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零章杀千刀的
    第一零九章杀千刀的

    站在船上的铁心源非常的惊讶,他的身边就有十余头肥猪在哼哼。〈

    运猪船味道自然好闻不到哪里去,只是,这股臭味是铁心源唯一能勉强忍受的臭味。

    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是依靠猪肉给铁家积攒了诺大的家当,他自己也曾经为了弄垮危楼和猪有过接触。

    因此,即便是站在猪群里面,也没有多大的不适应。

    孟元直蹲在运猪船的顶棚上,即便是如此,他鼻孔也用绢布堵的死死的,只能张大嘴巴呼吸。

    这样的船只总共有十二艘,每艘船上都有两个艄公负责撑船,只是这些艄公似乎对自己船上多了一些人似乎视而不见,只是在努力的撑船。

    运送猪羊的船只能从西水门进去,每日辰时水门开放,水门巡检按例收取猪羊税之后,就会放行这些船只。

    巡检兵丁跳上船搜检猪羊的时候,他们对于船上的这些人也似乎视而不见。

    匆匆的干完活之后就挥手放行了。

    运猪船顺着水道进了西水门,当铁心源看到西水门边上的那颗大柳树的时候,任他性情坚毅,鼻子还是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这颗柳树对他来说有着太多的记忆,自己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推着一辆独轮车在这里贩卖汤饼,母亲担心他乱跑,往往会把他拴在柳树上……

    柳树的对面就是东京城大名鼎鼎的七哥汤饼店。

    虽然王柔花已经去了哈密,但是,这里的生意依旧非常的红火,不论是店里,还是店外的棚子底下,坐着,或者蹲着很多食客。

    无一例外的捧着一个巨大的黑陶大碗吸溜吸溜的吃着名震东京的猪肉面。

    单远行也在吃面,看见铁心源之后就丢下饭碗,将手缩在袖子里低头向枣冢巷子慢慢行去。

    铁心源一身淡蓝色的竹布常服一点都不引人注目,如果不是眼睛变大了,皮肤变黑了,浑身脏兮兮的还散着臭味,七哥汤饼店吃饭的熟客很可能会认出他来。

    单远行依旧回到了自己家中,大门虚掩着,铁心源推开了大门,就看到了坐在屋檐下的单远行。

    只看了一眼,铁心源就确定,这个老家伙快要死了。

    “污烂人越的无法无天了!”

    单远行淡淡的对铁心源道。

    “看出来了,能把我们这么多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弄进东京城,一般人可办不到。

    怎么,地面上的事情现在都由你来管吗?”

    “老乞丐死了,小乞丐当主人了,他想干更大的事情,所以,地面上也开始有污烂人了。

    只是小乞丐没胆子上地面,地面上的事情就只能托付给我了。”

    铁心源笑道:“我记得我走之前,包拯不是誓要铲除这个东京毒瘤吗?为何污烂人反而会坐大?”

    “老乞丐就是被包拯他们给弄死的,只是他没有********,因此人家死灰复燃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地道弄清了吗?”

    单远行点点头道:“弄清楚了,小乞丐如今忙着弄钱,下手愈的凶狠了。”

    铁心源点点头,背着手在院子里来回走了两圈之后道:“你应该休息了。”

    单远行摇摇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打算死在阴沟地道里,你给我的火种也该给我了。”

    “你一个人做不到的。”

    单远行呵呵笑道:“六十一个出口我都知道!”

    “你打算怎么做?”

    单远行大笑道:“灌老鼠还能怎么做?”

    铁心源点点头道:“你真的打算把金水河里的水灌进阴沟地道里去吗?”

    单远行拍拍自己脚下的土地笑道:“这里已经快要挖通了,只要我打开水门,金水河里的水就会倒灌进地道里,然后再用你给我的火种点燃六十一个出口。

    只需一两个时辰,就能把污烂人全部闷死在地道里。”

    铁心源皱眉道:“这需要非常多的人手!”

    单远行嘿嘿笑道:“这些年我并非是一个人在做这件事,东京这些年谁家走失了人口,谁家的少年,女儿被污烂人给害了,谁有老夫清楚?

    只要老夫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他们就是老夫天然的帮手,还有这些年被我解救的人家,多少都欠我一个人情。

    如果老夫想要造反,他们自然是不愿意的,如果老夫只想干掉污烂人,这些人哪里会有不帮我的道理!”

    铁心源恍然大悟道:“我们就是这样进城的?你就不打算问问我为何会偷偷摸摸的进城,难道你就不怕我干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吗?”

