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三章改头换面
    第一二三章改头换面

    和单远行这种有着强烈的******人格的人就不能多待,时间久了,就会被他影响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看法。[(({网

    整天背着炸药包到处去人多的地方点燃,那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干的事情。

    当然,如果单远行腰里捆着火药包去找官府的麻烦,铁心源会把他这种人称之为革命者。

    这个老东西根本就是一个活的不耐烦的人,看见别人恩爱他生气,看到别人家生娃他也生气,看到别人家财娶老婆他只想点燃火药轰隆一声让婚礼立刻变成丧礼。

    只有西市口斩决人犯的时候他才会开心,当犯人家眷的怓哭声伴着犯人脖子里飚出来的鲜血才能让他心旷神怡。

    铁心源刚刚闲的无聊就看了一场官府行刑,被砍头的是一个女子,年岁不大,全身脏乎乎的,衣衫不整,大半个脏乎乎的****露在外面也不知道收拾,只有一张脸很干净,被两个膀大腰圆的刽子手拖着上了台子,监斩官似乎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感,日头还没有走正,就丢了签子。

    刽子手吐气开声一刀下去,非常利落,脑袋还留在脖子上一段时间才掉下来,引起连天的喝彩!

    就是没有多少血喷出来,一小股血勉强喷出一尺远就落在地上,连三尺开外的招魂绫子上都没有粘上一滴血。

    铁心源抬头看看天空,没有阴云密布的景象,看样子不是被冤枉的。

    听说这个女人杀了自己丈夫,还毒死了自己的公婆,本来打算给孩子喂一顿奶之后就一起解决掉的,结果,那个不懂事的孩子哭得凄惨,引来了多事的外人……

    斩立决啊,不用等到秋天再砍头,很痛快,也很少见!

    消费过这个女囚之后,铁心源就买了一包桂花糕一边吃一边在街边闲逛。

    可能是因为头颜色奇特,魁星巷子上的一户人家正在办喜事,觉得铁心源这个西域人长相喜庆,二话不说就给拖回家按在条凳上准备吃流水席。

    混在一群骗吃骗喝的人中间喝了八壶酒,直到喝跑了所有人之后,才上前对那个抱着一个丑孩子的妇人说了句这孩子长得真像我,然后就丢下了一块漂亮的玛瑙环就匆匆的跑了,至于那个妇人如何对自己丈夫解释完全是她的事情,哪怕是挨一顿揍,有那个玛瑙环也足够弥补损失了。

    太阳才偏西不长时间,这时候上青楼难免会被人家骂一声色鬼。

    可是啊,孟元直这种成天住在青楼里的人,却被大家夸赞一声风流,这真是太没有道理了。

    铁心源环视不管不顾的上了这座桃花楼,一路上看到无数衣衫不整蓬头垢面的姑娘,这些姑娘见铁心源笑嘻嘻的瞅着她们,尖叫一声不捂胸口捂着脸蛋快快的跳进自己的房间。

    孟元直房间里的姑娘有点多,铁心源等了好一阵子才走进屋子,刚刚踏进去,他又跳了出来,里面的酒臭味,胭脂味道,呕吐物的味道以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混杂在一起能把人活活的熏死。

    精赤着上身的孟元直打开窗户探出脑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外面污浊的空气,笑着对铁心源道:“你怎么来了?”

    “老窝里面不安全,只好在大街上游逛。”

    “密谍司?”

    铁心源摇摇头道:“是王渐这个死太监!”

    “他找到你了?”

    “没有,他好像从婉儿哪里看出点苗头,婉儿要我赶紧躲起来。”

    孟元直从桌子上取了半坛子残酒大大的喝了一口道:“密谍司的大领就是王渐!”

    铁心源笑道:“东西准备好了吗?”

    “樊楼西厅平台。”

    铁心源点点头道:“那里距离皇宫很近,樊楼是木楼,如果在那里放焰火,会不会点燃那座楼?

    以前的时候有一座危楼就被我给弄塌了,孙羊正店的倒塌好像也和我有关,这东京城里的楼房不结实。“

    “胡说八道,我听说危楼是被猪给压塌的……另外,樊楼塌不塌的关我们屁事,你当初之说要找一个能让长公主看见烟花的地方,没说樊楼不行。

    按照我们说好的事情,你在樊楼放焰火,我在马行街帮你制造混乱,张直和胡老三他们在街市口帮你拖延时间,至于……”

    “樊楼没人了是吧?”

    “有啊,我请了一整套服侍人的闲人,还请了最好的乐伎班子,登仙楼最有名的两个水秀流云舞姬,还借用了樊楼一整套的黄金食具,给你一个人弄了一个黄金富贵宴。

    满满一座楼的人呢,怎么可能会没人?

