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八章当头棒喝
    第一一八章当头棒喝

    铁三百冷冷的道:“我们来东京城,可不是来享受的,族长已经到了东京,我一心想去护卫,却被族长所拒,整日里陪着你游逛街市真是无趣!”

    泽玛道:“消息已经放出去了,现在就看宋人接不接话,如果他们接话,我们一定能够帮族长抱得美人归,我就奇怪了,那个大宋的公主到底长得什么样子,竟然能让族长为她守身如玉!”

    “闭嘴,族长的事情你最好少问,乖乖的把事情办好就成,我们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只要族长的这个心愿达成,我们就和宋国再无干系。

    回到西域之后,那里还有广阔的国土等着我们去攻夺,一个庞大的帝国将要在我们的手中出现,你这样的女人你觉得有资格当我们的王后吗?”

    泽玛对铁三百的呵斥并不在意,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坐下来,懒懒的道:“族长要是早来五年,我是有资格当你们的王后的。”

    铁三百喝了一口酒道:“既然你有自知之明,那就好好地办事,莫要再生不该有的心思,将来我清香谷雄踞戈壁的时候,也有你的一份荣光。”

    泽玛咬牙道:“我就要大雪山!”

    东京城是一座不夜城,此时更鼓都未曾敲,自然不是安寝的时候。

    在雷安国的提议下,何铭与钱朗陪着雷安国又进了一家酒楼。

    这是一家小店,店主人上了一碗馄饨之后就匆匆的去街面上呼唤那些卖签菜和果子的妇人。

    不大一会,他们的桌子上就多了各色吃食。

    不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参加酒席一般都是吃不饱肚子的,三人喝了一肚子的葡萄酿,这时来一碗馄饨最是得意。

    填饱了肚皮之后,何铭就迫不及待的道:“有人送上门来挨宰,不下刀子心中会有愧啊!”

    雷安国剔着牙,吐掉牙缝里的肉丝冷冷的道:“如果只是因为一两万贯就把我大宋长公主下嫁,实在是有失国体。”

    钱朗道:“一两万贯自然是丢面子的事情,可是一二十万贯可就是一桩好买卖了。”

    何铭皱眉道:“老钱,你们户部是不是给每个人都标了价钱,你看看我老何能卖多少钱?”

    钱朗苦笑道:“平南的将士们已经过了洞庭湖,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就会凯旋回京,国朝大赏就在眼前,没钱给将士们酬功。

    国库中空荡荡的能饿死老鼠,粮库里倒是装满了粮食,我们总不能给每一位将士发一袋子粮食背回家吧?”

    雷安国笑道:“就算是从于阗国这里弄到了银钱,可是啊,老钱,你别忘了,这是长公主的聘礼,是要进内库房和长公主库房的,和国库可一点关系都没有。”

    何铭抬起头瞅着房顶幽幽的道:“如果能从于阗人身上弄出来三十万贯就好了,那样的话,十万贯进内库房,五万贯用来打发公主嫁妆,还能有十五万贯……”

    钱朗摇摇头道:“不可能的,我大宋长公主即便是再值钱,也不值三十万贯!”

    雷安国阴笑道:“现在有五个国家的王子或者王准备求娶公主,我们不妨将风声放出去,看看其余四国王子是什么看法,这样还有可能将公主的身价抬起来!”

    何铭苦笑道:“我们在这里商量着卖公主,却不知陛下的心意如何。”

    钱朗恨恨的道:“如果真能从这些王子手里弄出来三十万贯,莫说卖公主,就算是拿我老钱的老婆当添头我都干,估计官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年前的两场雪灾,都是官家从内库房拨出来的钱粮,听我夫人说,皇后娘娘现在都不穿绸缎衣衫了,前些时间,南方过来的我那个本家钱嫔,就因为给内府库弄了点钱财,就被官家宠幸的没边了。

    你们没见部堂和计相都愁成什么样子,本来一个干瘦的老头,现在更看不成了。

    前些天一次几十份公文向州县下发,要求他们立刻上缴今年的夏赋……”

    “啊?这才开春,怎么就收夏赋了?”

    钱朗懒懒的道:“还能为什么,被逼急了,下面的州府官的回文倒是整齐,一股脑的说这是乱政,正在蔡州裱糊乱民的包黑炭竟然说这是亡国之政。

    弹劾我家部堂大人乃是祸国殃民的囊贼,天可怜见,我家部堂已经有两年没见过俸禄是什么样子了。”

    本来笑嘻嘻的雷安国听钱朗这样说,一张笑脸立刻就变成了苦瓜脸。

    哀愁的道:“明明是盛世,怎么我们就穷成这样?不是说官家手里还握着琉璃这种好东西吗?”

