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九章再回东京
    第一零九章再回东京

    或许枣红马的心里也不好受,也希望借酒浇愁,不大的一壶酒,不一会就被铁心源和枣红马喝光了。( ?[{[{ 〉

    浓烈的酒浆让铁心源全身暖洋洋的,而枣红马也变得懒懒的,不过,这家伙的酒性很好,喝高了,就把脑袋靠在干草上,闭着眼睛睡得很是安稳,无论马车如何颠簸都不曾哼唧一声。

    越是靠近东京城,铁心源的心也变得忐忑起来,当初从东京走的匆忙,没有喝婉婉告别,母亲她们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跟婉婉说一声。

    留下莫名其妙的婉婉一人在东京,确实很对不起她。

    铁蛋从京师送去清香谷的信,铁心源至今还收在怀里,在信中,婉婉没有哀怨,只要求铁心源来京师一趟带走她,她不想留在京师。

    这些话铁心源对谁都没有说,那封信即便是母亲也没有看到。

    有些事不适合对人言。

    来到这个世界,铁心源的心中永远都有一块别人根本就无法触摸的地界,这片地方,是他留给自己吊丧用的,用来哀叹自己稀里糊涂的过去。

    如今赵婉成功的闯进来了,这让铁心源有些尴尬。

    不过,也有一丝甜蜜,毕竟这地方还是头一回有女人进来。

    两只老虎想要在一座山头相安无事,除非是一公一母,现在公老虎有了,就差母老虎了。

    心里面有事,喝酒就没了节制,一坛子经过蒸馏之后的烈酒,即便是铁心源酒量不错,也根本就承受不起。

    喝了一半,酒坛子就丢在一边,枣红马闻见酒味又探过头来……

    一人一马都喝的烂醉如泥。

    心里面想着谁,在梦里那个人就会进来,果然,当铁心源在梦中回到东京的时候,婉婉就站在那片被自己烧掉的杏花林里,重要的是,这个妖精竟然只披着一袭轻纱……

    头痛欲裂,这是宿醉之后的自然反应,铁心源能蒸馏出不错的烈酒,却没有法子将烈酒里面的燥气除掉,因此,烈酒宿醉之后,第二天活过来的时候会让人痛不欲生。

    铁心源想要活动一下身体,忽然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身上似乎压着重物。

    努力的睁开眼睛才现,枣红马的一只马腿就压在自己的肩膀上,而自己的一条腿却跨在枣红马的肚皮上,这模样实在是不雅观。

    使尽全身力气推开了那条马腿,勉强坐起来之后,才现全身酸痛的难以支撑,只好重新倒下。

    苦笑着瞅瞅依旧在酣睡的枣红马摇头道:“牢房里的狱卒害人性命的时候才会给犯人的胸口压麻袋,老子昨夜差点被你压死。”

    说完话有感觉自己裤子里湿漉漉的,不由得羞愧难当,两辈子也没经历过抱着一匹马做春梦的事情。

    喝了一壶冷茶,铁心源这才觉得自己彻底的活过来了。

    匆匆的换过衣衫之后,掀开马车帘子朝外看,才现天色已经很晚了。

    天边的星星正在眨眼睛,而孟元直似乎没有要停下来扎营的打算,就嘶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嘎嘎。

    “我们这是到哪里了?”

    “孟爷说我们今晚要不断的赶路,争取二更天的时候赶到陈桥镇。”

    陈桥镇铁心源以前就和同窗们来过,这里是大宋龙兴之地,陈桥虽然被大水毁坏过三次,可是只要水退了,封丘县衙门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安抚灾民,而是立刻重修陈桥!

    虽然外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铁心源却似乎已经闻到了东京那熟悉的味道。

    二更时分,车队终于抵达了陈桥镇,铁心源下了马车,站在桥上抚摸着石桥上雕刻的盘龙唏嘘良久。

    赵匡胤黄袍加身的时候这里不过是一座木桥,每年都会被大水冲坏。

    黄袍加身之后,这里就变成了石板桥,当石板桥也被大水冲坏之后,这里就变成了九眼石拱桥,一般的石桥上雕刻的都是石狮子,不雕刻龙形,担心和龙王爷起了冲突。

    唯有陈桥上雕刻了龙形,这是因为陈桥是另为一条龙的家之地。

    站在桥上的铁心源很容易就陷入了迷乱之中,他仿佛看见在无数甲兵的簇拥下,有人将一袭黄袍披在铠甲外面,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的将士怒吼道;“诸军无主,愿策太尉为天子!”

