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二章改变中的赵婉
    第二十一章改变中的赵婉

    “理论上来说,一个人其实是没有必要要身体的,只要他的思想可以自由的翱翔,离开身体的桎梏,应该是一种非常美好的进步。

    在遥远的西方有一个时代叫做古希腊时代,那个时代出现了非常多伟大的人物。

    其中有一个叫做柏拉图的人他在追求人与人之间的精神爱情,追求心灵沟通,排斥****,只要理性的精神上的纯洁爱情。

    美不堪言!“

    赵婉轻蔑的瞅瞅铁心源道:“如果你的手不是拉着我的腰带的话,你说的这些话,以及那位古希腊贤者说的话可能是有道理的。”

    铁心源松开赵婉的腰带笑道:“没法子,越是喜欢一个人,就越是想要完全占有她。”

    赵婉对铁心源这些不要脸的话早就没有什么感觉了,轻叹一声将下巴支在手上瞅着外面的景色道:“在宫里的时候,人人都说外面好,如今出来了,亲眼看见了,外面也就是这样罢了。

    人人都说我大宋富足,这一路走来,没有一个地方能和东京相媲美。”

    铁心源吧嗒一下嘴巴道:“东京城,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座,没有第二座。

    论到繁华,这世上没有一座城池可以与之媲美,即便是遥远的罗马城在东京城面前也相形见绌。”

    “黑衣大食人的巴格达城呢?我听说他们的哈里在巴格达广建清真寺、宗教学校、图书馆、天文台、客栈、驿馆、市场、浴室及无数条道路和下水道。

    黑衣大食人说那里是天赐之地,也不知道和东京比起来孰优孰劣?”

    铁心源笑道:“最多一个京兆府的规模而已。”

    “罗马城呢?那座由七座山丘组成的城池呢?我看过无数的游吟诗人写下的诗篇,都在赞美那座城池,听说,那里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城池。”

    铁心源有些惊讶赵婉的学识,不过还是笑道:“罗马帝国已经覆灭很久了,他们的继承者西罗马帝国也已经覆灭六百多年了。

    至于东罗马帝国,也就是拜占庭帝国,他们还在顽强的生存着,不过,他们的都城叫做伊斯坦布尔。

    在唐以前,罗马确实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座城市,他的人口足足有百万之多,只比现在的东京城的人口少一点,只可惜,西罗马帝国崩溃之后,那里就再也没有英雄诞生,诺大的罗马帝国分裂成无数的小公国,他们征战不休,谁也奈何不了谁,看样子,这样的征战还要继续几百年。”

    赵婉在铁心源的脸上亲吻了一下继续笑道:“我夫君真的是博学多才,遥远的西方世界生的事情您也知道。

    不过啊,您以为这一次喀喇汗和回鹘国的这场大站,谁会赢?”

    铁心源笑道:“原本他们是势均力敌的,现在恐怕是喀喇汗占优。”

    “什么原因导致回鹘王会失败?”

    铁心源笑嘻嘻的指指自己道:“因为你夫君啊,回鹘王想要拉长喀喇汗军队的补给线,就允许战争在他的国土上蔓延,结果,他坚壁清野的工作没有做好,没有好好地保护自己的子民,然后啊,他的子民都翻越了白雪皑皑的天山,来到我们哈密定居了。

    离开东京之前,我接到李巧传来的消息说,进入哈密的回鹘人人数已经过了八十万。

    等我们回去,哈密国的子民至少会突破百万人。”

    赵婉皱眉道:“非我族类……”

    铁心源摇摇头道:“这句话不能说,至少现在不能说,如果回鹘人来的少,我们自然是要这样说,也必须这样做,当回鹘人成为这个国家人口的主体的时候,我们就只能说民族大融合的话。

    而不能将这些回鹘人认为是奴隶,低人一等。

    等我们完成民族大融合之后,哈密国也就没有异族了,全是哈密清香族。”

    “他们的长老和族长们可不会同意你的什么民族大融合。”

    “小婉,这世界上的族群之争,只会出现在那些宗教人士和读书人,以及掌权者的中间。

    对于底层的百姓来说,什么族群并不重要,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远没有一碗饭,一块布料有用。”

    赵婉怪异的看看铁心源,犹豫一下道:“这么说,那些掌权者,宗教人士,以及读书人没有什么机会进入我们哈密,是吗?”

