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九章赵祯的心思
    第一一九章赵祯的心思

    孟元直和铁心源不太一样,他喜欢把事情一件一件的来做,不像铁心源好像屁股后面有狼一样,做什么事情都喜欢一堆堆的来做。

    他不喜欢铁心源这种急躁的心情,也不明白他这种急躁的心情从何而来。

    对大宋好是应该的,自家兄弟都是从大宋走出来的,回报一下不是不可以。

    就像自己前段时间在西京做的事情,杀了那么多的契丹官员,不就是在帮大宋吗?

    铁心源那时候还说自己分不清轻重里外,他觉得铁心源现在和那时候的自己一样,有些糊涂了。

    现在对大家来说最重要的是哈密清香国,妻儿全在那个地方,如果哈密清香国毁掉了,大家可真的就成孤家寡人清洁溜溜了。

    就像分家的孩子一般,回报一下大家庭是应该的,却不能对自己的小家庭不管不顾。

    铁心源不想狡辩什么,虽然用大宋愈强对清香国来说就越好的说法绝对能把眼前的事情说过去。

    他却不想破坏孟元直连他喜爱的青楼都不去营造出来的劝谏气氛,这样其实挺好的。

    礼单丢给了孟元直,任由他在上面删减。

    忙活了一夜的孟元直在天明的时候得意的将一份礼单丢给了铁心源,然后就带着自己的忠狗张直直奔眠云楼,按照他的说法,眠云楼里的头牌眠云姑娘没他根本就睡不着觉。

    礼单制定的不错,有对大宋的贡献,自然也有对大宋的要求。

    孟元直贴身伺候皇帝十年多,对皇帝的心思把握的很好,那些是皇帝能够答应的,那些是皇帝不答应的,那些是可以从黄帝那里争取一下的,他都罗列的明明白白。

    单子重新被人送给了泽玛和尉迟灼灼,三天后面见皇帝的时候,会把这个礼单缴纳上去。

    赵婉留在自己的兰苑里面,一整天都没有出门,一件大红色的嫁衣,被她和水珠儿以及张嬷嬷三人不停地寻找出其中细微的瑕疵,然后不厌其烦的改进。

    淑妃来看过赵婉,见她在准备嫁衣,欣喜若狂,派人送过来无数的丝线,即便是压好的成色最好的金线,都送来整整三斤。

    她已经没有办法驾驭这个心思古怪的女儿了,只希望她能够快快的找个不错的人家嫁掉。

    在她看来,不论是契丹王子,高丽王子,大理太子,交趾太子都算的上是一门极好的姻亲。

    舅家现在没权没势,唯一能够值得一提的就是和藩属国正在进行的买卖。

    如果赵婉嫁给了这四个人中的哪一个,舅家都能在那个国家迅的打开商道。

    至于闺女能不能在异国番邦站不站的住脚,她根本就没想,都说知女莫若母,淑妃对自己这个女儿的性子太了解了。

    别人都说长公主殿下,温婉知礼孝顺,只有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的性子是多么的倔强。

    没把握的事情从来不做,只要做了就一定能够做成,即便是她高高在上的父皇,也不能强迫她做任何事。

    她之所以会落个温婉孝顺的名声,那完全是她自己刻意营造出来的。

    只要是宫里有头有脸的妃子,女官,宦官都清楚一件事,在这皇宫里,最有钱的其实就是长公主殿下,就连皇后的府库也不一定有长公主库房里的珍宝多。

    淑妃多次要求代替女儿掌管这些财富,不论她用了什么法子,都没有得逞。

    淑妃一上午都在做馄饨,试验了不下十遍,这才挑选了最满意的十余个小馄饨煮了,装在带盖子的白瓷钵子里,用食盒装了,亲自送到官家的书房。

    结果很不巧,官家正在和计相王珅商谈国事,王渐守在外面,不许淑妃进去。

    “大伴,这些馄饨是本宫下了心思的,如果官家现在不用,放一会滋味就不够鲜美。”

    淑妃强忍着心头的怒火,面对在宫中权势熏天的王渐,她不得不忍耐。

    “咱家替娘娘送进去,如今有外臣在,娘娘不方便进出。”

    淑妃只好答应,能随意进出皇帝书房并且不在意有没有外人的宫妃,只有曹皇后!

    王渐并不在意淑妃那张阴沉的脸,如果不是因为她是长公主的母亲,他是懒得去行这个方便的。

    “这么说,朕如今连犒赏自己猛士的银钱都没有了吗?朕记得,仅仅是今年,皇后从内帑中划拨出去的银钱就不下四十万贯啊!”

