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三章开饭铺的目的
    第七十三章开饭铺的目的

    漫天的白雪掩盖不住每个人心底的忧愁,焦虑和恐慌,只有凛冽的寒风能让人强行清醒过来,从而明白自己身在何时何地。?〔 ?

    西京自从迎来了皇帝之后,皇帝的威严就笼罩了这座古老的城池。

    仅仅是满街游走的皮室军,就能让所有人对皇帝充满了敬畏。

    马棒,皮鞭,长矛,钢刀,将这座古城整体清洗一遍之后,也慢慢迎来了它柔和的一面。

    人头挂在树干上被寒风冷冻一夜之后就会沾满霜花,然后被雪花覆盖,如同一盏盏被冷冻过的灯笼,形状非常的好看,只是不能随风轻舞。

    皇帝遇刺,这是天底下最大的事件,也是最恶劣的事件,找不到凶手,也没有目标可以怀疑的时候,大规模的屠杀就不可避免。

    马贼这个群体在西京自然是属于最弱小的一类人,因此,太子殿下拿他们开刀堪称顺应名义。

    说来可笑,纵横啸傲草原戈壁的强人们,如今个个战战兢兢的站的雪地里,等候未知的命运降临。

    十一抽杀令!也就是说每十个马贼就要挑出来一个倒霉的家伙被砍头!

    这就是耶律洪基的道理,他不管这些人来西京的目的何在,更不理睬这些人是不是对自己有利,在这位未来的契丹皇帝眼中,这些人不过是一些污秽的草芥而已。

    许东升和孟元直他们现在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部族军!

    全名叫做燕赵国哈密统军司,有文书,有印鉴,有官职,有编制,甚至还有名份!

    这支部族军负责帮助伟大的燕赵国王统领哈密这块飞地,它主要的作战任务就是收复大辽国已经失去的伊吾州!

    既然是部族军,自然就不在十一抽杀令的屠杀范围之内,这一次,耶律重元极度强硬的在耶律洪基推出十一抽杀令之前的一个时辰,将成立哈密统军司的公文放在了北院枢密使耶律乙先的桌案上。

    燕赵国王有权利成立这样的部族军,不需要报备皇帝批准,自然也不用报备太子殿下准许,非常的合情合理,于是,耶律乙先毫不犹豫地就用了印鉴。

    从这一刻起,大辽国正式多了一支部族军!

    正在收拾行李准备逃跑的铁心源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重新安置好行李,悄无声息的来到燕赵国王府外的马贼营里,等待契丹皇帝的春祭。

    为此,火儿不得不将一大堆埋在一截土城墙下的火药快的挖出来重新藏好。

    西京城死了很多人,铁甲军中也死了三十六个人,耶律洪基很想饶恕这些无辜的将领,但是,莫名其妙强硬起来的耶律重元不允许这些人获得自由,以玩忽职守的罪名,要求太子殿下必须斩杀这些罪臣以儆效尤!

    漫天的大雪中,虎奴和孟元直的交锋进行的如火如荼,铁枪如同毒龙出洞,狼牙棒宛如一座高山,毒龙缠绕在高山上,高山也用山崩地裂来回应。

    相撞之后弹跳不已的铁枪在孟元直的身体上滚动一圈之后重新被孟元直握在掌心。

    虎奴接连后退两步,大吼一声稳住身形,吃惊的看了一眼少了几排狼牙的狼牙棒,吃惊的看着对面的孟元直。

    他在看孟元直,孟元直却把目光盯在耶律重元的身上。

    躺在锦塌上被裘皮包裹严实的耶律重元轻轻的挥挥手,孟元直就躬身一揖,看了一眼虎奴就缓缓后退到凉亭下,握着长枪守卫在耶律重元的身后。

    “兀那汉子,胜负未分,再来和爷爷大战三百回合!”虎奴热气蒸腾的脸上,汗水淋漓,胡乱抹一把就不甘心的朝孟元直咆哮。

    涅鲁古笑道:“将军何必与一介奴军计较太多,今日天寒地冻的,不如进暖和的屋子里喝一杯温酒?”

    虎奴嘿然一笑道:“王世子一声奴军让虎奴汗颜无地,好在虎奴也只是奴军,奴军对奴军算不得以大欺小。”

    耶律重元笑道:“虎奴将军如果也是奴军,老夫这个皇太弟也不过是陛下身边的一介老仆。

    算了吧,大冷天活动活动筋骨也就是了,再打下去就要伤筋动骨了。

    来来来,一片云这个老贼头别的本事没有,亲手弄的一锅烧羊肉堪称一绝。

    正适合在这个大冷天里佐酒。”

    虎奴愣了一下,他马上就看见一身素净麻衣的许东升端着一个巨大的铜锅出现在凉亭边上,正笑吟吟的将铜锅安置在一个精致的小火炉子上。

    小火炉子周围已经摆了几样精致的菜肴,最主要的是有几样菜肴竟然是新鲜蔬菜。

    虎奴一想到一片云诺大的名头,一摆狼烟棒道:“见猎心喜啊,久闻一片云纵横西域所向无敌,不如下来,让某家领教一下。”

