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六章政客的许诺就是一个笑话
    第六十六章政客的许诺就是一个笑话

    西京城头的鼙鼓擂响了,每一声都似乎响在人的心底,更像是在为铁心源的这句话助威。

    不一会,集合军队的号角声也响了起来,紧接着西京城的差役们就开始清街。

    所有的人都需要回到自己的住处接受盘查,当然,西京城的四座城门已经全部关闭了。

    铁心源给有些失落的欧阳修披好裘衣,两人安步当车行走在慌乱的西京街头。

    不明所以的百姓以为战争来临了,争先恐后的向城北拥挤,却被差役们用马棒和鞭子给驱赶回来了。

    铁心源笑嘻嘻的指着将街道堵的死死的马车对欧阳修道:“越有钱的人就越是害怕战争,战争有时候又是一种重新分配财富的过程。

    所以啊,普通穷人虽然也怕战争,在害怕的同时,其实他们的心底里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期盼。

    因为已经穷到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只要能在战争中得到一点东西,那就是收获啊。”

    欧阳修皱眉道:“你读书的时候本经学的是什么?”

    “韩昌黎先生的《原道》。”

    欧阳修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沉默了片刻道:“刚才你说的没有一样是《原道》里面的道理。”

    铁心源笑道:“我这人比较善变,在大宋的时候我遵循的就是《原道》之心,来西域之后我遵循的就是怎么能够保住命这个简单的法则了。”

    “没有九死而不悔的决心,如何能够干成大事?”

    “用不着我去死,这片土地上有无数个想要为了过上好日子而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好汉,我只要能提供给他们想要的好日子就成。

    只要过上好日子的人越来越多,最后他们就能帮助于阗复国,能够帮着我威震西域,马鞭所指,万夫景从。”

    欧阳修矮下身子从路边扶起一个被马车挤倒的老妪,随着嘎嘎和尉迟文挤开的道路继续向前行走。

    人都在往北面挤,穿过城中心之后,眼前就豁然开朗。

    铁心源的营地在校军场的外围,欧阳修所在的大宋使节团的营地在校军场里面。

    当欧阳修看到营地里的武士出来迎接铁心源的时候愕然道:“这里是巨寇一片云的营地!”

    铁心源见四处没有外人,给了欧阳修一个奇怪的笑容道:“我就是一片云!”

    说完就施了一礼,丢下欧阳修径直走进了栅栏,两位彪悍的武士关好栅栏,依旧站在门口握着刀子守卫在那里。

    惊骇欲绝的欧阳修在风雪中站立了良久,才踉踉跄跄的在伴当的搀扶下走进了校军场。

    和大盗在一个屋檐下把酒言欢了很长的时间,还吃了大盗亲手做的饭食……

    许东升没有回来,孟元直说他被燕赵国王府里的人给叫走了。

    这非常的正常,燕赵国王受到了攻击,涅鲁古自然是要全力以赴的追查的,既然是在野外受到的攻击,那么,一片云这种长年累月生活在野外的人应该很有用处。

    天色昏暗的时候许东升回来了,脸上带着笑意,看样子在燕赵国王府过的很舒服。

    “这回没被人当狗使唤吧?”孟元直张嘴就道。

    许东升笑嘻嘻的道:“还是当狗的活,不过这次好歹给了些肉骨头。”

    屋子里的炭火很旺,铁心源脱掉身上的裘衣问道:“燕赵国王没死?”

    许东升摇摇头道:“他的运气很好,为了显示自己礼贤下士的风范,第一辆马车让给了新收的谋士郭良。”

    “郭良是谁?”

    “大宋丙寅科进士,在大宋工部为官,擅长制图,尤其是山川地理图,是耶律重元用高官厚禄才挖过来,本来准备来到西京向辽皇敬献辽水水域图,据说此图比郦道元《水经注》中记载的辽水,更加清晰,也更加的详细。

    没想到被老孟和火儿埋的火药给炸碎了,充当了耶律重元的替死鬼。”

    “耶律重元怎么样了?”

