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一章富弼做生意的方式
    第一百零一章富弼做生意的方式

    马王走了,走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

    被枣红马撕咬的乱七八糟的鬃毛依旧随风飘舞,只是,这一次它带着马群一头扎进火场里去了。

    真正的大火已经转移方向径直向东南去了,野草浓密处的火苗子窜起来有一丈多高,火墙随着风势一路席卷,吞噬了所有可以燃烧的物事。

    好在山脚处的野草不是很浓密,火焰东一片西一片的

    暗红色的火苗依旧在燃烧,马王的蹄子踏在火焰上火星四溅,每次落地再纵身飞起的时候,它雄壮的身躯就跳的老高,铁心源估计,他是想让其余的野马看到它样子,很快,就有更多的马蹄子踏在火焰上……

    有的野马混身浴火,轰然一声倒在火焰中,更多的野马却踏在倒地的野马身体上向外狂奔。

    马王第一个钻出了着火的荒原,脖子上的鬃毛依旧在燃烧,它却再一次人立而起,昂嘶鸣一声,催促更多的野马从樊笼中逃出,被它踢起来的草灰如同一片乌云。

    马群终于离开了山谷,有的被活捉了,有的被野火烧死了,更多的随着马王离开了横山。

    不知道它们明年还会不会来。

    山火烧了一夜之后,终于熄灭了,只有远处的草甸子上还有零星的青烟缭绕,只是这些青烟缭绕一圈之后,就被西北风给吹散了。

    露出一匹匹死去的野马尸体,乱七八糟的倒在地上,已经有大群的野狗,野狼徘徊在火场之外,只要那些青烟完全散去之后,它们就会凶猛地扑上来。

    这是他们的盛宴!

    这个结果是铁心源所没有预料到的,他完全没有想到马王的性情会暴烈至此,宁愿受伤,宁愿死去,也不愿意被人类捉住羞辱。

    牧奴们很高兴,他们捉到了很多的野马,其中还有十几匹难得一见的龙种,这样的收获是非常大的。

    至少,铁心源赏赐下来的银饼子,让他们完全忽视了那些被草灰覆盖的野马尸体。

    枣红马依旧在呕血,伤势很严重,它的颅骨有些破裂,他的胸骨也有断裂处,一只眼睛完全瞎掉了,断掉了半只耳朵让它完全没有了昔日的雄姿。

    铁心源找来一辆马车,让牧奴们将枣红马抬上去,给它的身上盖了厚厚的裘皮之后,就用马车拉着离开了横山。

    一场大火,已经惊动了宋国和西夏边军,如果再不走,估计就走不掉了。

    带着一大群不听话的野马,铁心源走的不是很快,好在横山也不大,宋国和西夏很自觉地以横山中段为边境,在没有打仗的情形下,春夏秋三季各自驻守一段,到了冬季则非常有默契的各自收兵回营。

    横山中的大火到底还是惊动了富弼,那么大的一场火灾,近在咫尺的富弼没理由看不见。

    密谍司的文书他看见了,就因为看见了他才会在寒冬里骑着马跑了五百里地来见见这个神秘的铁木尔。

    三千匹马?

    这是大事!

    富弼坐镇京兆府,西军中有四成归他节制,再加上凤翔府十二座军寨,以及陇西境内的吐蕃义从军,手里从来都不缺少人马。

    以至于他这位京兆府尹从京兆府离开的时候身边竟跟随着六百侍从。

    他是大宋西边真正的第一大吏。

    狄青去了天南,为了能迅的赶路他带走了西军中七成的战马去和侬智高作战。

    侬智高倒是被狄青给打败了,如今正在被狄青在背后撵着到处逃跑呢。

    狄青是一个真正的狠角色,昆仑关一战明明就能捉住侬智高班师回京的,他偏偏放走了侬智高,只是跟在侬智高的背后紧追不舍。

    于是天南之地的部族和小国家就倒霉了,谁收留侬智高,狄青就灭谁。

    这个灭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降俘就算了,而是真正的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这件事在史书上只有四个字——侬贼倾覆!

