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九章被背叛的王
    第九十九章被背叛的王

    野兽反扑人类的事情不是没有,在清香谷的时候就有一匹母狼这样干过,最后还特意沾染上狂犬病想要多咬死几个人陪葬。? 〔{{网

    如果不是因为被孟元直给弄死了,说不定真的有好多人会倒霉。

    以前的时候铁心源就听说过一件奇闻,一头贵州驴子谋杀了女主人,这中间布局之精妙,做事之隐蔽,让人毛骨悚然。

    铁心源家的铁狐狸就非常的聪明,如果变成人,最少也有三岁孩童的智力。

    胡老三用小马驹来引诱马群的方法其实并不算高明,那样会引马群更大的愤怒,如果不是身在山谷地带而是在平坦的草原上,一万多匹野马踩踏都会把铁心源这群人活活的踩死。

    因此,铁心源特意将警戒的等级提升到了战争的高度。

    牧奴们都有些不以为然,一个个都觉得这个贵人可能疯了,一个个带着情绪在哪里树立营寨,被胡老三抽了一顿鞭子之后,终于在傍晚的时候把营寨竖立好了。

    营寨处在一个高坡上,背靠悬崖,面前只有一道狭窄的峡谷,胡老三甚至下令,让牧奴们在营寨前面还挖掘了一道壕沟,壕沟里面堆满了干柴。

    他们有防备野马偷营的经历,却知道如何防被野狼偷袭。

    瘸腿的张通坐在一张椅子上,笑呵呵的,他觉得整件事情非常的有趣。

    孟元直拍着他的肩膀小声道:“别高兴的太早,野马偷袭这件事听起来很诡异,你只能嘲笑野马的不自量力,不能嘲笑族长的奇思妙想,你明白吗?”

    张通闻言,离开笑不出来了,他自己也非常清楚什么是上下之别,嘲笑自己的族长,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铁心源带着嘎嘎和尉迟文开始点检今天收获的野马,还不错,已经有了三百四十二匹成年马,只是,最值钱的公马不太多,只有五十余匹,其余的都是母马,不过,小马驹子的数量就非常惊人了,足足有匹,大部分都是被那道土崖给拦在包围圈里跑不掉的。

    营地里其实就没法子待,到处都是野马的嘶鸣声,尤其是那些小马驹子的叫声尤其凄凉。

    马驹子太多了,如果没有足够多的母马来哺育,这些马驹子最多活不过十天。

    其实现在,就已经有十几匹被马群弄伤的小马驹子已经死了。

    牧奴们的晚饭很别致,就是那些已经死掉的小马驹子,剥皮之后丢进汤锅里,一顿晚饭的功夫,那些小马驹子就只剩下一堆骨头了。

    营寨里的小马驹子整整叫唤了一晚上,山谷外面也有成年马,在外面叫唤了一晚上,叫声非常的凄凉。

    铁心源一夜都没有睡好,所有人都没有睡好,被抓获的一千余匹大小马,一夜都没有进食,没有喝水,暴躁的野马们围成了一个圈子将小马驹子护在最里面,即便是它们已经被拴在一起了,依旧摆了一个非常圆的圈子。

    春天气息还没有来到荒芜的横山,夜间的天气依旧寒冷刺骨,所有的母马都弓下前腿,把小马驹死死压在胸前,而所有的公马,则一律把马尾抖散开来,盖住身后马的头部。一层层马尾,依次有序地铺散开,如同一重重用马尾织就的毛毡,把所有马的头部覆盖起来,无知的小马驹子努力的在母马的肚皮下寻找可以吸吮的****,饥饿之下,它们甚至连公马都不放过。

    紧张了一夜,野马群就在山谷外徘徊,却没有冲进来,从帐篷里爬出来的铁心源伸了一个懒腰,胡老三就立刻跑过来禀报。

    栅栏外面有很多的母马!

    来到栅栏边上,铁心源果然看见了两百多匹母马,只要看看它们肚皮下鼓胀的**就知道,这些母马就该是那些小马驹子的母亲。

    自投罗网的母马为何不要?

    铁心源让胡老三打开了栅栏的一扇门,那些母马就排着队快的进了营寨,第一时间就奔向马厩。

    小马驹子散着欢从马群里跑出来,寻找自己的母亲,第一时间就叼着****大口的吸允起来。

    一匹母马的肚皮下面,一般都会有两只马驹子,找不到母亲的马驹子也会趁机蹭点马奶喝。

    “母马和马驹子多了不是一件好事啊,这东西又费草料,又难管,还不值钱。”

    胡老三这那里嘀嘀咕咕的着牢骚,本来按照他的意思,就不该要这些累赘的母马。

    大清早就出去探查的孟元直回来了,喝了一口稀粥之后笑道:“野马群就在外面,只是不再进峡谷了,就守在口子上等我们过去。”

