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八章欧阳修的腰板
    第七十八章欧阳修的腰板

    饿极了的人只要有口饭吃谁还会在乎后果?

    没了土地的人在哪里都是客人,因此也无所谓去哪里,哪里有土地,那里就是家。<网

    中国先民的一生,其实就是一个寻找乐土的一个过程,就是因为有这个习惯,不论是在烟瘴重重的岭南,还是深沟高壑的荒野,到处都有先民们安家的痕迹。

    客家人就是寻找乐土的代表人群,当初胡人的铁骑踏遍中原的时候,他们扶老携幼渡过长江,不得不放弃家园,在胡人到达不了的绝地安家。

    有人才有土地,就是因为先民们寻找乐土的脚步踏遍了大江南北,中华的土地才一以贯之的保持了完整。

    国土的开拓,不是因为名臣勇将,而是这些连名字都没有流传下来的百姓,一锄头一锄头刨出来的。

    就是因为“只求吃饱”这四个字才造就了地域辽阔的中华!

    流民们当然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伟大,现在他们只是聚拢在一起眼巴巴的瞅着拉齐浦兄弟去和他们的领交涉,最好能把这里所有的人都带走。

    听了自己部下的汇报,铁心源被巨大的幸福感完全给包围了,即便是在寒风呼啸的时候,依旧感觉全身暖洋洋的,虽然这和他穿着黑貂裘有很大的关系,铁心源依旧固执的认为这是幸福带来的温暖。

    一些陈粮,一些从当铺弄来的破衣衫,一些在西京很不值钱的牛羊,就能换到一万多两万名质朴的农夫,这个买卖做的实在是太值了。

    可以想象得出来,这些没有了自己土地的农夫,一旦拥有了自己的土地,天啊,天知道他们会爆出多么恐怖的生产热情。

    别的他不清楚,他可是清楚明白的知道后世太祖打土豪分田地之后那些农民是如何的狂热。

    铁心源抽抽鼻子看着许东升。

    许东升的脸皮不断的抽搐着,咬咬牙道:“我觉得从这里弄走十万人不成问题。

    一旦皇帝离开西京,这里的官员只要给钱,估计让他们卖掉自家祖宗的牌位问题都不大。”

    铁心源点点头对守在身边的火儿道:“明天起给流民的麦粥里面再添加一点肉糜!

    再大量的采购一些棉花和棉布,让这里的妇人们连夜赶工制作棉衣。”

    火儿皱眉道:“再这么花钱,我们去大宋就没钱了,你总不能以穷光蛋的模样去见小婉。”

    铁心源摇摇头道:“没关系,大宋官员的钱很好骗,我们一旦到了横山,就会有更多的钱。

    即便是在横山找不到野马群,也不要紧,老许家在京兆府……”

    许东升连连摇头道:“可以给你拿钱,你不能打我家人的主意。

    我的那几个儿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富家翁绰绰有余,你要他们来到哈密开拓进取,他们会死在这里的。”

    铁心源笑道:“别后悔啊,我本来打算给你的儿子们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将来即便是你不在了,他们还能自立,既然你拒绝了这个建议,那就算了。”

    许东升正色道:“和你在一起太危险,他们没命活到建功立业的那一天的,还是让他老子我来给他们打天下,他们好好的享受就好!”

    就在铁心源和孟元直说笑的时候,一个猎户匆匆来报,西京城的外面,竟然也有人在施粥,赈济流民。

    铁心源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冷冷的看着前来汇报的斥候道:“做好准备,今晚就干掉他!”

    许东升也是一脸的怒容,自家这样干是有目的的,别人这样干就是不知好歹,准备败家了,误打误撞之下竟然破坏了自己这群人的宏伟计划,他不信西京还有这么愚蠢的人。

    猎户为难的道:“是那个经常跟您一起喝酒的宋人!”

    “哦!”

    听猎户这样说,铁心源的脸色逐渐恢复正常,也只有欧阳修这样的烂好人,才会干出这种不合情理的事情。

    也只有这位胸怀广阔的烂好人,才会不顾及自己大宋使节的身份,非常失礼的去赈济流民,让契丹人难堪!

    既然是欧阳修在干这事,铁心源就打算去看看,看看这个迂腐的老夫子是如何赈济流民的。

    欧阳修施粥的地方并不是很远,就在南城门下,城墙上站着很多穿着皮裘的契丹官员,脸色极其的难看,在他们看来,这些流民即便是被活活饿死,也不该接受宋国使者的怜悯。

    他们甚至已经做好了难的准备,一旦欧阳修离开,就立刻将那些接受了欧阳修施舍的流民杀掉。

    身为契丹的子民,就该有契丹子民的风骨!

    只是匆匆的瞟了一眼,铁心源就看懂了眼前的局面,这位好心的老夫子根本就不知道他如今施舍出去的每一碗热粥,都是能将流民们弄得肠破肚烂的剧毒!

