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八章不疯魔不成活
    第六十八章不疯魔不成活

    巨大的銮驾上,辽皇耶律宗真难得的正襟危坐,在他的面前是一个留着一脸大胡子的年轻人。< { <?

    长久的坐直身子让耶律宗真非常的不舒服,可是面对自己这个生性沉稳闲静、严厉刚毅的儿子,不这样仔细的面对他,他会让辽皇更加不舒服的。

    好不容易等儿子说完事情,辽皇打了一个哈欠道:“皇儿,你其实不用理睬皇太弟的作为。

    父皇百年之后,皇位只有传给你,哪有传给皇太弟的道理,那个承诺不过是父皇酒后的戏言而已,(辽兴宗酒后拉着耶律重元的手告诉他,将来他死后,耶律重元可以继位,这也是他皇太弟名份的由来,此处为史实,也是耶律重元后来造反耶律洪基的原因所在)不用放在心上,皇太弟是我们的至亲。

    不如此,燕赵国王的封号你就拿不到了。”

    耶律洪基眼见自己父亲对自己说的边军大事毫无兴趣,反而扯到燕赵国王的封号上了,不由得皱眉道:“父皇,孩儿是太子,要哪个燕赵国王的头衔做什么?

    皇叔似乎也没有让出来的意思,您要是一力强取,皇叔又会闹起来的。

    孩儿也不愿意看见一个几十岁的男人在大殿上撒泼打滚的模样,如果可能,就让皇叔把天下兵马大元帅的职位让出来就好。

    他这些年在这个位置上,我大辽屡屡战败,尤其是黑山一战更是让我大辽颜面尽失。”

    耶律宗真恼怒的探手在儿子的脑门上抽了一巴掌佯怒道:“那场仗是你父皇我打的,难道你要说是你父皇让我大辽颜面尽失吗?”

    被父亲抽了一巴掌的耶律洪基苦笑道:“我的父皇是天下最好的父皇,也是天下最好的兄长……”

    耶律宗真道:“想说你父皇是天下最不称职的皇帝就说,我们父子间还不用这样遮遮掩掩的。

    这些年父皇我的身体每况愈下,上一场仗是为你姑姑打的,她被李元昊生生的折磨死了,父皇竟然是在李元昊死掉之后三年才知道……起兵讨伐却惨败而归。

    不出这口气父皇我死不瞑目!”

    耶律洪基宽慰父亲道:“西夏李元昊骄奢淫逸,穷兵黩武,国内民不聊生,如今李元昊死于内乱,没藏讹庞把持西夏朝政。

    迟早会再生内乱,到时候我们还会再有机会。

    要除掉西夏,唯有和宋国联合方能起到奇效,只是这样一来,宋国得到的好处要远大于我国,需要仔细衡量之后才好动手。”

    耶律宗真拍着儿子的手笑道:“父皇我昏聩了一生,如今年老了,也不打算再改正,我儿一向英武,想来又是一位英主,将来父皇即便是见到祖宗,也可以交代了。”

    耶律洪基似乎还不是很适应父亲和自己亲近,默默地抽回自己的手笑道:“父皇,皇叔昨日受到刺客骚扰,却不知身体康复了没有。”

    耶律宗真摇头道:“据说是被火药所伤,两耳至今还在流血,听不清楚声音,可能会留下病根。”

    耶律洪基笑道:“还有人说皇叔是恶事做的太多,以至于上天降下惊雷……

    孩儿在听说此事之后,于昨晚找来工匠试验了火药,火药虽然炸开,只是威力远远不及皇叔遇到的那些火药,即便是加大药量,效果依旧远远不及。

    最可疑的是,在六千大军保护下,还能被刺客所伤,孩儿总觉得此事极为蹊跷。”

    耶律宗真摇头道:“太医韩旷亲自检查过你皇叔的伤势,你皇叔确实遭受了重创,而北院水部事郭良被火药分尸也是事实,数千人亲眼目睹之下,想要作假太难。

    而且,你皇叔也没有必要这样做,此事休要再提,免得朝中臣子以为我儿苛刻,没有容人的雅量!”

    见父亲真的已经很疲惫了,耶律洪基就告退出了銮驾,站在高大的銮驾上,瞅着漫天的白雪,恨恨地咬咬牙,就对随侍身边的太子府随员下令道:“加快行军度,午时之前銮驾一定要进西京!”

    铁心源在听说蒙兀人撒里格被辽人杀死之后,沉默了一会就对许东升道:“把撒里格的故事编成小曲,散播到西京城去吧。

    他吟唱了一辈子别人的英雄事迹,也该有人来吟唱他的英雄事迹了。”

    许东升叹息道:“真是死的不知所谓!”

