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四章《论宋国马政弊政事》
    第一零四章《论宋国马政弊政事》

    “将门是大宋根基最深厚的世家,虽然现在没有什么门阀了,可是这些人的底蕴之深厚,非你我二人所能探究的。〈? <? [

    官场对他们来说就是自家事,捻熟程度更不是你我这种人所能企及的。

    自从太祖皇帝杯酒释兵权之后,武将的脊梁就被打断了,现在的将门以赚钱享乐为第一目标,保家卫国只是一些细枝末节。

    再加上这些年来,文臣们对将门百般防范,并且开了武科,大力的吸收底层世民出身的武将,对这些武将文臣们抱着得用一时的态度,国家有危难的时候派上去,国泰民安的时候再贬斥。

    狄青就是如此!

    我甚至敢保证,狄青班师回朝之日,就是他远窜边远军州之时。

    如果狄汉臣没有这个觉悟,我甚至以为此人一定会死在东京!

    没有一个文臣希望大宋再多出一个将门出来!”

    铁心源笑眯眯的看着滔滔不绝的孟元直,直到孟元直开始怀疑自己眼角是否有眼屎的时候,他才停下嘴巴。

    见孟元直在擦眼睛,铁心源笑道:“没眼屎,我只是第一次现你老孟竟然秀外慧中!”

    “秀外慧中是夸人家小娘子的,你拿来羞辱老夫……算了,不和你计较,只是你要知道将门这群人是一条条的泥鳅就成。”

    “兔子急了还要咬人,更不要说这些累世将门了,文臣们今天拿你一块权柄,明天再拿一块权柄,日积月累之下你说那些将门们还剩下什么?

    最后的结果就是被人家当猪一样的豢养起来,等到打仗的时候派出去当狗,如果他们再退化成猪,打不了了仗了,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被文臣们当猪一样腿毛扒皮拆骨,啃的干干净净。

    我就不信将门里的人就没有一两个眼睛明亮的人,看破这个局面。”

    铁心源躺在软塌上,美美的喘口气,伸个懒腰,把自己的心里话告诉了孟元直。

    “你说的这些关马屁事!”

    铁心源抠抠鼻子笑道:“才夸完你秀外慧中,现在怎么又变成傻瓜了?

    养马怎么了?

    秦朝人的祖先就是一个养马官,后来就是依靠养马获得了封地,最终一统**。

    这些将门们如果再不学一门手艺的话,很可能最后变成肥猪,即便是将来打不了仗了,依靠养马依旧能够站在大宋官家的朝堂上。

    狡兔三窟,这才两窟,他们还需要找更多的洞窟才算是安全。”

    孟元直痛苦的道:“你直接告诉我,不要让我猜,你更不要和我说古论今的用典故。”

    铁心源笑嘻嘻的从桌子上取过一沓子纸张递给孟元直道:“我帮将门写了一份奏折,名字叫做《论宋国马政弊政事》,多年不写官文了,看看有没有遗漏。”

    孟元直接过那些纸,只是看了一眼就重新丢在桌子上道:“你写的东西自然是好的,只是想要人家听你的,这很难,即便你说的是对的。”

    铁心源笑道:“所以我没打算送给他们,所以啊,这封奏折其实是契丹官员写给契丹皇帝看的。

    不小心落在我于阗人的手中,然后我们就认为大宋非常的缺马,就拿野马和牧奴们当礼物,帮助大宋重建马场,这样的属国如果大宋还不满意,我就真的无话可说了。”

    孟元直重新取过那一沓子纸张细读起来。

    “宋国宰相向敏中言国马倍于先朝,广费刍粟。乃诏以十三岁以上配军马估直出卖。

    臣窃以为这乃是宋国马政凋敝之先兆也。

    先是市马以三岁已上、十三岁已下为率。天圣中,诏市四岁已上、十岁已下。

    既而所市不足,群牧司以为言,乃诏入券并省马市三岁已上、十二岁已下的计划才进行十来年,还没有收到完美成效。

    薛向言:“秦州券马至京师,给直并路费,一马计钱数万。请于原、渭州、德顺军置场收市,给以解盐交引,即不耗度支缣钱。”

    诏议买马利害。吴奎等议于秦州古渭、永宁砦及原州、德顺军各令置场,京师岁支银四万两、绢七万五千匹充马直,不足,以解盐钞并杂支钱给之。

    虽然有韩琦指摘如此买卖马匹于国无益,然买卖马匹利润丰厚,商贾纷纷从之,短短六年,马匹价格疯长第三等三十五千,第四等二十八千。

    微臣对比一下宋国养马的费用:其直自二万五千四百五十至万六千五百五十,课自万三千四百五十至八千九百五十九。

    庆历年第一等二万八千,第二等二万六千,第三等二万四千。

    如此对比之后,大宋马政凋敝已成事实,再过十年,微臣以为宋国将再无可用于征战的战马。

    此乃天佑我皇,天佑我大辽……”

    即便孟元直知道这是铁心源杜撰出来的,他的双手依旧在微微抖。

    “这是你杜撰的?”

