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五章 整军备战吧
    第六十五章整军备战吧!

    欧阳修挥手驱走了自己的两个伴当,既然已经知道铁心源的名字和来历,就没有必要让伴当陪同了,重新坐回座位,指着桌子上的梨花白道:“梨花白?”

    铁心源点点头,欧阳修就打开一坛子酒,自斟自饮。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铁心源笑了一下,就继续揉面,揉面这是家传的功夫,面够不够劲道,就看揉面的时候把功夫下到了没有。

    揉到最后要不但要让面团表面有光泽,还需要做到手上不粘面粉,盆子里也没有面才算是功夫到家。

    揉好了面,铁心源就给面团上抹上油,扣起来放在火盆边上醒面。

    欧阳修不得不承认,铁心源干活的样子很好看,一个干净的人做出来的饭食味道如何且不说,仅仅是那份干净就让人有了三分胃口。

    小店里面只有干菜和一些绿萝卜,胡萝卜倒是有很多,铁心源洗了两根胡萝卜,飞快的切成丝,添加了一些葱花,在锅里炝了一些香醋,加盐之后一股脑的倒在胡萝卜丝上,端给欧阳修道:“只能这样了。”

    欧阳修喝了一口酒,吃了一筷子胡萝卜丝挑起拇指道:“好手艺!”

    铁心源也给自己倒了一碗酒和欧阳修碰一下喝了一大口之后笑道:“面食才是我家的家传手艺,老母就是依靠卖掉一碗碗面条才将我抚养长大,先生不可不尝啊。”

    欧阳修笑道:“你既然姓铁,又擅于做汤饼,东京七哥汤饼店莫非就是你家的产业?”

    “正是!”

    “如此一来,那就要好好吃一顿你做的汤饼,七哥汤饼店的少东家做出来的汤饼味道应该不会太差。”

    铁心源笑道:“家母做出来的汤饼浇头才是人间美味,只可惜这里只有葱蒜,咱们只好吃另一种面食了。”

    欧阳修瞅着铁心源道:“你在西京以何为生?看你一身装扮恐怕开汤饼店是置办不起的。”

    铁心源脸上的笑意不见了,长叹一声道:“夏竦借皇命让我去支援于阗尉迟氏,却不知于阗都城早就被喀喇汗攻破,如今的尉迟氏只能退入深山,与喀喇汗继续周旋,境遇之凄惨,让人不忍卒睹。”

    “既然尉迟氏危在旦夕,你何以来到西京?”

    铁心源屈指敲着桌子道:“喀喇汗拥兵三十余万兵进回鹘,如今正在与回鹘王生死大战。

    如果不出什么大问题的话,喀喇汗会击败回鹘王,一统天山以北。

    我如今与于阗遗族固守天山要地哈密,唯有将喀喇汗的大军阻断在天山路上,方能有一丝生存的余地reads;。”

    “你们有多少人?”

    “全族不到十万人,带甲之士一万有余。”

    欧阳修叹口气道:“人数不够,力量不足,老夫如今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恐怕帮不上你什么忙。”

    铁心源眼见锅里的水已经开了,就随手扯着面条往锅里丢,看着长长的宽面条在水里沉浮大笑道:“我从未指望大宋满朝公卿能够对于阗伸出援助之手。

    我铁心源从赤手空拳来到西域,就从没有这样指望过,一年多的时间,我们从一无所有到拥有三座城池,吃了多少苦唯有我们自己明白。

    我们今日能有三座城池,以后就会有三十座,三百座,我来到契丹就是为了应对喀喇汗可能的进攻,合纵连横的把戏而已,算不得难。”

    欧阳修有些羞愧,搓着手道:“你们打算怎么干?老夫能否帮手?先说明,只能是我个人,而非大宋。”

    白亮亮的面条被铁心源从锅里捞出来,一大把碎葱,两勺子蒜蓉,一勺子热油泼下去,滋啦一声,激发了面条上葱蒜和姜醋的香气,一时间,小小的店铺里浓香四溢。

    铁心源将面放在欧阳修面前笑道:“只想请先生回到东京之后,告诉东京城里的人们知道,在遥远的西域,还有一群汉家儿郎依旧在努力奋争,准备在这里为自己打出一片可以安居乐业的土地……

    余者,我们不敢要,也要不起……”

    面的滋味非常好,堪称欧阳修吃过的面中,最好吃的一种,虽然只有简单的葱蒜姜醋,五味的调和却恰到好处,只是这碗面吃的欧阳修鼻子发酸,心中发痛。

    一群被赶出自己都城的亡国之人,不但没有消沉,没落,反而在积极地准备东山再起,这中间到底经历了多少辛苦,多少血泪,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即便是身处困境,他们依旧保持了自己的尊严,不祈求别人帮助,这就是士之节!

