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五章看远方
    第一一五章看远方

    “孟子曰:孔夫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如果诸位登临天山,就会现,天下尽在我辈彀中矣。<?    ”

    “那是自然,古往今来但凡是有雄心壮志之辈,无不是胸怀广阔,目光远大之人。

    “登高远望,直抒胸怀,自觉天地悠悠,白云苍狗,世间人都成蝼蚁……”

    铁心源和这四个混蛋瞎扯了半天,结果他现,什么都没有得到。

    虽说这四个人将话语说的慷慨激昂,如果去掉那些修饰用的废话,这些话就全部都是废话……

    和聪明人谈话,就是这个样子,在对方没有明确说出自己的本意之前,就一直这样试探来试探去的,如同蠢货。

    铁心源很想邀请这四个家伙去哈密看看,从根本上了解一下西域,话头已经起了两三次了,人家就是不接话,说一些疯话,转瞬间就把话题扯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苏轼是一个什么事情都敢答应,却什么事情都不去做的天真浪漫派。

    至于其余三个……全部在等着东华门唱名呢。

    铁心源暗暗叹一口气,约定了下一次聚会的时间就拱手告辞。

    原本还想通过自己的讲述,让这些大宋未来的精英们知晓大宋如今的处境是何等的危险。

    这些人却以为自己想要招揽他们,既然不是一条道上跑的车,多说无益。

    就像自己以前碰壁无数一样,不用多难过。

    宋人的慷慨激昂永远只表现在嘴巴上,他们在很多时候疯狂的如同汉唐重临,只有深入西域的铁心源和孟元直才知道宋人对西域人来说,只是一个最好的抢劫对象。

    红日已经渐渐西垂,铁心源为自己在这里消耗掉了半天时间感到非常后悔。

    出了酒楼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头看苏轼他们一眼,就扬长而去。

    铁心源走了,酒楼里的几个人却变得沉默下来,苏轼艰难的翻了一下身体,喝了一口酒道:“这家伙好像有些看不起我们,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鄙视!”

    张榩点头道:“他之前说的话还是言之有物的,后来就变成了一般的寒暄。”

    范纯仁点头道:“确实如此,问题是,他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们?”

    苏轼幽幽的道:“他真的可以这样看我们,就凭他做出来的事情,我们是比不上他的。”

    文同怒道:“且不说子瞻十岁成名,即便是质夫他们也是人中豪杰……”

    苏轼笑道:“人家成名可比我早,名声也比我大,尤其擅长百工,乳山的光明殿就出自他之手,我甚至还听说就连琉璃这样的宝物也是出自他之手。”

    范纯仁皱眉道:“铁青蛙?”

    苏轼嘿嘿笑道:“我答应帮他保守秘密的,我可没说他是谁,是你们自己猜出来的。”

    王榩的脸皮跳动两下,放下手里的酒杯叹息一声道:“十五岁获封子爵,我辈不如。”

    文同吃惊的道:“如此说来,他说自己在西域建国难道是确有其事?”

    苏轼点头道:“恐怕是真的,前日我去永叔公府上拜会,永叔公忧心忡忡,还以为他依旧在为那件污烂事烦恼,问了之后才知道大谬。

    那件污烂事,永叔公早就不放在心上了,他如今担忧的却是更加深远的东西。”

    “什么东西?”其余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北海结冰了!”

    文同笑道:“永叔公未免有些……”

    “你是说永叔公是在杞人忧天吗?”

    苏轼努力的不让自己的肚皮碰到桌子,提着气问道。

    王榩和范纯仁也不明白欧阳修为什么会对北海结冰这种事情感到烦恼,本来想问,又怕苏轼把自己当傻瓜,既然有文同问出来最好。

    苏轼并没有直接解释欧阳永叔为何会对北海结冰产生了忧虑之情,小声道:“年初的时候永叔公受命去契丹参加辽皇在辽国西京举行的春捺钵。

    结果,在契丹的时候,他遇见了铁青蛙,听铁青蛙说他碰见了一个蒙兀人,那个蒙兀人想要给讨好辽皇给他唱歌,希望辽皇能够允许他的族群南迁。

    很可惜,那个蒙兀人没见到辽皇,就被契丹人给杀死了,听说那个蒙兀人临死前都在大叫,希望辽皇能让他的族群搬离日益寒冷的北方。

    蒙兀人死后,永叔公利用自己使者的身份,接触了很多北方的蛮族,结果永叔公现,不仅仅是蒙兀人希望南迁,就连女真人,以及野蛮人同样有这样的诉求。

    他们说北方已经变得奇寒无比,根本就不适合人类居住了,如果不南迁,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王榩皱眉道:“这和我大宋何干?即便是有麻烦,也是契丹人的麻烦。”

