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章海纳百川的新时代
    第一章海纳百川的新时代

    中国古代以农业立国,农业讲究时令气节,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一概以时令为转移。

    时令的更换,一般民众只能凭借物候的变化来判定,有天文知识的巫师则能借助观测天象来确定。

    上古观象,通常在天刚昏黑时进行(称为“昏见”),被观测的星被称为“大火”。

    古代“大火”星昏见时恰好在春分时节,火正在这一天观察到大火星位于南方正中的位置,于是官府就该向民众布春分已经到来,可以春耕播种了。

    哈密没有司天监,好在阿大这家伙所学颇杂,多少看见了大火之后,就准备安排百姓春耕了。

    大火星辰出现,可能和大宋的农时有关,和哈密的农时却有些误差。

    阿大亲自扶着犁头准备春耕的时候,却被大宋来的老农们给鄙视了。

    农人特有的狡狯让他们不把事情摆在明面上说,而是一个个蹲在地头等待阿大这个长着两个脑袋的人出丑。

    犁头入地了,却没有能够深入进去,仅仅下去了半尺左右,随着马匹的力,好好地一架马拉耕锄,仅仅向前翻耕了不到三十步,就嘎巴一声被掰断了。

    地里的农人们顿时就哄笑起来,弄得阿大一张白脸变成了大红色。

    王柔花带着铁丫头,以及铁狐狸在包子的护卫选也来到了农田里,见阿大出丑,只是笑笑,就带着铁丫头和铁狐狸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不一会,一张告示就出现在清香城的城主府外墙上,引得清香城里的人纷纷围观。

    告示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城主府准备从农人中招收一名会写字,能耕种懂得农时的农官。

    待遇非常的丰厚,权力也很大,只要这个农官能够带领大家种出粮食来,每年就能得到一百枚金币的俸禄。

    农人也能做官?

    这件事在所有来到清香谷的农人中间形成了一个最新的话题。

    不论是汉人,还是宋人,这件事对他们的冲击不是一般的大。

    往年的时候,清香谷想要种地,只需要等待山阴处的雪全部融化之后,直接下种子就成了,属于极度粗放的农业,即便是在清香谷种地种了很多年的人,也没有办法给出一个准确的播种时间。

    如果不能统一播种,就无法做到统一收割,这样会浪费很多的人力。

    这在中原根本就不是事情,数千年来总结出来的农谚,就能轻松地解决这个问题。

    哈密之地的种植历史很长,不过仅仅局限在哈密周围的一小块平原上。

    雪山下,阴山旁,大湖边这些土地是不能与哈密土地一概而论的。

    山脚下种植的杏子硕果累累了,山腰上的杏子才刚刚开花,甚至有的树枝在开花,有的树枝已经结果了……

    农时不等人,十六位上了年纪的农夫自动站了出来,领命去十六块土地做实验。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在哈密这地方,因为地形的差异,根本就不可能有一个统一的种植时间。

    于是,平原上最早开始播种,而后便是哈密河两岸,接下来是哈密巴里坤湖,最后才是雪山下的土地。

    清香城已经聚集了十六万余人。

    只要是住进了这座城的人,不分种族都是清香国最忠实的拥护者。

    也是铁心源最终的依靠和家底。

    很早的时候铁心源就告诉过阿大,和铁一他们,不要过多的去干涉移民们的生活。

    官府能做的就是保证他们在来年收割前能有足够的粮食吃,至于其余的事情,百姓们自己会搞定一切。

    事实和铁心源设想的差不多,当土地和粮食分配下去之后,百姓们就非常自觉地开始建设自己的家园。

    原本仅仅完成一半的哈密城池,随着大量汉人的涌入,只用了一个多月,他们就自的完成了所有的城墙建设。

    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李巧带着三千人的军队驻扎进哈密城之后,这些百姓才开始动手修建自己的住宅。

    铁二在天山路上总共修建了七道堡垒,死死的卡在天山路上,他相信,即便是有一只苍蝇也休想不经过缴税这个程序就飞过天山。

    城市的出现,代表着秩序,一个新城市的出现,往往代表着无穷的机会。

    当清香城和哈密城建立的消息传播到四方之后,遭受战争威胁的回鹘国人,就开始通过天山路向哈密转移。

    即便是寒夜,天山路上的行人也络绎不绝。

    回鹘可汗没有抚民和保护百姓这个说法,他们执着的认为,自己负责保护他们,他们就该交税。

    因此,当回鹘可汗没有能力保护他们的时候,百姓们没有选择帮助回鹘可汗抵御喀喇汗而是在第一时间选择了逃离,将诺大的回鹘汗国留给喀喇汗和回鹘可汗当做生死斗场。

    搬迁对于宋人和汉人来说是一场仅次于生死的抉择,对于西域人来说,搬迁不过是一场遥远的旅行而已。

    他们不在意自己破破烂烂的家园,只要有一个地方比自己的故乡还要好,他们就会准备好行囊,搬去新的乐园。

    李巧和阿大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苦苦寻觅的百姓,会通过这样的方式络绎不绝的来到。

