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五章统治者的胸怀
    第七十五章统治者的胸怀

    茫茫的戈壁滩上什么最值钱?

    自然是人!

    不过啊,有这种看法的大部分都是一世之雄,最近的一个似乎只有铁心源自己了。< { <?

    更多的国君明明知道百姓是自己的统治基础,却肆无忌惮的残民自肥。

    铁心源不敢奢望人才这种好东西密集的出现,只希望哈密地区成为一个人烟稠密的所在。

    人多了,百业自然兴旺,这甚至不用官府刻意的去推动什么,仅仅是人们自身的需求,就足够维系一个庞大的市场,并且让它欣欣向荣。

    上位者不过是一个调配者和引路者而已,其余的事情百姓自己去做,就能做的很好。

    只是很奇怪,拥有最后决断权力的却往往是寄生在百姓身上的那些人,这是何等的不公平。

    铁心源就很想充当这个寄生者!

    芦席底下露出来的黑色脚踵看的让人心酸,铁心源以为这样的劳动者人数越多越好。干活的人多了,非常有利于积攒社会财富。

    至于高高在上的勋贵和统治者们,能杀多少就杀多少,能早死就不要胡乱活着,这种人死的越多,百姓的负担就越轻!

    听起来好像有些冷酷无情,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大道理,每一个帝王,或者每一任统治者,把精兵简政当作自己的头号大事来做,而且不分种族和国家。

    这些问题看起来似乎是矛盾的,寄生者不允许一个健康的身体上有更多的寄生者来剥夺自己的榨取别人更多血汗,如果这样想事情就一目了然了。

    而寄生者和被寄生者天生就是敌人,两者之间的矛盾根本就无法调和。

    不论历史上出现了多少英明的君王,多少仁慈的宰相,他们和昏聩的君王,贪婪的宰相目的依旧是一致的,那就是想方设法的盘剥百姓的血汗。

    百姓不能因为蚊子少吸了两口自己身上的血,因为他们吸血的时候让自己的身体没有感到痛苦,就喜欢上蚊子。

    对和错其实不难分辨,历史上除了少数几个傻子皇帝之外,其余的皇帝没有一个是傻瓜,这么浅显的道理他们难道不懂?

    不是不懂,而是在故意装傻而已,谁都不愿意放弃从百姓身上吸取更多民脂民膏的机会。

    铁心源突然想清楚这个道理之后,就觉得眼前一片光明,只有把这些事情和道理全部都弄明白之后,才能想出最好的吸吮别人鲜血,而不至于遭到别人痛恨的办法。

    只有明白人才能成为一个好皇帝,李世民无疑就是一个明白人。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话就说的很明白,所以说,他一辈子直到死都不愿意过多的侵害百姓的利益,即便他囚父,杀兄,杀弟,杀老婆,杀儿子,杀闺女,杀女婿,杀大臣,连魏征这样臣子都被他挖坟鞭尸,做尽了恶事,却被百姓传诵为千古一帝,何也?

    他很少杀百姓!

    通过这个例子,铁心源就现,杀一些勋贵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没人关心的!

    孟元直和许东升在听铁心源诉说了这个道理之后,两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

    他们现,一旦建国成功,他们就是那种该挨刀子的勋贵。

    “这些话你应该留在我们将要被砍头的时候说,现在说不合时宜!”刚刚回来的许东升一脸的晦气。

    “这里面这个我字,指的就是你,老孟,和我们现在这一群人,不是只我一个!”

    孟元直摇摇头道:“现在说这些都太早了,而且你还有泄露天机的可能,你想要当皇帝,我们最起码要有一个国家才成。

    刚才老许说了,耶律重元不允许我们建国,只允许我们在契丹这个旗号底下统治哈密。”

    “那就答应他,给契丹人的文书上可以写什么哈密统军司的后缀,对契丹以外的地方,我们就叫哈密国!

    和耶律重元扯蛋扯上几年之后,等我们的力量强大了,他自己就会称呼我们为哈密国!”

    “不叫于阗国?”

    “那是我们对大宋皇帝的自称,这个可不能弄乱了,一旦弄乱了就会出大麻烦。”

    许东升长叹一声道:“我算是弄明白了,你打算和契丹人打交道的时候自称哈密统军司,和宋人打交道的时候自称于阗国,只是不知道你将来和西夏,以及青塘,喀喇汗,回鹘王这些人打交道的时候如何称呼?”

    “运用之妙在乎一心!”

    “明白了,就是用哪个名字对我们有利,就用哪一个是吧?”

