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二章死太监
    第一二二章死太监

    什么是好仆人?

    王渐完美的诠释了这两个字的含义。

    一篇文章,可以有无数个解读的方向,王渐偏偏选择了对他的主人最有利,最光明的一面来诠释。

    短短的几句话,一个睿智,坚强,怜爱子女的好父亲的形象就跃然于纸上。

    父爱一直是赵婉最渴望得到的东西,如今被王渐这个最熟悉皇帝的人解释一番皇帝为什么会表现得那么无情之后,即便是聪慧的赵婉,眼中已经泛起了泪光。

    王渐偷偷地瞅了一眼公主,见她没有立刻嚎啕大哭着去找自己父亲诉说孺慕之意,大是失望,暗暗地叹了口气,他发现赵婉果然不愧是陛下的女儿,比后宫里的那些傻蛋难骗的太多了。

    如果这番话是说给淑妃的,那个女人一定会心甘情愿的为皇帝干任何事,包括拿着刀子去死!

    官家说的一点错都没有,这母女两个实在是有着天壤之别。

    “不能让父皇吃亏!”

    赵婉丢掉手里的纸牌,匆匆的回到卧室,很快就拿出一张礼单递给王渐道:“父皇既然付出了这么多,聘礼少于三十五万贯此事断不可行!”

    王渐疑惑的接过礼单,瞅了一眼,心怀大慰,虽然只是匆匆的瞟了一眼礼单,他就已经看出来,这张礼单上拟定的数字绝对比三十万贯多,而不会少。

    尤其是两百匹青塘马,和三百头高山牛,就让人眼红不已。

    不是说上面的金银不耀眼,而是因为,这两样东西是有钱都没地方去买的好东西。

    没有琉璃一类的骗人东西,取而代之的是和田玉以及玛瑙石。

    这个世界上除了大宋钱监之外,没人能一次性的拿出三十万贯钱,其实,就大宋钱监目前的生产水平,要他们一次性的拿出这么多的铜钱,也是在强人所难。

    因此,用和田玉和玛瑙石来抵充一部分完全是合理的,更何况,仅仅是赤金,就有足足一千斤!

    只是,为什么会有十万贯的银币需要大宋拿东西来换?王渐不解的指着那一条问赵婉。

    赵婉抹掉眼角的眼泪不好意思的道:“父皇总要还礼,陪嫁一些的,否则太难看!”

    王渐环顾四周,发现水珠儿和张嬷嬷已经不见了,他就压低了嗓门道:“你很有钱啊,不用陪嫁……”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赵婉的大眼睛里浮现出大片的水雾,王渐连忙道:“不陪嫁妆确实难堪!”

    赵婉破涕为笑,连连点头道:“我大宋这几年灾害连连,加上用兵天南,银钱一定非常紧张,所以本宫就自作主张让于阗国用真金白银来购买京兆府府库里的粮食和绢帛,分三年运走,这样一来……父皇不但可以将那些换不成钱的物资出手,还能有很大的进项。

    以后,但凡于阗国需要购买物资,就让他们用真金白银来京兆府购买,省的父皇还要……”

    王渐笑道:“如此一来,陪嫁十万贯,算是开了我大宋的先河,那些臣子们不会同意的,再者,铁青蛙娶公主就只用了二十万贯啊,公主啊,此事大有商榷的余地。”

    “那就让于阗国多购买一些!

    把京兆府的库藏全部卖空,不拘种类,全部卖给他们,父皇就能大赚一笔!”

    王渐心中叫苦,连连摇头道:“西京府库乃是大宋最重要的库藏之首,其重要性不比东京府库差,它不仅仅要供应西北边军和百姓,还要维系银星和市和青塘以及西夏的互市,卖空库藏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赵婉双手托腮为难的道:“河间府的库藏看样子也不能动,东京的更不行,东西没了百姓的日子就苦……我们大宋怎么这么穷啊?

    一次买一二十万贯的东西啊,不算多!”

    王渐正在喝水,听赵婉这么说,一口茶水就喷了出去,好不容易喘匀气,指着窗外的天空怒吼道:“除了咱们大宋,你还能找到能随时提供这么大宗货物的国家吗?”

    赵婉叹息道:“那就说明,全天下人都是穷鬼!”

    王渐抬头看着房顶幽幽的道:“铁青蛙要这么多的物资做什么?莫不是因为仗着自己身处古丝绸要道,想要凭空发一笔财?

    公主啊,人家皇帝嫁公主都是为了皇朝在考虑,你倒好,还没嫁出去就胳膊肘子向外拐,全心全意的向着那只臭蛤蟆说话!

    几十万贯的货物要是到了于阗,还会有西域客商万里迢迢的来东京贩运货物吗?

    如此一来,癞蛤蟆莫说花三十万贯娶你,就算是花一百万贯来娶你,也是净赚不赔的买卖啊!”

