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四张桃花不负故人心
    第一一四章桃花不负故人心

    和苏轼谈话总体上是愉快的,如果他不时不时说那句彼其娘之的话,就让人如沐春风了。[  〈〈

    两人相互搀扶着从桃林深处走出来的时候,张榩和范纯仁正在四处寻找苏轼。

    这两个家伙没有一个善与之辈,虽然文同的伤势来的猛烈去的迅疾,大夫也说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毒虫咬伤事件,他们二人还是觉察出这中间似乎有事。

    惊蛰刚过,桃花才刚刚盛开,这个时候要说有毒虫满地走,那就太亏心了。

    可是他们两人亲自看过文同的伤势,伤口只是一个小小的圆孔,他的身体上并没有凶器的影子,至于别人靠近暗算的话,文同自己笑着说过,最可疑,最有可能的就是张榩和范纯仁他们两个,在他受伤的时候,没现有人靠近过他们。

    张榩和范纯仁自然是不可能对老友下手,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毒虫这么一个解释了。

    出于谨慎,张榩和范纯仁现苏轼不在身边之后,立刻就结伴寻找,很快就找到了满身泥泞的苏轼。

    “摔了一跤,跌了满身泥,如果不是被在下看到,说不定会跌破脑袋。”

    铁心源理直气壮地对张榩和范纯仁解释。

    苏轼闷哼一声,表示自己身体很痛,不能再受刺激。

    “彼其娘之的泥地,害得老子摔跤……”

    苏轼的话音很重,却没有出卖铁心源,别看他大大咧咧的似乎对于铁心源马贼的身份不是很在乎,其实他心中早就升起来了一堵警惕的高墙,能不把王榩和范纯仁拖进来,就不拖进来。

    铁心源想要带长公主离开,以他马贼的身份绝无可能,剩下的两条路不外乎强抢和私奔。

    这两条路那一条都是犯忌讳的事情,尤其是犯皇家的忌讳,他可以稀里糊涂的因为对域外的好奇而参与此事,却不允许前途远大的王榩和范纯仁也稀里糊涂的踏进泥沼。

    铁蛋就站在不远处的一颗桃树后面,鼓着腮帮子准备吹箭,见铁心源暗地里摆摆手,就收起吹箭,若无其事的朝桃花林深处走去。

    “尉迟兄来自西域,对天外诸国甚是熟悉,小弟不欲独享这些天外珍闻,特意邀请他来和几位一聚。”

    刚刚见过礼的范纯仁疑惑的看看铁心源道:“想不到一个小小的诗会,竟然是藏龙卧虎之地。

    中原之地群狼环伺,自高仙芝怛罗斯战败之后,久不闻西域消息,今日定要补全遗憾。“

    铁心源笑着拱手道:“诸位都是大宋国的良才,如果能去西域之地,效法班定远定会有一番功绩流传万世。”

    张榩摇头道:“汉唐雄风远及大漠绝域,我大宋能抱残守缺已属不易,想要扬威域外,难,难,难!”

    苏轼指指铁心源道:“这家伙别看长得像胡人,其实和我们没有多大的区别。

    他在西域已经打出来了一片天地,你们不可不敬。”

    范纯仁等人自然是坐起立行之人,不容铁心源客套,就拖着他抬着已经好转的文同出了桃花园,匆匆的找了一座酒楼,二话不说就准备喝酒畅谈。

    铁心源走出桃园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看,苏轼笑道:“别看了,就算你进入了园子,也见不到长公主,你已经很不要脸的把一诗词送进去了,已经很难得了,莫要得寸进尺,否则会被宫里的宦官当做登徒子驱赶出来。”

    早就知道这个结果的铁心源强笑一声,在张榩,范纯仁两人的调笑声中走进了酒楼。

    大相国寺的三十亩桃园,有宦官宫娥用青色的布幔将诺大的桃园分成男女两个区域。

    很不公平的是,女子这边可以掀开布幔偷偷地观察男子那边,而男子如果掀开布幔,一定会被宦官们用乱棍打出去。

    和那些带着丫鬟到处偷看男子的贵女们相比,赵婉已经无聊的快要睡着了。

    帘子的另外一边,正有人用契丹话唱情歌,歌声悠扬豪迈,另一边还有大理国的葫芦箫正演奏着靡靡之音,帘子这边,几个身着轻纱的高丽美人戴着高高的帽子努力的摇晃着脑袋,一条彩色的飘带随着脑袋的摆动,变幻出各种美丽的图案……

    “长公主有所不知,我交趾国与大宋一衣带水,同文同种,密林景色妖娆至极,黄龙寺更是金碧辉煌,有南天第一丛林之说……朝阳升起时,晨雾未散,阳光普照之下,黄龙寺如同神仙地……”

    赵婉打了一个哈欠道:“钱嫔娘娘,你不用这样卖力的向本宫推荐交趾国,好像你去过似的,以前有一个人对我说,交趾国的人还没有长成人形,长得黑乎乎的每天攀在书上采野果子吃。

