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一章一样大雪两样愁绪
    第七十一章一样的大雪两样愁绪

    铁心源住进福寿居老店之后,就不再出门了。[〈〔<<网

    西京城的大雪不但没有停止的迹象雪花反倒变得更加浓密了。

    这场雪覆盖的面积很大,西京城的积雪厚达一尺,远处草原上的积雪只会更深。

    草原上的生产基础是非常脆弱的,雪下少了,来年的牧草就长不好,来年牛羊就不能扩群,初生的羊羔子会被丢弃,母羊也会被宰杀。

    雪下多了,就会造成白灾,白灾是草原被深度过半尺的积雪覆盖,使放牧无法进行的一种灾害。

    如果积雪疏松,马、羊尚有可能扒开雪层吃到牧草;如果积雪由于乍暖后又降温,雪表面结成冰壳,则牧畜不仅吃不到草,而且易受冰壳刮伤。

    牛羊会因为饥饿而大面积死亡,即便是能活下来的牲畜,秋日里增加的秋膘也会全部掉下去,以至于牛羊身上只剩下骨头,没有肉。

    没有肉,牧民就不会有食物,人也会被饿死!

    一般情况下,只要出现白灾,牧人们就会早早的开始准备武器和战马,等待族长的召唤,然后成群结队的去别的地方抢劫度日。

    如果族群聚集的人数多了,他们就会成群结队的南下,去找自己富裕的邻居大宋要吃的。

    “我来自北海啊,

    带着冬不拉,

    鸿雁听我歌声啊,

    忘了回家呀!

    我来自北海啊。

    青草铺天涯,

    一夜北风吹啊吹,

    北海结冰啦。

    我来自北海啊,

    就要冻死啦。

    仁慈的君王听我唱,

    跟着鸿雁搬家呀。

    我来自北海啊,

    笑容就像一朵花。

    身体留在帝王家,

    只有魂魄回我家。”

    铁心源一面小声的哼哼这很不像样子的小曲,一面示意尉迟文把这曲子写下来。

    一连哼了三遍,就对嘎嘎道:“找些歌姬,给他们钱,让她们练习这曲子,只要是遇到北方来的客人就演唱。

    嘎嘎为难的道:“您昨天写了一个话本让说书人说,今天又写曲子,为什么啊?”

    “为什么?只是想要告诉那些北方人,不要做南迁的梦了,大辽国不许!”

    尉迟文也皱着眉头道:“您可以写的更好的,昨日的话本可比这曲子强多了,全是大白话!而且还软绵绵的,让人听了丧气。”

    铁心源叹口气道:“撒里格就不识字,更不会写曲子,他说唱的哪些东西哪一句不是大白话?

    ****白,屁股大之类的话我还没写进去呢,那家伙那天晚上可是念叨了一夜的这东西。

    北边的人都是蛮族,你难道还要指望他们个个识文断字不成?

    这东西其实就是一封书信,告诉北方的人想要南迁另想办法,说理是说不通的。只不过这封信是我帮撒里格那个短命鬼写的。”

    嘎嘎拿着尉迟文写好的曲子,哼哼唧唧极其不情愿的去找歌姬去了。

    他总觉得这些东西屁用不顶,是白费功夫。

    铁心源看着尉迟文道:“你也觉得没什么用处?”

    尉迟文犹豫了一下道:“不如用刀子来的痛快!”

    铁心源笑道:“没错啊,我们种下的就是一颗能开出战争之花的种子。

    战争的土壤已经有了,我们只要随便丢下一颗种子,能不能开花关我们屁事。

    从南到北,地域广阔,即便是鸿雁也需要飞很长的时间,一道消息想要传到极北之地,时间太长,我有些等不及。

    草原上只有这些故事和曲子才能够长上翅膀飞遍四方,只好如此了。”

    听了铁心源的解释,尉迟文更加的迷糊了,呐呐的道:“您说北方人南迁是一件大祸事……”

    “为什么又要特意挑动北方人南下吗?”铁心源截断尉迟文的话反问道。

    见尉迟文点头,铁心源继续笑道:“假如有一个强大的敌人迟早要来你家,你觉得是在家里全是厉害人物的时候到来好,还是在家里全是一群窝囊废的时候到来好?”

