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五章人各有志
    第十五章人各有志

    孟元直不在,主要是铁狮子这个家伙阴魂不散的在追索孟元直。

    按照孟元直的话来说,就是铁狮子这个家伙又来找揍了。

    铁心源的身份曝光,知道的人却不多,身为带御器械的铁狮子却是知道的。

    他不太恨揍了他一顿的孟元直,他只想找到那个暗算了他的家伙。

    国朝武人大比的时候他遭受的那场暗算,即便是过去了很多年,依旧让他记忆犹新,被他引为平生之耻!

    其实这事不用猜,傻子都知道是铁心源干的,铁狮子自然也是知道的。

    铁心源现在是驸马爷,铁狮子不敢动他,只好把所有的怒火泄在不知底细的孟元直身上。

    人在暴怒之下就想不出什么好主意,铁狮子是被孟元直拖回来的,模样之凄惨,铁心源不忍目睹。

    孟元直随手将铁狮子丢在水井边上,自己拎上来一桶水清洗双手,殷红的血水就流了一地。

    见铁心源看着他就嘿嘿笑道:“这一次比较难弄,这家伙居然在自己的大锤上装了机关,锤头竟然可以飞出来,我没办法留手,他就成这幅模样了。

    不过,这家伙的悍勇之气正在恢复,我觉得他应该有用,不如我们把他也带去西域吧!”

    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铁狮子努力的翻过身,瞅着铁心源道:“源哥儿,看在我们昔日的交情上,饶过我这一遭!”

    铁心源笑道:“带你去西域是给了你一个满上封侯的好机会,你怎么觉得像是在害你?”

    铁狮子惨笑道:“源哥儿莫要诓我,别人不知道西边是个什么模样,我本来就是从西疆回来的,如何会不知道那里的状况。“

    铁心源笑道:“这可不一定,西疆惨点,再往西却是不错的地方,水草丰美,称之为鱼米之乡也不为过。”

    “不,不,不,这世上最繁华的所在是东京,距离东京越远的地方就越是荒凉。

    小将实在是无福消受,求驸马爷放过小将这一遭。”

    孟元直不耐烦的道:“不要劝这个家伙,他在东京这些年已经不算是一个武人了。

    温柔乡蚀骨**,繁华地消磨英雄志,你要他重返大漠昂扬男儿志气,也太看得起他了。”

    铁狮子对铁心源说话的时候毕恭毕敬,转过头对孟元直说话的时候却毫不客气,怒吼道:“你一个胡儿,知道些什么?”

    孟元直冷笑道:“这才几年啊,你就连老兄弟都不认识了,睁开你的狗眼瞅瞅老子是谁?”

    铁狮子努力的辨认了好久才犹犹豫豫的道:“元直大哥?”

    孟元直冷哼一声道:“总算是没有眼瞎。”

    “您怎么会在这里?传说……”

    “传说我已经死在沙漠里了是吗?”

    “元直大哥,当初兄弟之所以会拦截你,乃上上命不由人,好在元直大哥得脱大难,兄弟在这里恭贺大哥了。”

    “你们恐怕更加喜欢我死在沙漠里的这个说法,铁狮子,你的底子极好,如果不是因为过早的过上了安逸的日子,你将来的成就将远远地越我。

    武技是什么?

    是我们老祖先和野兽拼命博取食物地一种手法,只有在经历了无数苦战,甚至付出惨重代价之后才能明悟,才能增长。

    当你衣食无忧,武技就没有什么用处,养尊处优之下,武技只会退化,不可能有寸进。”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这有错吗?”铁狮子匍匐在地上低声道。

    孟元直叹息一声对铁心源道:“他已经不是一个武人了,我这就送他离开。”

    铁心源点点头,像铁狮子这种已经没有了斗志的人,去了哈密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两个青塘武士,套好马车,将铁狮子抬进马车,然后就赶着马车离开了。

    自从铁狮子说了那句话之后,孟元直就再也没有看铁狮子一眼。

    不是一路上的人,多说无益,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

    铁狮子走后,孟元直的话也少了很多,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才对铁心源道:“武技真的已经过时了吗?”

    铁心源笑道:“从军队这方面来说确实是如此,我们的军队今后更加关注整体性,而不是个人的武力。

    但是,通过这件事来说明武技没有用处,未免言之过早,你自己干了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武技有没有用处你应该非常的清楚。

    更快,更高,更远,更强,这是我们永远都在追求的目标,而这些目标是没有止境的。

    野蛮体魄,文明精神才是一个完整的人。”

    “野蛮体魄,文明精神?”