    天南的战事富弼觉得和自己无关。

    身为京兆府尹,他只关心自己守卫的西北边地是否平安,是否没有外贼入侵。

    西北之地险恶重重,本该是重兵驻守之地,只是天南乱像已现,朝廷不得不将最精悍的西军派去西南平叛。

    人带走了不要紧,毕竟西北之地原本就是西军的根本,人走了,再从民间擢拔就是,西北汉子最喜欢的就是从军。

    这里土地贫瘠,不参军,也没有多少活路。

    可是带走七成的战马就要命了,西军中最强大的一支就是骑兵,没了骑兵,宋军就只能龟缩在城池里,眼看着胡虏在城外纵马呼啸。

    于阗国的使节前些天才抵达京兆府,那个于阗王女总是有意无意的说起送礼的事情。

    短短三天时间,他们将能打点的官员都打点了,唯独对自己这个京兆府尹无动于衷。

    倒换通关文书的时候,竟然只赏赐了自己门客一锭白金,说不出的寒酸,而那个于阗王女却显得非常骄傲,觉得这样做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

    富弼老于世故,什么风浪没见过,如果那个于阗王女没有疯的话,于阗人给自己的贺礼应该是真的很重。

    因此,他没有在文书上为难于阗人,在收到密谍司的密报之后,痛快的签了文书,然后送于阗人离开。

    当富弼亲眼看着数千匹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惊呼起来。

    不过,他欢喜的表情并没有维持多久,身边马监的官员小声告诉他,这些马都是野马!

    铁心源来到富弼的面前,指指背后的马群道:“给我钱,这些马就都是你的。”

    富弼强忍着怒火看着眼前这个稚嫩的西域贵公子冷冷的道:“野马?”

    铁心源笑着点点头道:“宋国没有马,所以我送一些马过来,价钱好说,半卖半送。”

    富弼瞅着铁心源身后的那一小队骑兵笑道:“郎君对自己的部下充满了信心。”

    铁心源转过头瞅瞅富弼身边的那些彪悍的西军笑道:“他们都是我的部曲,很忠心。”

    “忠心到什么程度?”

    “和我一块战死是最基本的。”

    富弼长吸了一口气淡淡的道:“横山有野马,老夫不是不知道……”

    铁心源笑道:“为什么不去捉?”

    富弼打算结束这番对话,冷冷的道:“野马无用!”

    铁心源点点头道:“你们宋人不懂畜牧,你这样想不奇怪,既然府尹不要野马,我就带去东京,看看宋国有没有识货知货的人。”

    “没有老夫的手令,你那里都去不了。”

    铁心源不再理睬富弼,回头对孟元直用突厥话道:“杀马!”

    同样胡人装扮的孟元直抽出长刀一刀就斩下来了一匹野马的脑袋。

    富弼看着倒地的野马尸体,准备离开这里,今天自己在这里,不好对这些胡人下手,尤其是两方人马数量相差无几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铁心源看看倒在血泊中的那匹野马,叹口气道:“我还是将野马献给西夏人比较好,他们常年骑马,多少应该知道一点野马的用途。”

    富弼离去的身形并没有停下来,甚至连抖动一下的动作都没有,就这样扬长而去了。

    孟元直瞅着远去的宋人对铁心源道:“就这么走了?”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扎营吧,富弼此人并没有做长远打算的想法,更没有前人栽树的觉悟,我高估了富弼的心胸,没想到他和别的大宋官吏没有什么区别。”

    孟元直皱着眉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该快离开此地为上,为何还要扎营,我觉得富弼很快就会带着大队人马来这里杀我们了。”

    “给他一天的时间,不成的话就把这些野马放归横山,这些野马再不找地方安置,会死掉很多的。”

    孟元直拿脚踢一下地上的马头道:“这匹马已经疯了,在这么下去,疯掉的野马会更多,到时候我们就真的是在造孽了。”

    “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宋人,还做了这么多年的官员,怎么还不明白宋人官员的德行?

    富弼这种人要是不明白野马有什么用处才是怪事情,他之所以会在今天离开。

    完全是因为养马是一个水磨功夫,费钱的事情,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在京兆府当多久的府尹,所以对这件事情并不是很看重。

    如果看重这些野马,他今天就会毫无条件的接受这些野马,而不是打算准备抢劫。”

    孟元直皱眉道:“抢劫?”

    “你以为读书人就不能当强盗?”

    孟元直倒吸一口凉气道:“我们该怎么办?”

    孟元直其实很害怕文官,这是为官多年养成的条件反射,话一出口,他自己先就弄了一个大红脸。

    “让他抢啊,你只要捉住他们的一员将官,然后拿到口供之后,我们就把口供送给灼灼她们,让她们去东京皇城外喊冤,就说富弼抢走了于阗国送给大宋皇帝的礼物!”

    孟元直哈哈大笑道:“到了那个时候,这些野马一定会变成战马的是吗?”

    铁心源阴阴的笑道:“五百名牧奴和牧奴们的五百匹坐骑战马放在那里,富弼想要解释,恐怕也说不清楚,别忘了,野马可是从横山捉回来的。”(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