    “听说双耳失聪,需要静养,我没见到耶律重元,只见到了涅鲁古,现在那家伙正暴跳如雷呢,这场风雪把老孟和火儿他们的气息很行动痕迹遮掩掉了,猎犬都无法追踪。

    涅鲁古要求我们雪停之后就立刻去西京城外的原野上搜寻凶手,他断定,凶手也被这场风雪滞留在西京城了。

    我们和其余的马贼搜寻城外,他自己亲自在城里搜寻,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铁心源摇摇头笑道:“人家能在第一时间就找到你,这说明我们的所有行动都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好在人家只关注你,对我们并没有过份的怀疑。

    这件事我们还是做的有些鲁莽了。”

    孟元直道:“我们自从来到西域之后那一件事情不是在弄险?了不起杀他个鸡飞狗跳墙,再重头来过。”

    铁心源看了一眼孟元直道:“你倒是对自己很有信心啊,当初在大宋东京城,你孤身一人都跑不出去,更别说在契丹的西京了。

    不说别的,光是人家的铁甲军和十几个射雕手就能让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契丹人到底是马背上的族类,骁勇善战是他们骨子里的东西。

    这些年大宋朝廷里的那些高官,刻意的想利用《诗》《书》《礼》《易》《春秋》把他们同化成和大宋一样的国家。然后在同一平台上击败契丹,毕竟,在同样的国情条件下,大宋到底是无敌的。

    可是啊,你看到成功了吗?还没有,虽然已经腐化契丹人已经见到了成效,距离成功还很远。

    人家皇帝就不爱留在京城,而是满世界的巡游,每到一处就会祭天,这就是为了保持契丹人的狼性,表示自己依旧不忘祖宗的游牧生活。”

    “你说契丹人喜欢大宋的诗文是大宋人故意推动的?”许东升惊奇的问道。

    铁心源冷笑一声道:“东京但凡出了好诗文,三天之后辽国的歌姬就会满世界传唱,要说这里面没有大宋官方在幕后推动,你信吗?”

    “不信!”许东升坚定的摇摇头,“可是辽皇既然明白这个道理,他为什么不禁止?”

    “谁说他没有禁止,从萧太后时期他们就开始禁止了,最早的时候他们甚至还发明了自己的文字,可是那些文字现在除了皇族还在使用之外,你看到谁用了?

    再者,诗文这东西你要禁止,就要拿出新的东西来填补空白,契丹人没有这个本事,你让一个听惯了大宋艳曲的勋贵去听一只公羊和两只母羊的故事,他听得进去吗?

    而且文字故事这东西,你越是禁止,就会流传的越凶,人们就会更加的好奇,最后就变得更加不可收拾了。”

    铁心源说的口干舌燥,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这些东西必须跟孟元直和许东升他们说清楚,让他们明白自己最强大的武器到底是什么。

    孟元直呵呵笑道:“原来那些大头巾们也不是一无是处啊,这事办的又狠又毒。”

    铁心源笑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打不过人家,就只好慢慢地从根子上坏他们的事情,直到把他们的武力拉到和大宋一个水平,然后再利用我们丰富的经验来击败他们,这法子不错,就是见效慢些。”

    “雪停之后老孟他们需要出城,需要我做什么?”许东升见事情告一段落了,就问下一步的安排。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我今天接触了欧阳修,就是在为下一步去大宋做准备。

    横山野马开春之后就会离开横山,我们需要抓紧时间去横山一趟,用野马来打开大宋的大门,让他们接受一片云这个侠义的马贼。”

    “可是西京现在乱了,我们需要耶律重元的许诺!不得到许诺如何就要走?”许东升感到更加奇怪了,来之前,铁心源可是信誓旦旦的希望辽国人能够认可哈密的存在,如今,事情做到了一半却已经在准备离开了。

    “耶律重元的许诺你信吗?”铁心源看许东升的眼神非常的奇怪,就像是在看一个傻瓜。

    “既然你不信耶律重元的承诺,巴巴地跑到西京来干什么?”许东升有些恼怒,觉得铁心源在戏弄他。

    铁心源拉着许东升的手坐在椅子上道:“你难道还没有明白吗?我们要做的事情是让耶律重元相信,我们是属于他这个阵营的人。

    至于承诺,其实无所谓,那东西想要推翻,不过是嘴皮子动一动的事情,只有和耶律重元建立很重要的利益关系,我们就会永远的受他庇护。

    如今,我们已经做到了示好,现在就看耶律重元的反应了,如今,涅鲁古开始使用你来参与到查找暗算他父亲的凶手的队伍里,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这说明他已经接纳了我们。

    只要我们今后不要短缺给人家的进贡,他想谋朝篡位的时候,我们可以全力帮他,这就成了,有这一重关系,哈密其实已经是属于我们的了。

    要耶律重元这种人亲口告诉你,把哈密送给我,这根本就做不到。说出这种话的人只能是契丹的叛徒。

    人家可能还想着等篡位成功,再把我们灭口呢,我们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可以暂时能够利用一下的工具。

    在我们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哈密不是我们的能是谁的?”(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