    不需要清香国的人给他们任何的帮助,只要随便给他们在城里指定一块地方,他们就会用最快的度搭建好自己简陋的房子,甚至,等不到房子建好,这群人就已经在哈密城里做起了生意。

    当青楼和赌场出现之后,李巧陷入了沉思……他觉得铁心源必须要回来了,天山路仅仅可以通行的时间才过了一个半月,已经有十万以上的回鹘人涌进了哈密。

    按照目前的度,再有半年时间,哈密国的人口突破百万并非什么难事。

    斥候从天山那边带来的消息不太好,喀喇汗与回鹘王的战争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天山的那一边已经真正的是烽烟处处了。

    直到这个时候李巧才明白铁心源所说的百姓如水,君王为舟的说法。

    准确的说他还是不明白君王为什么会和船画上等号,他现在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百姓真的像水一样可以四处流动,就像回鹘国的百姓,水一样的流过天山,就变成了清香国的百姓……

    事实上铁心源此时在东京也非常的忙碌,当他正在焦头烂额的给自己找足够分量的媒人的时候,被孟元直和铁三百以及拉赫曼欺负的快要疯的胡鲁努尔终于找上门来了。

    “你在勒索我!”

    铁心源无奈的摇着头道:“这是一场交易,我给你珍宝,你给我钱,一手交钱,一交货,我们两不亏欠,何来欺勒索你的说法?”

    胡鲁努尔瞪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珠子怒吼道:“你在勒索我!”

    铁心源瞅瞅身边抬头看天的孟元直以及集精会神瞅着地上蚂蚁的铁三百笑道:“玛瑙,白玉乃是天地之精,一块玛瑙卖一百贯钱并不算贵,你也看见了,我卖给你的玛瑙和白玉其实都是上品,你会大赚一笔的。”

    胡鲁努尔轻蔑的从怀中掏出一块指头大小的杂色玛瑙丢在铁心源的面前道:“这就是你价值一百贯的玛瑙!”

    铁心源拿起那块玛瑙,对着太阳仔细的鉴赏了一下道:“这是一块好玛瑙啊,你摸摸,它冬暖夏凉,这已经是难得的珍品了,更何况这块玛瑙的颜色非常的丰富,它的颜色从正红、紫红、深红、到褐红、酱红、色彩斑斓,人人都玛瑙不见红,一辈子都受穷,现在,你已经有一块红玛瑙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胡鲁努尔认真的看看铁心源,然后叹口气道:“看样子,你是不打算将我父亲还给我了?

    既然如此,请你迅的杀掉我父亲好吗?

    莫要再折磨他了,他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他所有的财富都被我们两个人分掉了,他所有的势力,现在应该已经被你收编的差不多了。

    别折磨他了,杀掉他!

    我可以再给你一百斤金子,请让他像一个王一样的死掉吧。”

    这些话一出口,即便铁心源的脸皮厚如城墙,此时他的脸上还是一阵阵的烧。

    孟元直和铁三百他们就是用一片云的生死来挟制胡鲁努尔做成这笔生意的。

    如今胡鲁努尔掏出一百斤金子恳求铁心源让一片云体面地死去,这样的要求让他不知所措了很长一阵子。

    “你真的不打算回哈密了?”

    胡鲁努尔笑道:“回去做什么?被你杀,还是被你关起来当奴隶,或者战利品?

    更何况我们眼前的这座大城是如此的繁华,如此的美丽,你叫我如何割舍的下?”

    铁心源呵呵笑道:“我就出生在这座城里,从小看惯了这里的风月,倒不觉得这里好在哪里!”

    胡鲁努尔笑道:“你不是一个喜欢规则的人,而我,从小的时候我父亲就在教导我如何遵守规矩。

    我不但要遵守做儿子的规矩,还要遵守做强盗的规矩,更要遵守西域的各种忌讳。

    因此,我来到这座规矩之城,没有任何的不适应,你看,我现在穿着宋人的衣服,喝着宋人的美酒,吃着宋人的美食,即便是我的床榻上也躺着光溜溜的宋人美女。

    因此啊,我已经是一个守规矩的宋人了,自从来到了这里,我约束我的族人们不再抢劫,也约束他们要遵守宋人制定的法典。

    我甚至遵从了宋人贿赂官员才好办事的规矩,遵守了规矩之后,我现在是一个快乐的宋人。

    我非常的奇怪,你一个出生在这座规矩之城的宋人,为什么反倒有一颗不规矩的心。

    我非常的确定,你是一个非常出色的马贼,甚至比我父亲还要出色。

    当你毫不犹豫的毁掉坎儿井断绝了一座城的水源,毁掉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城池的时候,我就知道在你的心中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毁掉的。

    祝贺你,你才是真正的马贼之王,我父亲败给你一点都不冤枉!“(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