    赵匡胤仰天长啸道:“诸君是要陷我于何地啊——”

    铁心源抚摸着一条盘龙喃喃自语道:“多么虚伪的人啊,老子为了当上西域的王,如今也变得和他差不多了。”

    一个声音猛地从背后传来:“不是和太祖差不多,你比他卑鄙多了,将来的成就可能也比太祖大。

    这些年我算是看出来了,淳朴良善之人根本就坐不到皇帝的位置上,像老夫这样稍微愚笨一点的也不成,那个位置就是给你,以及太祖这样的人准备的。”

    能无声无息绕过清香谷猎户防守的人,只有孟元直,铁心源回头看去的时候,现这家伙坐在石桥的栏杆上,抱着一个酒壶喝的正愉快。

    “白日里昏睡了一天,你也不叫我一声。”

    和孟元直这种人谈论帝王大业如同对牛弹琴,此人自从在西域历练了一年之后,整个人似乎都生了很多变化,细微之处铁心源说不来,只是觉得这家伙越来越像传说中的武术宗师了。

    如今还在往返璞归真的方向突飞猛进。

    “不敢打搅你的清梦,路上我掀开帘子看了,你抱着一匹马又亲又叫的,老夫以为不好搅扰,就没管,连中午吃饭都没有喊你。”

    铁心源自然听出孟元直话语里浓浓的恶意,嘿嘿笑道:“我和枣红马已经订交成兄弟了,过不了多长时间,枣红马身体养好了,我就可以骑乘了,到时候你莫要羡慕。”

    孟元直冷笑道:“那匹马是龙种一点不假,可是这个龙种偏偏是一个受了伤的龙种,我问过胡老三了,他说枣红马即便是恢复了,也会大伤元气,今后能勉强自己走路就不错了,就算是配种,也需要牧人帮忙,这样的龙种老子要他来做什么?”

    铁心源笑道:“铁一他们的身体不也是让我给补回来了?你看看铁三,他如今龙精虎猛的样子,谁敢说他是一个过了气的马木留克?”

    孟元直长叹一声道:“你只看到铁三和铁五他们两个,难道你就没有现铁一,铁二,铁四三个人已经不粘武事了吗?

    源哥儿,你的法子只对铁三和铁五有用,对他们三个用处不大。

    你这一遭危机重重,对你最忠心的铁一为什么不跟着过来,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体不成了,担任不了护卫的职责,临走的时候铁一,铁二邀请我喝了一顿酒,他们说不了话,就我一个人说,说了足足大半夜,甚至向天盟誓一定把你平安的带回清香谷,他们才结束了这场极度没意思的酒宴,源哥儿,说真的,和你在一起干事情真的很舒服。”

    铁一他们的事情铁心源当然知道,只是不愿意把这事说破而已,一旦说破了,性情高傲的铁一他们就会立刻离开清香谷,找个地方去悄悄的死掉。

    因此,铁心源才会把他们兄弟几个当成牲口在用,对他们这种无父无母,无妻无子的人来说,只有觉得自己很有用处,才能安心的活下去。

    “我希望他们能死在自己的职责中,无忧无虑的死去,到时候我就能把他们记载心间了。”

    孟元直也觉得自己刚才提起铁一他们的事情有些不妥,连忙指着南边道:“此去京师不过七十里,明日鸡鸣动身,日暮之前一定会赶到东京。”

    铁心源摇摇头,从怀里取出一封信对孟元直道:“你明日还要辛苦一趟,去一遭东京城找到单远行,他如今住在竹杆街,他会安排我们秘密进京。

    不论是你还是我,都不适合在东京抛头露面。”

    孟元直皱眉道:“单远行此人可靠吗?他如今和那些污烂人混在一起,很难保持忠贞。”

    铁心源背着手瞅着南边道:“单远行其实已经死了,如今行走在人间的只是一副躯壳罢了。

    这样的人不会有任何变化的,我们想要在东京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就只能依靠他。”

    “不和铁蛋他们联系吗?尉迟灼灼那里也不去吗?”

    “不去,只要他们知道我已经到了东京,这就足够了,联系过多,我担心密谍司的人会现蛛丝马迹。”

    陈桥毕竟不是很大,大晚上的站在桥上,依旧能感到寒意,这个时候站在桥上赏月不算是好时候。

    铁心源向南边说了一声晚安,就回到客栈里去了。

    他没有丝毫的睡意,如今东京城近在眼前,他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远处的那座城池里,有自己的爱人,有自己的仇人,也有自己想要再见一次的人,无论如何,都要把所有的因果纠缠在这里解决掉。

    如果不能彻底的斩断自己的过往,清香谷就没有什么未来可言!

    舍得,舍得,有舍才会有得……(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