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百章悲伤的王
    第一百章悲伤的王

    铁心源和孟元直都料错了一件事,草原大火的时候,最可怕的不是火焰,而是浓烟。

    西北风没有错,那是指高空的风力,贴近地面的风到底是什么风就只有天知道了。

    浓烟很快就覆盖了草原,即便是铁心源他们也不得不用湿布包住口鼻。

    因此,草原上已经出现了无数个火头,如同大军征伐一般,破开枯黄的草,然后留下一片片黑色的灰烬。

    野马群依旧在草原上东奔西跑,不过,能让它们闪转腾挪的余地越来越小了。

    铁心源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草原大火点燃了山脚上树木,一颗颗低矮的灌木被大火点燃,而后,这些低矮的灌木又点燃了山腰上的乔木。

    冬日里的乔木水分稀少,被大火烧烤之后,很快就变成了一颗颗巨大的火炬。

    铁心源非常庆幸自己昨天下令将营地转移到了这个便于防御树木稀少的小山沟,如果还在昨日里的那个营地里,这时候估计有被弄成烤猪的危险。

    即便是最老练的牧奴眼中也有惊骇之色,抓马能抓出这个结果,让他们非常的不理解。

    好在这个小山谷里还有一眼不算大的泉水,在高温的炙烤下,$长$风$文$学,w▼ww.cf≯wx.■t泉水边缘的冰溜子全部都融化了,清澈的泉水上飘满了黑灰。

    马厩方向还好,那里全是光秃秃的土山,再加上地势高,又在蜿蜒曲折的山谷最底部,受到的影响还不是很大。

    山谷口就很热闹了,一群群的野马被山火驱赶进了山谷,留在山谷边缘的铁心源已经热的穿不住皮裘了,张大了嘴巴呼吸,如同一条被丢上河岸的鱼。

    孟元直狼狈的从山谷外面窜进来,见铁心源无恙,似乎送了一口气,指指山谷里面,示意大家全部撤退,外面的情形非常的不好。

    一路奔逃到了泉水边,孟元直才倒在地上拍着胸口道:“差点死在外面!”

    “别的人呢?”铁心源连忙问道。

    “都好,哈米尔他们看守着,那五十个人应该不会跑,等大伙烧完之后,就能见到他们了。”

    孟元直的状况很糟,头发被烧掉了很多,如今变得乱七八糟的,即便是鞋子上也出现了七八个大洞,露出里面被烧伤的脚丫子。

    “你踩着火过来的?”

    “不踩不行啊,丢完火药弹才发现自己被山火给包围了,他娘的,这风向就说不准,一会东,一会西的没法子预料,没烧死老子算是老子祖上积德。”

    铁心源瞅瞅依旧在工作的牧奴对孟元直道:“我们只要三千匹野马,多余的还是不要捉了。”

    孟元直一骨碌坐起来道:“为何?怕遭了天谴?点火是老子的主意和你们无关。”

    铁心源摇头道:“就算是老天爷要惩罚,找我好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计算过了,也问过胡老三他们了,五百人牧养三千匹野马已经是极限了,野马不好伺候,这中间还有一个驯服问题,或者说这些野马根本就无法驯服,他们需要将精力放在这些小马驹身上。

    要公马是为了配种,要母马是为了把小马驹子奶大,然后和驴子配出骡子来使唤。

    这中间要做非常多的事情,有了这三千匹野马,大宋需要再寻找至少五千匹母马和上千头公驴和母驴,五年之后,这个数量还需要翻倍才成。

    你想想大宋的那些官员有这么大的魄力做这件事情吗?他们那其实更喜欢直接从契丹或者西夏,或者青塘人手里购买训练好的战马,虽然昂贵,可是省事啊。”

    孟元直吐一口浓痰骂道:“这些人好事也会变成坏事,可怜我们还这样努力的帮他们。”

    铁心源忽然笑了,对孟元直道:“知道我为什么忽然改主意不骗大宋了?”

    “为了公主?”

    铁心源摇摇头道:“其实是为了我们这些所有从大宋出走的人。”

    孟元直笑道:“我们出走怎么了?”

    铁心源指指自己的心脏部位笑道:“老孟,如果不能在宋人面前以恩人的面貌出现,我们去了东京,不说别人,你老孟即便是见了铁狮子他们也会矮上一头。

    这苗头从你不要命的去杀辽国官员那事我就看出来了,无论如何,离开母国之后,你是有愧的。”

    孟元直趴在泉水上,用手撩开上面的黑灰,像牲口一样的痛饮了一肚子冷泉水,满意的拍着肚皮道:“老子现在见到铁狮子他们,只会昂首阔步,他们无论说什么,我都当他们是在放屁。

    老子干的事情,岂是他们这群燕雀能想象的。”

