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四章马贼的朋友只能是马贼
    第五十四章马贼的朋友自然只能是马贼

    还没到自己的营地,铁心源就看见了很多非常熟悉的造型。[[< ?[

    如果说铁心源的队伍全员蒙着脸,杀气很重的话,那么,站在路边的这群人就**裸的在自己脑门上刻上来我是马贼这四个大字。

    光头,皮甲,伤疤,纹身,大砍刀,链子锤,狼牙棒,再加上一个戴着独眼面罩的,说他们不是马贼都没人信。

    一片云在马贼中间的地位很高,许东升一路走过来的时候,别的马贼都在窃窃私语,指指点点的。

    虽然也有几个不怎么服气的,孟元直那双毫无人类情感的眼睛看过去之后,他们也就不安的低下了脑袋。

    环视一周之后,孟元直小声对铁心源道:“这里没有英雄好汉。”

    铁心源笑道:“对于马贼你不能要求过多,如果真的有一两个好汉,反而是我们的麻烦。”

    孟元直捏捏自己的拳头笑道:“好汉在老子的手底下也会被打成烂泥!

    来的时候你说我们需要立威,你要是看见有不顺眼的告诉我一声。”

    “立威的目的是为了让那个耶律重光看到我们,他如今不在,我们就不费事了。”

    孟元直长吸一口气道:“真想在这里会遍契丹的各路豪杰,看看契丹当初凭什么在大宋面前耀武扬威。

    以前的时候,契丹武士在东京骄横无礼,我和官家白龙鱼服上街,就在一边看着,想要出手,却被官家阻拦了。

    回到殿前司,还被曹休喝骂,说我是一介莽夫,丝毫不知何为轻重缓急。

    源哥儿,你不会也用这话来阻拦我吧?”

    铁心源坚决的摇头道:“不会,你表现的越是强横,我们在耶律重元的心中的地位就越高。

    我们的地位越高,重要性就越高,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耶律重元这种人见多了溜须拍马之徒,这种人或许能从他那里得到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好处,想要被他重用,我们就必须表现的比任何人都强才成。”

    孟元直嘿嘿笑道:“随心所欲,勇往直前,以力破力才是武夫所为,这话老子喜欢!

    就担心契丹人暗中使坏,暗算我们就麻烦了。”

    铁心源狞笑道:“论到这种事情,老子才是祖宗,你放心去,老子在后面帮你把风!”

    孟元直欢快的长笑一声,却猛地停住笑声,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铁心源道:“铁狮子……”

    “谁叫那个倒霉蛋一定要和杨怀玉抢武状元的,虽然我让他吃尽了苦头,只可惜,这家伙最后依旧在东京校军场出尽了风头。

    雕虫小技虽然能给人带来羁绊,可惜,在真正的好汉面前,作用不是很大,还往往能够激他们的血气。”

    孟元直的脸色很难看,疵着牙倒吸着冷气道:“铁狮子告诉我说你是他在东京见到的唯一一个堪称少年豪杰的人……如果让铁狮子知道,你才是那个让他痛苦的欲生欲死的人,不知他会不会找你拼命?”

    铁心源看了孟元直一眼笑道:“他如果找我拼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自寻死路!”

    孟元直上下打量一下铁心源,探出手道:“给我!”

    铁心源奇怪的道:“你要什么?”

    “铁狮子说他曾经遭遇过一种极其歹毒的暗器,这种暗器无声无息,让他防不胜防,中了暗器之后虽然不致命,却让人痛苦难当。

    他还说对付他的人并不想要他的命,如果想要命,涂上剧毒就成。”

    看着孟元直神光炯炯的眼睛,铁心源还是叹了口气,就从袖子里掏出一根一尺半长的吹筒。

    孟元直接过来之后,前后看了一眼,这就是一根管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紧接着,铁心源就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木头盒子,盒子里面齐齐的摆着一大排带着一点点绒毛的吹箭,箭头被油纸包裹着,免得上面的蟾酥见风,见光之后失去了活性。

    铁心源从孟元直手里取过吹筒,小心的把吹箭塞进筒子里面。

    转头看见一个马贼正在冲自己的队伍吐口水,就毫不犹豫地鼓起腮帮子猛地吹了一下吹筒。

    脖颈上就像被虫子咬了一口的马贼,探手摸到了竹针,拔下来之后看了一眼,就凶光四射的到处寻找俺算他的人。

    孟元直目不斜视的对铁心源道:“那东西真的有效果?也就是一根针大小而已。”

    早就把管子收起来的铁心源笑道:“射中脖颈药效作很快,十个数之后他就会很痛苦,如果脖颈上连中三支,就有性命之忧。”

    两人的战马才走出不远,后面就传来一声绝望的呼号,所有人都回过头去,只见那个武士疯一般的倒在地上,手脚胡乱的踢腾,弄得道路上尘土飞扬。

    孟元直惊讶的道:“这毒如此的霸道?”

