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八章赌命
    第五十七章赌命

    孟元直放下酒碗瞅着铁心源道:“瞭望哨上的斥候正在打手势,说外面来了一群不明身份的武士。<〔<(??

    你确定现在就要干掉多伊尔?”

    铁心源咬咬牙道:“许东升一定有所现,而我也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自从那个人出现之后,许东升不但喝止了你,还冲着我焦急的看。

    私自改变了我们商量好的计划,并且自作主张的立即掀开自己的底,表现的如此谄媚,一定是有事情生。

    他坐在马贼群里不好说话,也不好来我们这里,这可能就是他私自改变计划的原因。”

    孟元直看看坐在马贼堆里的许东升咬咬牙道:“既然如此,我们就选择相信一次他,了不起我带着你杀出西京城也就是了。”

    铁心源笑道:“对你和许东升,我总是愿意多相信一些,这种感觉很奇怪。”

    孟元直单手握住长枪笑道:“许东升怎么样我不知道,就我而言,你的这种感觉是对的,应该继续。”

    铁心源见孟元直提着长枪就要起身连忙道:“为什么不用短矛,远远地丢过去干死了事?”

    孟元直鄙夷的瞅瞅铁心源道:“你知道什么啊,我们既然要抱人家的大腿,就一定要出死力,唯有这样才能让人家高看我们一眼。”

    对于拍马屁这种事情,铁心源还真的不是很懂,上辈子当了很久的独行大盗,后来入了一个团伙,就被人家绑起来丢到戈壁滩上,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过于特立独行了,不知不觉的得罪了很多人,死的不冤枉。

    多伊尔有些沾沾自喜,自从说出南院大王萧惠的名头之后,身后那些马贼领就安静了下来。

    虽然耶律重光位高权重,可是这些马贼的地盘大多数都在南院大王的封地之内,即便是有人想要投靠耶律重光,也不得不考虑一下萧惠的看法。

    他今天之所以会同意来参加一片云这个过江龙的宴会,就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拖着一片云一起投靠萧惠,从而让自己更加被萧惠看重。

    没想到一片云竟然直接的在宴会上提出要投入耶律重光的麾下,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这让他又惊又怒,不得不站出来为自己的恩主说话。

    话说明白了,在耶律重光那里就完全没了转圜的余地,一想到可能到来的排挤和打击,这让他看许东升的眼神带着一丝凶光。

    自己手里的弓箭和强弩在进西京城的时候被官府收走了,可是马贼手里的小巧的短弩依旧在贿赂官员之后保存了下来,为了预防万一,自己今日带了二十个好手过来,如果趁机杀掉一片云,剩余的马贼就不得不跟随自己一起厮杀,冒险一次就能获得南院大王的彻底信任,很划算。

    才要给部下下令,就看见那个带着铁面具的魔鬼大踏步的向自己走来。

    多伊尔在瞬间就明白这个人想要干什么了,冲着自己的部下吼道:“拦住他!”

    许东升自然看到了杀气冲天的孟元直走过来了,就在这一刻,他忽然觉得铁心源还真的算是自己最知心的人。

    这么大的事情,他真的很信任自己。

    早在孟元直起身的时候,那个年轻人的身边就多了两张巨盾,中间只留出一道狭窄的缝隙供那个年轻人查看宴会上的变化。

    铁心源看到巨盾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这种制式塔盾,一般只有军队里有,马贼嫌这东西太重,影响自己的机动不会装备这东西的。

    孟元直绕过火堆,手握长枪,长枪的枪尾拖在地上,在坚硬的地上划出一道浅浅的沟渠。

    其余马贼见孟元直的目标是多伊尔,纷纷离开矮几抽住武器和自己的同伴挤在一起,凝神戒备。

    得到铁心源暗示的火儿也带着部下缓缓地从远处围拢过来,准备应付将要到来的混乱局面。

    孟元直的到来给了多伊尔非常大的压力,不等他话,守在他前面的一个马贼就大喊一声,率先旋转着身体,狼牙棒带着风声砸向孟元直。

    孟元直的枪刃突然探出紧紧地贴在狼牙棒上,随着狼牙棒的舞动,紧贴着狼牙棒带着一溜火星,沿着棒杆切了下去,狼牙棒带着狂风堪堪从他的面前划过,低垂的头都被狂风掀起来随风飘荡。

    孟元直似乎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危险,枪刃继续下切,只听一声惨叫之后,狼牙棒飞上了半空,同时飞上天的还有四根手指和一只手掌。

    沉重的枪尾砸在另一个马贼的胸口,他胸口上的护心镜顿时碎裂,一口血喷出去,半空中似乎起了血雾。

    多伊尔连连后退,见左右马贼们依旧想要冷眼旁观,就大吼道:“再不上你们也会被一片云杀死!”

    许东升的声音非常及时的响了起来:“这里的事情与其余的兄弟无关,我若不杀多伊尔,无法向尊敬的燕赵国王殿下交代。”

    蠢蠢欲动的马贼们握着武器再一次向后缓缓倒退,其中一个光头马贼吼道:“不论是燕赵国王,还是南院大王,我们邯山贼都不想亲近,一片云,打开栅栏让我们离开!”

