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二章包袱
    第一零二章包袱

    和铁心源预料的一样,西北地的封疆大吏做事情的方法确实和马贼有异曲同工之妙。

    负责监视富弼的孟元直早早的就跑回来告诉铁心源,有一支边军,已经离开了自己屯驻的黄土岭营寨,正在向铁心源所在的地方急行军,估计在三更天左右就会抵达。

    孟元直之所以能够比官军跑的快的原因,就是他有三匹好马。

    铁心源对宋人也会抢劫这事大感欣慰。

    在西域待久了,他已经把抢劫当成一件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情。

    在西域,不参与抢劫的人是无能的人,不参与抢劫的部族是最弱小的部族,不参与抢劫的国家一般都是被抢劫的。

    所以,他对富弼竟然会干出抢劫这么高大上的事情是真的从心底感到欣慰。

    约束边军不得擅起边衅的是大宋,被人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的还是大宋,想要用岁币来减少战争的还是大宋!

    在一片君子之声中猛然间跳出来一个想要抢劫胡人的宋国重臣,铁心源觉得自己有责任好好的培养一下他的这种上进之心。

    他甚至在想如何再弄过来一批人让富弼继续抢劫,抢劫这种事一旦上瘾,想要戒掉,很难,毕竟,这是来钱最快的一种方式。

    如果有可能的话,铁心源甚至希望全大宋的人都爱上当强盗这种感觉。

    一旦一亿人都开始抢劫了,铁心源觉得自己的清香谷很可能会在某一天变成别人家的产业,就算自己有火药弹,有燃烧弹一样不够……

    铁心源知道这只是一个幻想,只是因为这个幻想实在是太美,才想象一下。

    抢劫就意味着没有秩序,而一个没有秩序的世界最大的受害者其实就是统治者。

    因此,所有以抢劫,杀戮开始的强人,都会在达到目的之后开始整顿秩序,因为,没有秩序,就没有国家,也就没有统治者,世界最后也就会归于蛮荒。

    三更天的时候,那群军卒果然来了。

    他们甚至顾不上休息,就开始进攻铁心源营寨了。

    营地里一个人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数千头被拴在一起的野马。

    很早的时候,在阿大告诉他横山有马群的时候,铁心源就认为自己将来会有一支很强大的骑兵。

    在他的眼中,没有什么生物是不能驯服的,不见后世的杂技团里,连大象都能缩着四只蹄子跳舞,老虎都能钻火圈,狮子都能拉车,一些野马何足道哉!

    马王近乎**的行动,给铁心源上了一场生动的关于自由和死亡选择的大课。

    而带着野马走出横山的这两天,他心中再也没有什么想要驯服野马的想法了,只想快点把这个包袱给甩掉。

    这些野马实在是难以伺候,仅仅两天时间,自残,发疯,相互撕咬而死的野马就足足有一百多匹。

    最恐怖的是在昨日清晨的时候,马驹子竟然死了一地,不是饿死的,是被马群里的公马活活踩死的……

    胡老三以为,再不给这些自由奔跑习惯了的野马找一处宽阔的场地,并且松开它们身上的绑绳,一个月之后,这三千多匹野马能活下来的不会超过五百。

    铁心源不愿意将野马放归荒原,身为群居动物,没有马王的马群基本上没有什么战斗力,今天放掉它们,用不了多长时间它们不是被饿死,就是成了野兽的口中餐。

    专心养马更不可能,时间不允许不说,要是明天醒来在发现一地的野马尸体,他也会受不了的。

    一大群宋兵进入了营寨之后,他们立刻就疯了,眼前马匹的数量之多,简直让他们眼珠子都变红了。

    这群人可不管这些马是不是野马,他们只想捉住一两匹,然后拿去换钱。

    铁心源距离营寨并不远,在明晃晃的大月亮底下,带着自己的同伴站在一座高坡上看着底下的营寨。

    这些野马如果安顿不好,没有达到预定的目标,对他来说就是一场极为失败的行动。

    “当兵的都不会抢劫啊……”孟元直长叹一声指着一个被野马一蹄子撂翻的宋军伤感的道。

    “哪有不收拾干净敌人就开始抢东西的……”张通有些脸红。

    “贵人啊,这营地里最值钱的其实就是那些牧奴和战马,那群人干嘛总往野马群里钻?”胡老三带着十余个部下指着月光下的营地非常的感慨。

    铁心源黑着脸道:“这群人连自家将军不见了都不知道啊,你是怎么带兵的?”

