到一个好结果,原以为已经抓住铁心源弱点的富弼现自己抓住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弱点。

    皇宋对铁心源几乎没有任何吸引力。

    因此,富弼在现铁心源这里走不通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求见了长公主赵婉。

    铁心源没有阻拦,还笑眯眯的派人帮着富弼去传话,安排他们见面的场所。

    送走了富弼,铁心源就背着手重新走进了那堆胥吏里面去了。

    欧阳修,苏轼这一类人自己是没可能留的住的,但是啊,这些这一辈子都没希望当官的胥吏们不一样。

    他们精通政务,精通各种人事,甚至更加了解底层百姓的需求,只要把他们的贪婪之心去掉,这群人应该是最好的基层官吏人选。

    按照工作能力来说,一位经年老吏要比一个新科进士强大的太多了。

    因此,铁心源混在胥吏堆里谈笑风生的时候,苏轼这群士子感到非常的不满。

    欧阳修倒是很坦然,笑着对自己的学生道:“我们就像春日的阴云,下雨水之后,就会随风飘走,那些胥吏不同,他们就是田亩边上的水渠,只要修好了,一生都不会挪动地方。”

    犯罪的胥吏,铁心源自然不会轻易去见他们的,罪人的身份让他们自己也清楚,他们没有任何的可以选择的余地。

    此生埋骨哈密已成定局,一些不甘心的罪人,甚至是拖家带口的准备去西域创造自己的新生活。

    胥吏一旦丢了差事,昔日的罪过的乡邻们,就会群起而攻之,在故乡很难生活下去。

    孟元直和张通,在见过欧阳修之后就去了军营,这些事铁心源不想管,也管不了。

    骄兵悍将们只可能被打服,没可能被说服的。

    即便是明知道自己犯了罪的骄兵悍将们,也不认为自己已经走到了末路上。

    不论是成为山贼,还是起兵造反都不算是一个太差的选择。

    如果不是因为舍不得自己在南疆立下的那些功劳,没有几个人愿意跟随一群没名堂的人远走万里之外赎罪。

    铁心源对孟元直的那杆铁枪非常的有信心。

    孟元直没有回来,富弼却脸色难看的从营地帐幕中走出来,回头看着赵婉的帐幕,长叹一口气,就拂袖而去。(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