    许东升见孟元直已经在多伊尔的马贼群里厮杀的人头滚滚,火儿带着人已经缓缓地靠过来了,遂大笑道:“留下来做个见证吧!”

    孟元直的铁枪沉重如山,每一枪都让多伊尔难以承受,弯刀才和铁枪接触了三次,他的手腕就酸麻难当,虎口位置也有血滴下来,浸湿了皮索缠绕的刀柄。

    眼看多伊尔就要死在孟元直的枪下,光头马贼大叫一声,转身就扑向围拢过来的火儿。

    他想撕开一条道路,逃离这个诡异的宴会。

    火儿一声令下,光头马贼的面前就多了一片由长矛组成的丛林,他格挡开了其中的两根长矛,胳膊底下夹住三根,怒吼一声,竟然将对面握着长矛的武士挑了起来,随手丢掷,清香谷的武士身体就撞在同伴的身上,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空隙。

    光头马贼大笑一声,挥舞着锤子砸开两边补充过来长矛,忽然觉得脖颈上传来一阵刺痛,紧接着就是一片刺痛。

    光头马贼探手一抹,手里赫然多了七八枝竹针,又惊又怒的光头马贼顾不得寻找暗算自己的人,迈开脚步身体凌空飞起重重的撞在栅栏上。

    栅栏出一阵刺耳的爆裂声,将光头马贼的身体弹了回来。

    七八根长矛如同暴雨的刺向躺在地上的光头马贼,只要被刺中一根,就是他毙命之时。

    好一个光头马贼,果然不愧是马贼中的老手,身体躺在地上,他的双腿如同旋风在原地踢出一片腿影,清香谷武士刺出来的长矛悉数被他踢开,借助双腿旋转的力量,他的身体离开地面,单臂一撑身体竟然原地翻转过来,红着眼睛挥舞着仅剩的一只锤子扑向清香谷武士。

    铁心源早就离开了,这样的场合非常的不适合他,临走的时候他甚至还有时间拎走一坛子梨花白。

    他看到栅栏上的斥候打出来的手势,事情很严重,营地已经被军队给包围了。

    能不能赌赢这一遭,就看许东升的眼力是不是足够好。

    多伊尔满身鲜血,依旧在孟元直的铁枪下苦苦挣扎,诺大的一片云营地里厮杀声,惨叫声接连响起,到处都是战场,没有人能够幸免。

    清香谷武士不是这些悍贼头目的对手,幸好平日严格训练过的枪阵能够勉强保护住他们不至于被敌人冲散。

    这样的情形下,想要保持包围的态势是根本做不到的,十几个彪悍的马贼率先攀上了蒙着青布的栅栏,才要跳出去,就一个个惨叫着从栅栏上跌落,满身都扎满了羽箭。

    许东升手里的斩马刀挥舞的很急,三尺长的斩马刀刀刃在很短的时间里似乎有所向无敌的架势。

    每一刀都能带起一蓬鲜血,每一刀都让敌人的兵刃折断,身死魂灭。

    多伊尔的弯刀终于握不住了,被孟元直的长枪挑飞,恰好赶过来的许东升大吼一声,斩马刀带着狂啸斜斜的斩向多伊尔。

    孟元直冷哼一声,就放弃了多伊尔转身加入别的战团。

    多伊尔亡魂大冒,身体趴在地上险之又险的避开许东升的斩马刀,然后就快的滚向一边大喊道:“停手,我答应投诚燕赵国王。”

    许东升吐出一口吐沫冷笑道:“燕赵国王殿下何等人物,岂会要你这样鼠辈。

    即便是要了,我一片云也羞于与你这样朝三暮四的狗贼为伍,纳命来!”

    多伊尔撒腿就跑,许东升挥舞着斩马刀紧紧追赶,而其余的马贼眼见攀上栅栏的马贼都被乱箭射死之后,却慢慢的停手了。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马贼冲着许东升吼道:“一片云,你真的要把我们都杀死这这里吗?”

    许东升狞笑道:“帮我杀掉多伊尔,所有人都能活!”

    多伊尔眼看着那些马贼舍弃了一片云的手下不打了,而是向自己围拢过来,大叫一声,从地上捡起一柄弯刀转身扑向许东升。

    许东升怪笑着高举斩马刀借助腰力旋转着斩了出去,只听一声脆响,多伊尔的弯刀被斩成两截,同样被斩成两截的还有多伊尔的身体。

    不知何时,那个年轻人面前的巨盾散开了,他施施然的站起来,端着一杯酒来到许东升的面前,将酒杯递给许东升道:“干的不错,明日来见我!”

    说罢,就走向栅栏,只听一声闷响,栅栏被生生的撕开一个大口子,口子后面站立着无数甲士,年轻人背着手踩在一个趴在地上的甲士的后背上了一匹雄壮的战马,然后就在甲士的簇拥下离开了营地。(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