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六章父与女,母与女
    第九十六章父与女,母与女

    皇帝今天没有乘轿,就这样步履匆匆的来到女儿的门前,不用通报,更不用任何人允许,他就推开了赵婉厅堂里的活页屏风,然后就看到正在沐浴在阳光中睡觉的女儿。〈网

    水珠儿恭敬的跪在角落里。

    赵祯见赵婉手里的书卷已经掉在了地上,就捡起来瞅了一眼。

    《女则》,长孙氏写的很好的一本书。

    唐太宗的皇后长孙氏是历史上有名的一位贤德的皇后,她坤厚载物,德合无疆,为后世皇后之楷模。

    长孙皇后曾编写一本书,名曰《女则》。

    书中采集古代女子的得失事迹并加以评论。

    这里面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身为皇后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什么是对的行为,什么是错的行为,是皇宫中妇人必读的一本书。

    既然自家闺女在读这本书,其志不小啊!

    赵婉恍惚间觉得面前有人,就睁开眼睛,只见父亲正坐在自己的身边,无聊的翻着手里的书。

    赵祯见女儿醒了,见她长而弯曲的睫毛微微抖动,阻止了她起来见礼的举动笑道:“今日才现朕的女儿国色无双!也不知那位少年俊才有幸入你法眼?”

    “唯大丈夫,大英雄方能让女儿雌伏!”

    赵祯笑道:“东京城乃是天下灵秀所钟之地,遍地豪杰,处处英杰,我儿可有中意者?”

    赵婉笑道:“孩儿眼中全是皓穷经的愚生,卖弄风流的纨绔,斗勇弄狠的莽夫,野蛮粗鄙的鄙夫,域外尚未成人型的猴子,何来大英雄,大丈夫?”

    “噫!我儿以为何人可称大丈夫,大英雄?”

    赵婉起身施礼道:“孩儿以为狄汉臣昆仑关血战,柳州城扬威于域外,标铁柱于交趾,可称大丈夫!”

    赵祯皱眉道:“狄汉臣勇则勇矣,然而年岁过大,非我儿良配。”

    “退而求其次者,只有杨怀玉了,此人在邕州城下三荡三绝,乱军之中取叛贼上将级如探囊取物,让三万贼人束手就擒可称大英雄!”

    “不好,杨怀玉确实是父皇看重的将领,只可惜他和妻已经有了三子一女,听说恩爱非常,无端毁人姻缘,会遭天谴,这事还是不做为妙,我儿将条件再降降。”

    “孩儿听说契丹太子耶律洪基有雄主之相……”

    “不成的,孩儿啊,那契丹皇后只能是辽国后族萧氏,我儿即便是嫁过去只能为妃子,我大宋堂堂嫡女长公主如何能在番邦为妃子?此事大大不妥!”

    赵婉落泪道:“这也不成,那也不成,难道孩儿只能尚一位金丝雀一般的驸马不成?

    女儿的命何其的苦也!”

    赵祯看着大哭的女儿,也不由得觉得心酸,揽住女儿的腰身,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道:“我儿莫哭,大宋人才济济,总有年轻的大丈夫,大英雄冒头,父皇一定为你寻一门最好的亲事。”

    赵祯安慰了闺女很久,才出了兰苑,收拾了有些唏嘘的心情之后,他现自己好像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

    “算了,铁家无赖子如今远在万里之外,铁王氏也追随儿子去了西域,大宋算是已经没了这户人家。

    就算女儿还有心结,时间长了之后也就慢慢地淡了。”

    这番话也不知道赵祯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对铁家的悲剧有些感慨。

    总之,他这时候的心情非常的复杂。

    皇帝父亲走了之后,赵婉就不哭了,连声喊着要水珠儿赶紧给她端清水过来洗脸,生姜水进了眼睛蛰得生疼。

    洗完了脸,赵婉瞅着镜子里自己那双红眼睛,埋怨道:“水珠儿,下回再弄姜水手帕的时候,不要弄那么多的姜水,一点点就非常的有效果了。

    现在,我的眼睛至少要红两天,今晚说不定还会肿……母妃一会儿肯定会来,你找两件琉璃器打她一下,我实在是害怕见她了。

    一个深宫里的贵妃,怎么能收番邦人的银子来劝说自己的女儿嫁出去,她就不担心父皇怒吗?”

