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四章一家有女百家求
    第九十四章一家有女百家求

    铁心源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畅想自己未来的国度是什么样子,那个时候梦想中的国度是那样的完美。?

    君王仁慈,皇后宽厚,太子谦恭,大臣贤良,文士风流倜傥,军队勇猛,百姓富足……

    后来现这样的国度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即便是霍桑的乐园,也不过是一个大一点的花园而已。

    等铁心源逐渐对自己的国家有了一定的认知之后,他现自己将来和其余的皇帝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区别。

    一样需要左右平衡,一样需要心底阴暗,一样需要乔装伪饰,一样需要口是心非,最重要的,一样需要心狠手辣。

    最后出来的国度就只能是和大宋一样的模板,甚至还不如大宋。

    这样一来,问题就出来了,如果没区别,铁心源觉得自己的一片苦心就是白费了。

    如果是为了区别而区别,那就更加的没意思了,那样做很可能就会成为千古笑谈。

    铁心源很清楚后世的那些史评家的嘴巴是如何的歹毒了,连人家大宋太宗皇帝的那点床事都能编出无数个花花来,自己估计到了人家的嘴里很可能就是一滩****。

    铁心源现在做的,就是尽量让自己不要和历史上那些最可怜的君王被人家放在一起评论。

    按照计划,哈密的招人大业正在进行的如火如荼,等到自己回去之后,估计一个数十万人的国度雏形就已经渐渐形成了。

    懈怠这种事自然不会出现在铁心源的身上,仔细的谋划好自己和富弼的见面之后,铁心源就和衣躺在床上,倾听着门窗外呼啸的寒风,很久才慢慢睡去。

    东京城杏丘上的杏花已经快要开了,铁色的树枝上已经挂满了花蕾。

    水珠儿今天折了很多的杏花枝子,这些枝子只要装在花瓶里,很快就会开花。

    水珠儿在一边整理花瓶,赵婉正在和博学士说话,他们说的语言水珠儿一句都听不懂。

    王仲是经筵官,更是著名的博学士,他不但精通突厥话,更精通吐火罗语。

    平日里像他这样的经筵官是不会受到重视的,但是今年不同,大宋的长公主忽然对突厥话非常的感兴趣,于是,这位平日里不为人所知的经筵官就经常出入长公主居住的兰轩。

    “于阗国今日已经不复往日的盛况,而且在他的周围全是些虎狼之辈,如回鹘,如喀喇汗国,如刚刚崛起的塞尔柱国,即便是吐火罗遗族,同样对于阗国虎视眈眈。

    公主殿下,那里堪称是百战之地!”

    “于阗国最近如何了?先生可否知晓?”

    王仲摇头道:“微臣之所以知道这些完全是来自十五年前于阗国最后一支朝贡使节进京留下的记录。

    十五年前,于阗国就已经危在旦夕,向我大宋求救无果,已经十五年未有消息了。”

    赵婉笑道:“可是我听说于阗国使节已经从青塘所属之地进入了大宋。

    这一次,据说带了非常丰厚的礼物,使节团的领还是于阗尉迟氏的一位公主,副使是尉迟氏的一位长老,听说长老的画技已经不输他们的先祖大小尉迟!”

    王仲哦了一声道:“竟有此事?难道说这十五年中于阗国卧薪尝胆已经击败了喀喇汗国?

    微臣终究觉得此事极为不可靠,于阗国已经日落西山,想要东山再起,实在是太难了。”

    赵婉笑道:“有志者事竟成,本宫倒是非常看好于阗国,却不知我们如何来通过使者来辨别他们的国度是否强大呢?”

    王仲捋捋胡须有些宠溺的看着这个比他孙女还要小些的公主笑道:“一个国家是否强盛无非是看财力,物力和军力罢了。

    财力足则说明这个国家商贸繁荣,百姓手中有钱,物力足则说明该国百业兴盛,国道昌明,军力足,则说明该国君主有雄心壮志。

    至于其他,不说也罢。”

    赵婉娇笑道:“如此一来,岂不是说我们只要看来使是否有钱,带的物品是否丰富,他们的武士是否雄壮就能管中窥豹一观于阗国?”