    “没错,我早就看那些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书生们非常的不顺眼。

    科考场上所向无敌,科场之下烂泥一摊,这样的人才,我们哈密不稀罕。”

    “你这样看,人家宋皇不这样看啊。”

    “没本事总担心别人造反的人才不敢用猛将,悍将,宋皇文弱,不奇怪啊。”

    “可是你也文弱”

    “老孟,我三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杀人了,你不要把我和一般的大宋士子相比较好不好?”

    “三五岁就开始杀人?”孟元直惊讶的叫唤了起来。

    “没错啊,有一个番僧,看我长得机灵,就想把我从我母亲手里骗走。

    我不是很情愿,就给番僧下了一点毒药,然后那个番僧就狂而死了。”

    “你和李巧他们弄死西夏悍将的事情我倒是有耳闻,没想到你幼年……”

    “我和别人不一样,你不要感到奇怪,东京城大名鼎鼎的铁青蛙岂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老孟,你就放心的去干你做梦都想干的事情,反正你以后立下的功劳再大也没有我大,不要担心有什么功高震主的事情生。

    如果你真的立下了泼天大的功劳,不想屈居人下了,我就帮你在西域再建立一个国家就是了,西域有多大,你以后就会知道的,我一个人根本就统治不过来。”

    孟元直摇头道:“只要一切顺利,我们兄弟还是好好地相互扶持着把这一辈子过完。

    我年纪比你长,先死的会是我,不用担心因为活的太长,而让你儿子不待见。”

    铁心源笑道:“你将来要当他师傅的,如果他对你不好,也是你的错,与我无关。”

    孟元直大笑道:“你总要先有个儿子拿来给我当徒弟吧?”

    铁心源奸笑道:“会有的,马上就会有,九天之后我们就要带着婉婉离开东京。

    度要快,行军要隐秘,如果运气好的话,到了哈密之后你的小徒弟要有了。”

    孟元直嘿嘿笑道:“算了吧,事情还没做,床前就出现两个老嬷嬷,要是一直这样,我这辈子都休想有一个乖巧的徒儿。”

    铁心源楞了一下道:“你去我家了?”

    孟元直笑道:“如何能不去?你相信皇帝不会对你怎么样,我不敢相信啊,你家的门楣上很适合藏人。”

    铁心源笑道:“下回不要这样了,给我留点空间,我不是赵祯,敦伦的时候都喜欢身边跟着侍卫。”

    “在哈密自然不用,在东京我们还是小心些为好,我见多了朝堂上的事情,上午还亲密的如同一家人,下午就当监斩官斩下朋友人头。

    在这里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一顿饭吃了好久才结束,铁心源准备继续思考一下哈密的新展,有了新的情况,以往制定的计划就需要改变一下,随机应变才是王道。

    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却是审核账单,厚厚的一叠,老尉迟还等着入账呢。

    使节团的花销很大,这可以理解,在东京走一步路都需要钱,更何况只要是个人都知道于阗使者团有钱,泽玛整日里歌舞不绝,花钱如流水。

    仅仅是招待一下庞籍老儿,就花用了一千四百贯钱。

    花天酒地不算,泽玛都差点献身,这老儿才从怀里取出西京库藏的通票,允许于阗使节团从西京提取一万三千匹布帛,以及皇帝答应过的一应物资。

    给韩琦送了六对血玛瑙狮子,全是于阗王室工匠雕刻的精品。

    给包拯送的是一对白玉璧,给文彦博送的是一条玉带,给三司使衙门送去的竟然是一百零八个佛爷玛瑙雕像。

    礼物很多,密密麻麻的账单看的铁心源头昏脑涨,这些钱也都是该花的,也都是逃不掉的。

    人治社会的特点就是论感情来做事,感情深不深最直观的就是看你送的礼物够不够重。

    金子,银子,铜钱送过去会被人家丢出来,毕竟这样做也太明显了,如果只是几个不值钱的玛瑙啦,玉石啦,则非常的合适。

    这样的礼物即便是包拯也笑纳了。

    送给那些胥吏的礼物就简单了,从金豆子到银判到红铜钱都有,只要看看名单就知道,这一会接受于阗国好处的人非常多。

    大宋士大夫收礼从来都不背人……

    礼物能送出去,而没有被人家退回来,这是一桩好事,这说明大家没有想着在于阗国娶公主的事情上制造麻烦。

    大宋的士大夫们已经算是接纳了于阗国,而且没有把于阗国当成外人来看。

    那些知道底细的高官们甚至认为,于阗国也是大宋固有的一块领土……铁心源的金城县子,至今尚未撤销!

    尉迟雷花出去的所有费用都是非常合理,该有重礼的地方一点都没有吝啬。

    只是,苏轼喝花酒的账单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