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章虎奴
    第七十章虎奴

    在契丹,皇帝自然是是国家军政的最高决策者,也是最高的军事统帅。?[(?

    太子是一个地位崇高的身份,而不是契丹真正的官职,说来可笑,如今的契丹,有两位燕赵国王,一位是皇太弟耶律重元。

    另一位就是太子兼燕赵国王的耶律洪基!

    一位是皇太弟,一位是太子,从字面上的意义理解,说明两人都有继承大统的权力。

    耶律重元甚至还有一个天下兵马元帅的职衔,有着说不出的尊贵。

    只可惜他这个兵马大元帅更多的是一个勋衔,除非皇帝亲自领兵,否则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去统领契丹两百三十余万军队中的任何一人。

    更多的时候,领兵作战的人会是北院大王萧惠,或者北枢密使耶律乙先,根本就轮不到耶律重元独自带兵。

    而耶律洪基这个燕赵国王,却统率着契丹最强大的一支军队——皮室军,三十万皮室军尽在掌握中,此人素来不苟言笑,只要他一出现,即便是契丹老臣重臣,也不得让他三分。

    满朝文武自然知晓,耶律洪基才会是皇帝真正的继承人,而耶律重元的皇太弟以及兵马大元帅这个职衔,是他从皇帝手里打赌赢来的,而非真正意义上的赦封。

    为了这两个虚衔,耶律重元几乎丢掉了自己的真正职位——燕赵国王!

    契丹下辖的燕赵之地,其实就是燕云十六州!

    这里是整个契丹国中最富庶,人口最多,的地方,堪称契丹的米粮之地。

    皇帝看似昏聩的封耶律重元为皇太弟,天下兵马大元帅这样皇权之下的最高职位。

    目标却是他的根本要地燕赵!

    如果不是耶律重元现了皇帝险恶的用心,他如今就会成为一个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被皇帝架的高高的留在身边当一个可怜的宠臣。

    太子问话,感受到极度羞辱的耶律重元自然是不会说话的,这个时候,执掌北枢密院的耶律乙先就不得不回答了。

    说起来,北枢密院不但是北面官系统的宰辅机构,又是全国最高军政机构。

    它禀承皇帝的旨意,处理军机,统御全国的军事力量。

    南枢密院虽然是南面官系统的宰辅机构,但并不处理汉地的军务,不领汉军。

    北枢密院之下,北、南宰相府具体负责部族的军民事务,诸行宫都部署司掌管各宫卫的军民事务。

    部族、宫卫都是军政合一的存在。殿前都点检司具体负责宿卫行宫。

    五京留守司分领五京州县汉军、渤海军,南京置有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司统率本地区的汉军。

    汉地各州的节度使,包括部分刺史,兼掌军民政,统领管内的节镇兵、乡兵,有的还兼领禁军。

    节度使司下设马、步军指挥使司,专掌节镇兵。

    因此,皇太子准备问罪,身为北枢密使的耶律乙先无论如何都是避不开的。

    遂躬身道:“启禀太子殿下,惊马冲驾一事,微臣已经下令彻查,想必不久之后,就会有一个结果出来。

    在结果出来之前,十二匹冲驾的战马,已经被黄金力士全部斩杀,战马背上的十二名控马不力的铁甲骑,也已被黄金力士就地正法!

    殿前督检点司大将军萧统已经自缚双臂在帐外等候陛下落,左右检点司将军也在帐外等候落。

    宫卫将军那忽尔已然下狱,同时下狱的还有那十二位控马不力的铁甲骑兵的直系上司三十六人,黄金力士已经接手开始拷问他们是否与此事有关联。

    相信明日清晨,就会有一份极为详细的卷宗呈现在太子殿下的桌案上。”

    耶律洪基皱眉道:“萧统乃是后族,那忽尔更是父皇的心腹爱将,如果他们心怀不轨,有更好的法子行此不忍言之事,因此,本王不信他们会谋反作乱。”

    耶律重元阴测测的道:“是啊,他们不会,哈哈。

    在陛下遇刺之前,本王同样被人用不可思议的手段谋刺,若不是祖先保佑,殿下今日看到的将是本王的残躯,而不是一个活着的耶律重元。

    两次谋刺,都是在万军之中进行的,如果说军马之中没有内应,本王如论如何是不相信的。

    请殿下在探查陛下遇刺一事的时候,也同时勘察一下本王遇刺一事,本王觉得这两次匪夷所思的刺杀,应该是出自一人之手才对!”

