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七章蒙兀人的微笑
    第六十七章蒙兀人的微笑

    “我们要的其实是时间,而不是耶律重元的庇护!

    这个世界上最靠得住的人其实就是我们自己的双手,不等不靠,永远做最坏的打算,才是走远路的打算!”

    铁心源的这番话,徐东升和孟元直很是认同。〈?  <? [

    同样认同这句话的还有欧阳修!

    “整军备战”这四个字让他整整思量了一夜。

    第二天起来之后,他现自己似乎变得振奋了一些,朝堂上那些乱七八糟的遭遇已经从他的脑海里消失了。

    如果北方的局势真的如同铁心源说的那样严重,自己个人的那点遭遇根本就不算什么。

    窗外的大雪下的正急,辽皇今日会踩着大雪进入西京城,所有国家的使节,都会去城外十里之地迎驾。

    迎驾的官袍,裘衣,马匹都已经准备好了,欧阳修依旧坐在帐篷里一动不动,西京城头的迎驾钟声也已经响过响,如今响起来的是辽国特有的长号,这是在提醒迎驾的官员,早早出门。

    亲随马六从外面匆匆走进来,来不及抖落满身的雪花,就急忙对欧阳修道:“官人,那个蒙兀族的人不用找了,刚刚在城门,老奴亲眼看见一个背着胡琴的野蛮人被辽人捉走了。”

    欧阳修从沉思中醒过来问道:“捉到那里去了?”

    马六踌躇一下,小声道:“官人不宜趟这趟浑水,昨日里燕赵国王被刺,今日,西京城已经被辽国兵马围的如同铁桶一般,老奴本想出城去看看,结果现,西京城的城门已经全部戒严。

    辽皇的大驾已经到了三十里外,您要是再不走,就会失礼。”

    欧阳修起身穿好官服,披上裘衣,率先走出帐篷,骑马离开校军场的时候,特意瞅了一眼一片云的营地。

    那座营地将悄悄地矗立在风雪中,站在箭楼上的两位武士身上已经落了厚厚一层白雪,他们依旧安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和别的营地周围那些哆哆嗦嗦弯曲着身体,抱着长枪走来走去的卫兵有很大的区别。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啊!”

    欧阳修心中长叹一声,挥刀割掉一角衣衫,任由衣衫落在雪地上,就驱马离开了南城,自从他知晓铁心源就是西域大盗一片云之后,就明白两人之间不可能再有任何的交集。

    昨日里的那一场酒喝的痛快,那一碗面吃的畅快,今日割袍断交自然也来得干脆无比。

    官盗两重天,不论铁心源有什么样的借口,既然他是马贼,自己就和他注定了只能是敌人。

    大是大非的问题,欧阳修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欧阳修从一片云营地经过的时候,铁心源正在营地里堆雪人,正在为一些雪上面的红色血渍皱眉,听到马蹄声,透过缝隙看到了欧阳修割袍断义的一幕。

    不由得笑了一下,然后就很自然地将那些沾染了血渍的白雪按在雪人的脸上,顿时,雪人的脸上就多了两颗红色的眼睛。

    闲的无聊的孟元直也看到了营地外的一幕,见铁心源笑了,不解的问道:“都被人家割袍断义了,你怎么还笑的出来?”

    “割袍断义这种事在大宋多不多?”

    “不太多,除非真的有过不去的坎,否则没人愿意用这一招。

    唉,你被人家割袍断义了,你为什么不在乎?”

    “我该怎么做?大哭一场?”

    “那倒不至于,至少你应该愤怒一下的。要不然人家会认为你是做了亏心事。”

    铁心源摇摇头道:“不成啊,有机会还要跟这个老家伙交好一下。”

    孟元直鄙夷的看看铁心源道:“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这事可比许东升在燕赵国王府干的事情都丢人。”

    铁心源笑道:“他割袍断义是他的事情,我准备继续结交他是我的事情,凭什么要让他的行为来决定我该干什么事情呢?”

    “人家不会理你的!已经割袍断义了就说明人家不待见你,你上门只会受辱。”

    “我又不知道他和我割袍断义了……”

    “可你刚才看的很清楚,我也看的很清楚。”

    “欧阳修又不知道我看见了,再说,我做了什么有亏良心和大义的事情吗?

    自己问心无愧就成,谁管他人如何看我。”

    孟元直惊叫道:“你做了很多啊,戈壁上那些屈死商贾的白骨可以作证。”

    铁心源深深地看了孟元直一眼道:“你脑子里全是肌肉,所以,我需要跟你实话实说。

    我比较聪明,你和我说假话就成了,我自己会从你的假话里找到有用的话来听的。”

    孟元直哈哈一笑,难得有机会损铁心源一顿,此时他的心情很好。

    不过很快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问道:“欧阳老儿不理你了,你如何利用他?”