    “自然是家里全是厉害人物的时候到来。”尉迟文回答的斩钉截铁。

    “我也是这么想的。”铁心源摸了一把尉迟文的脑袋,就重新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才知道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辽国和宋国,这两个当世大国会衰败成什么样子。

    别人计划数十年之后的事情,一般都会被称之为杞人忧天,铁心源这样做,如果上天真的有眼的话,会称之为未雨绸缪。

    尉迟文出去之后,铁心源胡乱写了一些东西,总觉得不是很满意,就丢进了火盆里,懒懒的躺在堆满皮毛的锦塌上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的白雪愣。

    这是他独特的休息方式,每一次只要狠狠的一楞,他就觉得自己像是脱胎换骨一般的轻松。

    雪花是盘旋着落下来的,有的落一阵子还会被不知哪里来的怪风向上吹一阵子。

    清醒过来之后,他就把最近做过的事情重新捋一遍,看看有没有破绽。

    整理完毕之后他现自己做事的手法还是有些粗糙了,或者说有一些急躁了。

    想了很久之后,他才现所有的毛病其实都出在赵婉的身上。

    因为赵婉的缘故,他总想快的把手头的事情做完,好快一点去东京看那个傻傻的女子……

    思念赵婉对铁心源来说是一种近乎奢侈的事情,自己做事的方式越卑鄙,就更加想要得到那个如同带着露水的雏菊一般圣洁的女子。

    天色渐晚的时候,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只要见到赵婉,就要立刻得到她。

    当初自己在乳山的时候二话不说的得到赵婉的身体,自己怎么可能会被夏竦弄到西域来?

    这事出来之后,就有了很大的可操作的空间,夏竦他们无论如何也会收敛几分的。

    皇帝即便是非常恼怒,会处罚自己,那时的处罚无论如何也要比流落西域要好得多。

    难得骄傲一次,难得清纯一次,就倒霉了,两情相悦之下,做正人君子是最愚蠢不过的事情了。

    大雪继续在下,这样的大雪对草原来说是一场灾难,对干旱的戈壁来说,却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明年的时候,天山上的雪水会更加的多,天山脚下的土地会更加的湿润,大雪会把过冬的虫卵都杀死的。

    而草原缺粮,本身就是上苍对铁心源的一次重奖。

    一样的雪,心情不同就会看出不同的心境来。

    欧阳修这时候的心境就很差。

    想要拜见皇太子耶律洪基,被人家半点颜面不给的拒绝了,想要拜见耶律重元,也被人家毫不留情的给拒绝了。

    如果在平日,像他这种来自大宋的名士,会得到所有人争相邀请的。

    如今在这个非常时刻,没有人搭理他。

    能不计较城门口死掉的那两个人,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敬意了。

    辽国鸿胪寺的官员也非常的烦躁,短短两天里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几十位官员受到了牵连,关在监牢里的武将们已经放出去了,而那些留守西京的文职官员,又被毫无理由的塞进监牢里去了。

    即便是鸿胪寺也有两位遭难,如今的鸿胪寺更是人人自危。

    见不到辽国高官,就无法办理正事,每年辽皇祭天的时候,也是宋国前来送礼的时候,宋国之所以会这样勤勉的当冤大头,看重的正是辽国钦赐的回礼。

    去年临潢府春祭的时候,宋使带回去了两百匹战马,今年西京春祭,欧阳修需要带回去一百匹战马才会和自己送出的礼物等值。

    礼物人家已经收走了,回礼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身为宋国使节,他如何能不着急?

    往年的时候礼物送上的时候,辽国鸿胪寺就会拟定回礼的单子,今年,契丹人好像把这事给忘记了。

    从铁心源那里得知北海结冰的消息,这是一块很好的敲门砖,用这块砖头敲开契丹高官的大门,如果说的有理,今年的回赠会更加的丰厚。

    至于今年契丹和大宋在上党关的几次互有胜负的战斗,只需和契丹人说明一下,这只是当地守将和契丹边将生的一点小摩擦,并非是大宋朝廷有意北征,希望宋辽两国继续保持克制,忘记这些小摩擦,着眼大局,继续守护好《澶渊之盟》,这就是宋辽两国百姓的福气。

    最后只要持之以恒的拒绝辽皇提出的两国联姻的建议,不论是契丹女人嫁给大宋皇族,还是大宋公室女嫁给契丹王族,这两样都是大宋朝廷所不能接受的。

    不但要拒绝的有理有节,还不能让那个契丹人飙,这很考验一个人外交智慧。

    和辽国鸿胪寺的官员磨了一天牙,陛见辽皇的事情好无着落,就连契丹太子和皇太弟似乎都见不到,这让欧阳修有着非常重的挫败感。

    眼看天色将晚,就习惯性的找了一家很好的酒楼,准备喝点酒散一下郁闷的心情。

    走上酒楼清净的二楼,他就看见一个身着黑狐裘的俊美少年依靠在窗边,看着窗外飘零的雪花,忧心忡忡。

    他转身想走,却被那个少年人叫住了,一个酒坛子飞过来,他不得不接住,就听那个少年懒懒的道:“看你心情也不好,不如两个沦落天涯的人一起喝一杯?”(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