    你难道想让我嫁给黑猴子吗?“

    钱嫔和赵婉的岁数差不多大,平日里走的很近,今天这场桃花诗会就是钱嫔起并主持的。

    一个进宫仅仅一年的采女能身居高位,自然有它不凡的背景。

    钱嫔掩嘴笑道:“我背书一样的将这段话背给你听,自然就有人来出这场诗会需要的银钱。

    惠而不费,长公主就容我再唠叨两句,听不听在您,就当我是一只绿头大苍蝇,嗡嗡完毕,妾身去拿银子,您继续思念自己的情郎。”

    赵婉笑道:“钱王爷想要我父皇关注天南,自己上书也就是了,我父皇又不是听不得谏言的昏君,只要是对的,父皇定会纳谏,你们何苦拉我下水。”

    钱嫔笑道:“妾身早就知道这些个契丹驴子,大理孔雀,高丽棒子,以及交趾猴子想要迎娶公主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妾身是来赚取银子的,谁要帮你说媒了。

    现在啊,您可以小睡一会,我在这里继续给您念叨嫁到契丹的好处,免得人家说我光收银子不办事。”

    赵婉嫣然一笑,钱嫔这人虽然看起来势力至极,却是一个真小人,是是非非的都说到明面上,让人恼她不得,进宫一年多,却全心全意的帮助父皇从天南赚取了很多银钱,是靠实力获得父皇宠爱的,否则,这样的诗会也轮不到她一个小小的钱嫔就能获得主办权的。

    钱嫔果然如同一只绿头大苍蝇围绕着赵婉嗡嗡的说个不停,百无聊赖的赵婉只好拿起桌子上的宦官送来的才子诗词,慢慢的翻阅。

    昏昏沉沉中,一行极为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赵婉全身的困意不翼而飞,一双眼睛亮的吓人。

    “争花不待叶,密缀欲无条.傍沼人窥鉴,惊鱼水溅桥。哈密,尉迟文谨录!”

    诗词什么的赵婉才不在乎呢,她只是在努力的辨认这些字迹是不是新写的。

    指尖沾点茶水,轻轻地在字迹上涂抹一下,墨汁就粘在手上。

    “想我大理国,虽然身在南召,却春有花,夏有风,秋有明月,冬有雪,洱海风光四时无限,风平浪静之时崇圣寺三塔倒影在湖光山色间,妙不可言……”

    赵婉的眼泪扑簌簌的就流淌了下来,心中既是甜蜜,又有些酸楚和委屈,只想嚎啕大哭一场。

    钱嫔斜着眼睛偷偷地看赵婉,见她泪水横流,还以为她喜欢上了大理国的王子,这也难怪,这些最重要的求婚者中间,以大理王子的容貌品行最为出色。

    “怎么,对大理王子动心了?

    也好,算起来这位也是所有人中最出挑的,最难得的是他是大理王的独子,将来是铁定的大理王。

    虽然国家小了些,可是宁为鸡头不做凤尾,也是极好的。到了大理国,你就是将来名正言顺的大理王后,母仪天下,不比去契丹,高丽国做小要强一万倍。“

    赵婉勉强收拾了心情,招手唤来水珠儿道:“时辰不早了,我们回家,我的狗狗们还没有喂养呢。”

    钱嫔欢喜的道:“好啊,好啊,长公主身份尊贵,大理王子也该在您的面前充作狼狗。”

    赵婉强做欢颜,告别了钱嫔,一路催促之下,不一会就回到了皇宫。

    水珠儿见赵婉一回到兰苑就匆匆的换衣衫,最让水珠儿惊讶的是,赵婉竟然将束胸的围布也抽掉了,却把细细的腰肢用绸带勒了又勒。

    茁壮的胸脯,细细的腰肢,丰硕的臀型有说不出的美艳。

    “公主您疯了,外面已经有太多的饿狼了,您干吗还要换上这样的一闪,那些登徒子们会疯掉的。”

    水珠儿努力的想把披风给自家公主披上,免得引来更多的饿狼垂涎。

    赵婉喜滋滋的坐在镜台前面,开始亲自画眉,咬了一口口媒子对水珠儿道:“玫红色是否有些太艳了?”

    水珠儿瞅瞅赵婉丰满的嘴唇吃惊的摇头道:“您以前都是不施脂粉的。”

    “你知道什么,你看见于阗国那个妖艳的女使者了吗?在我父皇的大殿上竟然敢扭着屁股乱抛媚眼,惹得那些臣子们各个意乱情迷的。

    还有那个于阗国的王女,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我很相信源哥儿,可是架不住他身边全是狐媚子!”

    水珠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欢喜的道:“您是说源哥儿回来了?他来东京娶您来了。”

    正在描眉的赵婉鼻头一算,眼泪再次从大大的眼眶中溢出,哽咽着道:“我好怕他再也不来了!我好怕桃花开,恨不得今天大雪覆盖东京城,让桃花晚些盛开。”(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