    在咀末城受了大半年罪的许东升如今须斑白,再加上刻意的装饰,让他的年岁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了十余岁,听虎奴这样说。

    就用衣襟擦擦手上的油渍笑道:“老不以筋骨为能,老汉如今已然拿不动刀枪了,只能勉强露两手厨艺来孝敬诸位贵人,博诸位贵人一笑而已。

    贵人如果想要找个好手练手,尽管找那个狼崽子就是了,老汉这身子骨可经不起贵人一棒。”

    虎奴难以置信的看着老仆一般的一片云,随手把手里的狼牙棒丢给了随从,大踏步的走进凉亭,再也不看一片云一眼,这种已经失去了雄心壮志,只能在勋贵门前俯帖耳的昔日枭雄,他见的太多了,如今的一片云根本就引不起他任何的兴趣。

    四个壮汉抬着锦塌上的耶律重元走进了凉亭,安置好之后就出去了。

    诺大的桌子上唯有他和涅鲁古和虎奴三人而已。

    虎奴礼数不缺,该说的全说了,但是上了桌子之后等王府侍卫将每一道菜都分出一点让许东升尝过之后,就用筷子夹起一筷子芽的豆子塞嘴里,随便嚼两下就吞下了肚子,大笑道:“难得,数九寒天里还有绿菜吃!”

    耶律重元也吃了一口朝许东升笑道:“有心了。”

    许东升站的远远地躬身道:“多谢王爷夸赞,这些不过是些小道而已,待王爷品尝了老汉侍弄的羊肉定会喜欢上这道菜式的。”

    涅鲁古皱眉道:“快些端上来!”

    许东升轻轻地拍拍手,嘎嘎就端着一盘子绿莹莹的青菜走了进来交给了许东升。

    同样等许东升尝过之后,三人才瞪大了眼睛看面前的绿菜。

    虎奴疑惑的道:“西京地处西北,又无热泉之地,何来这么些绿菜?”

    涅鲁古吃了一口之后不屑的道:“也就是个样子货,清水暖房里养出来的青蒜而已!倒是青蒜里面的腊羊肉味道不错。”

    虎奴见桌子上还有一盘子鱼肉似乎无人问津,就随手把那盘子菜丢了出去,一个瘦高的契丹人单手稳稳的捉住,然后就用手抓着那条鱼吃的汁水淋漓。

    耶律重元见哪个汉子连鱼骨头都一起吞下去了,遂笑道:“分食之礼,很多年未见了。”

    虎奴笑道:“虎奴出身蛮荒,这些古礼是不敢忘的。”

    许东升垫着脚尖见铜锅里的水已经滚开了,就取出好大一块冻好的剔骨羊肉,取出一把短刀,下刀如飞,只见薄如纸片的肥羊肉就如同落叶一般的掉在案几边上的盘子里,只是一瞬间,盘子里就装了高高一盘。

    虎奴瞟了一眼叹息道:“好刀法却用来切羊肉!”

    说完就准备夹着羊肉塞嘴里,却被耶律重元给阻止了,只见耶律重元先是往小碗里放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最后还把一小块带着异味的豆腐一样的东西放进了小碗。

    然后就看见耶律重元夹起一大片羊肉片,在铜锅里来回涮两下,就放进了小碟子,饱蘸了那些奇怪的东西之后,就一口吞下,整个人似乎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涅鲁古笑道:“这是这个老贼头的不传之秘,腌制的韭菜花,还有这种奇怪的小豆腐,芝麻油,甜甜的蒜瓣,配着羊肉吃确实难得,虎奴叔叔请品尝一下。”

    虎奴有样学样的弄好料汁之后,同样把薄如纸片的羊肉在汤锅里涮一下,吃过之后,他就再不言语,只是不停的夹肉,涮肉,吃肉。

    前面的豆芽菜和青蒜苗虽然在大冬天里少见,对于吃惯了肉食的虎奴来说算不得稀罕。

    唯有这道涮羊肉对他来说极为的合胃口。

    回到营地的孟元直将铁枪靠在墙边上,学着铁心源的样子蹲在门槛上。

    这里原本是燕赵国王府的一处小别院,现在归一片云使用。

    从铁心源的手里抓过一些炒熟的豆子,有一颗没一颗的嚼着,过了一会叹息道:“糟蹋那些好东西了。”

    铁心源往嘴里丢了一颗豆子笑道:“你说这东西有没有可能风靡整个契丹?”

    孟元直道:“这是必然的,我看了都馋!咱们晚上也这么吃吧?”

    “如果我用这道菜开些店铺,你觉得如何?”

    “用来赚钱?我们缺钱吗?”

    铁心源幽幽的看着逐渐变小的雪花道:“今天熬汤的时候,好几次我都有往汤里添加一点毒药的想法,想到我们的处境,终究还是没有这样做。”

    孟元直一屁股坐地上,吃惊的看着铁心源道:“你开饭铺的目的……”

    “是为了以后方便下毒!”铁心源的声音多少有些萧索。(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