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八章妥协的包拯
    第一二八章妥协的包拯

    包拯和欧阳修坐在牛车上招摇过市,谈笑甚欢,见到这一幕,铁心源扭身就走。

    欧阳修君子可以欺其以方,至于包拯,还是算了,这家伙就是一个官吏,他的品行和君子无关,只和律法有关。

    见到欧阳修不会有任何危险,即便是上门去讨债也没有问题,老倌儿说不定还会管饭,帮你匿影藏形。

    见到老包,最轻的是走一遭开封府大牢,最重的可能会被立刻绑着送给皇帝落。

    和这样的人打交道非常的无趣,他整个人就是为一本《宋刑统》活着,那张黑脸上的皱纹都像是一条条的法律条文,横平竖直的让人生厌。

    就这样,这个。老家伙还全力以赴的想要阻止皇帝将法律条文形成文本刊印天下。

    理由竟然是,春秋时期之前中华的古代法律都是不公布的,因为当时的统治者认为如果人民知道了法律,就会钻法律的漏洞,如果不知道法律,人们就会小心翼翼,因为担心触犯法律而不敢做任何坏事。

    而如果一旦公布了法律,人们可能就会毫无顾忌地做一些法律还没有规定为犯罪,但实际上违反道德的事情。

    这样一来最大的好处就是人世间的一切对错都是由官府说了算的,便于管理,并且扭转日渐败坏的社会风气。

    至于百姓到时候因为放屁了,就被官府抓住斩的事情,老包是不会说的,只要对统治有利,百姓们受点委屈其实算不得什么事情。

    这自然是开历史的倒车,自从商鞅变法之后,古代的官员们就已经不这样考虑问题了,他们认为只有让百姓知道什么样的事情不能做,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道德的要求,就难免要牺牲一下。

    包拯认为大宋如今已然是铜臭熏天,如果再不挽救一下道德观念,大宋臣民就会回归野蛮时代。

    这样的争论自然是没有意义的,中枢的诸位大臣没人理会这个已经快要疯魔掉的老家伙。

    《宋刑统》增减完毕之后,就被诸位大佬们连夜刊印布天下,为此包拯不止一次的指责庞籍等人是促使大宋百姓道德败坏的罪魁祸。

    铁心源当时虽然身在太学,也对这事有过耳闻,当初还以为老包已经傻掉了,时隔几年之后这才现,这个老家伙根本就不在乎《宋刑统》刊印不刊印,他在乎的是自己身为大宋律法一哥的地位。

    有了那个对皇权极度有好处的建议之后,皇帝毫不犹豫的将审判权交给了老包,并且负责监管大宋所有的救灾粮款的放事宜。

    这个权利已经大的快没边了,这两年,死在老包刀下的官员远比百姓多。

    他执着的认为,只有自己审判过的案子才是最符合百姓利益的案子,只有自己审判过的案子才是最公平的。

    这两年,这家伙不但将大宋提刑官报上来的重大案件重新复核了一遍,打回重审的悬疑案件就足足有四百余桩。

    结果造成了他和天下提刑官的绝对对立,一大群人向皇帝表奏,诉说老包的不是,可是,这些人越是弹劾,皇帝对老包就越是信任。

    这也是当官的一种非常高明的手段。

    今天,坐在牛车上的包拯和欧阳修谈的却是铁心源。

    “这么说,铁心源如今成了西域最大的马贼?他没有随着西域智慧之王去极西之地?”

    欧阳修点头道:“老夫在辽国西京见过他,虽然老夫只见过幼年时期的铁心源,可是他的模样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老夫还是认出来了。

    就是不知道他投靠契丹皇太弟耶律重元这件事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包拯摇摇头道:“对这个年轻人,老夫知之甚深,以他桀骜不驯的性子,要是愿意屈居人下,早在大宋他就彻底服软了,根本就不可能有去西方的事情。

    哼,耶律重元将来有的是亏吃。”

    欧阳修笑道:“已经吃亏了,听说耶律重元借给了他五百名牧奴,结果,他反手就把这些牧奴卖给太原节度使衙门了。

    就是不知道他将来如何跟耶律重元解释。”

    包拯冷笑道:“他恐怕根本就没打算解释,说不定后手早在西京的时候就已经给耶律重元留下了。

    这只小狐狸做事只有他占人便宜,没有他吃亏的时候。

    倒是这一次派人来求娶官家的长公主,宁愿出大价钱也要明媒正娶,大是出乎老夫预料之外。”

    欧阳修吃惊的道:“天子帝姬不明媒正娶还能如何?”