    苏轼摇头道:“永叔公说铁青蛙可不这样看,他认为越是居住在靠北地方的人就越是强悍,就越是野蛮,永叔公亲眼见过北方蛮子强大武力,一旦这些北方蛮子们的生存都出现问题之后,一定会悍然南归的,他认为即便是契丹也挡不住几年。

    就像从高坡上往下滚巨石,契丹人如果挡不住,就会被这颗巨石裹挟着继续向南滚动,到时候,轮到大宋来抵挡了。”

    张榩仰面朝天,思考了良久才笑嘻嘻的道:“这倒是一个大麻烦。

    不过啊,这只是一家之言,不足为虑!”

    苏轼挠挠脑袋道:“确实如此,北方的蛮子们即便不因为天气缘故这数千年来依旧在南下。

    到时候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该死的乐天派性格再一次占据了苏轼的大脑,他自然不晓得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大事都是起于微末。

    “戌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这样的文章他们熟读过,只是不明白何为“?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他们更加不明白,他们以为的长时间,其实只有区区数十年而已。

    如果他们能够活的足够长,就会亲眼看到身畔这座巨城会如何被北方的蛮族劫掠一空。

    他们会看到高高在上的贵人,被野蛮人弃之如泥土,往日高不可攀的贵女,会被野蛮人载于马后极尽羞辱……

    靠一张嘴是跟这些家伙们说不清楚的,只有让他们亲眼走一遭西域,他们才会知道这个世界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

    能动手的时候,就不要动嘴,这是铁心源一贯的主张,自己能被夏悚随便给个印鉴就丢去戈壁,没道理自己就不能故技重施把这些家伙们也带去西域。

    至于他们愿意不愿意,铁心源不觉得这是一个什么问题,一旦人到了西域戈壁,想不变的野蛮也不成了。

    夏悚做错就错在往西域丢的人太少,如果夏悚有足够的魄力,成千上万的往戈壁上丢真正的有才之士,铁心源觉得这将是一个很好地政策。

    或许会有大量的人死掉,他同样相信,也一定会有大量的人雄起。

    走在细雨绵绵的街市上,铁心源想通了很多的事情,心情也变得舒坦了起来。

    婉婉现在应该知道自己已经来了吧!

    想到这里,铁心源的心一下子就变得火热起来,放眼东京城皆是面目可憎之辈!唯有婉婉可让阴云变成晴日。

    铁心源热切的朝自己家的老宅子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就果断的回到了单远行给自己准备的竹竿巷宅院。

    这里鱼龙混杂,当年包拯以雷霆万钧之势清楚了东京城里的城狐社鼠。

    只不过短短的数年时间,这里又充满了三教九流的人物,狻猊帮没了,白虎堂又出现了,屠户帮消失了,骡马行又出现了。

    只要有利益,这样的组合永远都清除不干净,只会变得更加野蛮,更加的隐蔽,更加的凶残。

    只有在这种地方,铁心源才敢储存大量的爆炸品和危险品。

    婉婉的生日就在三天之后,应该给她准备礼物了。

    赵婉坐着篮子回到了城墙上,和平日里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因为那五只狗叫唤的厉害,应该是被困的烦躁了,她就命公主府的人与两名在铁家养狗的宦官带着五只狗去城外公主的农庄里撒欢一月。

    这样的事情已经有好几回了,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回到兰苑的赵婉,就下令水珠儿将兰苑落锁,自己来到寝室之后,才像一只小鸟一般的欢腾起来。

    一枚美丽的玛瑙石被她亲了又亲,看了又看。

    这枚玛瑙石非常得奇异,一边是淡蓝色的,一边是淡粉色的。

    被高明的匠人雕刻成两个连在一起的娃娃。

    一个是蓝色的男娃娃,一个是粉色的女娃娃,两个娃娃都憨态可掬,正背着手伸长了脖子在亲嘴。

    水珠儿从外面走进来笑道:“您的情郎终于来了,您想要的十里红妆也要来了。”

    赵婉亲了一下手里的玛瑙娃娃笑道:“三媒六证应该全了,除了父皇和母妃的同意之外,我们一样都不缺。”

    水珠儿笑道:“张嬷嬷在外面守着,您的嫁衣是否可以拿出来了?”

    赵婉摇头道:“还不是时候!五十万贯的彩礼能否让父皇满意,还很难说。”(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