    铁心源笑道:“别人怎么称呼我们不要紧,等有一天我们会找上门告诉他们我们的名字到底是什么才重要。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这是别人给一位泥腿子枭雄制定的国策,我觉得很有借鉴意义。

    如果我们身在大宋内地,那里丁口繁多,就不需要有一个模糊的国家名字来招揽流民,我宁愿顶着一个马贼的头衔,直到攻进东京城之后才真正的树立国号。

    西域不一样,没人敢主动投靠马贼的,他们只会去投靠一个国家,只好随便安一个国家名字,反正西域的国家不是很值钱,今天出现,明天没有了的很随便。”

    孟元直最讨厌听人商量这些自己弄不明白的问题了,摇着脑袋要求许东升给他切肉。

    许东升肉痛的看着孟元直已经把盆子里的青蒜吃下去了一大半,嘟囔一声而后就运刀如飞开始削肉。

    铁心源揪着面条往汤锅里丢,不一会锅里就飘满了白生生的宽面条,和遇到热水就卷曲起来的羊肉片。

    青蒜直接丢锅里烫一下,就青的让人欢喜,孟元直给自己捞了一大盆子面条羊肉青蒜,吃的极为痛快。

    很多不适合平时说的话,也只有在这样的场合里说别人才不会介意,三个大男人中间摆上一锅羊肉,两坛子好酒,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龌龊生。

    没吃饱喝足之前说的话基本上都是屁话,只有酒足饭饱之后才会说正事。

    “辽国人多,我们需要人,得想个办法把这些辽国看起来不需要的人弄到我们那里去啊。”

    铁心源放下筷子打了一个饱嗝之后就点开了主题。

    孟元直笑道:“简单,只要老许给他们弄一锅羊肉,保证他们跟随你去海角天涯。”

    许东升直接无视孟元直的废话,敲着桌子道:“可以试探一下,开饭铺的事情,耶律重元比我们还要热心,他提出让他的人来管理饭铺被我拒绝了,理由是,饭铺将来是要干一些脏活和黑活,把他牵扯进来有害无益!

    所以涅鲁古提出由他来掌控,我答应了,象征性的问耶律重元要了一个金币的费用。

    我们在这件事上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他没理由不在流民这件事上帮我们。

    如果流民这件事做好了,我们和耶律重元的关系就算是稳定了,以后,掌控权会在我们手里,由不得他不帮我们。”

    埋头喝汤的孟元直抬起头瞅瞅许东升道:“以前你在大宋的时候就是这样一步步把好多官员拖下水的吧?”

    许东升笑道:“谋生本事而已,只要不是皇帝,官员们都会被一些规则约束,注定了他不能像我们这群光脚的人什么事情都能干。

    当涅鲁古现饭铺这个东西很好用的时候,就会自觉不自觉的去干一些出格的事情,等他把出格的事情干完之后,我们就会动用更大的利益要求他干更加出格的事情,一般几个轮回下来之后,他们就没有任何回头的余地了。”

    孟元直点点头道:“以后我成了大将军之后,商贾进门一律先打断腿,然后就丢出去,听你这么说,我现他们中间没有一个好鸟。”

    铁心源挑挑大拇指道:“想要不受人摆布,从一开始就不要接受他们的所谓的好意。”

    和两个奸人在一起混的久了,孟元直现自己变得聪明多了,以前还以为强横的武力就是史上最强大的武器,现在,他终于明白大宋武将们为什么会被那些文臣折腾的那么凄惨了,软刀子杀人更痛。

    许东升笑道:“我们去大宋的事情可能有变,我如今恐怕短时间内是离不开西京了。”

    铁心源点点头道:“往哈密输送人手的事情很重要,尤其是熟练的农夫对我们非常重要。拖家带口的最好,光棍一条的不要!”

    许东升点头道:“没个牵绊,天知道过去的是什么人,有了牵绊,就算是细作,老夫也有把握把他教化成顺民!

    契丹皇帝十五天之后在西京西面的龙山祭天,准备迎接南雁北归,我们怎么做?”

    铁心源笑道:“自然一切唯耶律重元马是瞻!人家才是我们的领。”

    许东升笑道:“请耶律重元下令西京留守驱逐城内流民以整肃西京治安,你以为如何?”

    铁心源大笑道:“如果你没有足够的粮食安置这些流民,你就是一个活活害死无数流民的大恶人!”

    徐东升点点头道:“西京地广人稀,又地处平原,这里河流众多便于灌溉,去年又是一个丰年,粮食是不缺的,只是不在百姓手里而已。

    我问过粮商了,只要有钱,要多少粮食都有,如果只购买陈粮,价格低的让人心寒!”(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