    铁心源摇摇头道:“这本身就是一种********,这家伙是被初期症状给吓坏了,这样胡乱的踢腾,会加血脉运行,让药效作的更快而已。

    对了,这种毒针你能不能躲过去?”

    孟元直黑着脸道:“如果是正面,我有八成的把握躲过去,如果实在猝不及防之下,最多只有三成躲避的可能,如果……”

    “也就是说,如果有七起对你突施暗箭,你就一定会中招对不对?”

    孟元直脸色难堪的点点头,又不死心的问道:“这东西你有多少?”

    铁心源从袖子里露出半截管子道:“这东西如此的简陋,巧儿,火儿,水儿,他们又是能工巧匠,你觉得我会有多少这东西?”

    “给我一根,再给我一些无毒的吹箭,我要看看自己到底能否躲过这个歹毒的东西!”

    “嘎嘎和尉迟文那里又很多,这两个孩子已经苦练这东西半年了,准头很不错,你去找他们试试……”

    孟元直立刻闭上了嘴巴,瞅瞅凑在自己身边嘿嘿傻笑的嘎嘎,烦躁的把他的脑袋推到一边去了。

    走在最前面假扮领的许东升,算是过得最愉快的一位,四位甲士将他护卫在最中间,虎视鹰顾的瞅着边上的一伙伙马贼,看到他们不断的低下头,心理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扎营的地方到了,地方却太小,甲士们粗暴的掀翻别的马贼已经搭建好的营地,开始在那里构筑栅栏。

    铁心源的栅栏就放在马车上,中间有活纽,只要卸下来扯开就是一道一丈高的栅栏。

    武士们用手钻往坚硬的地上钻洞,不一会就钻出一个个三尺深的懂,粗大的杂木棒子就下到洞里,然后再把栅栏固定在杂木棒子上就算是了事。

    短短的一个时辰时间,一座占地足足有两亩地的寨子就已经成型。

    当小巧的碉楼上站立了一位甲士之后,其余的马贼也就缓缓地散开了,那些被拆掉帐篷的马贼,乖乖的带着自己的东西重新去找地方扎营。

    一片云表现出来的威势和效率让这些马贼有些汗颜,这样训练有素的同行,让他们紧张的有些喘不上气来。

    契丹人在西面是不忌讳马贼的,这里的马贼对他们来说甚至是一道不可或缺的军事力量。

    只要马贼不去攻击契丹军队和勋贵,他们是默许马贼存在的。

    上京道,西京道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契丹人根本就看守不过来的地步。

    因此,只要人承认契丹的宗主地位,并且年年上供的话,他们是不介意管理者是马贼还是部族。

    这其实就是一种强者心态,契丹皇帝和贵族不认为这些零散的部族和马贼会对他们的政权造成什么威胁,即便是造反了,大军过去平定也就是了。

    这样的场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大宋。

    大宋对国内的危机看的甚至要比外部的危机还要严重,漫长的历史告诉他们,毁掉一个国家的往往都是那些揭竿而起的本国人。

    在大宋强盗山贼和官府之间就是死敌,不彻底的消灭掉一方,另一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苗头,士大夫们也会严正的对待,绝对会集中最强的力量将苗头消灭在萌芽之中。

    这两种方式说不上谁对谁错,或者说这只是两种不同的国情而已。

    营地扎好之后,嘎嘎和尉迟文就穿的干干净净的,在孟元直的保护下带着请柬去别的马贼营地邀请马贼领来到一片云的营地来喝酒议事。

    送请柬的时候非常的客气,如果人家的领答应来赴宴,嘎嘎和尉迟文两人的表现出来的礼仪绝对是无可挑剔的恭敬。

    当马贼领不答应来赴宴,孟元直就会怒,他和带去的甲士一起会粗暴的毁掉人家的营地,再把马贼领用绳子捆起来送回自家的营地。

    这样的事情只干了两次,嘎嘎和尉迟文的邀请就变得顺利无比,凡是将营地驻扎在城南的马贼领,都答应在月亮出现的那一刻前来赴宴。

    马贼的朋友只有马贼,如果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借用马贼的力量,铁心源觉得这就是自己这个领的失职。

    ps:《不败传说》这个游戏7月22日约战内测,做了个活动支持正版阅读,要送1ooo起点币,我觉得是个好事情。今天创建角色,喜欢一起玩的【玄黄区】赵国,还是起名字带“银狐”二字,我叫“银狐二哥来也“,欢迎来虐!(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