    “你以为私奔这种事情铁心源和长公主干不出来吗?早在乳山的时候老夫就现他们两人已经情根安生。

    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是被铁心源这种一点都不在乎礼法的人给破坏的干干净净。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果人人都随心所欲,这将是天下大乱的根苗!

    像他这样的人只能送去西域那种无法无天的地方才能人尽其才,不论他是打算建功立业也好,开疆拓土也罢,哪怕是自立为王对大宋都只有好处而无半点坏处。”

    “陛下今日托平章事让我等商议一下这门亲事,不知希仁兄以为如何?”

    包拯长叹一声道:“站在官家的立场来看,老夫是赞成这门亲事的。

    无论如何铁心源都是我大宋百年难得一见的少年俊才,配长公主是没有问题的。

    更何况他们两情相悦,官家如果强留,恐怕会留成仇,万一两人私奔,反而不是一桩美事。”

    欧阳修瞅着包拯道:“希仁兄如何对这个刁滑的小子如此高看?

    在西京,这小子可是结结实实的殴打了老夫一顿。”

    包拯看看欧阳修见他脸上并无愤怒之色,苦笑道:“这顿殴打恐怕是事出有因吧?”

    欧阳修叹口气道:“如果他不用殴打的手段将我从赈济饥民的地方撵走,那些吃了我施舍的粥的灾民,可能没命活到第二天。

    还以为这小子赈济灾民是出于一片好心,结果,他用几乎白送的价格从契丹官府手中买走了很多的灾民,送去他的领地去了。”

    “多少?”

    “恐怕不少于三万人。”

    包拯笑道:“小猴子终于要变成猛虎了,当年他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就差点死在老夫手下,冤仇早就结下了,这些年他与老夫斗智斗勇,还未分出胜负,他就去了西域,这让老夫何其的寂寞……”

    欧阳修钦佩的瞅着老包不言语,有些人天生就是强大的斗士,一日无战斗就会感到无聊,包拯就是这样的人,如果自己也有这样的斗志,何至于被一场小小的污蔑就弄得声名扫地,狼狈不堪。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铁心源和包拯这种人才敢活的快活轻松,像自己这样的老儒生,不过是苟且偷生罢了。

    铁心源在城里待不住了,就来到了城外,胡老三带着牧奴们昨日起就出了城,租住在乌头镇的一处农庄里。

    东京城外这样的农庄很多,专门提供给京城里的贵人们携带家眷出城透气用的。

    铁心源选择的这个地方就在西城门外面,距离巧庄并不太远,隔着一大片快要收获的谷子地,就能看见巧庄。

    铁蛋和老婆就住在巧庄里。

    铁心源远远地看了一眼巧庄,就走进了乌头镇。

    才走进院子,就看见枣红马颤颤巍巍的从草堆上站立起来,像一个孩子一般的冲着他哕哕的叫唤。

    铁心源笑了一下,就从怀里掏出酒壶,拔出塞子将酒壶塞进枣红马的大嘴里。

    这家伙只要喝过酒,就不会再理会自己了,这一点铁心源非常的清楚。

    昔日的马王早就不复昔日的神骏,原本油光亮的毛如今黯淡无光,乱糟糟的沾满了草屑,眼角上也糊满了眼屎,曾经健壮修长的四条腿如今只能勉强支起自己的身子。

    铁心源掏出手帕帮着枣红马擦拭掉眼屎,草屑还没有去除干净,枣红马就喝光了酒壶里的酒。

    似乎有些喝高了,四条腿蹒跚着打着拐子慢慢的来到草堆边上,轰隆一声就倒在草堆上,继续睡觉。

    胡老三端着一簸箕马料走过来轻声道:“这匹马不能再这样睡了,再睡下去,它就真的废了。”

    铁心源摇摇头道:“它是曾经的王,有资格自暴自弃一下,我只是还没有找到让它重整雄风的法子,等我找到法子,他自然会恢复雄风的。”

    说完看看胡老三手里的簸箕,从上面取了一颗煮熟的豆子扔嘴里道:“大青马确定怀孕了?”

    胡老三笑道:“确定了,就不知大青马会不会生出像枣红马这样神骏的马王来。”

    看过大青马之后,铁心源就回到房间里,这里放着很多的信件,全是尉迟灼灼归纳总结出来的东西,现在正好有时间,不妨好好地看看,总结一下在东京的得失。

    看到尉迟灼灼和赵婉见面时的描述之后,铁心源笑了,虽然字里行间充满了酸以意,却写的很详实,尉迟灼灼如今已然被自己培养出来了,是一个非常好的秘书人选!(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