    你听好了,我们最多帮你一柱香的时间,多了,估计你只能去开封府监牢里去找我们。”

    “我身边一个自己人都没有?”

    “有啊,五个人,两个撑船的吗,一个架马车的,两个护卫。”

    铁心源满意的点点头,他再次看看天色,瞅着孟元直道:“你不打算洗澡换衣服离开吗?”

    孟元直淫笑着敲敲桌子上的金钟,钟声悠扬,立刻就有十几个少女从楼下走了上来,手里端着各色的物事。

    领头的一个蓝衣少女微微蹲身施礼道:“客人可到潇湘馆沐浴更衣!”

    铁心源看看孟元直笑着摇摇头,就随着蓝衣少女进了隔壁的一间屋子。

    坐在矮几后面喝了一杯茶水,蓝衣少女一双洁白的小手按摩脖颈按摩的恰到好处。

    一个巨大的木桶里很快就装满了香汤,两个只披着轻纱的解除了铁心源的衣衫,送他进了木桶,其中一个少女用水打湿了铁心源的面颊,不断地揉搓着,很快就从他的脸上揭下来一层薄薄的焦黄色薄膜,放在旁边的清水盆子里,这东西是一用鱼胶熬成粥,而后摊成一张薄膜,经过修整后,是一种价格昂贵的********。

    因为薄,所以一个人的一颦一笑都能清晰地反映出来,让外人看不出疑点来。

    这位少女似乎见惯了这种东西手下不停,很快就将铁心源的真面目给还原了出来。

    从嘴里吐掉那颗小小的珠子之后,铁心源就觉得自己的嘴巴终于变得舒坦了,没了那种酸胀的麻烦。

    一个漂亮的人把自己化装成丑八怪,自然是有见不得人的事情要做。

    这些少女从一出现就面无表情,即便是铁心源出众的相貌让她们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惊讶,手上要做的事情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头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黑色,手上,勃颈上的皮肤也恢复了原来的颜色。

    少女们很是尽责,历经了整整一个时辰之后,铁心源终于觉得自己彻底被弄干净了。

    这些天脸上带着一层皮,洗脸都成了奢望,这让他几乎要疯……

    干干净净的从浴桶里出来,少女们似乎无视铁心源激昂的不文之物,用洁白的棉布擦拭干净他的身体之后,就往他的身上涂抹一种不油腻还散着一股若有如无的香味的油膏。

    直到这时候铁心源才现,涂抹了这种油膏之后,自己穿着绸衣才会传出飘逸的感觉,不想往日里绸衣往身上一穿,只要稍微出点汗水,整套衣服就紧紧的裹在身上。

    束金环,配上带着绒球的紫金冠,将铁心源那头桀骛不驯的头控制的牢牢地,一根头都不曾散乱。

    雪绸制作的衣衫轻薄透气,穿上之后就像没有穿着衣服一般自在。

    这东西只有白的,因为轻薄,所以吃不透燃料,所以以本色最佳。

    外面的罩袍依旧是铁心源最喜欢的雨过天青色,这是一种新颜色,衣服上没有任何多余的织绣,仅仅是这种新绸料就非常的抬人了。

    一顶紫金冠,一件用来防止袍子飞扬的玉佩,铁心源全身上下再无任何多余的点缀。

    那些姑娘们伺候铁心源穿好步云履之后,就盈盈一礼之后就退下了。

    孟元直不知何时出现在窗外,上下打量一下铁心源叹口气道:“皇帝的眼睛真的很有问题,像你这样的少年才俊,能跑来娶公主,他应该很欢心才是。”

    铁心源笑道:“他没有看错,只是想要从我们这里获取更多的财富而已。

    他知道把闺女嫁给我其实就是一锤子买卖,一旦婉儿到了哈密,他再想图谋我们也只会鞭长莫及。

    人家是把闺女当成奇货可居,尽最大的力量完成这笔买卖,这才是皇帝真正的心思。”

    孟元直不耐烦的道:“已经告诉过你,这是一场婚事不是什么买卖。

    你现在的立场就不对,如果是买卖,老子立刻从桃花楼给你买来百十个处子,你要吗?

    皇帝怎么想是皇帝的事情,我们不论是吃亏占便宜先把公主弄回哈密才是正经。

    至于谁赚了,谁亏了,现在很难说,以后也很难说,只要你和公主琴瑟和鸣的快活一生,多花点钱难道就不值得吗?

    现在无论怎么说,他都是你泰山,你身为晚辈吃点亏就吃点亏,你又不是亏不起!“

    铁心源皱着眉头瞅着孟元直道:“你好像另有所指?”

    孟元直哈哈大笑道:“听哥哥的,不会错的!”(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