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九章惊马冲驾
    第六十九章惊马冲驾

    阴晦的天空下雪花飞舞,骑士们戴着兜帽跨坐在战马上缓缓而行。[(

    契丹马高大而健壮,雄壮的肌肉在经过长途跋涉之后油光光的,显得异常神骏。

    开始只是游骑,骑士们身披皮甲,挺胸腆肚的高踞马上眼睛盯着前方高傲的不可一世。

    随着马队前行,随后到来的就是重甲骑兵,也是辽国最引以为傲军队。

    只不过在这样的数九寒天里,重甲骑兵一个个冻得如同老鼠一样缩在战马上。

    冰冷的重凯上挂满了冰溜子,如果他们在原地多站一会,铁心源觉得这些人就能充当冰雕了。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寒冷似乎要把世间的一切都要冻成冰雕。

    相反的,他们胯下的战马却一个个汗流浃背,白气从狰狞的马甲中喷出来,如同远古的巨兽。

    战马的耳朵后面露出碗口大小的一块皮肤,这里是战马流汗的大汗腺所在地,同时也是战马身体上最灵敏,最脆弱的一个地方。

    辽皇的銮驾过来了,铁心源不得不和别人一样,低下自己的脑袋,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把装好冰针的管子放进嘴里,吸一口气就猛的吹了出去。

    冰针从管子里无声无息的飞出来,准确的钻进战马耳后的嫩肉里,战马烦躁的摇摇头,然后就继续向前,用双腿控制战马的骑士稍微挪动一下身体,对这样的小颠簸并不在意。

    铁心源的脸贴在一只丰满的**上,一个身材高大的胡姬媚笑着用胳膊搂一下铁心源,得意的朝身边的胡姬眨眨眼睛,非常的得意。

    铁心源的脸已经快要湮没在胡姬的肋下了,厚厚的皮毛几乎遮盖住了他的脸庞。

    浓重的腥臊味道不断的往鼻孔里钻,铁心源强忍着令人作呕的腋臭味道,一一的将剩余的十一支冰针射进了重甲骑士胯下的战马脑后。

    战马的身体很大,小小的冰针和少少的药量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铁心源一点把握都没有。

    事情干完了,激动的身体也就逐渐变凉,刚刚出来的一身冷汗让棉布制作的内衣粘糊糊的粘在身上。

    膝盖下的冰雪已经融化,打湿了四层衣衫,冰冷刺骨。

    銮驾好不容易走完了,铁心源就拍拍那个丰满的歌姬,把自己的脑袋从歌姬的肋下抽出来,将一枚金币放进歌姬已经敞开的胸围子里,然后眨眨眼睛就笑眯眯的离开了。

    歌姬难以置信的低头瞅着落在自己胸口上的那枚金币,等她缓过神来,想要感谢一下这个俊美少年的时候,那个少年已经消失在茫茫的人群中了。

    铁心源已经在往回走了,心头微微有些懊悔,按理说这样的事情不是他应该干的事情。

    如果从大局出更不应该干这样的事情。

    这种雕虫小技对敌人没有多少伤害,对自己也没有多少好处,唯一的好处就是泄一下心头的怒火而已。

    被怒火冲昏头脑,然后就突施报复这可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该做的事情。

    怒火宣泄之后,头脑就冷静了下来,雪花击打在脸上更是让他心沉如水。

    还没有走到校军场,就听前面忽然起了骚乱,两边迎接皇帝的百姓,开始哭爹喊娘的乱跑起来。

    铁心源藏身在一家店铺的柱子后面,避开狼奔豕突的人群,也不管身后的店铺是一家什么店铺,就踩着楼梯上了二楼。

    二楼上空荡荡的,不见店家,也不见活计,看楼上的桌椅,这里应该是一家酒肆。

    心情不好,就探手从架子上取下一坛子酒,坐在临街的窗户边上,朝前面看。

    骚乱只维持了短短的一刹那就平息了,皇帝的銮驾似乎已经驶进了校军场。

    骚乱过后,大街上就没有几个人了,只有满街的契丹军兵四处捉拿有嫌疑的人。

    店家刚刚回来,看到铁心源坐在窗边喝酒,告一声罪,就按照铁心源的吩咐切来了冷牛肉和萝卜条给他下酒。

    “客人喝完酒就快些回家去吧,今天可能是多事之秋,不宜久留。”

    店家送上菜肴之后就小声的规劝铁心源早早回家,听他说话的方式,似乎还是一个读过书的人汉人。

    铁心源笑道:“陛下进京,正是群邪辟易的太平时候,如何会有什么危险?”