    铁心源笑道:“那就在它们后面点着火药弹,逼迫他们进入山谷,然后再捉。”

    孟元直正要点头,张通忽然插话道:“我们还不如在马群的背后把草原点着,我听孟将军说过,火药弹很贵。”

    孟元直在张通的背上拍了一巴掌道:“这主意好,野马本来就不值钱,我们不能太亏了。

    丢火药弹或许会有几个漏网之鱼,点着草原所有的野马只能往山谷里钻。”

    胡老三听说要点燃草原,吓得脸都白了,连连摆手道:“贵人这样做是不成的,您不知道草原上的大火有多可怕,一旦真的蔓延开来,火星会随着风乱跑,就算骑着马都跑不过火焰,到时候,我们这群人都休想有一个能跑掉。”

    孟元直探手试探了一下风向笑道:“现在是西北风,而我们在东边,火焰只会往东南走,最多从我们这边擦肩而过,放火只是为了吓唬一下马群,谁要点燃所有草原了,再说了,山脚外面都是大片的荒原,没有长几根草,就这么办,我吃完饭就带几个勇猛的,骑术好的人去放火。”

    铁心源点头道:“我们时间不多了,这法子最快,即便是冒险也要做,最多清除出一条防火带也就是了。”

    胡老三见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就鼓起勇气希望孟元直能够带他一起去立些功劳。

    出乎铁心源的预料,张成也站出来了,他的儿子也想去,却被张成连踢带打的给撵回去了。

    胡老三没有去成,铁心源更希望他能帮着清香谷武士弹压一下这些牧奴。

    山谷口是出不去了,守在山谷口上的野马疯狂的屠戮着所有从山谷里出去的活物。

    铁心源亲眼看见,这些野马连兔子都要踩踏成肉泥才罢休,至于那些被昨日炸响的火药弹吓坏了的野狼,野狗,更是死的凄惨,每一只都被踩踏成肉酱。

    人和野马相比,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攀援,那些对野马来说高不可攀的土崖,对人来说不成任何问题,对孟元直来说更加的不成问题。

    中午的时候,铁心源就站在山头上看见远处的草地上冒起来了浓烟。

    开始只是一处火头,不一会,就有百十道火头冒起,在西北风的催动下,大片的火焰开始从西北方向东南覆盖过来,在天性的指引下,散开的马群逐渐向山谷口涌过来,

    马群里忽然响起了一声极为高亢的马鸣,这声音如龙吟,如虎啸。

    那匹雪青色的马王忽然撒开腿沿着山脚向南边狂奔,如果度够快,它们应该可以在火焰到达之前穿过燃烧带。

    孟元直就守在南边,那边是他特意留下来的一个口子,如果只有少数的野马从这里跑掉,他就不会理睬。

    只可惜随着马王的一声召唤,所有的野马都不进山谷,全部向南边开跑了,他如何能够无视。

    “轰隆”一声响,火药弹在马群将要到达的时候炸开了,硝烟弥漫,暗红色的火焰将燃起来了一大片。

    为的枣红马,人立而起,昂嘶一声,落地的时候蹄子却已经向后了。

    和它同样动作的野马很多,转瞬间野马群就乱成了一团,不论雪青色的马王如何嘶鸣,好多野马已经不敢再向前了,而是向后奔逃。

    很快,南边,只剩下那头雪青色的马王站在草地上冲着远去的马群愤怒的嘶鸣。

    “它们的王被背叛了。”

    尉迟文站起身指着那匹雪青马对铁心源道。

    铁心源嘴里叼着一根干草摇头道:“那匹枣红马和它的地位可能差不多,雪青马没有赶走枣红马是它最大的失败,所以说啊,在王权这件事上,没有仁慈可言,不论是对马群还是人群来说都是一样的。”

    嘎嘎见火药弹燃起来的火焰很快就熄灭了有些不甘心的道:“那匹马王要跑掉了,要不然捉回来给族长当坐骑还是不错的。”

    铁心源笑道:“它不会跑的,就算能跑掉他也不会跑的,不收拾一下枣红马,它无论如何都不会跑掉。”

    “收拾掉枣红马之后,他就没机会跑了。”尉迟文这孩子有些伤悲。

    果然,那匹雪青马站在原地人立而起,昂斯一声就向马群奔跑的方向追了下去。

    枣红马一样不是傻瓜,他也没有带着马群进山谷,虽然有一些野马被挤进了山谷,他依旧带着马群在逐渐缩小的草场上狂奔,如同一只没头的苍蝇。

    山谷口上守着很多的牧奴,他们疯狂的向疾驰而过的马群里面丢绳网,不大功夫,山谷口上摔倒的野马就躺了一地,愉快的牧奴们大笑着奋力向山谷里拖拽倒地的野马。

    这样捕捉野马他们还是第一次经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