    煮粥的人很少,只有七八个下人,除了欧阳修之外看不到其余大宋官员。

    看样子他这样任性的活动并没有被他的副使,佐使以及同僚们的赞同,是一次纯粹性的个人行动。

    三口柴锅,不多的一点米粮,热气缭绕之下,欧阳修揽起衣衫,正在奋力的搅动粥锅。

    和铁心源有目的的施舍不同,欧阳修这里的施粥确实最纯洁的,不带丝毫瑕疵的善心。

    老夫子的脸上挂着汗珠,毕竟搅动一大锅浓粥是一件很繁重的体力活。

    麦子被淘洗的很是干净,中间看不到半点的杂质,黄澄澄的麦子一看就是今年的新麦子。

    看到已经熬烂的稀粥,铁心源都觉得这样的粥应该味道不错。

    铁心源走到欧阳修身边接过他手里的大马勺继续搅动粥锅,还用马勺装了一口麦粥尝了一口,果然比自己施舍的粥要好喝的多。

    欧阳修用袍袖擦一般脸上的汗珠笑道:“听说你正在赈济灾民?”

    铁心源帮一个流民装了一碗粥之后笑道:“何来的灾民?”

    欧阳修不解的指着围拢在粥锅边上的流民道:“他们难道不是?”

    铁心源摇摇头道:“不是!他们不过是一群不喜欢种地喜欢游手好闲的无赖而已,当然,这是契丹官方的说法。”

    欧阳修的眉毛都拧成一个疙瘩了,沉声道:“你信吗?”

    铁心源点点头道:“我不信,但是您应该信!”

    “老夫双目未盲,看的很清楚!这些人之所以流落到了今日,乃是契丹勋贵和官员们造的孽!”

    “您如果是契丹人的宰相,您一定会千古流芳的,只是您身为宋国使节,这样做不但不合适,反而是错的,这会加大您在辽国办事的难度,也会受到契丹官员的责难,回国之后鸿胪寺考校得失的时候,您也不会有一个好评的。这是何苦来哉?”

    欧阳修摇摇头道:“这些事情老夫宦海多年,如何会不知道?

    我们的敌人是契丹朝廷,而不是这些被石敬瑭抛弃的百姓,要我眼睁睁的看他们冻饿而死,做不到!

    你也饱读圣贤书,孔子教导我们的仁字,是要我们用心去做的,不是只拿来在嘴上说说的。

    若让老夫对这些可怜的灾民如今困苦的处境视而不见,老夫做不到。

    即便是回国受到责难,不过是罢官而已,算得了什么,和老夫的节操比起来,官职一文不值!”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您这样做,有谁会领情,有谁会知道呢?

    再说,就您的这点粮食能够赈济多少灾民呢?”

    欧阳修哑然失笑道:“我在做我的事情,安我的心要别人知晓做什么?

    至于粮食少,这是没法子的事情,老夫这些天花光了全部的银钱,又给契丹人写字换钱,也只弄来了这么些粮食,还以为这些天还能通过卖字筹措更多的银钱,谁知老夫的字忽然就不值钱了,也没有人登门求字了。

    一旦把这些粮食散净,老夫也就会收手,已经尽力了,老夫即便是再面对满地的饿殍,也毫无愧色!”

    两人说话的功夫,铁心源已经把大锅中的粮食全部散净了,欧阳修想要继续往锅里倒粮食继续熬粥,却现铁心源带来的人正在搬运他的粮食。

    遂冷冷的看着铁心源道:“你连灾民口中的这点救命粮食也要抢夺吗?”

    铁心源粗暴的将欧阳修推倒在地骑在他的身上重重的在他的眼眶上打了一拳。

    即便是拳头砸在欧阳修脸上的时候,他的双眼依旧环睁,冰冷似水!

    铁心源高举的拳头无论如何都砸不下去第二拳。

    被铁心源压在雪地上的欧阳修突然道:“为什么?”

    铁心源只好低声道:“这是我觉得解决您目前困境的最好法子。”

    “怎么说?”

    “看到城头的那些契丹官员了吧,我敢保证,一旦您的粥施舍完毕了,回到城里,立刻就会从城里出现无数的刽子手,将那些接受了您施粥的流民杀掉!”

    “他们敢!!”欧阳修目疵欲裂,须酋张。

    “他们一定会这么干的,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在胡地生活了一年多,这些人的心态知道的很清楚。

    殴打了您,抢走了您的粮食,对宋辽两国来说很严重的一件事情立刻就会变成闹剧!

    或许您丢了脸,可是谁说起这件事情最多说您是一个烂好人,一个迂腐的老夫子,却不会扯到国家层面去诘难您,毕竟您已经出丑了。”

    欧阳修一把推开铁心源,不顾自己红肿的眼眶,背着手就打算进城。

    走了半截又回来看着铁心源悲哀的道:“这世上就因为出现了你们这种心机深沉之辈,才让世界不得安宁!”

    说完又走了,虽然衣衫站满了泥水,头紊乱,眼眶红,只有那个腰板挺得如同标枪一般直。(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