    “瞎说,向敏中,薛向,吴奎等人的奏疏可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那上面的数据也是真实的,我当年在户部曹观政的时候,这些奏折我可是都看过的。数据也是我亲自一点点从群牧司收集来的,原本想写成奏折当我从国子监作业的,没想到就被人家一脚给踢到荒漠里去了。”

    “那就是说,这些弊政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啊,如果大宋官家慧眼识人的话,任命我为大宋群牧司,有个二十年的时间,我就能保证大宋军队再不缺马,民间再不缺少大牲畜使用!

    可笑啊,大宋至今还禁止百姓宰杀耕牛,何其的可笑,他们一面拿大牲畜当玩具捞银子,一面还假惺惺的从上到下自认为珍惜民力,我呸!

    他们干的蠢事还不仅仅是一个马政,大宋农业开垦的最高纪录是天禧五年,那时候,垦额田五百二十四万七千五百八十四顷三十二亩。

    庆历八年时候就剩下田四百六十一万六千五百五十六顷,二十年间就少了六十余万顷,人口在增涨,土地却在减少,皇帝还有脸自称盛世,崽卖爷田不心疼的货,我呸!

    黄河大决于澶州曹村,澶渊北流断绝,河道南徙,东汇于梁山、张泽泺,分为二派,一合南清河入于淮,一合北清河入于海,凡灌郡县四十五,而濮、齐、郓、徐尤甚,坏田逾三十万顷。

    这里面不但有天灾,还有**……”

    孟元直擦一把脸上被喷溅上的口水叹息道:“你就该当参知政事!”

    铁心源收拾一下心情,摇头道:“平章事才适合我,一个参知政事就想扭转糜烂的场面,难点!

    总有一天,我会把大宋君臣这些年干的蠢事,宣扬的天下皆知,让人知道那些人有多蠢!

    一个个把脑袋插泥巴里,用屁股看天,看什么都只能是一个眼!”

    孟元直被铁心源的一番话说的汗流浃背,铁心源奇怪的道:“大宋好坏如今关我们屁事!你流汗做什么?”

    “我觉得你真的很适合当大宋的参知政事!”

    铁心源摇摇头道:“只要我当上了,以宋皇的小心眼,如果没有必要的权柄,不出一年,你就能去崖州看我钓鱼了,那时候,我只能带着你去当海盗。

    再说那地方一年四季不分,还不如去戈壁滩上吃沙子。

    老孟,我告诉你啊,想要子孙延绵富贵不绝,靠他们还不如靠我们自己靠谱。”

    孟元直起身给铁心源倒了一杯酒道:“还是莫说这些糟心事了,你说说,我们如何去见曹玘,先告诉你啊,我们如今的身份是商贾,见不到这样的贵人。”

    铁心源喝掉杯中酒摇头道:“我们如今是奇货可居,等着人上门就是了,我们进了太原城,这两天来问马价钱的人多,我们一匹都没有卖出去,太原的官府应该明白我们只会和官府交易,明天就该有人登门了。”

    孟元直笑道:“我有时候真是弄不明白你这个脑袋是怎么长的,野马送给富弼帮我们养着,却来跟太原曹玘收钱,你觉得能收到吗?”

    铁心源笑道:“只要曹玘心中还有一丝一毫的不甘心,他就一定会付账给我们,然后去找富弼要野马,最后把牧场建在自己可以控制的地方,当作曹家子弟百年后的依仗。

    老孟,但凡是这种可以当做子孙基业传家的产业,勋贵们做事会非常讲究的,绝对不会允许这件事情沾染一丝一毫的因果。

    我们到时候即便是不要钱,曹玘也会主动将钱送到我们的面前,不收都不成!”

    孟元直忽然红着一张老脸道:“我觉得以后像《论宋国马政弊政事》这种辽国官员写给辽皇的奏折,应该经常出现在宋国才成。”

    铁心源笑吟吟的看着孟元直道:“忘了大宋吧,梁园虽好却不是你我这种人安家立命的所在。

    哈密虽然百业初创,却是一个欣欣向荣的所在,那里才是我们的家。”

    孟元直叹息一声道:“我此生只想死后葬在祖坟里,不想让我的祖坟也沾染上腥膻味!”(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