    单远行冷笑道:“你干你的事情,老夫干老夫的事情,只要能泄了老夫胸口的这股恶气,随便你干什么。”

    “我听说密谍司密谍无孔不入,谁能想到东京城中,你老单轻易的就组织起一大帮人来帮你做事,你确定这中间没有密谍司的密谍?”

    “即便是有那又怎样,老夫没想谋反,只想除掉污烂人,即便是我们中间有密谍,他也不会轻易地就上报官家,毕竟,他的至亲骨肉就死在污烂人手中。

    如果污烂人全部都死掉之后,他们想拿老夫去邀功,也由得他们,那时候官家能看到的只有老夫的尸体。”

    铁心源苦笑道:“能等我离开之后再干么?以前我就是用火烧了人家的府邸,你要是再来一次,皇帝一定会封闭九门逐门逐户的搜查,到时候我连一个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单远行听铁心源这么说,这才抬起头看着铁心源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想带婉婉离开!”

    “长公主赵婉?”

    “我老婆!”

    单远行那张如同前年寒冰一般的老脸终于有了一丝笑意,点点头道:“我见过长公主,那是一个好女子。”

    “咦?你见过婉婉?”

    “见过啊,在你家门口,又一次老汉路过你家,有一个宫装女子正在清扫你家院子,听你家的邻居说,是长公主在等源哥儿回来……”

    铁心源鼻子再一次酸起来,探出手道:“把地下的全图给我,至于猛火油,你会得到的。”

    单远行从自家取出一份地图拿给铁心源,拍着地图道:”别辜负了!“

    铁心源不知道这个已经魔怔了的老家伙说的是莫要辜负婉婉,还是莫要辜负这份地图,总之,两样他都不想辜负。

    婉婉自然不用说,只要手中拥有了地图,就能在东京城里横着走,诺大的一个东京城,有一片黑色的阴影和和他重合,只要稍微动一下脑筋,就能干出非常多的事情。

    东京城繁华无双,只可惜自己只能走在阴影里。

    铁心源叹息一声,就出了单远行的家门。

    走在熟悉的大街上,那些招牌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街上的人群似乎也没有什么大变化,唯一变的是自己,这里已经没人认识他了。

    牛家的烧饼买卖依旧红火,只是烧饼里面夹的羊杂碎比以前少了很多。

    牛三怕如今不做烧饼了,而是捧着一个茶壶,戴着员外帽子,坐在里间喝茶,顺便监督七八个伙计在外面忙碌。

    铁心源咬了一口烧饼,面饼粗粝无味,羊杂碎腥膻难闻,他失望的皱皱眉头,以前那种用新麦子磨面制作出来的带有粮食清香的烧饼恐怕再也吃不到了。

    路过自家门前的时候,他特意在铜子家的门前停留了一下,瞅瞅城墙上不断巡梭的侍卫,叹了口气,就从铜子家的侧门翻了进去。

    他非常熟悉的穿过昔日味道难闻的作坊,来到铜子家的客房里。

    门边上有一个硕大的破旧荷花缸,这个荷花缸里依旧装满了房檐水,水面上蒙了一层厚厚的浮尘。

    荷花缸底下有一块青砖,铁心源用力的踩了两脚,那个荷花缸就缓缓地移动到一边去了,露出一个黑乎乎的大洞。

    他跳进了地洞里,不一会那个荷花缸就重新回到了原位。

    蹲在地上点亮火折子之后,他探手抚摸着地洞上密布的刀砍斧凿的痕迹。

    很难想象母亲竟然能自己一个人挖出这样的一条地洞来。

    地道不长,铁心源走了一百多步,就来到了地道的尽头,找到一个凳子腿充当的把手,用力的拉了一把,头上就掉下来两扇小门,一缕明亮的光线从外面照射进来。

    只是看了一眼外面,铁心源就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他睡了整整十五年的卧室。

    地道是极为粗陋的,机关更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只要是有心人,稍微探查一下就能现这条地道。

    铁心源从洞里探出头来,看着他这间一尘不染的屋子,苦笑着摇摇头就重新关好了地洞门户。

    自家的院子里传来猛烈的狗吠声,四五只恶犬正在猛力的抓挠着大门。

    蹲在地道里好久,那些狗吠声才渐渐消失了。

    回头向外走的时候,他忽然现地道里竟然写满了字,写的最多的竟然是咒骂他的话语——杀千刀的!

    这四个字布满了地道两侧,每一句骂人的话下面都有一个日期标注……(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