    何铭摇头道:“现在连契丹人都知道琉璃是样子货,今年给契丹的助军费用打算用琉璃来顶替的,结果人家死活不要,就要银钱,绢帛,给西夏的岁币倒是用琉璃给打发掉了,依我看啊,过了今年,西夏人也不会要琉璃了。

    至于盛世倒是没说的,粮食,绢帛不少,瓷器更是堆积如山,那个杀千刀的侬智高在天南一场叛乱,硬是将好好地泉州,广州弄得一片糜烂,出海的海船出不去,海外的胡商进不来,我们收不到税款,自然就没钱了。”

    钱朗恨恨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道:“少府监的那些狗贼都应该砍头。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没日没夜的烧制琉璃,把天价一般的琉璃弄得烂大街……“

    雷安国拍拍桌子道:“既然于阗国开了拿钱来迎娶公主的先例,我们不如好好地运作一番,看看结果能不能救急,毕竟,只要泉州,广州这些海港开始运转之后,我们就会有钱的。”

    钱朗颓废的趴在桌子上伸出两根手指道:“别指望了,两年,至少需要两年!”

    三个忧愁国事的大宋官员不知不觉的就喝多了,长叹一声就各自回家,准备明日开始探探其余几位王子的口风,好把长公主的身价往高里抬一抬。

    更鼓敲过三遍之后,铁心源这才揉着腰肢从房子里出来,忙碌了整整六个时辰,才把需要的东西按照火儿留下来的说明书配置完毕。

    很奇怪,孟元直今晚竟然没有睡在青楼里面,和张直一起坐在月光下喝茶。

    铁心源过去抱着茶壶喝了一通茶水,长出一口气道:“今天没有出去耍子?”

    孟元直捶捶自己的腰笑道:“老子又不是铁打的,总要休沐几天才行。”

    铁心源嘿嘿一笑,指着自己刚刚走出来的屋子道:“正好,明晚你们要帮我干活,今天休憩一下最好,免得明晚一点力气都没有。”

    孟元直点点头,递给铁心源一张纸道:“尉迟灼灼拟定的礼单,很丰厚。”

    铁心源取过礼单瞅了一眼就皱眉道:“这两个女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我说十里红妆不假,可是这样白白的送给人家,真当我是冤大头吗?”

    孟元直楞了一下道:“你不是对长公主喜欢的死去活来的吗?现在怎么心疼开钱了?

    礼单我看了,大部分都是玛瑙和玉石,在我们哈密就不值钱,银钱对我们来说又不是很重要,你要是不狠狠地拍你丈人的马屁,他不会把闺女嫁给你的。”

    铁心源揉揉太阳穴道:“你知道什么,挣钱是一门学问,这花钱更是一门大学问。

    五十万贯钱,能把东京的货物买走一半。

    皇帝现在是缺钱,可是我这几天走街串巷的看过了,粮价一点都不高,布帛的价格也不高,甚至铁器的价格都比三年前低了很多。

    这说明什么?说明民间也没有钱了。

    如果我们在东京把这么一大笔钱丢给皇帝,那些商贾立刻就会得到风声,知道皇帝要犒赏三军花钱如流水了,一旦市面上的货物减少了,你信不信,这里的物价就会飞涨,你还要东京的百姓活不活了?

    同时我们获得的回礼也会打好几个折扣。

    这是牵一发动全身的事情,这样毛毛躁躁的乱干可不成。”

    孟元直瞅着铁心源狠狠地喘了好几口气才不让自己的怒火升腾起来,和这个家伙在一起,好像总显得自己比较蠢。

    “你准备怎么花钱?”

    “慢慢花,而且还不能把钱花在一个地方,比如,我们在东京把钱交给皇帝,在京兆府提货,这样一来我们节省了大量的运货时间,同时还能多买一些。

    而朝廷可以用这些货物的货值来抵消京兆府的夏赋,东京城的货物总量没有改变,而朝廷却多了一大笔钱,这能保证东京城的市面上既有银钱流通,也保证市面上的物价不会发生大的改变。

    最重要的是告诉大宋君臣,他们都是一群什么都不懂的蠢货。“

    孟元直大笑道:“多买一点货物,少买一点货物对我们有个屁的影响,魔鬼地的玛瑙多的是,足够我们捡十几年的,你明明是在帮大宋,却一定要装的恶声恶气的。

    前面卖马就是这样,现在给长公主聘礼还是这样,你累不累啊?

    我认识的大宋官家是一个老狐狸,不是你说的蠢蛋,你能想到的事情,人家三司使,计相也能想到。

    大宋官家玩的最好的就是平衡,朝廷里的文武百官就是干这些事情的,说不定人家在安排好所有的事情之余,连自己的犒劳银子都留出来了,你还是少操心。

    猛猛的用一大笔银钱砸昏大宋君臣,平平安安的把公主娶到手才是正经!”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