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三章万国来朝的契丹
    第五十三章万国来朝的契丹

    契丹皇帝去东面举行捺钵的时候,东面的大小势力都会去朝贺。<?

    契丹皇帝在南京举行捺钵的时候,南边的大小国家都会去朝贺,包括大宋。

    契丹皇帝在西京举行捺钵的时候,西北的所有部族都会带上礼物去面见这位名义上的统治者。

    走出白雪皑皑的草原,一条土黄色的大路就蜿蜒曲折的伸向远方。

    这条大路的尽头,就是契丹西京!

    契丹在西北的军事重镇。

    和撒里格不同,铁心源对契丹人的了解要比蒙兀人更加的清楚,他可不认为契丹人是牛马所生。

    早在太学的时候他就知道契丹人很多的故事。

    契丹人关于自己始祖有这样的传说,一位久居天宫的“天女”倍感天宫的枯燥寂寞,她驾着青牛车,从“平地松林”沿潢水顺流而下。

    恰巧,一位“仙人”乘着一匹雪白的宝马,从“马盂山”随土河一直向东信马由缰。

    青牛和白马,在潢水与土河的交汇处的木叶山相遇了。天女和仙人,叱走青牛,松开马缰,相对走来。

    两人相爱并结合,繁衍生八子,其后族属渐盛,分为悉万丹部、何大何部、伏弗郁部、羽陵部、日连部、匹絜部、黎部、吐六於部等八部,居潢水之南,黄龙之北。常以名马文皮贡献北魏,并进行贸易。每行军及春秋时祭,必用白马青牛,示不忘本。

    今年也不例外。

    在冰封的坚硬土地上仅仅行走了半天,铁心源就看到了不下六支使节团。

    他们毫无例外的都带着丰厚的礼物,其中以青牛,白马最多。

    铁心源已经习惯了契丹人在北方的强大。

    这一路上遇到过无数的部族,他们在听说铁心源是赶去西京朝拜的使者,不但没有任何形式的阻拦,为难,反而处处行方便。

    很多不能去西京朝拜的部族,甚至要求铁心源他们能够帮助自己向契丹的统治者们献上问候。

    孟元直在出草原的时候曾经长叹道:“天下人只知蛮夷,而不知我中华,奇耻大辱也!”

    这其实没有什么好感到羞辱的,强大才是真正的硬道理,契丹自从耶律阿保机摒除可汗称号之后,启用了皇帝称谓,如今已然百余年了。

    在这百余年的时间里,契丹在很多时候都是非常强大的,他们的军队东征西讨,从未停歇。

    用百余年的时光利用战争来打造自己的赫赫威名,有如今的高度这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至于大宋?

    他们可曾有一兵一卒抵达过草原?

    皇帝曾经也想过万国来朝的荣耀,结果来的一群南边的猴子,还大部分都是骗子。

    即便如此,骗子们都带着大包小包的赏赐愉快的离开了大宋。

    很早以前,铁心源就想过用这个法子骗骗皇帝,等骗到大量的钱财之后,再把这事说破,让全大宋的人都知道皇帝的丢人事情,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自欺欺人了。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就被夏竦给一脚踢到西域荒原上来了。

    从这个角度来考虑的话,铁心源被弄到荒原上其实是一点都不冤枉的事情。

    这一套用在契丹皇帝身上是行不通的,在契丹,你只有进贡的份,绝对没有回赠这一说。

    如果你的进贡让皇帝和贵族们不满意了,随时还有掉脑袋的可能。

    按照草原上的规矩来说,没有胜利,就没有荣光可言,他们只相信锋利的刀剑,不相信从嘴里吐出来的绝妙词章。

    为了假扮马贼,一百三十个骑士都用麻布遮住面孔,只留下一双双凶悍的眼珠子在外面。

    路上的使者团们见到了彪悍而诡异的铁心源一伙,不但没有惊慌失措的逃跑,反倒趾高气扬的从他们的前面经过,即便有美女,也敢掀开面纱朝铁心源这伙看着就不是好人的队伍娇笑。