    店家叹息一声道:“就在刚才,陛下銮驾后面的战马受惊了,其中一匹还跳上銮驾了,被黄金力士斩掉了脑袋才停下来。马上的铁甲骑兵也被黄金力士给斩杀了。

    现在,皮室军已经把重骑给包围……

    少年郎,早点回家去吧,皮室军那里没有理好讲,尤其是我们汉人,被他们斩杀也没出讲理去。”

    铁心源从谏如流,轻店家将牛肉和萝卜打包之后,就会了帐,胳膊底下夹着半坛子酒一头走进风雪之中。

    路过出事的地方的时候,那里除了一滩滩的血迹之外,什么都没有,刚才还到处叫嚣的皮室军好像也平白无故的消失了。

    大雪已经覆盖了一部分的血迹,透过上面的雪层,依旧能够看到雪花底下的暗红色。

    数量非常的多。

    嘎嘎和尉迟文终于看到了铁心源,高兴的凑过来,二话不说就拖着他飞快的向营地狂奔。

    许东升和孟元直正焦急的在帐篷里转圈子,见铁心源回来了就一把拉住他的胳膊道:“辽皇可能不行了!”

    铁心源闻声愣住了,奇怪的道:“不就是遇上了惊马吗?怎么就不行了?”

    许东升皱眉道:“就在刚才,我接到涅鲁古的快讯,要我们立刻拔营,向燕赵国王府靠拢。”

    铁心源笑道:“他感受到威胁了?威胁来自于谁?”

    许东升皱眉道:“除了太子耶律洪基之外没有别人,现在就要你给我们大家拿主意了,到底要不要去燕赵国王府邸护卫。”

    铁心源笑道:“你先告诉我,是谁告诉你皇帝快不行了这个消息的?”

    “涅鲁古的使者!”

    铁心源笑道:“考验来了,我们这就拔营去燕赵国王府,帮人家看守门户。”

    孟元直拉住铁心源的胳膊道:“想清楚了,皇帝遇袭很可能和耶律重元有关系,这牵涉到皇权之争,无不血腥至极,是你死我活的争斗,中间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一旦开战,在数万大军碰撞之下,我们区区百来人,不够给契丹人塞牙缝的。”

    铁心源拉着孟元直的手道:“相信我,这次去燕赵国王府我们的收获会非常的大。

    而且还没有危险,至少比老许第一次进燕赵国王府还要安全的多。”

    孟元直咬咬牙道:“你是领,你说了算,我们这就走吧。不过,我不建议你去,我陪老许走一遭也就是了,万一事情不对,我们两个武人,带着兄弟们可能还有生存的机会,只是顾不得你。”

    许东升同样相劝道:“你在我们的队伍中是一个不起眼的人物,涅鲁古不会注意到你的,有我们去就足够了,你和嘎嘎,尉迟文再带上五个兄弟,住到客栈里去,不趟这糟浑水。”

    铁心源嘿嘿笑道:“我就是这么想的,当初之所以让你来假扮一片云,目的就在这,我可以用金蝉脱壳之计平安的离开,我当然不会去燕赵国王府。”

    孟元直黑着脸道:“你以后不要再对我们说大实话了,听起来刺耳之极!”

    说完话,孟元直就下令部下收拾营盘,准备向燕赵国王府进。

    许东升哈哈一笑,得意的拍拍胸口道:“能被人利用,还有利用价值,我老许就死不掉。

    我慢慢开始喜欢你对我说真话了。”

    营地在一柱香的时间内就已经收拾好了,帐篷全部被收起来装到了大车上,栅栏也解开机关,一点点的收缩回来,顶盔掼甲的许东升大吼一声,就在手持令牌的燕赵国王府官员的带领下离开了南郊,向燕赵国王府进。

    铁心源则带着嘎嘎和尉迟文以及五位猎户出身的清香谷武士住进了西京最大的客栈——福寿居老店。

    耶律洪基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焦躁的在温暖如春的巨大帐篷里走来走去的,每移动一下身上的铠甲叶子就哗啦啦作响。

    耶律宗真躺在巨大的软塌上,额头上覆着湿布,喉咙里出呼噜呼噜老猫念经一般的动静。

    床榻周围围满了御医,每个人面色难看,为的白御医汗珠子一连串的往下掉。

    床榻不远的地方,坐着十余个契丹重臣,脑袋上依旧包着白布的耶律重元也坐在一张毯子上,闭着眼睛一言不。

    年迈的御医韩旷颤巍巍的走到耶律洪基的身边道:“启禀太子殿下,陛下已经睡着了。”

    耶律洪基看着韩旷问道:“我父皇可否无忧?”

    韩旷躬身道:“陛下受到了惊吓,以至于浓痰淤塞了心路,因此才会昏厥。

    微臣已经用银针替陛下疏通了心路,已然无碍了,只需静养半月当可痊愈。”

    耶律洪基满意的哼了一声道:“好生照顾陛下,若有半分差池诛你九族!”

    韩旷连声应诺,重新回到皇帝床榻边上去了。

    耶律洪基回头看着耶律重元,以及枢密院大枢密耶律乙先道:“此事该如何处置?”(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