    西京留守李元景赶紧出列启禀道:“启禀殿下,昨日午时三刻,皇太弟殿下行军距西京东门不足十里之处,突然天崩地裂,火焰升腾,巨响十里之外依旧清晰可闻,北院水部事郭良被火药分尸,同时身死的还有驭手以及郭良一妻一妾两子一女!

    现场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皇太弟殿下的双耳受创,卑职抵达之时,犹自流血不止,四匹拉车的骏马皆被巨响生生的震碎心肺,皇太弟殿下的驭手被前一辆马车崩飞的车轮生生砸死,同时遇难的还有四名宫卫,受伤者达二十一人之多,请殿下明鉴!”

    耶律洪基面不改色的看看耶律重元而后问李元景:“属实吗?你们有什么现?”

    李元景皱眉道:“此事极为蹊跷,在郭良马车之前,前面尚有两千宫卫前行,八千多只马蹄踏过的地面突然爆炸,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卑职抵达现场之时,除了稳健浓重的火药烟火味道之外,再无现,地下并无地道,更无一处可以供凶手藏身之地,更何况当时大路上传令使者,以及斥候络绎不绝,卑职无能,实在是不明白此事是如何生的。”

    耶律洪基回头问耶律重元:“皇叔可有什么现?”

    耶律重元冷笑道:“当时本王正在休憩,一股大力忽然将本王掀上半空,而后就失去知觉。

    等本王醒来之后,已经身在王府,双耳内似乎有无数蚊虫在飞舞,直到今日清晨,那种鸣响才减弱一些,只是头脑疼痛欲裂!

    殿下不准备为本王找出凶手并碎尸万段吗?”

    耶律洪基笑道:“皇叔福泽深厚,自有百神护佑逢凶化吉乃是应有之事。

    侄儿更听闻,皇叔已经收拢了戈壁大盗一片云为己用,想来有这样的悍贼相助,擒拿到凶手定是指日可期!”

    耶律重元苦笑道:“不用异族大盗,你皇叔就无人可用,求太子殿下给你年迈的叔叔一条活路走,不要再擅自从燕赵之地收取应该是你皇叔我的税金了。”

    眼看二人越说越僵,耶律乙先苦笑着指指不远处昏睡的皇帝,耶律洪基只好愤愤的闭上嘴巴。

    巨大的帘幕垂了下来,将帐篷分成前后两部分,这是皇后到来的先兆。

    果然,不大功夫,帐幕里就传来哀哀的哭声。

    一个巨汉从大帐外走进来,他的身形之高以至于进帐的时候需要低头,见帐幕里坐满了重臣,就一言不的坐在大帐门口,等候太子询问。

    “虎奴,可有什么现?”

    巨汉掀掉兜帽露出一颗油光锃亮的脑袋摇头道:“萧统,那忽尔对惊马一事并不知情,三十六名铁甲军官员同样对此事毫不知情。

    以虎奴之见,即便是那十二个死去的铁甲骑兵恐怕在临死的时候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光头大汉说的非常肯定,似乎只要他说出来的话,就是事实。

    最奇怪的是,即便是和耶律洪基不对付的耶律重元好像也没有质疑这个壮汉的话。

    “可是战马出了问题?”一个官员弱弱的问道。

    虎奴用那双黄色的眼珠子看了一眼那个官员道:“战马身上除掉刀伤之外,并无外伤。”

    “中毒?”

    巨汉摩擦一下巨大的双手,一片已经干掉的血瘕从他的手掌上纷纷落下,就听虎奴沉声道:“我生吃了十二颗马心,至今并无不妥!”

    随着虎奴话音落地,帐幕里的重臣就开始窃窃私语,虎奴乃是契丹黄金力士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此人自幼被母虎奶大吗,后来被皇族收揽,据说此人能通兽语,在草原上能够驱赶狼群为己用。

    如果连他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这两件事很可能会成为两桩无头公案。

    虎奴想了一下道:“战马还是有些不妥,今日吃的十二颗战马心脏,比往日吃过的似乎更加鲜美一些。”

    耶律洪基连忙问道:“虎奴可知是什么药物,竟然能够按时控制战马?”

    虎奴沉思了良久,还是遗憾的摇摇头道:“虎奴不知,马腹中并无蜡丸一类的东西,战马咽喉内也没有药物侵蚀的迹象,马鞍子上也没有暗藏的毒针,即便是战马的粪门,我也仔细的检查过,并无不妥!

    想要捉住凶手,除非他下次继续出手!”

    “你觉得凶手还会用这个法子害人?”耶律洪基追问道。

    虎奴脸上带着钦佩之色道:“虎奴查不出来,就只能说明凶手比虎奴高明,虎奴期待他下一次出手,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一点真正有用的东西。

    这样绝妙的法子,他不可能只用一次的!”(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