    铁心源没心情看那些业余的抢劫者,低着头瞅着自己脚下的一个全身铠甲的人叹息道。

    “小人愿意立刻叫停他们,只求大王饶命!”

    地上的那个统制是被孟元直捉来的。

    军兵在前面抢劫,这外统制将军却留在城寨外面看风水,孟元直轻易的打败了统制将军身边的十个亲卫,然后就把他给捉过来了。

    张通一瘸一拐的过来瞅一眼,一口浓痰就吐在这家伙的脸上,对铁心源道:“厢军!”

    孟元直大笑道:“我们被厢军给抢劫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铁心源苦笑一声,朝南边拱拱手道:“富弼老兄,我算是服你了,先派厢军过来抢劫,只要我们和厢军动手之后,你就有一千条理由正大光明的抢劫我们。

    我们被抢了,还找不到您的半点错处!佩服!”

    张通拎起斩马刀努力的站起来看着铁心源道:“要不要再把东西抢回来?

    只要给我十个人,就能把这群没用的废物给打散。”

    铁心源指着远处黑咕隆咚的山包道:“富弼安排的精锐军士就在后面,你下去冲杀一阵不要紧,把彪悍的西军引出来麻烦就大了。”

    “野马就这样给他们了?”嘎嘎很不情愿,毕竟自从他跟随铁心源以来,都是他们在抢别人。

    “要不你留下来养马?”

    嘎嘎摇摇头道:“我会被马咬死的。”自从看到马王战斗之后到现在,嘎嘎都不敢轻易的靠近野马。

    铁心源不再理会嘎嘎,让那个宋军统制在一份文书上签了字,用了官印,然后丢给统制将军一份,就带着自己的人在月光下吗,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了横山。

    清晨的时候,富弼见到了满山满谷的野马,脸上并没有多少笑意。

    黄土岭军寨的统制正战战兢兢的向富弼吹嘘自己和部下们昨晚和胡人的战斗是如何的凶险,他们又是何等的勇猛。

    “那些胡人呢?”

    一位主簿打算了统制将军的吹嘘,冷冷的问道。

    统制连忙道:“昨晚打散了,溃逃入黑夜,卑职担心马匹受损,并未追击。”

    “斩首几何?”

    “胡人狡猾,见我军势大,逃遁无踪!”

    富弼已经没有多少耐性听这位统制胡说八道,挥挥手,立刻就有护卫从身边涌出去,将那个统制绑缚起来。

    密谍司的密信中说的非常清楚,那个胡人铁木尔手下还有五百牧奴和五百匹战马,这些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东西,而这些野马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负担。

    野马可以配种,马监的官员说的很清楚,只要把这些野马关进牧场,驯化三代,大宋就会有一个非常好的牧场。牧场里就会源源不断的为提供自己的良马。

    如果再经历两代,甚至有可能培育出最适合大宋骑兵的战马。

    而这个过程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富弼认为自己等不到收获的时候。

    马监的官员们欣喜若狂,钻进野马群里抚摸着每一匹野马都乐不可支。

    唯有富弼脸上的愁容显得更加深重了。

    他清楚地知道,以京兆府的财力,养不起这样一个见效极度缓慢,极度靡费钱粮的马场。

    那个胡人跑了,同时也带走了追随他的牧奴,发疯的马监官员已经开始给野马登记造册,并且不断的催促他在京兆府找一个水草丰美的地方,需要尽快建造牧场。

    自己获得大批野马的消息,如今已然瞒不住了,即便是富弼自己不说,影身的他周围的密谍司探子们也会把这个消息告知朝廷。

    “启禀府尹,这里共计有野马三千一百零三,其中公马一千七……”

    富弼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对马监少丞道:“准备营造马场吧,京兆府乐游原上应该是一片好牧场。”

    少丞咬着牙道:”启禀府尹,野马性情暴躁,想要降服,需要从长计议,乐游原太远,卑职担心野马未到乐游原,就折损一半!“

    富弼吃了一惊道:“这是为何?”(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