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一章忠仆王渐
    第一二一章忠仆王渐

    没有什么是不能交换的,比如刚才这场蚕笸箩下的****就是一个交换。<〔<(??

    想用一个人就必须给对方一定的好处,对皇后而言,最大的好处莫过于有一个孩子。

    宫妃一旦过了三十岁,再向皇帝要求****,就是一桩非常过分的事情了。

    曹皇后知道,冯淑妃同样知道,她们和年轻的妃子们不一样,只有获取皇帝欢心之后才会有一个受孕的机会。

    这样的事情在百姓家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对这些寂寞的妃子们来说,则是铁一般的事实。

    赵祯放心的走了,他知道自己已经付出了劳动,那么,剩下的不名誉的事情就该皇后出马了。

    不论是处置那个柳贤妃,还是教训一下冯淑贵妃,皇后出马要比自己出马好的多,也名正言顺的多。

    最重要的是,就在刚才****的功夫,他已经和皇后拟定了关于赵婉的婚事。

    尽管知道铁心源要来迎娶赵婉,他们还是要装作不知道,于阗国主要比铁心源那个混账的名声好听一万倍。

    十万贯嫁女儿是皇家的恩典,二十万贯嫁女儿是皇家在卖闺女,如果三十万贯嫁女儿,就连最顽固清正的大臣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因此,皇帝在路过没有一片叶子的荷塘的时候咬牙切齿的道:“没有三十万贯,休想娶走朕的女儿!”

    说完这句话之后,赵祯的心情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他甚至觉得自己非常得仁慈,成全了一对苦苦相恋的小人儿。

    别人自然是没资格听到皇帝这番自言自语的,王渐却不在此列,就在刚才,皇帝敦伦的时候,他就站在一边帮皇帝用蚕笸箩遮阳,为帝后鼓劲,还要负责端茶送水,清理后事,在皇帝和皇后眼中,他根本就不算是一个人,只是一个会说话,会走路的物件而已。

    皇宫中除了赵婉之外,最了解铁心源的人其实就是王渐,听皇帝咬牙切齿的说出三十万贯这个数字之后,他隐隐觉得不对劲。

    三十万贯对于一般人来说绝对是一笔很大的数字,但是啊,放在铁青蛙的身上就不一样了。

    从王渐认识这个皮猴子的那一天,他就没见过这个皮猴子为钱愁过,连他母亲王氏也没有为钱过愁。

    钱财对这母子二人来说,更像是一个数字,而不是一个切切实实的富贵。

    没钱的时候那个皮猴子喜欢吃牛三怕家的烧饼,穿棉布的衣衫,有钱的时候皮猴子依旧喜欢吃烧饼,穿棉布衣衫。

    这混蛋明明是一个铁匠的儿子,却天生下来一副贵族的模样。

    虽然生活过的很平凡,要求简单,可是这种简单即便是王侯家也没有他来的精致。

    王渐在铁家吃年夜饭已经吃了好多年,明明那些年夜饭都是些很普通的食物,明明那些食物都是王氏和儿子两人亲手制作的。

    可是啊,吃螃蟹能动用工具的王渐就见到他们一家!别人家吃馄饨都是带汤的,面皮里面裹一块肉疙瘩算是美味。

    他们家却在雪地里掀开一块木板子之

    他家吃的饭和别人家不一样,王渐认为,王氏即便后,就能割取一小捆金黄色的韭菜,加上鸡蛋之后,那滋味简直好吃到了极点,害得王渐每年都吃的上火,烂嘴角。是不开汤饼店,开一家酒楼也能大财。

    ,如果那个小子但凡想要赚钱,光是这种新式的喝茶法子,就能让他们家家。

    王渐他家喝的茶水和别人家不一样,他甚至在铁家喝到了一种烈酒,倒在甜饭上面甚至能点着火,就是这种烈酒让他平生第一次喝的烂醉如泥,第二天清醒过来之后,再去铁家讨要,那个小混蛋却拿一缸破烂三勒浆来充数,并打死不承认铁家有一种能点着火的酒……

    铁家的马车外表看起来很普通,只有王渐知道铁家的马车甚至要比皇帝陛下的车架乘坐起来还要舒服。

    高大,坚固的皇帝车架,行走起来山崩地裂,地动山摇,威风自然十足。

    只是光考虑威风了,从来就没人想过坐在马车里的人是什么样子,只要远途乘坐一次,皇帝就会生病两天……

    最让人吃惊的是铁家的茅房,十年前王渐就爱上了铁家的茅房,那里边不但没有任何异味,骑在那个白瓷制作的墩子上面,翻看一本《孙子兵法》简直就是人生一大乐事!