    铁心源刚要说话,就看见一匹马在悬崖的山壁上奔跑,快逾闪电。

    他只看到了一道枣红色的影子。

    紧接着一道雪青色的影子也跟着从山壁上奔驰而过,这两匹马的奔跑方式都违背了地球的重力原则,能让地球引力不起作用的力量,只有强大的惯力。

    孟元直的嘴巴张得更大,他比铁心源更早发现这一幕奇迹,他亲眼看到,两匹马本来在山谷中狂奔,可是跑着跑着,它们就上了崖壁。

    枣红马不断的在山谷里狂奔,一刻都不敢停顿,雪青马在山谷中追逐枣红马,丝毫不见有放弃的迹象。

    刚刚两匹马在经过铁心源身边的悬崖的时候,如果转个方向,碗口大小的马蹄子踏碎铁心源的脑袋似乎不是很难。

    同样感受到危险的孟元直二话不说就拖着铁心源向营寨方向狂奔,嘎嘎和尉迟文的小脸也是一片苍白,能在悬崖上跑路的马匹,他们真的没有见过。

    即便是孟元直的那匹汗血马也做不到。

    刚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奢望捉住那匹枣红马,或者雪青马,现在,没人这么想了。

    就这速度,快能追上弓箭了……

    看到这一幕的不仅仅只有铁心源他们,那些牧奴们也看见了,他们的反应和铁心源一样,选择第一时间回到营寨,万一被两匹打架的龙马踩上一蹄子,估计活下来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看到雪青马巨大的蹄子踢在枣红马的脸上,铁心源的脸就抽的如同包子。

    当枣红马的大嘴咬在雪青马的鬃毛上,扯下一大把鬃毛,铁心源的脸好像抽的就更加厉害了。

    没错,铁心源现在看到的不是两匹马,而是两匹站立着互相用蹄子踩踏对方的两个巨人。

    野马群彻底的乱了,野马纷纷离开两匹龙马斗殴的地方,呆呆傻傻的瞅着它们决战。

    嘎嘎找了一个套马杆,从栅栏里伸出去,套在一匹黑马的脖子上,只见这匹黑马竟然不知道反抗,竟然随着套马杆移动的方向慢慢向门口走来。

    营寨门打开一条缝隙,那匹马就进了营寨,嘎嘎得意的哈哈大笑,他早就看中这匹黑马了。

    其余的牧奴如梦初醒,也纷纷将套马杆悄悄的探了出去,每一枝套马杆都准确的套在被他们事先选中的野马脖子上,无一例外,每一匹野马都很乖。

    两匹龙马战斗的如火如荼,雪青马脖子上的鬃毛不见了好多,鲜血连脖子都浸透了,滴答滴答的往下掉。

    至于枣红马更是凄惨,一只耳朵已经少了半截子,丢了的半截耳朵已经被雪青马吞下肚子了。

    一只充满了灵性的眼睛部位,如今血胡此啦的,一颗眼球耷拉在眼眶外面,随着它剧烈的甩头,眼珠子掉在地上,被它一蹄子踩的稀烂。

    “咝……”

    铁心源和孟元直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只知道夏侯惇曾经这样干过,你见过别人这样干过吗?”铁心源不忍看这一场残酷的战斗回头问孟元直。

    孟元直摇头道:“披创战斗的人多了,眼珠子被打出来还在战斗的人少见。”

    “你觉得胜负如何?”

    “枣红马要败,它比较年轻,雪青马比较老,老的知道如何将损伤减少到最小,小的只知道一通乱打,也就是常说的血气之勇,血气没了,就是它的死期!”

    铁心源已经记不清楚那匹枣红马的脑袋上挨了多少蹄子,只看见那家伙一次次的被打倒,然后再一次次的爬起来挨蹄子,而且还是人立而起之后挨蹄子。

    雪青马碗口大的蹄子再一次闪电般的弹出踢在枣红马的脑门中间,就听枣红马哀鸣一声,再一次轰然倒地。

    而这一次,它没有爬起来,硕大的马脑袋耷拉在沙地上,嘴里有大股的血迹流出来,很快就****了沙地。

    “准备战斗吧!”铁心源对伤心欲绝的孟元直道。

    “可惜了一匹好马啊!”

    孟元直惋惜的瞅瞅还在喘气的枣红马,从嘎嘎手里接过自己的短矛,咔嗒一声就连上后面半截,提着长枪站在营寨的栅栏后面,瞅着那匹雪青色的马王。

    马王用蹄子巴拉一下枣红马,见它不动弹了,再一次人立而起仰天咆哮,两只蹄子在半空中不断的踢腾。

    其余的野马跟着咆哮,就连栅栏里的野马也跟着大叫。

    马王的咆哮声中充满了愤怒!”真的要杀掉它们?”

    尉迟文抱着一架短弩问铁心源。

    铁心源叹口气道:“如果马王打上门来,不杀不行啊。”

    尉迟文的眼睛一亮,从衣服下摆抽出一颗火药弹,点着之后就丢在营寨前面。

    “轰隆”一声响,这一次距离更近,马王不由得倒退几步,其余的野马都躲到了马王的背后,没有立刻崩溃掉,完全是因为马王的淫威!

    火药弹发出的巨响对野马的威慑力实在是太大,马王悲鸣一声,扭头就向山谷口冲了过去。

    “天啊,它们要冲火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