    对于这个能够举一反三的聪慧公主王仲甚是喜爱,闻言笑道:“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不过啊,一个国家想要作假,总是有很多办法的,集全国之力凑集一些财富,以及精锐还是可行的,公主殿下想要真正了解于阗国,还是观其行,听其言,辨其神更合适一些。”

    赵婉捂着嘴轻笑道:“那是我父皇和诸位宰执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本宫只是好奇,想见见那位于阗国公主,听听域外的新鲜事而已。”

    王仲笑道:“这有何难,长公主殿下乃是我大宋尊贵无匹的娇女,见一介番邦使臣已经是降尊纡贵了。

    只要于阗国使者来到东京,殿下一纸相邀,她们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前来觐见。”

    赵婉娇憨的拉着王仲的衣袖道:“一言为定,先生到时候就当本宫的使者去邀请于阗王女。”

    王仲哈哈大笑道:“好啊,好啊,老夫到时就替殿下走一遭。”

    “先生真好……”

    赵婉送走了王仲,笑眯眯的回到了大厅,背着手瞅瞅外面湛蓝的天空,心情非常的愉快。

    好久没见到那个家伙了,他总是觉得自己样貌太清秀,身材不够高大,没有威严,也不知道他现在长高了没有,有没有想着……

    水珠儿见公主的面孔红红的,以为她热了就上前摸摸她的额头,然后疑惑的在自己额头比量一下,现公主并没有热。

    忽然想起那些嬷嬷们背地里说的粗话,不由自主的道:“脸孔红扑扑,心里想男人!”

    赵婉笑眯眯的瞅着水珠儿道:“我就是想他了,怎么着?”

    水珠儿重新摆弄着杏花枝子笑道:“奴婢能把您怎么样?还不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倒是您昨晚梦呓说什么胸不够大之类的话儿,奴婢可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见!”

    “作死!”赵婉大叫一声,就捉住水珠儿与她扭作一团。

    主仆二人玩闹了一会儿,觉得有些疲乏,就相拥着坐在打开的兰窗前,看北飞的大雁。

    “听说西域之地广阔无垠,站在马背上就能看到天地尽头,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样。”

    “耶律真的话你也能听吗?听说他贯会哄人,堂堂的契丹福王,整天都在脂粉堆里打滚有什么出息。”

    “那么,大理国太子段克非说大理国地富民丰,风花雪月四景天下无双,这些话也是假的?”

    “一个念佛念成傻子的家伙而已,只要看看他那头短,我就想笑。”

    “高丽太子王基说高丽国有三千里疆域,将士能征善战君威赫赫,可为大宋强援……”

    “别信那个家伙说的每一个字,说起高丽来,本曰高句丽。禹别九州,属冀州之地,周为箕子之国,汉之玄菟郡。

    算起来不过是一小邦属而已,称王已经是沐猴而冠,如今居然敢说君威赫赫了。

    谁不知道高丽国如今说了算的是权臣康肇,他想重整社稷,还是等康肇老死之后再说吧。”

    公主啊,我还听说交趾国也派了使者前来求婚,这么多人,铁心源可能打不过他们。”

    赵婉大笑道:“这是他自己造的孽,打不过也要打,反正我就等着他来娶我,如果我去年答应父皇下嫁的话,怎么会有外邦使臣前来求亲?”

    水珠儿一想起陪公主见过的那些王子,心中就暗暗愁,这些人里面好像没有一个容易对付的,也不知铁心源能不能打得过。

    赵婉见她忧心忡忡的,就刮了她的鼻子一下道:“不用担心,万一打不过,我们就跑好了,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就是父皇可能会伤心。”

    “那是淫奔!”

    “他不会在乎的。”

    “他当然不会在乎,可是您在乎啊,堂堂大宋长公主一旦逃婚了,天啊——”

    赵婉拍拍水珠儿的脸蛋道:“父皇有一万种法子应对,比如告诉别人我忽然得急病死了,要嘛找一个长相和我差不多的人随便给个公主的头衔嫁掉。

    事情根本就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可是官家已经不许你乱跑了,我们连皇宫都出不去,怎么跑啊。”

    赵婉只是笑笑,并不回答水珠儿的疑问,至于跑出皇宫的办法自然是有的。

    听到兰轩外面的狗叫声,赵婉就来到窗前,七八只巨大的黄狗见赵婉出来了,一个个摇头晃尾巴的凑到窗前,爪子趴在窗户上,接受了赵婉摸头之后,才一个个满意的离开,钻进兰轩后墙上的狗洞里,趴在口子上警惕的瞅着外面。

    水珠儿不耐烦的指着那些黄狗道:“一点用处都没有,光知道对着王师傅叫唤。

    昨日里王渐都走到大厅门口了,也不见他们叫唤一声,真正的是废物。”

    赵婉咯咯笑道:“王渐和这些狗如今都是一类人,你如何指望它们去咬自己的同类?”

    水珠儿撅着嘴道:“您又拿这些破事来笑话奴婢,这些黄狗不阉割不成的,这么些年,光是从咱们兰轩出去的黄狗就已经上百只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