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零章坐起立行的皇帝
    第一二零章坐起立行的皇帝

    淑妃退下之后赵祯叹息了一口气,小门小户出来的女人在见识上还是不够的。[  (?[? [

    尤其是淑妃这些年商贾习气越的浓重了,遇事只问是否有利,却对有损皇家尊严的事情不闻不问。

    “二十万贯就要娶走朕的掌上明珠?真是荒唐啊……”

    赵祯心头郁闷,起身离开了书房,转道去了延福宫,良久不见皇后,他准备去看看。

    走进延福宫的时候,诺大的殿门前铺满了一大片黑压压的物事,青帕包头的曹氏如同乡间的民妇一般带着自己的侍女忙着调整黑色纸片向阳的角度。

    纸皮其实是麻纸,只是沾满了厚厚的一层黑色的蚕卵,这才显得格外的渗人。

    这段时间正是晒蚕种的日子,前几日阴雨绵绵,好不容易见了日头,自然要早日将蚕种孵化。

    皇后亲蚕乃是国朝大典,虽然只是一个仪式,曹氏却把这件事当做一件真正的事情在做。

    别的宫妃的花园里满是姹紫嫣红的花朵,唯有皇后的花园里种满了桑树。

    这些桑树并不算大,却已经可以采叶喂蚕了。

    曹皇后见官家过来了,收拾一下妆容就前来见礼,赵祯不等她弯下腰就笑道:“蚕宝宝出来了?”

    曹皇后提起一片麻纸指着上面有些亮的黑点笑道:“日头好的话,还需三日。”

    赵祯笑道:“看样子能孵化的整齐,皇后用心了。”

    曹皇后笑道:“这本来就是妾身的本命,官家何来辛苦二字?”

    赵祯呵呵一笑就坐在院子中间的一张椅子上,半眯着眼睛瞅着天上的太阳道:“前几日算是春雨贵如油,这几日又是艳阳天,春雨助禾苗生长,艳阳催蚕种生,这样的春天总算是有点春天的样子了。”

    曹皇后笑道:“听闻管家的百战雄师不日就要进京,却不知官家做好赏赐猛士的准备了没有?”

    赵祯晒太阳晒得舒服,听到皇后这样说,就歪歪脑袋笑道:“怎么,连你也知道朕没钱了?”

    曹皇后大笑道:“臣妾如何会不知道,您已经快两个月没有赏赐柳贤妃了,除了没钱,臣妾实在是想不出会有什么原因让您这样做。“

    赵祯呵呵笑道:“以前的冯贤妃变成了冯淑贵妃,昔日的柳如意变成了柳贤妃,只有梓潼没有任何的变化,日复一日的在这里养蚕……”

    曹皇后笑道:“臣妾还能变到哪里去?臣妾又不打算早早地变成没意思的皇太后。”

    赵祯大笑道:“朕没有龙御归天你怎么当皇太后?”

    “呸,呸,呸,蚕神面前官家怎能胡说八道?”

    赵祯停下笑声,拍着曹皇后的手道:“我们夫妻两胡说阵子不要紧,怕的是别人都开始胡说八道了,这才要命啊?”

    曹皇后柳眉倒竖怒道:“臣子胡说八道那就远窜军州,内宫胡说八道,臣妾有的是法子要她们永远的闭上嘴巴。”

    赵祯摇头道:“朕现在是一个穷措大,所以啊,谁都以为能用银钱来拿捏朕一把,真是可笑。”

    “柳贤妃要钱了?冯贵妃要钱了?她们竟然如此的不识好歹,臣妾今日就会要她们知晓厉害!”

    赵祯摆摆手道:“柳贤妃之所以会要钱,是想要朕记住她给朕生了儿子这个功绩。

    冯贵妃没要钱,她只想拿朕的长公主去换二十万贯钱财回来,好让朕渡过难关。

    算起来都没有错,有错的只有朕,谁让朕现在这样穷呢,都算是为朕好啊。”

    曹皇后见皇帝开始调侃那两位了,似乎并没有要怪罪的意思,摊摊手道:“您舍不得痛下杀手,怨得谁来?”

    赵祯笑道:“一个给朕生了儿子,一个给朕生了女儿,你让朕如何下杀手?且糊涂着过吧。

    等觉儿再长大一点,离了母乳,你就接过来抚养,等婉儿真正嫁人之后,冯淑贵妃还是当她的贤妃去吧,至于柳贤妃还是去乳山道观里清修为好。

    梓潼,你说说,大姐已经在乳山紫宸观里清修了这么些年,怎么还对红尘割不断,理不清?

    既然已经出家了,为何就不能好好地诵念黄庭,整理贝叶,总是往京师里跑算怎么回事?”

    曹皇后冷冷的道:“念《黄庭经》念得开始养面了,看来是这些年官家对她的赏赐太厚,不如全数收回,也好犒劳将要回京的猛士!”