    铁心源将冰冷的手塞进袖筒笑道:“大宋官员有一个死穴,那就是战马。

    天圣一年陛下刚刚登基的时候,就颁布了《马政》,里面明文规定官宦之家必须养马三匹。

    刘后驾崩之后,官家废弃了刘后当政时制定的大部分国策,唯独《马政》留存了下来。

    庆历二年,《马政》又添加了百姓养马一条,也就是出现了马户。

    庆历四年,范仲淹等人远窜军州之后,《马政》不但没有消亡,反而得到了加强。

    以后每隔两年,《马政》总要有一些变化,这种变化是随着大宋军队增加而增加的。

    你是武官,同时也是东京城中人,马肆有多热闹你是知道的,一匹好马万金不可求的盛况层出不穷,你如今的坐骑汗血马要是放到东京市上,你立刻就会成巨富。”

    孟元直皱眉道:“汗血马乃是我的伙伴,如何可以随意售卖?”

    “因此,欧阳修即便是再骄傲,面对一匹战马,他或许能够高傲一下,面对成千匹战马,他也没有什么抵抗力,即便是再讨厌我的马贼身份,同样会捏着鼻子和我交往的。”

    孟元直大笑道:“你总是这样,抓住人家的痛脚就穷追不舍,你先告诉我,用野马充当战马骗官家,欧阳修会不会被砍头?”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大宋其实不缺马,只可惜没有好的养马人,高大的战马被农夫们养的越来越小,最后就不堪骑乘。

    卖给他们几千匹战马,他们就会欢天喜地的把战马都阉割掉,过上十余年,一旦这些战马老去,大宋依旧没有战马可用。

    如果把野马卖给他们,面对数千匹没有用处的好马,他们必须要学习如何驯马,如何养马,如何繁育战马,这一套流程下来,大宋的官员们也就学会了养马。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但愿他们能够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不至于砍死欧阳修。”

    孟元直砸吧一下嘴巴道:“是好事情,问题是欧阳修何辜啊?”

    铁心源看着孟元直冷冷的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关乎大宋将来的军事成就,他受点委屈算得了什么。

    昨日才知道有人诬陷他和外甥女通奸,与其被这样的脏名声毁了一生,还不如被买错战马这样的事情砍头来的痛快,至少,以后大宋战马繁育成功之后,总有人会为他平反鸣冤的,如此一来,光耀史册并非难事。

    这不就是他们这群人孜孜以求的吗?”

    孟元直愣了一下不由得摇摇头道:“除了没有人味,这个理由确实非常的充足。”

    铁心源冷笑道:“我就是被这样的理由送到西域来了,这样的理由他们能用,我为何不能用?”

    孟元直连连摇手道:“我只求你今后不要对我们用这样的理由,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对付过你。”

    “你们是我抱团取暖的兄弟,怎么可能用这样的法子坑你们?”

    “你保证?”

    “我保证!”

    “我觉得你还是写个字据比较好……”

    白茫茫的原野上,道路就像是一道黑色的痕迹,道路两边站满了军卒,只要有雪落在道路上,立刻就有人奋力的将这些白雪清扫干净。

    有燕赵国王的前车之鉴,整条道路都被军卒用巨大的石碾子细细的碾过,以防再有不忍言之事生。

    欧阳修的心情糟糕极了,就在刚才,他亲眼目睹了人世间最悲惨的一幕。

    即便是被铁枪入腹,依旧带着笑意喊着要给辽皇奏乐的蒙兀人的面容让他怎么都忘不掉。

    如果没有铁心源的解释,他或许会和其余的使节一样一笑了之。

    这不过是一个想要出名想疯了的家伙为自己的**赔上性命而已。

    算不得什么,不论在那一个国家这样的事情都有。

    欧阳修几次三番的想要去阻拦辽人,可是看到那个不知姓名的蒙兀人已经开始大口的吐血了,就停下了脚步,那个人已经没救了……

    铁心源说的可能很有道理,这一次是一个蒙兀人带着胡琴不远万里来到了西京,下一次,很可能就会是无数个骑着战马的蒙兀人挥舞着狼牙棒蜂蛹南下。

    这一次,欧阳修觉得自己有责任把那个蒙兀人没有说出来的话告知辽皇。

    毕竟,一旦处在生死边缘的蒙兀人一旦南下,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辽国,迟早会影响到大宋。

    北方蛮族南迁,已经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了,这是南边所有国家的灾难!

    他看的很是清楚,那个蒙兀人临死之前目光不再看面前的辽国官员和军卒,而是把目光投射到了遥远的北方。

    在那里,他的族人或许正在等候这个蒙兀人带回皇帝准许他们南迁的好消息。(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