    铁心源烤着火摇摇头道:“蒙兀人心性单纯,把自己最好的想要献给辽皇,却不知他们认为最好的东西,恰恰是契丹人最鄙视的东西。

    如果撒里格用同样的方式去见大宋官家,效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通过撒里格的事情,我们以后要学会一个道理,无论如何不能拒绝别人的好意和善意,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凶残的敌人,而是把一个单纯的人逼成自己的敌人。

    头脑简单的人大部分执着,他们一旦认定了你是他们的敌人,就会用自己的一生和你纠缠,说不定还会赔上自己的子孙后代的一辈子,这样的敌人我们惹不起。”

    许东升皱眉道:“有些野人会邀请你吃他们的食物!”

    铁心源道:“食物弥足珍贵,这是上宾的待遇。”

    “有些野人会邀请你一起跳难看的舞蹈。”

    “这很不错啊,这是朋友才能获得的礼遇。”

    许东升狐疑的看着铁心源道:“还有一些野蛮人会邀请你睡他的老婆和女儿!

    你要是不干,就是他们的奇耻大辱!”

    铁心源回头瞅瞅许东升道:“这是他们在为自己的种族繁衍做出的英明决定,男女交合最早的目的就是为了繁衍后代,只有健康的男女才能诞育出健康的后代。

    远古时期,人们对女人的美丑有着和现在孑然不同的看法,男人需要有粗壮的身体,女人需要有硕大的**,这样才会有人喜欢,潘安宋玉一类的家伙在那个时代会被族群丢出去喂狗,能做掌上舞的赵飞燕全身没有二两肉,估计也是活活饿死的货。

    因此啊,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你去比较合适,我这种长相俊美还瘦弱的人,她们看不上!”

    许东升抬头看着窗外的白雪叹息道:“也不知道大宋的公主长得如何的倾城倾国,能让你对她如此守节!”

    铁心源大笑道:“以后你如果见到我为了赵婉连国家都不顾了,千万不要阻拦,这一定是我最真实的心态。

    别以为我不会为了一个女人疯!

    这世上能让我牵挂的人不多,少一个都不成!”

    许东升认真的对铁心源道:“多年来我一直在西域道上奔波,人人都以为我疯狂,我也以此自傲。

    直到今日,我才现,我不过是疯狂,而你,纯粹就是一个疯子。”

    “不疯魔,不成活!”

    铁心源淡淡的回答了许东升一句,然后就把喝剩下的残茶泼在地面上,收拾一下自己的衣衫对许东升道:“走吧,我们去看看辽皇的排场。

    当年项羽看秦皇出巡说——大丈夫当如是!然后就席卷了百二秦关,不知道辽皇出巡的雄风能不能让我兴奋起来!刺激我挟十万铁骑布武天下!”

    “等等我!”许东升匆匆的披上裘衣,紧紧地跟在铁心源的身后向外走。

    大宋官家的銮驾不论是铁心源还是许东升都曾经看过不止一遍,见过一年四季到处游走的辽皇銮驾的人却不多见。

    即便是头上飘着鹅毛大雪,西京街头上却变得人头涌涌,大雪让人白头,寒风让人脸红,这些都不足以让西京城里的契丹人还是汉人驻足,他们一个个仰着脸,踮着脚尖,渴盼着辽皇的銮驾到来。

    刚刚走到街上,铁心源就后悔了,因为他现无数的辽**卒都来到了街面上,将百姓们分成一块一块的,很有秩序的等候皇帝到来。

    铁心源才来到大街上就被一个差役粗暴的塞进一堆胡姬中间,赶紧回头四顾,却找不到许东升和嘎嘎以及尉迟文,身边全是裹着皮裘叽叽喳喳的胡姬。

    一些胡姬被铁心源碰到了,原本想要怒骂的,看到铁心源那张脸之后,抬起来的手掌轻轻地摸在铁心源的脸上,然后搓搓手指,大呼小叫的告诉别的胡姬她的新现,有一个少年郎的皮肤比女人的还要细腻……

    銮驾进城了,铁心源跪在冰冷的雪地里羞愤欲死。谁能想到看一下皇帝銮驾,需要跪在地上看!

    放眼望去,只要是留在街面上的人,没有人可以站着,包括刚才拿脚踹铁心源膝弯让他跪下来的差役。

    铁心源努力的避开那些总喜欢蹭自己的歌姬,从怀里掏出一根一尺半长的细管子,又从肋下挂着的小包里取出一个玉石盒子,盒子里面静静的躺着十二支青灰色的冰针!

    这是铁心源的试验品,他不知道蘑菇粉加水冻成冰针之后,还有没有那种神奇的效果!

    辽皇让他下跪,他就觉得自己同样需要给辽皇一个教训,击中目标之后就会融化的冰针,在寒风呼啸,雪花飘飘的时节用起来正合适!(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