    “会不会有人说朕太无情了些?”

    曹皇后摇头道:“总会有人说闲话的,这没办法避免,京师将门们既然在这次南征中并无寸功,想必一定愿意出一笔资财来犒赏猛士们。

    再加上长公主那里的收息,应该能让南征的将士们满意。”

    赵祯摇头道:“这是一个双管齐下的事情,皇姐既然不知死活的想要控制朕的宫闱,就不要怪朕下死手。

    历朝历代,只要皇帝没钱了,也就到了惩治贪官污吏的时候,包拯,侯勋,杜浒他们已经在巡查天下,现在,也该有一个结果了……“

    曹皇后皱眉道:“这样一来,朝廷岂不是又要有大的动荡了?“

    赵祯摇摇头道:“不会有大的动荡,这一次被平灭的全是五品以下的官员,那些五品以上的官员们吗,如果不想自己被朕拿来填坑,就一定会把动荡压制在最小的程度。”

    曹皇后犹豫了一下道:“臣妾那个不成器的弟弟最近买了一些种马和牧奴,预备在太原府修建一座马场,专门为我大宋培养适合我们自己人的战马。

    还请陛下恩准!“

    赵祯长叹一声道:“梓潼可知,当初被朕丢去西域的那个小邻居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吗?”

    曹皇后惊讶的道:“他在西域也有了动静?”

    赵祯拍拍额头道:“他现在是西域最大的马贼头子,以前的马贼头子一片云,已经被他给干掉了,现在,他就是一片云。

    本来修建牧场的差事轮不到你弟弟,该是人家富弼的,结果富弼看不起人家马贼头子,以为只有一些野马,就起了劫掠的心思,只想要东西不想给钱,结果就被人家给坑了,人家把野马给了他,却把牧奴卖给了你弟弟,富弼帮着人家养马不说,还落了满身的不是。

    现在,你那个弟弟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养马是一个水磨工夫,想要见效,时间很长,人家富弼不愿意给后人栽树,你弟弟不这么想,所以,他眼前看似吃亏了,以后,你们曹家说不定就要靠这个马场位列朝班了。”

    曹皇后有些羞涩的道:“您已经知道了?”

    赵祯摇摇头道:“朕倒是没有特意的去关注你弟弟,是欧阳修从辽国回来之后禀报朕知晓的。

    铁心源想要和我大宋做成一笔卖马的买卖,还给了欧阳修十匹战马做定金。

    结果他把买卖做成之后,欧阳修才回到东京,朕这才知道那个小子竟然拿辽国皇太弟的牧奴和战马找我们做生意,枉费欧阳修一番好心帮着他说话。

    朕就知道,损人利己才是我们皇家那个小邻居做的事情。“

    “铁心源不过一介小小的金城县子,陛下只需派遣两个衙役就能……”

    赵祯瞅着皇后半天才道:“野马脱缰了就不回来了,他已经把自己的母亲和亲眷全部接到西域去了。

    他如今乃是西域最大的一支马贼的领,麾下控弦之士不下万人,势力庞大,已经不是昔日那个朕一根指头就能按死的蝼蚁了。“

    “臣妾听说于阗……”

    赵祯冷笑着截断皇后的话道:“于阗国早在四年前就已经灭亡了,何来现在的数万猛士和取之不尽的钱财?

    如果朕没有猜错的话,于阗国中现在说了算的该是那个小混蛋才是!

    这世上舍得拿出二十万贯迎娶婉儿的人,除了那个小混蛋之外哪里会有别人?

    铁心源和婉儿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们眼中早就容不下任何人,也只有铁心源才能让婉儿一心一意的准备嫁衣,也只有婉儿才能让铁心源即便是倾尽家财也要迎娶她过门。

    淑妃枉为人母,连自己闺女的心思都摸不清楚还有脸来到朕的面前大言不惭的说是为国效忠!

    真是愚蠢到了极点,朕都想不明白,她是如何能够生下婉儿这个冰雪聪明的闺女的。”

    曹皇后钦慕的看着自己侃侃而谈的丈夫,小声道:“因为婉儿同样是陛下的女儿。

    臣妾却没有淑妃的好福气……“

    赵祯叹息一声探手搂住皇后的腰身,周围的宫女宦官在一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良久,赵祯才从皇后的身上爬起来,想要将皇后从毯子上拉起来,却被皇后拒绝了。

    看看皇后翘起来的光腿,嘿嘿一笑,知道她想努力的受孕,就走出蚕笸箩的阴影,站在太阳底下任由一群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宫女伺候着穿衣,至于皇后,已经被一顶暖轿给抬进了延福宫。

    衣衫整齐的赵祯瞅着延福宫再次叹息了一声,皇后年岁大了,真不知道还能不能受孕。(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