    至今,那种茅房也只有铁家和乳山的那座宫殿里有,公主那里的不算,她也算是铁家人。

    身为曾经帮着王氏将铜钱兑换过金银的通家之好王渐来说,七八年前,铁家的就能一次性的拿出四五千斤铜钱换金银,到了现在,听说那个混蛋成了西域最大的马贼……他家真的拿不出三十万贯金银吗?

    王渐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皇帝,转眼一想,觉得这事和国家什么的没关系,他也希望赵婉开开心心的嫁给铁心源,所以就闭上了嘴巴。

    陪着心情良好的皇帝回到了寝宫。

    傍晚的时候,王渐来找赵婉打牌,明明赢了三贯钱,嘴上却总是说三十万贯,还是瞅着赵婉的眼睛说的。

    水珠儿不太愿意,噘着嘴说王渐乱说,被赵婉在桌子下面踢了一脚才住嘴。

    “小猴子最好别露面,一露面这事就坏了,还是这一张王牌比较管用,配王后正好是一对……”

    赵婉讨厌这样说话,把手里的牌一丢,对王渐道:“这里只有水珠儿和张嬷嬷,有什么话就说清楚,我一旦出嫁,他们都会跟着我走,不会坏你的事情,更不会多嘴到去告状害你。”

    王渐往嘴里丢了一颗松子,吐出松子壳道:“王公公我说话一直都这样,听不惯也要听。

    多少王公大臣想要王公公这样说话,百金不可得,你就知足吧,现在跟你说这些话,我心里还觉得对不起官家。”

    赵婉怒道:“三十万贯?我父皇还真敢要价,金子打造的赵婉也不值这个价格。”

    王渐嘿嘿笑道:“别人会这么认为,小猴子不会这样认为,只要能娶你,他就算是倾家荡产也会娶你。

    小猴子是财神爷下凡,他想要多少钱没有?三十万贯?小钱而已,如果要王公公我来要聘礼,没有五十万贯他想都别想!“

    “这是要挟!”

    王渐又吃了一棵松子笑道:“有本事对你父皇吼去,对王公公吼不算本事。”

    赵婉苦笑道:“父皇这是要卖闺女啊!这让我以后在婆家如何抬头做人?”

    “屁话,他铁家就一个老母,王氏那种见过大世面的女人会把钱财看的很重吗?王氏又不是你母妃,把一个铜钱看的比天还要大。”

    “父皇也是!”

    “过分了啊,说你母妃没关系,这样说官家我可不许!丫头啊,你不会真的以为你父皇要拿你换钱吧?”

    “三十万……”

    “闭嘴,三十万贯铁青蛙不在乎,你以为官家就会在乎?官家想要钱使唤,只要一声令下,哪里弄不了几百万贯钱财?用得着卖自己的亲闺女?

    告诉你吧,这是莫大的恩典!

    铁青蛙的于阗国现在是什么样子王公公还不知道,但是从他还需要顶着一个马贼的名头就知道他现在依旧是危机四伏。

    于阗国的现状没人知道,官家能这个时候把闺女嫁给于阗王,你真的以为是看在于阗王和那点钱的份上吗?

    有那个父亲会这样糊涂?

    只有铁青蛙这个你父皇从小看大的家伙才能让官家如此的信任,你父皇知道,不论于阗国是个什么样子,铁青蛙也会全心全意的待你,无论如何都不会将你陷入死地!

    要钱财不过是设置一个门槛,看看于阗国的实力,如果铁青蛙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他那个于阗国就是一个大笑话,本朝长公主嫁过去一旦命运悲惨,你觉得官家还有什么脸面?

    你别忘了,你是本朝第一个出嫁的公主!

    一个个都被猪油蒙了心,别人都是好人,就你父皇是坏蛋,知不知道,大宋和于阗国结了姻亲,这对于阗国有多重要你知道吗?

    你知道姻亲之国可以直接互市而不需要通过边贸和银星和市吗?

    你知道姻亲之国可以在你们最倒霉的时候可以接纳你们,而不需考虑被出卖的问题吗?

    你知道姻亲之国就代表着大宋朝廷的信任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埋怨你父皇棒打鸳鸯,不成全你们……“

    眼看着赵婉的嘴巴张的大大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王渐叹口气道:“官家是皇帝,是普天之下最尊贵的一个人,心里面即便是有万般的苦楚也不会说出来,只会用最简单,最强势的法子去解决。

    这是维持皇权威严性的唯一手段!

    你身为大宋长公主,不但处处不为大宋考虑,反而处处用小心思为难你父皇。

    别让我看见那只铁青蛙,见到了,先让他吃老夫一顿板子再说话!

    做事情做的一点都不大气,他还当什么王!

    癞蛤蟆披上龙袍也只是一只癞蛤蟆,他想当王,先去仁寿殿去看看那张正大光明匾额,之后再说当王的话!”(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