    一海碗面条终究是挡不住两个饕餮之徒,当铁心源和欧阳修一起将面条吃完之后,不由得相视一笑,举起酒碗干了一碗酒。

    重新添满了酒水,清澈的酒水上却起来了一圈圈的涟漪,紧接着一声闷雷一般的响声从远处传来。

    欧阳修诧异的看着窗外密集的雪花,冬日里响雷真是太奇怪了。

    铁心源端起酒碗慢慢啜饮着,见欧阳修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才放下酒碗道:“也不知道耶律重元死了没有!”

    端着酒碗的欧阳修手头一抖,荡漾出一些酒水,流的满手都是,他顾不上这些,连忙问道:“你做的?”

    铁心源笑道:“包括城门口死掉的那两个人!”

    欧阳修大惊,继续问道:“为何?”

    铁心源放下酒碗笑道:“契丹官员对我大宋使节无礼,自然该死,舌人从中搬弄是非,巧舌如簧,自然也有取死之道reads;。

    至于耶律重元,他要是不受伤,不受些惊吓,如何能看重我们这些来向他求助的人呢?

    如何能让他促成契丹彻底的放弃哈密以及伊吾州呢?”

    欧阳修更加惊骇了,双手扶着桌子道:“万一耶律重元死了呢?”

    铁心源往嘴里丢了一颗豆子笑道:“死了就死了,辽国没了一位皇太弟,我们又有什么损失呢?”

    “这会引起辽皇震怒,改变契丹朝局,对我大宋也有影响,这么多年以来,耶律重元全力支持辽皇遵守《澶渊之盟》,宋辽之间数十年不闻金鼓之声,和此人有很大的关系,万一此人死了,萧惠这种向来主张通过南征来弥补国用不足的辽国官员上位,大宋和辽国之间将战火再起噫!”

    铁心源将手放在桌子上笑道:内无法家拂士,外无强敌,对大宋不一定就是好事。

    将士们每隔一些年就要拉出去打一仗,长久的不打仗,他们也就不会打仗了,一旦有强敌入侵,拿什么去抵挡?”

    欧阳修正色道:“宁为太平犬,莫为乱世人,战火一起,生灵涂炭,伏尸百万也是你想看到的吗?”

    铁心源摇头道:“谁都想过太平日子,这没错,歌舞升平之下大宋人的日子一定会过的更好,问题是大宋的敌人也是这么看的吗?”

    “这就是老夫来契丹的意义所在,两国交好,对契丹有利,对大宋同样有利。

    既然是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的事情,办起来并不算难。”欧阳修对战争深恶痛绝。

    街道上已经响起了密集的马蹄声,无数甲士在风雪中策马狂奔,无数契丹官员的脸上带着惊惶之色,丝毫不顾街上的行人也同样向城门狂奔。

    铁心源起身关上小店的大门,从窗户探出手去接了一些雪花放在手心,让欧阳修眼看着雪花在他的手里融化。

    欧阳修费解的看了铁心源一眼,并为作声。

    铁心源懒懒的道:“北海已经连续三年开始封冻了,如果苏武此时身在北海牧羊,恐怕就没有机会或者返回大汉,也就不会有流传千古的苏武牧羊了。”

    不等欧阳修接话,就用筷子敲着桌子唱道:“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天又冰地,苦忍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在北海边。

    心存汉社稷,旄落犹未还……”

    低沉的歌声在小店里回荡,欧阳修也拿着筷子击打,随着铁心源的歌声一起吟唱。

    一连唱了三遍,两人才停了下来,碰了一碗酒之后,铁心源笑眯眯的对欧阳修道:“我在路上捡了快要冻死的蒙兀人,他们就住在北海边上。

    他告诉我,如今的北海天气异常寒冷,族人多有冻死者,如果明年他的族人还不能驱赶着牛羊南下,他的族群就有冻死之忧。

    他今年是背着胡琴来的,希望能用自己的胡琴来打动辽皇,允许他们南迁。

    我不觉得辽皇会接见一个衣着破烂,而且满身虱子的野蛮人,所以啊,这个蒙兀人如果没被辽皇砍头,他注定要失望而归。

    先生,您认为他下一次和族人南下的时候还会背着胡琴来吗?”

    欧阳修闭目沉思一阵缓缓地道:“应该拿着刀子过来。不过,以辽国的强大,野蛮人南下不了才对。”

    铁心源嘿嘿笑道:“需要南下的不仅仅是蒙兀人,还有女真人,以及乌古敌烈统军司治下的色目人,别忘了他们同样居住在非常寒冷的地方。

    那些人想要活命,就只能南下,事关生死,这个矛盾根本就无法调和,除了战争之外他们没有任何的选择。

    我在西域这段时间,对北方和西方已经有了一个简单的认知,那就是越往北,那里的人就越是野蛮,越是野蛮,他们的战力就越是强大。”

    欧阳修喝了一口看着铁心源道:“你觉得大宋该如何去做?”

    铁心源嘿嘿笑道:“整军备战吧!”

    ps:先送上一章,今天《不败传说》内测,银狐大军还是比较给力的,听说还有人专门跑到其他国家围堵我,看来以后不能拖更了,容易结仇......(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