    铁心源尴尬的笑道:“我是一个马贼……”

    赵婉捧着铁心源的脸,将自己的脸贴上来嘿嘿笑道:“你是马贼,我就是马贼婆,没什么不好说出口的。

    几十万回鹘人进了哈密国,这需要数目庞大的物资供应,才能把他们留下来。

    劫富济贫这时候就非常的有必要,抢劫那些富人,用他们的财富来养活那些底层的回鹘人,这个策略没有什么错误,您莫要忘记了,我是大宋的公主,这种层面的策略,我是能够理解的。”

    铁心源没想到赵婉会这样快的就进入了自己的角色,还以为这个文弱的令人心疼的女人,需要经过一番残酷的挣扎之后才能转变过来。

    看起来,是自己多虑了。

    赵婉看着铁心源笑道:“自从你远走西域之后,我每一天都没有白白的浪费。

    我在努力的学各种语言,看所有能找到的关于西域的书,听所有能听到的西域故事,我甚至偷偷学会了骑马,也跟着侍卫学会了一点武技。

    如果你回不来了,我就打算带着水珠儿去西域找你……,你是因为我才被派去西域的……“

    铁心源叹了口气将赵婉拥在怀里轻声道:“去西域是我的命,不是因为你,婉儿,你是……”

    “啊!”赵婉大叫了起来。

    铁心源恶狠狠地看着枣红马那张难看的脸,踢了一脚之后,这家伙依旧把大脑袋探进马车,没打算出去。

    平静下来的赵婉,有些畏惧的瞅着枣红马满是伤痕的脑袋,躲在铁心源的身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铁心源没有再用脚踢枣红马,而是从马车的储物格子里取出一袋酒,在一个银碗里面倒了一些,就放在枣红马的嘴边。

    枣红马滋溜一声,就把银碗里的酒喝光了,愉快的打了一个响鼻,就把脑袋从马车里抽出去,继续跟着马车向前行走。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马王?”

    “准确的说这是野马群里的二大王,它们的大王是一匹雪青色的野马,比它更有智慧,也更有经验。

    枣红马是因为面对大火的时候不敢跳进火场为马群开路,害得野马群进退无路,因此,枣红马就受到了那匹雪青色野马的惩罚,瞎了一只眼睛,断了一只耳朵,头骨都被雪青色的马王给砸的裂开了,如果不是我精心照顾,枣红马早就死了。”

    赵婉咯咯笑道:“你一定是从枣红马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才想着救他一命的吧?”

    铁心源点点头道:“有那么一点意思,我平生第一场大醉就是和枣红马一起喝醉的,这家伙酒量很好,现在每日里无酒不欢。“

    赵婉点头道:“这么说,枣红马现在就是你朋友喽?”

    “是的。”

    “那好,我以后尽量亲近一下这家伙,虽然它长得很丑。”

    说了一大堆的话,铁心源现自己的****之心早就消退了,只想拥着赵婉,懒洋洋的走这永远都走不完的古道。

    在古代赶路是一件极度枯燥无味的事情。

    道路颠簸难走,坐一天马车全身的骨头都能颠散,好在泽玛她们在来东京的时候带了四辆装了弹簧的钢轮马车,否则,铁心源在大宋硬邦邦的马车里一刻都待不住。

    车队路过西京洛阳的时候,没有一刻停留,直接穿城而过,铁心源的大部队正在京兆府等着他,归心似箭的铁心源不容有半点的时间浪费在无聊的饮宴之中。

    出了河中府,赵婉的饮食就慢慢的有了一些变化,青菜在不断地减少,奶制品和肉类却在不断地增加。

    铁心源准备这一路上慢慢的调整赵婉的饮食,否则,到了哈密,她真的会接受不了的。

    哈密清香城在西域人眼中已经是天堂一般的存在,但是对赵婉来说,那里依旧简陋的令人指。

    都说有情饮水饱,铁心源在哈密,赵婉就会跟去哈密,即便是再艰苦十倍,她也不在乎。

    她不在乎,铁心源不能不在乎,凡是中原嫁到西域去的公主,没几个活过三十岁的,包括彪悍的大唐公主。

    不是她们不想继续活下去,而是猛然改变的气候和生活条件,再加上各种各样的疾病,让她们很难长寿。

    牛奶这东西赵婉被铁心源逼着喝了七八年,喝起来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问题,铁心源只是没想到赵婉对羊肉也非常的喜欢,尤其是烤羊肉,她一个人就能吃好多。

    铁心源期望赵婉的好胃口能一直延续到哈密,因此每天还是以面食为多。

    孟元直在洛阳,几乎将那里的草药席卷一空,还高价邀请洛阳的名医去西域,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出门五里远就要乘坐马车的洛阳名医们,在金钱面前保持了很高的尊严。

    孟元直原本想直接抢走七八个名医去哈密,被路过的铁心源言辞拒绝了。

    这个风气不能开,一旦开了,就很难收束的住,大宋所有的东西哈密都缺少,可以交易,可以招募,唯独不能抢劫,大宋对哈密来说太重要了,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把宋人对哈密的好感破坏殆尽。

    天色昏暗的时候,车队终于走进了邙山,只要穿过秦岭余脉,就能进入关中。(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