    赵婉不耐烦的看着王渐道:“您是一个宦官啊,这么聪明做什么?”

    王渐呵呵笑道:“老夫这辈子尽在和你这以及癞蛤蟆这种聪明人打交道了,如果不变的聪明些,早就被人拆骨扒皮的给囫囵吞下去了。

    其实啊,只要吃相不是太难看,一起做丝绸古道上的生意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要谈这样的事情,就让癞蛤蟆和陛下去谈,我们两个说了不算数的。”

    赵婉为难的道:“于阗王还在……“

    “嘿嘿嘿……癞蛤蟆要是不在东京城,老夫把这颗脑袋割给殿下。”

    “不可能……”

    “不可能吗?要不要老夫发动整个开封府的力量来寻找他?”

    “他不在东京!”

    王渐瞅瞅故作镇定的赵婉再次叹息了一声探出手擦了一下赵婉鼻尖上渗出来的汗珠道:“你看,老夫不是没办法,而是不愿意坏了公主的好事。

    只要是宫里的人,谁不希望公主能够开心的嫁出去,好好地生活,没人愿意破坏,陛下应该也知道那只癞蛤蟆就藏在东京城里,之所以没有让人去找,完全是看在公主的面子上,毕竟,找到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只是兹事体大,不当面讲清楚,以后会遗祸无穷,即便是癞蛤蟆不见官家,只要要见见我,这么长时间不见了,难道他就不想老夫吗?

    这个没良心的,枉费老夫这些年拿他当子侄来照看。”

    “他不在东京……”

    王渐苦笑道:“也是,他如今是于阗的王,不是昔日的臣子,如今见了官家不好行礼,官家见了他也不知道该是把他绑着送去西市口斩首还是当女婿看,总之不见就不见吧,两相宜最好!

    但是,老夫的意思殿下一定要告诉铁心源,另外,那个张嬷嬷如今已然是外臣,不宜在宫中久留。

    殿下,多想想陛下,他的心中很苦!”

    王渐说完话,就站起身慢慢的走了出去。

    天亮之后,铁心源就知道了赵婉哪里发生的事情,纸片上将王渐的话写的清清楚楚,一个字都没有遗漏,看纸片上的字迹,该是赵婉亲笔。

    铁心源看完之后就将纸片丢进了火盆,推开旁边的一扇小门走进了邻居家。

    这是一户两口之家,家里只有两位老人,年纪已经很大了,老爷爷正在一边咳嗽一边劈柴,老婆婆则在房檐底下做着针线。

    铁心源走进来的时候,老人家的手上停顿了一下,然后就好像没有看见他这个人一般,继续自己手里的活计。

    铁心源一连穿过三家人的院子才来到竹竿巷的大街上,与此同时,有一家六口很快就走进了铁心源以前居住的院子里点火做饭,就好像他们一直住在那里的样子。

    竹竿巷里那家著名的金钩赌坊依旧开着,铁心源走进了金钩赌坊,脸上洋溢着白痴一样的赌徒笑容,手里抛洒着一锭银子,走进了只有豪客才会进入的赌场二楼。

    单远行就坐在二楼的台子上喝酒,看样子已经喝了好一阵子,鼻头红红的,这让他那张枯槁的面容显得有了一丝丝的生气。

    单远行见铁心源上来了,指指旁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来,然后自斟自饮了一杯酒道:“那里不安生了?”

    铁心源点点头道:“王渐知道我来东京了。”

    单远行皱眉道:“不应该啊。”

    “不关你们的事情,应该是公主那里被人看出了端倪。”

    “女人就不该掺乎进来!”

    “我对公主没有秘密!”

    “你将来一定会倒霉在这个公主身上。”

    “那我也愿意,你管不着!”

    “你今晚的焰火还放不放了?”

    “当然要放,她一年就过一次生日,去年我不在,已经有些对不住她了。”

    单远行桀桀笑道:“老夫现在很想知道你被皇帝捉住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铁心源笑道:“我这人一向睿智,如果不蠢上那么一两次,你还觉得我是个人吗?”

    单远行摇头道:“我听说一个做大事的人……”

    “拉倒吧,我就没想着做什么大事,所有的事情在我的眼中都不过是一种经历罢了。

    成也好,败也罢,只要我活的开心愉快就成,哪怕最后我身死族灭,那也是我没玩好,谁都不怨。

    你不也是这样吗?最早以前你只想找你失踪的老婆,后来就变成了想要灭掉福寿洞里的污烂人,现在你成了福寿洞在地面上的总瓢把子,不知道这个信念还在不在?”

    单远行嘿嘿笑道:“我现在连东京城里的人都想全部杀掉!”

    铁心源抽抽鼻子道:“等我走了你再这么干!”

    单远行苦笑道:“终归是个想法而已……”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