    孟元直不止一次的想要抢劫一下这些使节团,都被铁心源给制止了。

    已经到了契丹的腹地,这时候如果前来进贡的使节团出了问题,皇帝一定会大怒的,而那些贵族们也一定会穷追不舍,一查到底。

    毕竟这些人是来给自己送财物的,马贼们抢使节团的钱,就等于抢了皇帝和他们自己的钱。

    不过,马贼的彪悍还是要表现一下的。

    于是,孟元直的枪杆子就非常无理的敲掉了那个喜欢大声嘲笑别人的使节团团长的牙齿。

    那些喜欢调笑马贼骑士的美女,会被从马车上拖出来,被一万双大手抚摸之后再送回去。

    在这样对待了两支使节团之后,其余的使节团就安静了,不再嘲笑这些身穿各种样子铠甲的马贼了。

    撒里格面对这种程度的粗暴行为并不在意,反而开心的弹奏起了自己心爱的胡布思。

    曲调是欢快的,奇怪的蒙兀人的语言,又快,又急的从他嘴里喷出来,惹来马贼骑士们的一阵又一阵的欢呼。

    大路上横着一座城寨,城寨上下都是戴着皮帽的契丹武士,所有的车队都必须从城寨的大门内缓缓穿过,接受契丹人的检查。

    在第一道城寨,弓箭,弩弓这些远程武器全部被收缴封存,等离开的时候才能还给你。

    这些城寨如同扒皮一般,每过一道城寨,就会少一部分武器。

    当铁心源的马贼团能看到西京城墙的时候,每个人手里只剩下随身兵刃了。

    孟元直的大枪如果不是因为可以折叠的话,也会被人家给收走封存,至于离开的时候能不能还给你,就难说了。

    铁心源拒绝了撒里格的拥抱,就和他分手了,这让热情的撒里格很是伤心。

    不是铁心源看不起他,而是害怕他头,胡须里爬来爬去的肥硕虱子。

    看着那个乐观的蒙兀人走进了熙熙攘攘的城门,铁心源衷心地为他祝福之后,就一声令下,所有的人都跟在披着黑色斗篷的许东升背后走进了西京城。

    因为是前来上供的部族领,分配驻地的契丹官员看在一片云今年的礼物非常的丰厚的份上,就特意将马贼团的驻地安排在城北,这里的房屋是以前的军营,地方宽敞也比较暖和,算是一个不错的安排。

    可是,城北和城南的耶律重元的驻地距离太远了,不方便许东升偶遇耶律重元,许东升不动声色的,拉着契丹官员的手连声问好。

    当他的手离开契丹官员的手之后,契丹官员已经非常了解许东升的意图了。

    一锭赤金滑进了契丹官员的袖子,一片云马贼团的驻地就被很幸运的分到了城南,虽然不是什么好地段,却已经是铁心源现在最能靠近耶律重元的地方。

    “如果有幸见到皇太弟,别忘了这是我的安排。”契丹官员是一位汉人,有着汉人固有的坏毛病。

    许东升乃是何等样人,这位官员如何会不知道自己去南城的意图,就这一句话,就已经暴露出太多的消息了。

    又一锭赤金滑进了官员的袖子,让这位官员的两只袖子显得沉甸甸的,他非常谦逊的告罪之后,就把赤金揣进怀里,沉甸甸的挂在袖子里不好看。

    “我有一位表兄正在皇太弟殿下的府中执役,如果你们真的诚心诚意的想见皇太弟殿下,我表兄应该可以给你们安排一个见面的机会。

    只是能不能入得殿下法眼,就看你们自己的能力了,殿下向来礼贤下士,你们的机会很大啊。”

    许东升才要进一步再次拉官员的手,官员却不露痕迹的避开了。

    板着一张脸道:“我收的不过是门敬而已,你们想要找一条幸进的门路,可不是这点财货能够打掉的。

    回到南城之后,就扎营,自然有人来和你谈怎么去见殿下。”

    契丹官员说完话之后,就去招待另外一支商队,对许东升看都不看一眼。

    许东升苦笑着对铁心源道:“比大宋的门子狠多了,轻飘飘的一个承诺,就拿走了十两金子,这生意确实做得。”

    铁心源收回四处观察的目光笑道:“皇帝还没有来,这位皇太弟楚王殿下也没有到来,趁着还有时间,我们先安顿下来再说。”

    许东升点点头就牵着马,在契丹番子的带领下挤出人群去城南的营地驻扎。

    城南是西京城原有的校军场,占地很广,皇帝到来之后,就会在此安营扎寨。

    春捺钵的时候,皇帝是不住进屋子的,学自己的祖先一般住在帐篷里。

    校军场最中间的位置上已经搭起来了一座金黄色的巨型帐篷,一面金狼旗正在迎风招展。

    这面旗子并不是皇旗,而是皇帝亲军黄皮室军的军旗,如今的校军场已经被黄皮室军给封锁了。

    在校军场的四周还有四座营地,这是契丹皇帝座下大详稳控制的东南西北四支皮室军。

    如今,这五座营地显得空荡荡的,看样子他们还护卫在皇帝身边也没有到来。

    这五座营地外围依旧矗立了无数的帐篷,帐篷上各自飘扬着各种各样的代表本族的旗帜,这些营帐,应该是属于契丹八族的营地。

    番子带着铁心源等人来到他们的营地的时候,铁心源只看了一眼,就彻底的喜欢上了这里,许东升的两锭金子花的非常值!

    ps:“码字间隙玩了一会游戏,就是我由我架构世界观的那个《不败传说》,竟然给我爆出来了一个杜蕾斯,还说过两天给我寄过来,就问一下兄弟们,你们是不是也有这样的遭遇?(未完待续。)8

    </br>
29salon