    赵婉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兰苑外面传来母亲得意的大笑声,很明显,自己刚才那篇好文章已经传到母亲那里去了。

    赵婉老虎一样的低吼一声,然后就快捷无比的钻进卧室里,烦躁的盖上被子,水珠儿快的帮她脱掉鞋子,顺便掖掖被角,把公主捂严实了,这才匆匆的出来迎接贵妃娘娘。

    淑贵妃只是瞅了一眼裹着被子的女儿,她也清楚自从给耶律真说情之后,女儿很明显的和自己陌生了好多。

    这件事情淑贵妃是谋算过的,嫁给耶律真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第一,契丹福王的封地在中京,距离临潢府非常近,堪称是一位简在帝心的王爷。

    第二,这个耶律真虽然是契丹人,却从小就生活在东京城,生活习惯与宋人别无二致。

    第三,一旦嫁给福王,自己娘家好歹也就有了一个强有力的外援,即便是将来自己在宫中失势了,娘家那一大堆人好歹还有一个地方可以投靠。

    只是这个死妮子无论如何都不松口,见了自己只是笑,一句话都不说。

    她怎么就不明白,无情最是帝王家这句话呢?要是没有她舅父们处处支持,自己母女两如何能在这个皇宫里立足,享受万人敬仰的荣耀?

    如今女儿成了大宋皇家的一颗明珠,该如何好好的利用一下这个身份,需要好好的筹划一下,没料想,自己进来了看到的却是一个蒙头大睡的女儿。

    瞅见水珠儿有意无意摆出来的两尊琉璃佛像,淑贵妃心头就一阵阵的泛酸,女儿对自己竟然到了拿钱财来糊弄的地步了。

    在皇宫中斗争了多年的淑贵妃,心头冷的厉害,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低声对蒙头大睡的赵婉道:“你是才女,你是大宋皇族的明珠,看不起你这个势力的母亲可以。

    可是啊,身为女人,为娘只能告诉你一句话,别信什么爱情,更别信什么青梅竹马,女人只有抓住实实在在的东西才能好好的过一辈子。

    为娘就算是有算计,也是为了你好!”

    赵婉躲在被子里的身体抖动了一下,终究没有露出脑袋和淑贵妃说话。

    淑贵妃长叹一声,就离开了赵婉的卧室,她隐隐的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失去这个女儿了。

    以前,自己做的事情不合赵婉的心意的时候,她会埋怨,会哭闹,甚至会和自己对着干,那样的话,是一个非常正常的母女关系。

    如今,相对已经无言了,冷漠,才是最糟糕的母女关系。

    淑贵妃走了之后,水珠儿担心赵婉会被捂死,掀开被子之后看见赵婉泪流满面。

    不由得担心的道:“姜水没洗干净?”

    赵婉抽噎着道:“流进心里去了!”

    铁心源面对横山的时候心情同样非常的糟糕,自己的信物到了折家,却连门都没有进去,就被冷冷的丢回来了。

    嘎嘎带回来这个消息之后,铁心源就在第一时间离开了折家岢岚军的势力范围,既然人家已经不认自己和他们的关系,那么,就一定要防备人家反咬一口。

    这些将门世家是这个世界上最市侩的一群人,有好处的时候自然奉为上宾,没有好处的时候,甚至到了朋友落难的时候,没有落井下石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够朋友了。

    铁心源知道,一旦自己在哈密立国之后,折家依旧会成为自己的朋友的,至于今天受到的冷遇,他们一定会给自己一个非常满意的解释,比如视铁心源将来影响力和势力的大小来,考虑是杀掉一个折家远亲,还是一个家奴来平息铁心源心中的怨气。

    没有所谓的朋友情谊,有的只有**裸的利益!

    春风还没有吹到横山,东京的杏花已经快要开了,而横山依旧处在冰天雪地之中。

    去岁的一场战争,大宋和西夏谁都没有占到便宜,天寒地冻之下,两军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城寨过冬。

    只留下一座空荡荡的横山成为野兽的乐园。

    这里的狼群很多,更多的其实是野狗群,多年征战,在这里留下来无数具死尸,野狼在吞食野兽,野狗却在到处寻找腐尸果腹。

    遇到野狗就一定要射杀,这些东西因为常年以腐尸为食物,早就是最恐怖的疾病之源。

    横山曾经出现的几次大的瘟疫,就和流民捕杀野狗当食物有关。

    不论是宋军,还是西夏人,遇到野狼可能会无动于衷,遇到野狗则一定会捕杀掉之后深埋!

    野狼多,就意味着野马群还在横山,只有经过残酷的优胜劣汰之后,野马群才会随着春风去更加辽阔的北方,最远的时候,它们会抵达北海之滨。

    按照阿大留下的地图,铁心源带着大队人马避开了宋军的哨探进入了横山。

    母亲去年留下来的旧山谷,就会成为自己捕捉野马的大本营。

    母亲带走了这座山里绝大多数的流民,如今这座山是一座真正的空山!

    努力的抛弃掉自己莫名其妙的坏心情,铁心源长吸一口气大吼一声,然后就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广阔的山谷里轰响了很久。(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