    王渐听皇帝这样说,缩缩脖子就提着食盒不动弹了,这时候要是凑上去,多半会挨骂。

    就听王坤老迈的声音在书房里响起:“两百六十四个军州,不平安者泰半。

    旱灾一十有六,水灾有七,若非庐陵太守得力,蝗灾将不止蔓延四州。

    原本还不至于此,泉州,广州糜烂,两地市舶司堪称颗粒无收,由此引瓷器,丝绸,布帛,药材在原产地堆积如山,瓷工,织女所属苦不堪言,

    即便是哥、汝、定、等官窑今年开工之日不足往年三成,商路不畅,何来银钱?

    没有了收息,却有十六万大军正在征战天南,官家,大军一出就是金山银海的往外横溢,只出不进,即便是富庶如我大宋者,也消耗不起。

    好在狄青不负众望,两年之间平定了天南,我们即便是有困难,也不过是两三年的事情,一旦泉州,广州,港口恢复,积存的瓷器丝绸,布帛会重新售卖,而且,因为这几年商路不通畅,大宋的货物到不了海外,那里的人对我大宋的货物更是渴求。

    一旦开了海市,大宋获利更加丰沛。”

    赵祯皱眉道:“铜山,银场,铅锡,榷场,银星和市的结余呢?”

    王坤摇头道:“该收纳入库的已经入库,共计七十三万六千四百三十三贯又三百文,这些是我大宋国库的根本,不容寅吃卯粮,更不宜挪用,官家莫要忘记,现在才是春日,这点钱本身就不足以支撑到夏赋,动不得的。

    否则,我大宋国库可就真的成了一座空仓。”

    赵祯沉默片刻叹息一声道:“常平仓可还充盈?”

    王坤笑道:“只有在常平仓一事上,老臣才能笑的出来,托官家洪福,常平仓中尚有八成积余,我大宋还没有饥馑之忧。”

    赵祯松了一口气道:“也就是说朕只要苦熬两年,国库将会重新变得充盈起来?”

    王坤笑道:“老臣非常看好。”

    从王坤处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赵祯的心情也不由得舒缓了下来,眼前虽然困难些,总会过去的……

    奏对结束,王坤施礼退下,赵祯坐在桌案后面,将脑袋无力地靠在椅子上愣。

    王渐悄悄地出现在赵祯桌案旁,从食盒里取出一碗馄饨放在桌案边上的小几上轻声道:“官家,未时三刻了,淑妃娘娘给您做了一点小食,暖暖肠胃也是好的。”

    赵祯回过神来,瞅瞅面前的馄饨问道:“淑妃人呢?”

    “刚才来了,准备伺候官家进食,见书房里有外臣,就托奴婢将食物送进来,不知道是否已经离开。”

    赵祯吃了一口馄饨笑道:“让她进来吧,没见到朕,她如何会离开?”

    王渐莞尔一笑,就出去唤淑妃,果然和皇帝想的一样,淑妃一个人守在侧殿中,打宫女站在门口看外臣走了没有。

    淑妃进来的时候,赵祯已经吃光了馄饨,等淑妃见礼完毕笑道:“你今日送来的馄饨最是见心思,爱妃想要说什么?

    如果是想要赏赐,朕现在可是什么都没有啊。“

    淑妃耳听得皇帝竟然和自己玩笑,心中大是欢畅,连忙笑道:“妾身其实贪图官家赏赐的新进美人,只要官家身体康泰,就是妾身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赵祯大笑道:“你倒是改了性子,说吧,只要不要赏赐,都好说!”

    淑妃喜孜孜的道:“官家可知咱家的铁树终于开花了。”

    赵祯一头雾水:“什么铁树?开什么花?”

    淑妃笑道:“妾身早晨去看了婉儿,结果现那个孩子竟然在收拾嫁衣,您说,这不是铁树开花是什么?”

    赵祯恍然大悟,大笑道:“却不知婉儿意属何人?难道她真的对那个铁青蛙不抱希望了吗?”

    淑妃笑道:“铁心源不见了,就连他那个寡母也不见了,婉儿为他硬硬的将自己拖到十八岁这个坎上了,再拖下去恐怕会成笑谈,婉儿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加上最近来求亲的人地位尊崇,不是王子就是小国太子的,这样的好机会难得,婉儿动心也不奇怪。”

    赵祯苦笑道:“这时候出嫁可不是个好时候,今年灾荒遍地,皇家不好铺张。”

    淑妃笑道:“官家多虑了,如今国事艰难,妾身自然是知道的,库房里没钱,妾身这些年蒙官家厚赐,还是有一些积存的,更何况您这个心思奇重的闺女才是真正的大财主。

    妾身猜测,这死妮子手里的银钱绝对不少于八万贯……“

    赵祯叹息一声道:“朕上一次就告诉过你,眼皮子莫要那样小,婉儿的私房是她自己的钱,莫要再动心思,免得被人耻笑。

    婉儿既然动了嫁人的心思,我们只要帮她找一个最好的归宿才是正经。

    朕如今虽然缺钱,还不至于打自己闺女的主意。“(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